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饿者骷髅04

书名:不可名状的恐惧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木兮娘 更新时间:2020-07-13 10:52:26

  宋城河:“林先生,您打算什么时候解决凶物?”

  林克:“择日不如撞日,就今晚。”

  宋城河:“这么赶?”他担忧的问:“不需要做其他准备?周大师……周承他们提前一周做足准备才敢动手处理凶物,林先生选今晚会不会太仓促?”

  林克:“因为你们没有时间了。”

  宋太太:“什么意思?”

  林克勾勾手指,周华期醒目的递上手机。

  林克翻开他在手机记录下来的日期给宋城河夫妇看,“你们不是唯一被凶物缠上的五口之家,一百多年前和十一年前分别有两个五口之家搬进去住了两个月,准确来说是两个月零十三天,全家在半夜11点11分横死。”

  “距我所知,你们从住进别墅到今天,刚好是两个月零十三天。”

  宋太太惊惶:“也许、也许死亡时间一样只是巧合?”

  “数字是最神秘而敏感的符号,尤其排列顺序特殊、一致或者不断重复就代表它是一种敏感的信号。半夜11点11分是死亡时间,基础死亡条件,五口之家,在别墅住满两个月或更久一点,但不会超过两个月零十三天这个数字。”

  宋城河不解:“我们一家、包括先祖都和那栋百年老宅没有任何恩怨,它为什么非要杀死我们?”

  孟至:“可能你们占了它的家。”

  宋城河更不解:“我们搬走后,它还是穷追不舍,为什么死盯着我们?”

  林克:“或许它的本意不是破坏,而是加入。”

  宋城河夫妇回想别墅里的凶物,不约而同打了个寒颤。

  林克阴森森的说:“你们的搬离,等于抛弃。为了留住、也是为了报复,用最残忍痛苦的方式杀死你们,把你们永远留在老宅里陪伴它。”

  “不用说得太详细——”宋城河夫妇害怕地打住林克的描述,齐齐吞咽口水说:“林先生,一切都听您的安排。”

  林克恢复和善阳光的笑容,“那你们准备一下,今晚搬回别墅。”

  宋城河夫妇惊呼:“搬回去?!”

  林克:“不搬也可以。”

  宋城河夫妇松了口气。

  林克:“反正凶物会让你们主动回去。”

  宋城河夫妇倒吸凉气:“吓!”

  林克起身收拾东西,顺便安慰他们:“我们现在去别墅安置天罗地网,到时候抓住它就能永绝后患。别怕,有你们在,凶物不会丢下你们不管的。”

  宋城河夫妇瑟瑟发抖:感觉更害怕了怎么办?!

  林克前脚刚出酒店,谢星河三人立刻七嘴八舌讨论:“我们还不知道凶物具体是什么东西,它的来历,和别墅、坟头血之间的联系,全都没有头绪。”

  “今晚是宋家最后的时间,如果不赶紧找到捉捕凶物的办法,那就是五条活生生的人命。”

  谢星河好奇:“林克,天罗地网怎么安置?”

  林克:“我不知道。”

  谢星河三人:“……”

  林克:“安慰宋城河夫妇的话而已,让顾客安心也是良心企业的准则之一。”

  谢星河三人心想,林克到底经历过什么才会产生如此高的社畜觉悟。

  林克踏上公交,找到座位坐下来说:“我昨晚见过那只凶物,如果没认错,我知道它的来历。不过需要确认,免得出错。现在先去中央图书馆查那栋百年老别墅没建成之前的文献资料,希望赶在落日前查到。”

  中央图书馆是滨城最大的图书馆,占地面积近4万平方米,内藏古籍文献、地方文献非常齐全,尤其是有关滨城的县志可追溯到秦汉时期。

  林克驾轻就熟的找到滨城县志,每人人手一本翻阅百年前的县志记载。

  对谢星河三人来说,古文文体记载的县志阅读起来略困难,速度比较慢,但没多久他们就发现林克的阅读速度很快,丝毫不受古文限制。

  谢星河问:“林克,你是汉语言文学专业?感觉阅读毫无障碍。”

  “不是。”林克:“我家里藏书很多,以前经常读这一类的文献书籍所以习惯了。”

  孟至:“林哥,你是哪里人?”

  林克:“巴蜀。”手指移动到书籍中间一行字,停顿下来:“找到了。晚清光绪年爆发天灾,像传染病一样持续三年的大灾荒,旱灾、蝗灾、洪灾、瘟疫和地震轮流出现,当时赤地千里,波及人口是晚清全国人口的一半,死亡人数多达千万。史称丁戍奇荒。”

  “滨城县志记载当年青壮年出逃,老弱妇女死的死、发卖的发卖,更有易子而食的惨状比比皆是。”林克继续阅读下去并用大白话复述一遍:“他们把失去生产力的老人集中处理,害怕尸体堆积污染水源、爆发疾病,所以每家每户有人死去就将尸体扔到当时一个名为大洞坑的地方。当时有很多饿急眼的人跑大洞坑偷尸体,所以当地横尸遍地、白骨累累。”

  “他们偷尸体是煮来吃吗?卧槽!”谢星河满目震惊。

  “不止。”孟至说:“这里记载当时不少饿晕后被误判死亡的人,扔到大洞坑后,因为人还活着所以身体温热柔软,被当成新鲜的尸体反而更受青睐——”

  “别别别说了!”谢星河吓得面无血色,手里的县志仿佛洇了血,突然不敢看。他丧着脸:“民俗县志为什么写得像恐怖小说?”

  “民俗是广大群众的历史,往往纪实而多趣味,当然也不乏一两页的苦难记录。”林克合上书说道:“大洞坑的原址就是现在的创业路,创业路23号是大洞坑的中心。”

  孟至猜测:“当年大洞坑的尸体堆积如山,死气、怨气和对饥荒大灾年的恐惧常年盘旋,直到和平年代到来,人气逐渐旺盛,过去的悲痛被遗忘、埋葬,但盘旋的死气、怨气和恐惧没有随时间流逝,而是聚拢到大洞坑的中心并逐渐衍生出一只凶物。这只凶物在地底沉睡,民国15年的五口之家买下这块土地,动土时惊醒它,于是遭到凶物的报复——所以这凶物到底是什么?”

  “战争、饥荒、灾难的爆发最容易衍生不可名状之物。”周华期翻看手机,满腹疑惑的说:“官方记录了十几种于灾难中诞生的凶物,但是没有哪一种符合这只凶物的特征。”

  他们看向林克。

  林克:“饿者骷髅。”

  周华期当即作记录,谢星河:“没听过。”

  林克:“关于它的传说有很多,形态不一,最常见的形态是一只巨型骷髅。传言它是饥荒或战争中死去的数百名死者对生人的怨恨,人骨聚集成一只巨型骷髅,难以消灭,喜吃活人。举个例子,西游记里的白骨精就是一只巨型饿者骷髅。”

  谢星河:“别墅那只也是巨型骷髅的形态?”

  林克:“它是人皮骷髅的形态。”

  披着一层干瘪人皮的骷髅,企图用这种方式伪装成生人。

  “哪来的人皮?”谢星河捂脸:“不用说,我猜到了。”

  林克:“人皮形态的饿者骷髅成年人大小、力气大,速度快,牙齿咬合力恐怖,好处是这只不吃人,它只针对在别墅住满两个月的五口之家。周承‘替死’那套做法无效,因为被‘替死’的那人的死亡时间不对。”

  孟至:“死亡时间一定不变?”

  林克:“不可名状的凶物对数字很执着,你们也可以当成是它们不得不遵守的规则,是对它们的限制。凶物杀的人数、饮血时间等一切限制,都属于死亡条件。”

  孟至三人再次惊讶于林克竟比他们还了解不可名状之物,他好像是越过现有的灵巫体系,直接接触位于源头的凶物邪灵,脑子里储备了非常丰富的知识,仅看一眼别墅里的凶物就大致认出它的来历。

  周华期想起曾经在灵巫之间流传过的一个说法,古早时候的巫掌控着不可名状之物的原始面目,但在漫长的岁月里,与不可名状之物相关的文献突然被大量销毁,而掌握秘密的巫遭到大肆捕杀,直至某个朝代的文献、民俗、传说等全部失去巫的踪影。

  巫是否还存在是个没有答案的谜题,但灵协界经过讨论一致认为如果巫还存在,他们必然拥有浩瀚、广褒而未曾断绝的传承。

  传承的尽头或许藏了不可名状之物的秘密。

  周华期摇晃脑袋,心想他怎么把林克和古早时候的巫联系起来?怎么想都不可能!社畜一样专业的林克绝对不可能是神秘的巫!

  “坟头血初期或许迷惑饿者骷髅,但很快被发现不对。这行为激怒饿者骷髅,所以它杀了‘替死’的人。”林克:“坟头血应该是宋城河一家人的血痂,经过饿者骷髅抓挠过的伤口结成血痂再剥下来,磨成粉、掺血水,制造出‘标记’。”

  宋城河一家搬出百年别墅之前就被抓伤过,身上的伤口结成血痂后就是饿者骷髅的‘标记’。

  “我记得有种伪造凶物‘标记’的替死秘法是这么做的,不过没什么用。”林克:“替死鬼没那么容易找。”

  周华期三人疑惑,林克怎么知道这些?

  “还有个问题,”孟至问:“为什么是五口之家?”

10886 3690584 MjAyMC8wNy8xMC8jIyMxMDg4Ng== https://m.clewx.com/book/202007/10/10886_36905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