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别回头03

书名:不可名状的恐惧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木兮娘 更新时间:2020-07-18 10:49:33

  林克回出租屋度过两天平静日子,顺便将账户里的一千六百万转投进另外一个作为‘圆梦项目启动资金’的账户,看了看需要用到的资金,发现一千六百万也不过杯水车薪。

  唉。
  林克叹气,什么时候才能暴富?

  其实灵巫这行很不错,工作周期短、效益高,虽然风险大了点,但小心谨慎些,不去跟大佬争大饼,自己也争气努力点的话,每年至少能挣个上千万。

  攒十几二十年就足够他启动圆梦项目了。

  可惜入行做私营就不能考公,至少年税这条容易被查,一查肯定是个问题,而他不可能明知犯法还做假账逃税。

  林克想起谢星河他们说过,灵协局属国家基层单位,换句话说,崔不忘他们不仅是公务员而且还省了考公流程。

  他心动得流口水,但看到太叔公是灵协分局局长后,他就什么心思都没了。只愿低调保狗命,希冀这辈子永远别跟太叔公同处一屋檐。

  许下如此宏愿的林克很快将这段插曲抛诸脑后,跑去买了个智能触屏手机,然后准备大量考公资料,同时投递简历等待面试。

  面过几个大公司,对方本来意动,但一听他打算考公就都改变主意,让他回家等消息。

  这话等于委婉拒绝。

  林克心知肚明但毫不气馁,继续投递简历。

  时间不知不觉来到一周后,刚打印完面试基本材料的林克突然接到崔不忘的来电,后者在电话里说:“林克,你老实回答我——你是不是曾经做过对不起殷先生的事?”

  “你怎么知道?”林克脱口而出。

  崔不忘顿时心肌梗塞:“!我就知道!!我当初一眼就看出来,先生他对你不一样!”尽管不愿承认,但殷先生对林克就像对自家孩子那么纵容。

  两人当然不可能是亲子关系,但这世上能令殷先生挂怀在心的人,除了‘老婆’还有谁?

  原来不是他欺骗太叔公的事情曝光了。林克放心了,心态平和的开玩笑:“别生气,反正是我始乱终弃,你还可以继续,趁现在赶紧努力。”

  “努力什么?”

  “努力泡殷先生。”他不介意多个太叔婆。

  崔不忘没忍住打了个寒噤,他不敢想象泡殷先生的画面,那一定是别样的红和满地播放不出的马赛克。

  “我可能连骨灰都给扬咯。”崔不忘赶紧摇晃脑袋说回正事:“不开玩笑,我找你说正事。林克,我正式邀请你入行——先别拒绝,你听我说完,我找谢星河了解过你的顾虑,如果你嫌灵协局不自由,可以先加入私营,比如谢星河他们创办的公司,税收和就业问题我们帮你解决,完全不影响你日后的考公规划。”

  林克沉默:“为什么帮我?”

  “因为我们灵协局提出先富带动后富、招揽人才、促进经济发展的改革计划,决定对外扩招和外包合作,如果考核通过,外包企业一切待遇将和灵协局看齐。”崔不忘说:“简单来说,你可以一边进行正常考公流程,一边享受公务员超高福利,只要你完美完成任务。”

  “名额有限,先到先得,要不是你能力出众,我根本不会提前通知你。林克,有没有兴趣?”

  待遇太美丽,是人就无法拒绝。

  林克:“有!”

  那厢的崔不忘趁热打铁赶紧说:“行,就这么办。回头你跟谢星河他们说一声,把资料整理齐全给我就行,我全帮你们办下来。对了,外包合作统一有个观察期,你们得按规矩走流程,观察期对你来说应该不难通过。”

  林克:“你说。”

  崔不忘:“刚好我手头有个娱乐圈的单子,对方出价是一千万,对半分。这是观察期第一单,完成度高的话,我们会提高分成。”

  像宋城河那样一出手两千万属于少之又少的大单,毕竟不是所有撞邪者都有钱。

  而在经济不景气、行业呈现垄断状态的前提下,灵协分局的对半分属实厚道。对谢星河那样的小组织来说,能挂靠官方是最万无一失的成长途径。

  林克很快缕清利益关系,迅速点头:“行。我们回头签个合同。”

  崔不忘应下来,接着说道:“还有件事得说,为防止作弊,灵协局到时会派一到两个监护者陪同你们完成单子。”

  林克犹豫:“派谁?”

  崔不忘:“可能是我,也可能是何念。”

  林克小心询问:“你们殷先生有没有可能当监护者?”

  那厢沉默良久,崔不忘幽声说道:“好啊,你还贼心不死。”

  林克:“问问不行?说不定呢。”

  崔不忘:“别想了,殷先生根本不接单。除非上头亲自游说,否则殷先生不会出面干活。”

  林克彻底放心,同崔不忘道别,挂断电话,立即拨通谢星河说明来意,他本来还有点担心谢星河他们会犹豫,结果听到那边震天的欢呼声,不由笑起来。

  “林克,你真的来我们公司入职?!”、“太棒了!林克,你是我爸爸,我愿意在你的大腿上栖息一辈子。”、“我们以后也是灵协局工作人员了?妈妈,我光宗耀祖了!”

  笑闹过后,林克表明他只当公司的代理董事,先暂代职权直到找到真正的、专业的CEO,但在此之前,他会带领谢星河他们和公司一起走上正轨。

  “上次是意外,这回是真正意义上的开业,未来可期,希望大家共勉!”

  叮咚——
  崔不忘发来观察期第一单的雇主对接和联系方式等相关资料。

  林克看到消息第一行字,顺便念了出来:“开业第一单,保护程潇潇的安全,处理并收录滨城成广大厦凶邪。”

  ***

  林克的办事效率很高,一旦决定做某件事便会迅速制定计划并开始实行,他先了解公司的运作情况和备用资金,发现这破公司能撑半年之久很难说不强大。

  公司名称‘夏殷’,名字来源不可考,员工就三个人,现在加上他就四个人。企业法人和最大股东是谢星河,他把全身家当都投进来做了创业基金,其他企业基本职位由周华期和孟至身兼数职、分别担当。

  了解情况后,对着面露期待的谢星河三人,林克吞下‘宣告破产、关门跑路’的话,按了按太阳穴,勉强挑了‘勤奋能干’的点夸夸他们。

  被夸后的三人,纷纷露出谦虚但光荣的表情。

  林克:“……”行吧,三个傻白甜。

  开局一张饼,暴富全靠996。

  林克冷酷无情的推翻创业初期章程,重新制订适合目前情况的规划,打了个草稿后,他起身说道:“先解决开业第一单,你们按照我说的去做就行,如果哪里不懂可以问我。”他看了眼时间,“保持联系,随时待命。”

  见他要走,谢星河三人起身送他:“嗯嗯,林克你放心,我们保证完成任务。你有吩咐,尽管说就行,我们别的不好说,听话这点没人能比。”

  这还骄傲上了?

  林克挥手让他们别送了,然后出餐厅,到前面的十字路口看到在等他的崔不忘。崔不忘身旁停着一辆黑色车,隔着贴膜玻璃窗隐约可见后车座还有个人。

  林克心下了然,看来监护者是两个人。

  “还真是你负责监护我。”林克打了声招呼,和崔不忘说话:“另一个是谁?我认识吗?”

  崔不忘在抽烟,闻言看了眼林克,目光有点奇怪:“你认识他。”

  林克笑说:“何念?”

  虽然是问号,但语气肯定,因为灵协局除了崔不忘和何念,他谁都不认识。至于殷栩,他是单独选项,始终被排除在外。

  崔不忘表情更古怪,像隐忍着特别的情绪,又带着点同情,最终什么话都没说,掐灭烟头,挥手让他上车。

  上车前,他有点恶趣味的问:“坐后面还是副驾?”

  “后座宽敞。”正好跟何念聊聊天,揣摩一下他们灵协局的最新政策。如此想着的林克打开后车座的车门,一边进去一边打招呼:“何——日!!”

  “何日是谁?”

  “没……认错人。”

  林克浑身僵硬,杵在车门口出不是、进也不是,全因另一名监护者不是何念而是他敬爱的太叔公殷栩。

  殷栩的眼睛依旧缠了白绷带,黑发柔顺的垂在耳侧,高鼻梁下是颜色浅了些的薄唇,皮肤在光线较暗的车内像会发光。他今日穿着简单,但外面罩了件宽松、无领无口的青色羽织,两只手搭在大腿上,手指自然的蜷着,中指似乎换了个其他款式的银戒戴。

  “林克,别杵在门口。”殷栩淡声说。

  林克看向副驾的目光充满渴望,如果命运能重来,他选择前座。

  司机位置的崔不忘幸灾乐祸:“林克你搞快点,别耽误时间。”

  林克:“是男人就不能说快,你侮辱我。”

  崔不忘:“相信我,我还能践踏你。”

  林克:“你等着我过去。”

  崔不忘:“来啊来啊——”

  殷栩问:“玩够了吗?”

  明明是语气不重非常简单一句话,然而崔不忘跟被掐住脖子的大鹅一样噤声,见死不救的无视林克的求助。

  殷栩:“林克,上车。”

  这回是不容拒绝的语气,

  大势已去。林克‘哦’了声,同手同脚爬进后车座,拘谨的贴着车门企图在他和殷栩之间划出一条银河。

  前往目的地的途中,气氛挺沉闷,林克严肃的思索应该用哪个话题结束车内糟糕的氛围,然而没等他思考出结果就听到崔不忘‘哈哈’说今天天气不错、下午要吃什么,然后殷栩回答:“闭嘴。废话太多。”

  ——成功让林克把更废的废话咽了回去。

  一路到达雇主所在的酒店,全程无话,等下车进去的时候,林克和崔不忘不约而同落在后面,背着殷栩偷偷掐架。

  “你过分了朋友,说好的绝不可能?”

  “殷先生心血来潮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崔不忘说本来决定是他和何念当监护者,结果今早殷栩问了一遍后,替换掉何念,由他亲自出面监督。末了,他还拍着林克肩膀说:“殷先生亲自监护,你撞大运了!”

  林克:“这福气给你要不要?”

  崔不忘:“不了不了,我福薄怕短命。”

  一路插科打诨到了楼上早就订好的酒店房间,林克刚放下行李就接到殷栩的电话,正疑惑殷栩怎么有他电话号码时,就听到殷栩说:“到我房间。”

  说完挂断电话。

  林克满腹不解,到了殷栩房间才发现崔不忘也在,同时房里还多了三个陌生人。

  他走进去:“殷先生。”

  站定在殷栩身边,林克和三个陌生人打了个照面,其中两个面孔颇为熟悉,好像经常在荧幕里见过他们。他沉思了片刻,猛地想起他们是谁。

  其中一个漂亮的女人是当红小花,去年秋天因一部古偶剧大爆。另外一个男人则是综艺节目里的常客,最后一个看上去很干练的女人不是明星,应该是经纪人或幕后工作人员。

  殷栩说:“他们就是你这次的雇主。”

  林克惊讶,但面上表情控制得当,立即摆出标准专业的姿态应对雇主:“你们好,我叫林克,负责保护你们、顺便解决那些缠在你们身边威胁生命的东西。”

  当红小花程潇潇半信半疑的看着林克,只觉得他实在太年轻了,甚至他们这群人都太年轻,尤其那个眼睛缠绷带的男人,比她娱乐圈里见过的很多男星都更出众。

  就他们这样,不像解决邪灵的大师,倒更像骗子。

  “你们真能救我?”

  经纪人姚姐推着程潇潇的后背,低声说:“注意说话,我托了很多人脉关系才请到他们。”

  程潇潇闻言,心一凛,尽管内心压根不信任林克三人,但她实在走投无路已经快精神奔溃了。

  于是牙口一咬说道:“我被成广大厦里的脏东西缠上了。”她抬眼,泪眼朦胧的揭开衬衫露出后背:“成广大厦传闻中只在特定时候才出现的444号铺面,我被里面的东西缠上了!”

  “请你们救救我!”

  众人探头一看,发现程潇潇洁白的后背上赫然是个深深凹陷进去的、筋肉虬结的黑色手掌印!

10886 3692207 MjAyMC8wNy8xMC8jIyMxMDg4Ng== https://m.clewx.com/book/202007/10/10886_36922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