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饿者骷髅06

书名:不可名状的恐惧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木兮娘 更新时间:2020-07-15 10:13:32

  寄死窑又名瓦罐坟、老人洞,即在山地岩壁里挖出一个狭窄逼仄的洞穴安置失去劳动生产力的老人,被抛弃的老人便在孤单困苦恐慌的状态下活生生饿死。

  这是在渔猎和采集时代才出现的旧俗,整个社会处于蒙昧时代,道德水平低下且以集体为单位,他们会剔除集体里的累赘。

  别墅里的饿骷本质诞生于此。

  崔不忘内心挺震惊,别墅里的凶邪还没收录进官方,等于有关饿骷的资料一片空白,而林克竟是在一无所知的基础下追溯到饿骷的本质?!

  简直是人才!天生适合干他们这行、进他们灵协分局的人才!

  如果崔不忘知道林克仅耗费半天时间就查出饿骷本质,估计他会把‘人才’这个定位提高到‘天才’。

  林克解释完毕,没有多耽误,赶紧下楼和其他人汇聚,崔不忘背着昏迷的宋彬彬也迅速跟了下去。

  跑到二楼廊道时,忽听下面动静剧烈、场面混乱,而且尖叫连连。两人三步并作两步下去,果然看见饿骷在一楼大厅作祟。

  宋家大女儿被饿骷拽住腿,宋城河和孟至扑过去抢救,饿骷面对孟至、何念摆出来的铜器毫不犹豫抛出手中的女孩。

  两人扑过去接住吓懵了的女孩,宋城河刚要过去,正好被饿骷逮个正着。

  周华期反应迅速的拽住宋城河的胳膊,宋城河作绳子,而他和饿骷呈‘拔河状’。

  饿骷干枯细长的手指长着钢刀似的长指甲,指甲攫住宋城河的小腿,因为用力而留下深深的、狰狞的伤口,鲜血登时喷涌而出。

  宋城河因疼痛而面孔扭曲。

  周华期见状,力道松了一下,立刻被拽住在地上拖行三四米。崔不忘从楼上直接跳下来,对准饿骷连续射击,然而饿骷速度实在太快,射击出去五六十根铜针仅中了七-八根。

  饿骷被铜针击中的部分开始灼烧,它吃痛,略松力气,宋城河就已经被救走。饿骷愤怒地嚎叫,刺耳的声音震碎厅内摆设品,同时刺痛在场所有人的耳朵。

  时钟突然‘铛铛’敲响,预报已经晚上11点钟,还有11分钟就是宋家五口的死亡时间。

  饿骷怒吼着,转身朝宋太太和她女儿奔去,林克突然挡在前面,迫得它不得不紧急刹车。

  它记得林克古怪的巨力,因此产生忌惮。

  林克捏着手腕和手指给出建议:“要么现在给我回地底寄死窑继续装死,要么把你揍成残疾塞骨灰盒里住到消亡。”他稍一偏头,碎发落下来:“二选一,要哪个?”

  饿骷圆溜溜的头颅没有五官,此刻却给人它正在凝视林克的感觉。

  它死死凝视着林克,似乎被‘寄死窑’三个字激怒,当着众人的面挺直一直佝偻的后背,宛如一个小巨人那样俯视着林克,向前重重踩了一步,瓷砖地板立刻出现蛛网似的裂缝。

  林克:“……啊哦。”
  林克转身就跑,饿骷的速度快得使身体化为虚影,一下子就到了他身后。

  眼看林克的后脑勺就快被饿骷锐利的指尖划破,不料林克忽然以一个极柔软刁钻的姿势侧腰,从饿骷的手臂下钻出来并反方向逃跑。

  “谢星河准备!”林克高声喊道:“崔不忘,帮个忙锁住饿骷防止它临阵逃跑——”

  谢星河行动迅速,怀里抱着一个铜盒立定在八具尸体的前面,两条不断颤抖的腿蹲下扎马步,内心持续默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另一边的崔不忘始终盯紧林克和饿骷,一旦饿骷试图放弃追杀林克就会被铜针挡住去路,逼得它不得不选择先杀了林克这些碍眼的人再去解决看中的宋家人。

  而林克则是带着饿骷在大厅里不断绕圈,直到饿骷被彻底激怒,失去理智,冲着林克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脸上称之为嘴巴的器官上,一圈套着一圈的犬齿因为咆哮而绽放、蠕动,就跟章鱼吸盘一样恶心。

  近距离直面饿骷被丑到的林克抽了抽嘴角,猛然刹住脚,扣住抓来的手腕咬紧牙关使劲儿拖拽。过程中他和饿骷的位置对调,稍一不慎便被抡了出去,身体离开地面之前,林克借力重重一脚踹上饿骷的腹部。

  饿骷踉跄后退、摔倒,手掌甩进了铜制骨灰盒,它抬头,冲捧着铜盒的谢星河嚎叫:“吼——”

  谢星河被吓得面目全非,但谨记林克的叮嘱死活没敢跑。

  那厢,林克摔倒在地的瞬间就快速弹跳起来,冲过去抓住饿骷的脑袋就使劲儿往铜盒里挤:“放下铜盒,把它挤进去关起来!”

  谢星河连忙放下铜盒,帮忙抓住饿骷的胳膊硬挤,但他没林克的巨力,很快就被甩出去。另一边寸步不离保护宋家人的孟至、周华期也冲过来帮忙按住饿骷的脑门使劲儿往铜盒里头挤。

  崔不忘想起殷先生提示的‘狭窄’和林克说的饿骷本质来自于逼仄的寄死窑,再见眼前这一幕顿时醍醐灌顶,连忙跑去帮忙:“何念,这就是‘狭窄’!”

  何念经提醒反应过来也去帮忙。

  五人齐心协力按住饿骷,把他脑袋、肩膀死死按进铜盒,而饿骷不断挣扎,力气变得更加巨大无比,蓄力一阵后猛地甩开压在它身上的五人并站起来,双手双脚四处挥舞、大肆破坏。

  它的脑袋被塞进铜盒拔不出来,现在失去了观察外界的能力,但是陷入癫狂且力大如牛。

  大理石、花岗岩的地面、墙壁和柱子被轻易踩裂,难以想象要是打在人体上会造成多大的伤害。

  谢星河焦急:“抓不住它,现在怎么办?”

  话音刚落,饿骷便抓起一重物朝他这方向而来,显然它看不见但听得见。

  它在听声辨位。

  林克放缓呼吸,目光越过饿骷落在它身后的八具尸体。那八具尸体依旧维持睁着眼睛、大张嘴巴但毫无动静的姿势,仿佛刚才的哭嚎是错觉。

  “把它引到八具尸体中间。”林克说完就跑,原地被砸出个大坑。

  其他人不解其意,但默契的听从林克的话展开合作。谢星河、何念和周华期在八具尸体旁制造声响吸引饿骷过去,林克和崔不忘则注意饿骷路线,及时纠正。

  一番默契配合后,饿骷跨进八具尸体中间,正当众人庆幸完成任务时,昏迷已久的宋彬彬忽然醒来,一眼看见恐怖的饿骷吓得尖叫:“啊——!”

  众人:“靠!”

  饿骷猛地回头,跨步朝宋彬彬而去,其他人根本来不及救他。火烧眉毛之际,饿骷突然重重摔倒在地,身后似乎有什么东西抓住了它。

  众人定睛一看,发现竟然是原本被钉死在地面的一家五口,还有被吊死在吊灯上的三个小孩不知何时缠住饿骷,手脚并用拽住它,将其死死塞进铜盒里。

  八具尸体刺耳的嚎叫和饿骷不断的挣扎、咆哮交织在一起,预示着它们身为不可名状之物之间发展到白热化的激烈战争。

  谢星河瞪眼:“这怎么回事?”

  崔不忘看向林克,直觉告诉他林克知道答案。

  林克抓起一米长的灯盏边走边说:“他们无缘无故被饿骷残忍杀死,想要报仇可以理解吧。可能是地理位置特殊,所以临死的恐惧和怨恨使他们以临死的姿态一直存在,用通俗点的话来说就是‘鬼魂’、‘怨灵’、'地缚灵'。”

  他支起灯盏,打碎花窗,然后退到一旁,不过一会便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便是当初第一个五口之家被吊死在榕树下的父母爬了进来。

  它们死死拽住饿骷,挤碎、按压,把两米多高的凶物锁进狭窄的铜制骨灰盒里,然后一个个爬了进去。被残忍杀害的怨恨促使它们做出这个举动,永远不会再让饿骷有再重见天日的机会。

  砰。
  铜制骨灰盒的盖子盖了上去,严丝合缝不留机会。

  林克上前,亲手锁了起来,回头询问:“接下来怎么处理它?”

  崔不忘:“我带回灵协分局,那儿有专人处理。”

  林克没意见,点头同意。

  对付饿骷的过程惊心动魄但已安然度过,受伤的人正处理伤口,没人大声说话,而崔不忘联系灵协分局后便同何念、谢星河等人围在林克左右。

  其他人听着林克阐述饿骷诞生的本质,不由唏嘘。

  “所以说做人要孝顺,看看丢弃老人家结果养出个多凶猛的东西。”崔不忘直接歪话题:“虽然灾荒是主因,但要不是有人把家里老人丢在大洞坑还让他亲眼看到灾年乱象,又怎么会在极度扭曲的恐惧下诞生一只嗜好‘五口之家,整整齐齐’的饿骷?”

  这话仔细一想挺有道理。

  于是其他人跟着说:“现在太平盛世,生活和道德水平居高,老人老有所依,以后应该不会再诞生饿骷。”、“月底发工资,我寄点回家给我妈。你呢?”、“我没妈。”

  “……”

  讨论正热烈,谢星河突然见林克在发呆,于是问:“林克,你想什么?”

  林克回头,“我想起了我的太叔公。”

  孤苦伶仃,跋山涉水来见他,被拒之门外的太叔公。

10886 3691222 MjAyMC8wNy8xMC8jIyMxMDg4Ng== https://m.clewx.com/book/202007/10/10886_36912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