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别回头04

书名:不可名状的恐惧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木兮娘 更新时间:2020-07-19 10:45:40

  黑色手掌印有成年人手掌大小,重重打在程潇潇的肩膀上,皮肉向里凹陷至少一毫米,像异形电影里孕育生命的肉瘤子表面般筋肉虬结。

  崔不忘面色一变:“你不痛?”

  程潇潇摇头:“完全不痛。”

  林克:“有没有去医院看过?”

  程潇潇迟疑:“有。但是检查不出问题。”她不解林克他们为什么会提起医院,难道他根本看不出来这手掌印的诡异?该不会连姚姐都被他们骗了吧?他们是神棍?骗子?

  程潇潇心中的怀疑逐渐扩大,她现在整个人都神经敏感,处于极度紧张的状态。

  林克刚要开口,突然想起殷栩也在身旁,于是下意识看向殷栩。

  无论是作为大家长的太叔公,还是灵协局上司的殷先生,殷栩都应该是第一发言人。林克如是想着,毕竟是和上司(长辈)相处,这些基本的小细节还是多注意点好。

  林克:“殷先生,您先?”

  全场所有人都站着,除了殷栩,他连坐姿都那么像大佬。

  殷栩:“你的活,你自己做主。”

  意思就是放权让他大胆搞。林克眼睛一亮,矜持道谢,然后面对程潇潇这位雇主就只开了点气场,他说:“把你们遭遇到的事情详细说来听听,不要有所隐瞒。”

  程潇潇皱眉:“你们看不出来吗?”

  林克:“我不是算命先生,如果你只是想找人算命而不是解决事端,我这边有推荐。”

  程潇潇被哽了一口,心生不满,在姚姐的拉扯下,到底是没发脾气,而是一五一十的交代:“你们有没有看过最近大爆的综艺节目‘玩到疯’?”

  林克有点印象,崔不忘惊呼:“就是那个不死作到死的综艺节目?!”

  林克:“什么类型的节目?”

  崔不忘:“这综艺节目号称惊险刺激,经常打封建迷信的擦边球,到处找发生过命案或有邪门传说的地方当作录制场地。比如知名的鬼校、鬼宅、鬼楼,甚至是阳气不足、阴邪有余的废弃医院他们都敢挖来当录制场地,我们局里很多人打赌他们什么时候作死成功。”

  林克挑眉:“你们真会玩。”

  作为综艺节目常驻嘉宾的姜嘉木有些尴尬:“我们提前做好安全设施,而且每次录制场地都会请占卜、做好避忌讳的工程,至今录制十来期也没意外发生……”

  崔不忘:“那是你们幸运,挑的地方正好名气大。”

  姜嘉木:“您意思是那些名气大的鬼宅凶楼都是以讹传讹?”仿佛抓住崔不忘话中的漏洞,他一拍大腿说道:“我就说邪灵鬼怪都是假的,根本不存在。要真那么邪门,我们节目组和嘉宾还能安全活到现在?”

  “我指你们幸运是因为名气大的凶地被我们提前一步解决了,要不然你们能跑进去玩?”崔不忘嘲讽。

  姜嘉木闻言讪讪,嘀咕几句,没敢真吵起来。

  姚姐左看质疑林克他们的程潇潇,右看死活不信阴邪的姜嘉木,不禁暗自翻白眼,非得死到临头才能改改自大的毛病?

  “行了!你别添乱。潇潇,你要想活命就配合,不然就是我想帮你也没办法。”

  程潇潇不情愿的继续说:“我上周录制‘玩到疯’最新一期综艺,录制场地就是滨城的成广大厦。从下午两点钟录制到凌晨四点钟,一开始没出事儿,直到晚上12点钟到来,事情开始变得很古怪。”

  由于惊恐,程潇潇的脸色变得苍白。

  “那时,我在三楼找到去往四楼的线索,然后搭乘电梯突然发现摄影师没跟上来,我本来应该下去找摄影师,可是怕线索被其他人抢先拿到,我就继续走,用自己手机拍摄。”程潇潇紧张的吞咽口水:“电梯里只有我一个人,但是在三楼到四楼过渡时,灯光忽然闪烁,我后背阴凉,回头发现身后什么都没有。但就在我低头时,眼角余光看到有一缕黑色头发垂在我的肩膀上……”

  “我后背,趴着一个脏东西。”

  “啊啊啊——”

  众人齐刷刷看向尖叫的姜嘉木,后者抹去一额头的冷汗:“太可怕了!”

  林克:“你不是不信?”

  姜嘉木:“可是潇潇讲得好恐怖。我不信鬼,但我怕鬼故事啊。”

  理由很可以。

  众人继续听程潇潇说:“我坚持到四楼,电梯一开赶紧就跑。四楼好黑,手机照明没多大用,我路过防火门时,看到有个穿碎花裙的女孩站在楼梯口,我以为是节目组搞出来的惊吓环节,壮着胆子去问线索。那女孩一直不说话,过了好久才问我‘是不是要和我玩’,我真以为是节目环节,所以我回答是,然后她笑嘻嘻的说‘那姐姐陪我跳绳’——”

  “跳个狗屁绳!狗屁的小女孩!那就是个怪物!”程潇潇吓得飙泪爆粗口,“她把头摘下来,手里捏着的玩意不是绳,是她肚子里的肠子。她变态!”

  “然后我发疯的跑,跑进一铺面,铺面里空荡荡,我摸着墙进去,大概两三分钟后,我肩膀被拍了一下,然后跑出来。跑的时候看了眼铺面,发现就是传闻中的‘444’号铺面!”

  林克:“铺面里有什么东西?”

  程潇潇:“我不知道,里面全黑,我逃跑途中不慎丢了手机。”

  林克:“看不见是件好事。有些凶物带来的视觉刺激比想象还惊恐。”

  程潇潇垂头丧气:“因为黑暗,我摸墙进去。”

  林克直觉不太妙:“所以?”

  程潇潇几乎失去活下来的欲-望:“我摸到整整一面墙的肉团一样的东西,蠕动、鼓胀、潮湿,还有‘砰砰砰’的心跳声,我摸得满手都是奇怪的黏液。”

  其余人听完倒吸一口凉气,纷纷表达对程潇潇的同情。

  想想一个人惊恐万状时跑进一密闭空间,以为安全的时候,突然发现黑暗中藏着更加恐怖的东西。

  更可怕的是她没看见,却摸到了。

  林克安慰:“至少你还活着。”

  程潇潇:“但我之后老做梦梦见我被困在成广大厦四楼,有个歌谣在我耳边唱‘别回头,一直走,走过五谷桥,躺在黑土地里,睡吧睡吧,睡在它的怀抱里’,然后我到了没有光的地方慢慢沉睡。等我醒过来,发现后背的黑手印越来越深,而我睡眠的时间越拉越长,我很怕有时候一睡不醒。”

  “别回头,一直走,走过五谷桥……”崔不忘重复程潇潇口中的歌谣,只觉得这首歌既正常,又有点说不出的诡异,“这是什么歌谣?”

  林克摇头,他没听过。

  崔不忘回头问:“先生,您知道吗?”

  殷栩摩挲着中指,懒得开口。

  林克也在思索,“感觉和农事有点关系。”

  “是跳绳谣的一种。农忙丰收时,南方曾经传唱的歌谣。”殷栩忽然接话,但只说了这一句作为提示。

  林克若有所思,同程潇潇他们说:“我已经初步了解你的情况,后续我们会继续跟进。”

  程潇潇勉强相信他们:“希望能尽快解决。”

  一直听她描述的姜嘉木在惊吓过后,凑上来说:“我那天也去了四楼,可是没遇到潇潇说的情况。”

  “也许是你没触发死亡条件。”

  “那我还挺幸运。”姜嘉木嬉笑着问:“我要是不小心也触发死亡条件怎么办?”

  林克:“下辈子注意点。”

  姜嘉木:“……”

  程潇潇偷笑,她早就不爽姜嘉木老是用‘没鬼’、‘自己吓自己’、‘心理作祟’之类的话嘲讽她。

  姜嘉木耸肩:“行吧。只要不耽误节目组录制,随便你们怎么驱邪驱鬼。”

  崔不忘惊讶:“你们还没结束录制?”

  姜嘉木:“还有一期,明晚开始录制。你们别趁机宣扬迷信,捣乱拍摄场地。姚姐,面子我已经给你们了,你们也得悠着点。”

  姚姐:“知道,多谢你帮忙。”她推了下程潇潇,后者跟着道谢。

  崔不忘震惊地询问事主程潇潇居然还敢进成广大厦,后者委屈回应:“违约不仅赔钱,还会被节目组拉黑,损失商业合作和粉丝,我哪能放弃?”

  崔不忘难以置信,这真是人为财死经典案例。

  林克倒没多惊讶,社畜而已,再说很多人都是死到临头才知道害怕。

  程潇潇平安离开凶地,肩膀的手掌印不痛不痒,连骚扰方式都只是做噩梦,此间种种令她心存侥幸,以为凶邪并没那么可怕,所以舍不得放弃名气和钱财。

  林克对程潇潇他们说明晚会跟着一起去录制现场,然后送走了他们。再回来时,发现崔不忘走了,而殷栩正站在走廊中间,面色冷淡不知在想些什么。

  林克驻足,盯着殷栩的后背思索片刻,然后蹑手蹑脚准备回房,刚握住门把就听殷栩的声音传来:“去哪?”

  “回房,查资料。”

  殷栩‘看’过来,“你好像很怕我?”

  林克连忙摇头否认:“怎么会?我心里充满了对您的敬畏和孝顺。”还有忍不住想帮忙洗脚捏背的心虚。

  殷栩:“孝顺?”

  林克语气真诚:“不知道为什么,我面对您的时候有一种亲切感,仿佛您就是我的严父慈母,我的意思是说您像长辈。”

  殷栩沉默了一下,似乎在思索林克这小辈的彩虹屁为何如此与众不同。

  “进来我房间,教你点东西。”

  “不用了吧。”林克婉拒:“殷先生,太麻烦您了。”

  殷栩轻声说:“不麻烦。既然你把我当爹,我就当日行一善,洒点父爱给你。乖,吃了吧。”

  林克:“……”

10886 3692544 MjAyMC8wNy8xMC8jIyMxMDg4Ng== https://m.clewx.com/book/202007/10/10886_36925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