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饿者骷髅03

书名:不可名状的恐惧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木兮娘 更新时间:2020-07-12 10:46:27

  早晨五点钟,中年男人准时出现在创业路23号洋别墅,开门前做足会看到满地血腥的心理准备,结果刚开门就被门里蹿出来的两具身影踹翻在地,门牙磕碎、血流满面。

  “日你妈——”脱口而出的国骂因为贴着脸颊的匕首而截止,中年男人僵硬地讪笑讨好:“有话好商量。”

  孟至拿匕首敲了敲中年男人的脸:“你们亲自去跟灵协局解释怎么利用普通人进行死亡测试,昨晚楼里死了个普通人,我看你们怎么交代这条人命!”

  灵协局即隶属国家政府隐秘部门的官方编制协会办事处,灵巫通过考核就能被正式聘用,地位相当于基层公务员。

  非官方组织最怕灵协介入和仲裁,就跟骗子团伙害怕公安调查一样。

  中年男人登时慌了,“我不知道、我跟他们不是一伙!我只是个掮客,帮那群人找替死鬼——不、不是,我只是拿钱办事,真的跟我没关系!”

  “替死鬼?”孟至恍然大悟:“也就是说我们一行九个人被当成替死鬼、替惹了凶物的宋家人去死?怪不得楼上的瘦高个死那么快。”

  中年男人苦着脸:“我瞎说的。”

  林克:“他是掮客怎么知道你们灵巫的事?”

  掮客就是中介的意思。

  谢星河说:“在我们灵协界里,有一种职业专门替灵巫和雇主拉生意,同时赚两家钱,这种一般自称掮客。不过就算是掮客也得遵守道义,利用普通人的命当测试或是当替死鬼都是犯法。”

  林克:“你们也遵守法律?”

  “当然!”谢星河表情夸张的说:“我们都是社会主义光芒照耀下长大的孩子,当然遵守法律!他们害死人,肯定要坐牢!”

  林克:“……”还挺遵纪守法。

  中年男人想跑又跑不了,眼睁睁看着孟至打电话通知灵协,愁眉苦脸丧气至极。

  两个女生和沉默二人组互相搀扶着出来,抬头一见日光感动得差点落泪,低头看见中年男人恨不得一脚踩废他。

  沉默二人组其中一个直面别墅里的凶物,因此被吓得神志不清,直到现在还浑浑噩噩。

  孟至对这二人说:“你们先留在这里别走。”

  还清醒的那个人警惕询问:“你们想干嘛?我们也被骗了,而且一个死、一个疯还不够?!”他情绪显然也濒临崩溃。

  孟至:“他被那些不可名状的凶物吓坏了,心理和精神被轻度污染,处于崩溃状态,普通医院精神科治不好他,得专业人士治疗才行。灵协等一会派人过来,他们有专业的精神治疗师。”

  一听是好意,这人嗫嚅道:“谢、谢谢。”

  等待灵协局的过程,林克蹲到中年男人跟前说道:“工资麻烦清算一下。”

  中年男人不敢置信:“都到这时候了你还跟我谈工资?”

  林克:“我们人死的死、伤的伤,忙活一晚上差点没命,现在活着的人虽然肉-体上没事,但心理创伤和心理阴影成倍递增,日后也不知道能不能回归正常生活,而你居然想赖账?”他简直难以置信:“我告你拖欠工资信不信。”

  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屈辱的选择手机转账,没有智能机的林克让出个位置,问身后一排的人:“你们谁的手机有收账功能?”

  “我。”谢星河恭敬的递上手机,送予林克崇敬的眼神。

  中年男人扫完付款码刚打出‘3’,林克就说道:“我们死了个人。”

  中年男人默默删了‘3’,打‘5’,听到林克的冷笑,颤抖着手打出‘7’并崩溃的喊:“那群人就给了50万——我他妈倒贴20万、老本都赔了!都赔光了知道吗?大不了坐牢、十几二十年谁怕谁!!罪魁祸首是那群灵巫,你们有本事找他们赔钱、找宋家赔!”

  ‘叮咚’一声,谢星河收到70万的转账,他看向林克,等他指示。

  林克:“别把自己摘太干净,你刚才说‘替死鬼’,分明早知道那群灵巫招聘普通人的目的,但你还是收钱办事什么话都没说,把一群被蒙在鼓里的普通人骗进火坑。要不是死亡条件有限制,昨晚就不止死一个!”

  这人和宋家那群灵巫是一丘之貉,践踏人命、祸害无辜,死不足惜。

  遮羞布被扯下来,中年男人面如土灰,敢怒不敢言。

  林克不再看他,径直对谢星河说:“提20万作工资分配,剩下50万赔偿给死者家属。”

  原本悔断肝肠的沉默二人组之一闻言猛抬头,满脸凶横的男人感动得落泪,不住说:“谢谢、真的谢谢,对不起,我们以为没有危险,不是故意欺骗你们,本来昧下钱也是为了老大在医院的家人——现在有这50万家属安置费,老大也能走得安心……”越说越激动,一大男人‘嗷’一嗓子嚎出来:“大哥你真是好人!!”

  其他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面对眼泪鼻涕糊满脸的熊一样的壮汉,觉得好笑的同时又同情他们背后的隐情,到底是出了人命。

  20万分配下来大概每人两万二,领了钱的两个女生道谢后走了,剩下沉默二人组坐在门口等待灵协局的人过来。

  林克和谢星河三人围在中年男人身边,由林克询问:“‘替死鬼’具体是什么意思?那群人怎么操作?”

  中年男人:“你想知道?该不会是想抢这宗生意?”他冷笑:“你凭什么以为我会告诉你?我能得到什么好处?我还不如主动报给灵协局,说不定能戴罪立功。”

  “两万。买你这个消息。”

  “成交。”

  中年男人毫无节操为钱折腰:“所谓‘替死鬼’即挑选运气比较差的普通人替被凶物盯上的人去死,我想你们也知道被凶物盯上的人是谁。港城富豪宋家,一家五口半年前回滨城寻根说要重写家谱,不幸拍下创业路23号别墅。他们住进来两个月,一开始家里没什么情况,后来发现睡着后莫名其妙出现在其他地方,比如客厅、庭院和地下室。偶尔感觉有人在身后推了一把,宋家小儿子就被推下二楼摔断脚,反正怪事越来越多,直到发现别墅里的东西想要他们的命——”

  “宋家人搬离别墅还是逃不掉,那东西紧跟不放。那个灵巫团队就在这时找上门,声称能帮宋家人清除凶物,吓坏了的宋家人不信也得信。”

  “这灵巫团队没什么本事,名声不好,经常把普通人牵扯进来,以前没闹过人命就没出事。他们应该猜到死亡条件,知道宋家人已经被标记,利用某些方法复制标记、把标记贴到普通人身上,只要死满五人、骗过凶物,就算‘替死’完成。”

  谢星河:“标记是什么?”

  中年男人瞪眼:“我哪知道。”

  林克猜坟头血至少是标记之一,他让谢星河转还两万。

  没过多久,灵协局的人出现并带走了中年男人和沉默二人组,之后封锁别墅,留下两人处理尸体。

  林克等人被请出别墅。

  目送灵协局的人离开,谢星河三人流露艳羡的神色:“他们连外出办事的车都是上百万的路虎。”

  “听说工资很高,隐形福利特别多。”

  “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也能进灵协局。”谢星河感叹完毕,回头对林克说:“刚才的两万块由我们出吧。对面路口有个ATM机,我去取两万还你。”

  “不用了。”林克花两万是为了赚大头,他打量谢星河三人,心里有个底之后便询问他们:“跟我说说你们这职业的市场行情。”

  谢星河:“哈?”

  孟至一把把谢星河拍开,搓着手一五一十告诉林克:“是这样,现在市场行情就是分私人组织和官方的灵协局。灵协局在编人员是基层公务员,工资不比私人组织高但胜在稳定、靠谱,生命有保障而且福利超高,各种各样的隐形福利包到老死。私人组织不稳定,很多开业好几年都赚不了钱,基本干不长久,所以灵巫就特别想考进灵协局。不过也有特殊情况,一些私人组织太猛,猛到挂名官方,他们工作稳定、工资还高,福利巨多!”

  林克:“你们开业多久?”

  孟至:“半年。”

  林克:“半年还没开张?”

  孟至三人都尴尬:“我们能力不行,不过我们已经注册公司,主业务是帮忙清理各种纠纷……”

  林克:“你们老板是谁?”

  孟至:“还没有老板,我们发出招聘、聘请专业人才当CEO并带领我们走上发家致富的道路!”她大着胆子说:“林哥您看您有没有这个意向?”

  就他们这开业半年没赚一分钱的CEO?算了吧。

  林克:“当CEO就免了,不过我们可以合作。现在就有一个百年难得的机会摆在面前,端看你们要不要抓住?”

  谢星河傻傻的问:“什么机会?”

  林克吐出‘宋家’两个字,然后盯着三人缓缓说道:“那群没什么本事的灵巫接宋家这单所赚的钱,估算最少是两千万!两千万是什么概念?够你们吃十年!只要你们协助我,成功后拿到钱我们平分,你们拿一千万也够花两三年了。就算你们不爱钱,那解决创业路23号这栋百年凶宅、打响企业名声第一炮也不要?”

  停顿片刻,林克说:“我完全可以把这个美名送给你们。怎么样?干不干?”

  咕咚——

  谢星河三人吞咽口水,被‘一千万’和‘解决百年凶宅美名’蛊惑,完全无法抗拒,乖顺点头后猛然发现他们竟然轻而易举掉进了林克的话术里!

  卧槽!林克这人根本不是外貌表现出来的无害善良!

  他刚才看上去就像个专门搞P2P的,浑身散发谆谆善诱的金光把人当韭菜坑!!

  “但是灵协局了解宋家的情况后一定会介入,轮不到我们做生意。”谢星河吞吞吐吐的说。

  林克捏着帽檐压了压,“所以我们抢先一步,截胡官方。”

  谢星河三人:“……”
  谢星河三人:“卧——槽!!”

  ***

  滨城一五星级酒店总统套房内,宋城河夫妻俩和灵巫团队六人正各据一地,面对林克四人的到来,一方表现有些意动、另一方竖起防备和抗拒的敌意。

  谢星河在林克背后小声:“左边靠近宋城河的干瘪老头叫周承,他是老大。别看他现在秃头、满脸皱纹像六十,其实年龄三十几,应该干了不少类似‘替死鬼’这种缺德事,遭到反噬,身体机能提前衰老。”

  孟至接话:“注意看宋城河夫妻俩的手指,十指青黑、指甲缝里都是黑色血痂,跟别墅里死去的瘦高个一样。”

  林克刚踏进门的时候就看见宋城河夫妇不仅指甲缝里有黑色血痂,连袖子底下的手臂也都是斑驳的黑色血痂。

  因为性命危在旦夕,所以宋城河不排斥任何一个有可能救他全家的人。

  他问:“你们也是专业团队?真的能帮我们驱赶那栋宅子里的凶物,保证凶物不缠上我们?”

  普通人被凶物缠上非死即伤,创业路23号凶宅里的凶物已经杀过人,级别可能是‘危’,简单手段对付不了。

  单是驱赶也没那么容易办到,否则周承他们就不会铤而走险利用普通人‘替死’。

  谢星河着急,刚想提醒就听林克淡定的回复:“驱赶只能保护一时,不能保护一世,谁知道那凶物之后会不会回头再缠上你们。”

  宋城河:“您的意思?”

  林克:“我们保证彻底处理凶物、永绝后患,不仅保证你家宅安宁,连那栋民国老宅都完好无损的还你。”

  谢星河三人:“!!”哥,牛皮吹大了不好收场!

  宋城河意动:“你们真能办到?”

  没等林克开口,周承和他的团队当场嘲讽大笑:“我入行二十年,早几年也见过眼高于顶的年轻人拍胸脯打包票保证一举解决那些凶残的邪灵凶物,结果现在坟头草三米高,尸骨都找不全!”

  周承轻蔑的扫了眼林克,转而对宋城河说:“宋先生,你宁愿信这群毛头小子信口开河,也不信有二十年经验的我?”

  宋城河犹豫。

  宋太太扯住丈夫胳膊低声说:“那东西太邪门,周大师都不敢保证彻底解决,他们几个小年轻就行?这是会出人命的大事,你要谨慎。”顿了顿,她难掩担忧的说:“奇奇已经断了一条腿,我真怕其他孩子再受伤。”

  宋城河被说服,拍了拍妻子的手作安慰,决定还是选择周承的团队。

  “抱歉,我们不想冒险,只要赶走凶物就可以了。”

  周承团队嘲笑的看着林克。谢星河三人有些沮丧,但宋城河的拒绝也在他们的意料之中。宋城河夫妇起身打算送林克等人离开。

  林克没动,他说:“宋先生很爱做慈善?”

  宋城河不解他怎么提起这茬,但点头回答:“我家训是这样,也是为了给家里小孩积福,而且多行善事总不是坏事。”

  “的确。”林克看向周承:“所以宋先生不知道这位入行二十年的大师根本没本事赶走凶物,而是利用无辜者的性命替你们去死?”

  “什么?!”宋城河夫妇大惊失色。

  周承冷脸:“你胡说什么?难道做不成生意就能随口污蔑?”他嘲讽道:“年轻人做事要学会脚踏实地,别以为把人拽下来就能轮到自己。”

  “别墅昨晚死了人。”林克淡声说。

  宋城河夫妇脸色难看,不顾周承团队的阻挠,留下林克问了个明白,又是愧疚又是愤怒:“周先生!周大师!我们花那么多钱是请你来解决事情,不是让你用别人的命来替我们活下去!”

  宋城河夫妇俩都是经常做慈善的人,宋太太还信佛,两人完全不能接受周承团队残忍的作法。

  “我们一家五口,就是五条人命——你们作孽啊。”

  周承恼羞成怒:“创业路23号是栋百年老宅,百年前就发生过凶案!说明宅子里的凶物活了百年甚至不止,那东西闻了血、沾了人命,你们以为很容易对付?!不用‘替死鬼’,谁救得了你们?凭他们这群刚出茅庐的蠢货?恐怕是一起死无全尸!”

  “百年凶物哪那么容易对付?信他们就是死路一条。信我们,我们继续合作,别管我用什么办法,但我保证你们一家五口平安回港城。”周承阴郁的说:“宋先生、宋太太,您二位是好人,不怕死,问题您家里三个儿女还年轻。”

  宋城河夫妇面色苍白,颓然的坐在沙发上,他们不怕死,但年幼的儿女是软肋。

  谢星河撸着袖子:“要不要脸?你们要不要脸?想钱想疯了吧!真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干这行不讲经验讲资质!我们几个资质是不行,可厉害的人多了去!灵协——”

  “谢星河。”林克出言制止他,转而看向宋城河夫妇:“两位怎么决定?”

  宋城河夫妇两两相望,片刻后郑重的问:“您真的能解决百年凶物?”他们还是不希望利用其他人‘替死’。

  林克笑了,要是宋城河夫妇选择周承,那就不值得他救了。

  “如我司员工所说,干这行讲的是资质而不是经验,不然怎么有人干二三十还在外行骗,而有的人刚毕业就已经和灵协局联系。”

  “灵协局?”\“你们是灵协局的人?!”

  宋城河夫妇不解,周承等人则面如金纸。

  “官方部门。”林克简单解释,“我目前是党员。”

  先党员再考公务员,挺多考公人员的基本流程。

  林克只说自己是党员,而且否认自己是国家部门职员,至于旁人会怎么想那都是他们的事。

  以国家干部为光荣职业的宋城河夫妇,内心信任的天平毫无悬念倒向林克:“原来是国家培养的人才!真是年轻有为。”

  林克笑纳:“我只是个刚毕业的学生。”

  “林先生谦虚了。”

  林克就这么挤掉入行二十年经验的周承顺利截胡抢了这单几千万的大生意,并迅速成为宋城河夫妇的座上宾,在他们心里已然成为国家未来的优秀人才。

  谢星河三人有点懵,“……”他们什么时候成为国家人才了?什么时候变成灵协局的人?怎么突然资质上佳?中间发生了什么,怎么突然拿下大单?

  宋城河夫妇冷淡的辞掉周承团队,后者对林克的说辞半信半疑,但他们弄出人命、做贼心虚,怕灵协局追究,没敢久待就灰头土脸的败走了。

  他们离开的下一秒,林克就问谢星河:“有没有灵协局的官方电话?”

  谢星河:“有一个。”

  林克:“举报吧。”

  谢星河:“啊??”

  林克:“周承犯法,我们有他下落,顺手举报,打击罪犯是应尽的义务。”末了,多加一句:“记得领赏金。应该有赏金的吧?”

  “……有。”

  林克和宋城河夫妇交流:“我们是正规企业,一切流程皆受法律保护,企业章、许可证和合同……应有尽有,您可以放心的交给我们处理。如果您决定聘请我们,那就需要签合同,您看——”

  宋城河:“签!”

  林克抬手:“孟至,合同给我。”

  孟至晕晕乎乎:“哦哦,给。”她终于知道来的路上林克紧急制订合同并打印一式两份的原因了。

  在众人的见证下,林克和宋城河分别签订合同,接下这单价值两千万的大单。

  签了合同等于具有法律效力,就是官方亲自过来也没办法抢走。林克满意,同宋城河握手:“合作愉快。”

  谢星河打完举报电话回来说:“赏金有五万。”

  孟至:“我们已经签完合同,成功截胡灵协局拿到了两千万的大单。我现在还不敢相信,我们开业第一单居然那么轻松就拿到了……而且是两千万!我的妈!两千万!”

  谢星河望着提示到账的‘五万’,感动的泪水从嘴角流下:“林克赚钱怎么那么轻松?为什么我们之前开张半年一毛钱赚不到还差点倒闭?”

  周华期:“咸鱼和大师的区别。”

  谢星河:“什么大师?”

  周华期:“量子波动大师。”

  谢星河:“???”

10886 3690253 MjAyMC8wNy8xMC8jIyMxMDg4Ng== https://m.clewx.com/book/202007/10/10886_36902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