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别回头05

书名:不可名状的恐惧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木兮娘 更新时间:2020-07-20 10:21:35

  许是林克沉默太久,殷栩说:“你有意见?有意见可以提。”

  林克眼睛一亮:“我提了您会接纳?”

  “当然不会。”殷栩温和的说:“但是我不会剥夺你说话的权利。”

  林克扯唇勉强笑:“殷先生,您真宽容。”

  殷栩开门进屋,闻言说道:“毕竟我不是一个□□封建的大家长。”

  林克:“……”总感觉他话中有话。

  满心堤防的林克偷偷观察殷栩的脸,但他实在太稳妥、冷静,哪怕表现得再温和可亲,本质仍是个一丝不苟、独断专横的男人。

  殷栩:“手伸出来。”

  “什么?”林克懵了一下,垂眸看向殷栩伸出来的手,那只手手掌宽、手指长,偏瘦,骨节分明。

  他犹豫片刻,还是把手伸进了殷栩的手掌中,刚碰到殷栩的指尖就被紧紧握住,于是下意识用力缩回手。

  ——抽不出来?!

  林克知道自己力气很大,但这还是第一次被人握住手而抽不出来,明明他看殷栩压根没用多大力气,好像只随手捏住了他的手掌,然而他却挣脱不出。

  “放轻松。”殷栩低声说话,声音有点沙哑。

  林克没忍住抖了一下肩膀,感觉耳朵有点软了。他稍稍吸一口气,慢慢放松自己,注意力很快就被殷栩的体温吸引。

  殷栩手上的体温有点冷,手指间的皮肤竟没想象中光滑,指侧覆盖一层薄茧,应该是经常握笔的缘故。薄唇紧抿,说明他性格严肃。脸上、耳朵和脖子上没有一颗痣,当然脖子以下就不知道了,因为殷栩常年穿高领。

  正胡思乱想之际,林克发现殷栩已经松开手,靠坐回椅子不知在思索些什么。

  良久,殷栩问:“你对‘巫’了解有多少?”

  林克:“神奇。神秘。已消亡。”简单三个词概括他了解的范围,随即心想自己是不是说得太简易了。

  “总结到位。”殷栩笑了声,稍微侧过脸来说话:“你拥有很强的灵感,但没有被正确使用。看到茶几上的木盒子没?林克,去拿过来。”

  茶几放着个红色的木盒子,巴掌大小,外观颇为精致。

  林克上前拿木盒子,听到殷栩说:“打开。”

  于是他打开木盒子,见里面是五颗经过处理但没有包浆的核桃,仔细一看这核桃无论外型还是纹路、颜色都特别漂亮,像是盘核桃里的精品磨盘狮子头。

  殷栩:“送你的礼物。”

  林克心想真不愧是太叔公,连送的礼物都是他这个辈分统一批发的爱好,不知道他喜不喜欢钓鱼。他说:“谢谢。”

  殷栩:“先别急着感谢,下个月你得一个不少的还回来。”

  林克懵逼:“??”

  殷栩:“控制你的力气,没事每天盘一盘,要文盘。盘得漂亮,保持原始的纹理,不能损毁。一个月后还回来,我检查成果。”

  手里的礼物顿时像烫手山芋,林克委婉拒绝。

  殷栩‘望’过来:“林克,我是你的监护者,不会害你。你既然入了这行,以后就会碰到更危险、更恐怖的凶邪,它们不像饿骷那么守规矩,更甚拥有自己的领地。在它的领地里,你连看它一眼都会疯。林克,你希望自己有朝一日面对恐怖时,毫无还手之力吗?”

  不希望!被恐怖抓攫,恐惧到发疯,在疯狂中死亡,绝不是他欢迎的未来。

  林克皱眉,沉思片刻,同意了殷栩的帮助。

  “好,坐下。”殷栩点了点桌面说道:“现在开始学习怎么运用你的灵感、控制你的力气,顺便教你点别的、理论上的东西。”

  林克便留在殷栩的房间里一边艰难的盘核桃,一边还得分神听殷栩偶尔开口科普有关被收录或被记录过的不可名状之物。

  那些不可名状之物属性复杂,有时候会混淆一些难懂的名词,而殷栩不会掰开捏碎喂给林克吃,基本只说一遍,而且想到哪说到哪,能学多少看林克的天分。

  林克高考时都没这么艰难的学习过。

  一直到晚饭时间到来,教学时间才勉强告一段落。等林克离开殷栩的房间时,他已经饥肠辘辘,头昏脑涨,整个人像被榨干了。

  崔不忘碰巧撞见他从殷栩房间里出来,整个人差点炸了,“林克,你干了什么?!你是不是‘笔尖’了殷先生?!”

  林克冷笑:“少污蔑我!明明是和-奸!”

  崔不忘痛心:“禽兽!!”

  林克气若游丝:“看到我虚弱的样子了吗?我还好,而你先生已经被我榨干了。”

  崔不忘正要开口维护殷栩名声时,忽然噤声,“先生。”他呈恭敬状对着林克身后。

  “……”林克‘咔咔’转脖子,回头看到不知何时立在门边的殷栩,更不知道他全程到底听了多少他俩瞎逼逼的话。他假装无事发生,镇定地打招呼:“殷先生,您也下去吃晚饭?”

  殷栩‘呵’了声,轻轻说道:“我被‘榨干’,没力气了。”

  林克硬着头皮:“我给您送饭?”

  殷栩意味不明的笑了声,“这趟结束后,你们俩就围绕‘成尸大厦’和‘凶物’两个主题写一篇万字分析稿交给我。”说完便关门回房。

  林克和崔不忘对视一眼,前者放松,后者丧气满满。

  崔不忘抓着头发发愁:“万字分析怎么搞?”

  林克很淡定,他大三开始帮人写万字论文打出良好口碑,所谓万字分析稿于他而言半小时就能解决。

  然而崔不忘这时掏出手机开始登陆论坛,林克问他:“你干嘛?”

  崔不忘:“订制墓碑。殷先生要我交稿,我就自掘坟墓、血洒门前。”

  林克:“我觉得以殷先生的铁石心肠,你会陈尸乱葬岗……哦不对,现在倡导火葬,先生可能会拨打火葬场电话联系人拉走你。”

  别说,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林克差不多能摸透殷栩的本性,他真的干得出火葬场一条龙服务送给崔不忘,当作一年同事友情的临别赠礼。

  崔不忘想想觉得林克说的真他妈对,于是删除对话框重新打字。林克瞅了眼,发现崔不忘是在灵协局论坛贴里发‘重金求文’的贴。

  后面附带的钱款,林克很心动。

  于是他悄悄接下崔不忘发布的‘重金求文’贴,然后收起手机,和崔不忘一起到餐厅用餐,同时讨论成广大厦和所谓的跳绳谣。

  崔不忘:“成广大厦又名‘成尸大厦’,因为它大厦招牌的‘广’字写得像个‘尸’字,跟荔湾广场被传为‘荔湾尸场’的原因一样。五月份有个高中生死在电梯里,六月份是个路人,走街上被天上掉下来的玻璃切断头颅,六月中旬,有人在四楼失踪。”

  “每年都会重复相似的死亡,只是以前每年死一到两个,今年特别猖狂,从五月到现在已经死了三个人。”

  “不止三个。”

  “什么?”崔不忘抬头。

  林克给他看刚调出来的手机页面,是某个经常会被404的阴间论坛:“一周前,有五个年轻人半夜跑进成广大厦直播探险,之后女主播小喵失踪,其他成员回家。没过多久,一个女生在浴缸里自杀,一个男生被车撞死,剩下两个人精神状态很不稳。”

  崔不忘神色严肃,“不妙啊。如果他们的死也和成广大厦有关,再加上程潇潇,目前被盯上的人总共九个。数量多了点,凶物的危险值超出预估。林克,或许这单不适合你单独处理。”

  林克摇头:“还没接触就退缩怎么做生意?临阵脱逃造成雇主恐慌,同时损害公司信誉,长此以往别说未来,眼前的路就先自己堵死了。”

  崔不忘:“……”他真的佩服林克的职业操守,这种人是全天下老板的至爱。“先生说那首跳绳谣是南方曾传唱的歌谣,但我在网上和图书馆都查不到。”

  林克:“跳绳谣最初是乡间俚语,口口相传,但仅限于某个乡、某个村,一旦没有人传唱就会失传。跳绳谣多不胜数,少有人去收录这些传唱度不高、没什么文学价值的乡间歌谣。”

  所谓跳绳谣即在小孩之间传唱的歌谣,有一类跳绳谣是唱春耕秋收、农忙冬藏,程潇潇听到的跳绳谣即为‘农事’的一种。

  “曾在农忙丰收时节传唱,完整的歌谣是‘别回头,一直走,走过五谷桥,躺在黑土地里,睡吧睡吧,睡在它的怀抱里。别回头,向前走,走过五谷田,红衣衫的稻草人注视你。别回头,别害怕,穿过小河流、拜过土地庙,别和跳绳的孩子说话。别回头,别错过时间,在天黑前,在公鸡打鸣前,到它的怀抱里。’”林克用轻快的语调唱出这首完整的跳绳谣。

  崔不忘搓走胳膊浮起的鸡皮疙瘩,“不是、农忙丰收的歌谣怎么这么诡异?”

  “很多童谣听多了不都一个味儿?”林克迅速吃完饭,放下筷子如是说道。

  崔不忘忽然想起:“你中午不是说没听过这跳绳谣?”

  林克:“我有专门研究南方民俗的师兄,找他问了。刚好他知道。”

  崔不忘:“跳绳谣里的‘它’指谁?”

  林克:“五谷母。”

  崔不忘一愣:“什么东西?”

  林克:“南方民间非常古老的信仰,五谷之神,农神。又称五角母、五谷母。”

10886 3692841 MjAyMC8wNy8xMC8jIyMxMDg4Ng== https://m.clewx.com/book/202007/10/10886_36928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