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别回头02

书名:不可名状的恐惧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木兮娘 更新时间:2020-07-17 10:18:31

  崔不忘:“老弟,我看上去像眼瘸?”

  林克面不改色:“你可能不信,但我曾经瞎过,后来动手术才重见光明。我有残疾证,放在家里,有空带来送给你。”

  “我应该不太需要。”崔不忘挺同情:“天无绝人之路,残缺不是绝症,你现在的生活充满了希望。而且……”他倾身压低声音说:“我们先生也看不见,但完全不影响他的日常生活和成就,我敢说这世界上没有几个身体健全的人比得上先生。”

  滤镜适可而止。

  林克嘴唇动了动,没接话,胡乱点了点头,眼角余光时刻注意门口的男人,心口吊到了嗓子眼。

  是的没错,这位受尽吹捧、能力卓绝、相貌漂亮而双目失明身有残缺的灵协分局局长就是林克宗族里地位辈分最高的大家长,太叔公,全名殷栩。

  殷栩只比林克大了七、八岁,但在宗族聚会里,林克是连和他同桌资格都没有的小辈。

  在殷栩来找他之前,林克从不知道辈分最高的太叔公竟那么年轻,而且过分好看。

  “先生?”崔不忘突然起身。

  林克眼角余光瞥见殷栩不知何时到了跟前,“!!”惊得他立刻跳起,反应之大引来他人奇怪的注视。

  崔不忘和另外两个灵协分局成员走过来想要请问殷栩是否要嘱托他们办事,殷栩抬手摆了一下,其他人便退回原位。

  殷栩偏过头,仿佛能正常视物那般看向林克:“林克?”

  尽管声音又轻又飘,仍旧带着他与生俱来的上位者的威严强势。

  林克挺直了背,选择装不认识,反正当初他眼瞎所以现在认不出来,“您好,殷先生。”

  闻言,殷栩露出个意味不明的笑,笑容转瞬即逝,他问:“眼睛好了?”

  林克头皮发麻,不知道他问这话是不是存了要认亲的意思,因为听起来好像他们关系亲昵曾经相识。他点头,随即意识到殷栩看不见,于是回答:“好了。感谢眼膜捐赠者。”

  “嗯。”殷栩应了声,然后说道:“你天赋挺好,别浪费了。”

  林克尴尬的笑笑:“我没打算入行。”

  “是吗?”殷栩说:“挺可惜。”

  之后他没再说什么,摆摆手让其他人各做各的事就走了。

  殷栩一走,谢星河三人扑过来,但是都慢了崔不忘一步。崔不忘冲到林克跟前,目光里透着几分嫉妒地打量他,酸里酸气的说:“哟,原来你和殷先生是旧识?”

  谢星河等人也七嘴八舌的问:“林克,你真的认识殷先生?”、“哥,你让我抱抱大腿,吸一吸欧气、就一口。”、“林克,你真的不打算入行?”

  林克一一回答:“有过一面之缘,没有其他关系,本质是陌生人请放心。没欧气,不行,滚。不打算,我的人生理想不在这里。”

  听他回答的众人想想也觉得林克不可能认识殷栩,便也都很快就散开。倒是谢星河三人听他不打算入行感觉挺失望,崔不忘也劝了句,但没多执着。

  记录结束,林克四人离开。

  路边等公交时,孟至要来林克的银行-卡账号,分几次转账,总数共一千六百万。

  他说:“我们商量过了,这次单子可以说是你独立完成,我们拿钱已经挺不好意思了,更何况是对半分。所以我们决定二八分成,你要是不满,还可以再降。”

  本来这次开业第一单就是林克亲手送到他们手里,属于意外横财,能拿到钱就很幸运,他们并不贪求。

  林克摇摇头:“就这样挺好。作为创业者不贪不抠没事业心走不长久,做人做事要有规划,尤其创业初始。”

  三人嘿嘿笑着说他们觉得现在就挺好,赚了四百万已经很满足,足以维持他们公司继续开三年或更久。

  “钱再多都赚不完,再贪财也得取之有道。”谢星河认真的说:“而且我们不能不讲义气。”

  孟至和周华期满脸认同。

  林克挑眉,心想他们仨会是最适合当同伴或下属的人,因为永远不会担心被背叛,而且他们非常听话、非常配合。

  “留个联系方式吧。”林克说。

  谢星河高兴的留下联系方式,然后三人同林克挥手告别。

  此时灵协分局局长办公室,殷栩单手撑着下巴,被绷带缠住的眼睛凝视前面的空墙,似乎听到了有趣的事情,唇边一直挂着挥之不去的笑意。

  随后有人敲门,他说进来。

  崔不忘和何念两人开门跨进来,并肩站在殷栩面前,颇为恭敬而内敛地询问:“殷先生,您喊我们过来有什么吩咐?”

  殷栩抬手,食指戳了戳桌面上的白纸黑字,推过去并说道:“看看。”

  崔不忘和何念互相对视一眼,拿起桌面的白纸黑字仔细阅读,当看完第一行字时不由瞪大双眼,失声惊呼:“滨城灵协分局对外扩招和外包计划施行准则?!”

  灵协局内部体制严格完善,录取条件极其严苛,导致不管是总局还是分局一直稀缺人才,而他们手头里堆积的单子越来越多,上面想要改革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之前他们和私营组织合作,但都是靠谱且能力较强的私营组织,而且单子经过灵协局筛选,难度在私营组织能接受的范围内才敢交接出去。

  现在直接搞外包和扩招……步子迈得太大了吧。

  心有疑惑,但崔不忘和何念不敢说,他们敬畏殷栩的原因有他能力出众,也与他说一不二、雷厉风行的行事作风有关。

  但凡殷栩决定下来的事,就是上头来劝说都没用。

  殷栩:“招揽人才,发展经济,改革是出路。”敷衍的给个理由后,他便似不经意般提起:“刚才叫林克的年轻人不错。”

  这么快就注意到小年轻了?崔不忘和何念不约而同腹诽,他们为难的说:“林克他志不在此。”

  殷栩语气挺温和的说:“招揽他是你们的事,懂吗?”

  !!
  懂!

  崔不忘和何念立即拍胸脯保证说服林克接受他们的扩招人才计划,然而殷栩说不一定非得扩招,也可以是长期合作的外包关系,反正随林克选择。

  崔不忘\何念:感觉哪里不太对。

  ***

  “锵锵锵~~~欢迎来到事故频发地现场探险直播间,小喵带您探索知名‘危楼’并为您进行科学解密!众所周知,每个城市里都有一两栋诡异凶邪的‘危楼’、凶宅,就像每个学校都有一两个灵异传说那样,这些闻名在外的‘凶地’通常发生过多起离奇死亡命案。”

  “这些离奇死亡命案都有一个共同点:诡异,无解,事故频发,难以理解,不可名状,细思极恐。”小喵故意压低声音,在同伴的配合上,俏丽的小脸蒙上阴森惨白的灯光,展现出来的直播效果喜人:“今天探险的这栋凶楼就是滨城最富盛名的成广大厦。”

  “又名,成尸大厦。”

  “前两天这里又死了人。当时有个路人在街道上行走,走到成尸大厦楼下,突然砸下一块大玻璃,直接切断他的脖子。头颅滚下来,人还活着,向前面跑了一阵,简直吓死人!”

  “有人拍下视频传到网上,但是没人点得开,之后没多久被删除。据说是官方出面,但是最开始应该来不及反应,为什么那时起就没人点得开?”

  “诡异吧。”

  “所以今天我们就来探险这栋凶邪无比的鬼楼——成尸大厦!”

  这时,瘦猴凑过来用神秘的语气说:“内部消息,过几天有个挺红火的节目组过来滨城录制节目。录制地点就是成广大厦。”

  这话一出,观看直播人数飙升,打赏和发言密密麻麻几乎堵满屏幕。

  小喵和瘦猴对视,藏起眼里的得意和欣喜。他们说为了直播效果而关了弹幕,中途关闭音频商量一些事,之后又开了音频。

  小喵是一个五人直播团队里的主播,出现在视频里的瘦猴是她搭档,身旁还跟着另外一女两男。女生黑长直头发,跟在小喵身边也出镜了。

  他们进入成尸大厦,直奔传闻里最危险恐怖的地方:“四楼。四音同死,是个很不吉利的数字,你在南方、尤其广粤地区,基本找不到4号房。这个数字似乎本身就很邪门,而成尸大厦毫不例外,四楼是最凶邪的地方。”

  五人分开,各自探险。

  “传闻四楼楼道最里间有一间444号铺面,白天夜里看不见,只有在最阴邪的时间才能看到它。”

  小喵进电梯,电梯里的灯光闪烁了几下,她专注于屏幕,又关了弹幕,所以没发现灯光在明和灭的瞬间,身后出现一个穿高中校服的女生低垂头、背对她。

  “今天由我探险最恐怖的四楼!加油!!”

  小喵是女生,可她胆子比男生还大,仿佛天生缺了害怕的那根神经。

  而且打假过太多所谓凶楼、凶宅和鬼校,有些名气比成尸大厦还大,然而无事发生。

  这更加助长了小喵的胆气,坚定她无神鬼论的信念。

  电梯停在四楼,剧烈的晃荡了一下,灯光激烈闪烁,明灭交错瞬间,小喵身后的女高中生突然回头,青灰脸、翻着眼白,嘴巴大张到扭曲的弧度,紧紧贴在小喵后面,仿佛要一口吞吃了她。

  刹那间感到阴寒,小喵猛地回头,身后空空如也。

  电梯里只有她一个人,灯光惨白。

  小喵吞咽口水,笑不出来,赶紧出电梯,经过防火门时,她好像听到了楼梯外面有‘啪啪’的声音,像什么东西鞭笞着地板。

  小喵瞪着防火门,恍惚间好像看到门缓缓打开,楼梯口有个穿碎花裙子小女孩在跳绳,嘴里念着奇怪的跳绳谣,绳子鞭笞着水泥地,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砰!

  巨响起,小喵猛然回神,发现防火门关得严严实实,根本没有跳绳的女孩。

  她回头看向无尽黑暗的廊道深处,感到害怕,想要退缩,从未有过的恐惧像潮水一样蜂拥而来,压榨着她逼仄的空间,迫使她开始强烈的颤栗。

  小喵不自觉浑身发抖,哆哆嗦嗦的联系同伴,然而耳机里只有一阵又一阵的忙音。

  她走到了长廊中间,鼓起勇气继续前行,一路竟让她摸索到了最里面的房间。当摸到门把的时候,小喵并没有高兴,反而表情僵硬、嘴唇颤抖,冷汗如雨滴。

  瞳孔紧缩,弥漫着无尽的恐惧。

  他们白天来踩过点。

  她记得……四楼尽头根本没有房间!

  吱呀——传闻中的444号铺面自动打开了门,黑暗中不可名状的恐怖对着小喵露出了微笑,冲着今晚的来客说:欢迎光临。

10886 3691850 MjAyMC8wNy8xMC8jIyMxMDg4Ng== https://m.clewx.com/book/202007/10/10886_36918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