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饿者骷髅02

书名:不可名状的恐惧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木兮娘 更新时间:2020-07-11 10:20:28

  “处理不可名状之物的顺序是:发现、上报和公开,测试危险级别、公开数据,最后处理。”光头朋克男说:“这就是灵测。”

  亮片夹克男:“灵测最关键的阶段是测试危险级别,以灵压为单位,灵压数值高、危险级别高,放置监控摄像是为了记录和事后分析。”

  “在我们安置监控摄像时,已经有人提前安置,说明早有人接手处理这栋凶宅。”光头朋克男接着同伴的话说:“很不幸,你们是被高薪诱导过来的小白鼠。”

  沉默二人组惊恐问:“你说这话什么意思?刚才那个介绍人故意欺骗我们?”他们恍然大悟:“怪不得他要锁门,还走得那么匆忙!”

  两个女生含泪发抖:“我们现在真的走不了了?”

  朋克三人组沉默,他们现在也毫无头绪,心里颇为后悔,早知道不该掉以轻心。

  安静多时的林克再度开口:“小白鼠的作用是什么?”

  光头朋克男很关注林克,他觉得林克逻辑缜密,每次都能从他的话里提取出最关键的信息。

  光头朋克男说:“测出死亡条件。通过我们的死亡寻找必要的死亡条件、顺序和规律,灵巫可以利用这些规避死亡,然后处理那些凶猛的东西。这个环节属于测试危险级别。”

  林克点头,对所谓灵巫和不可名状之物有了大概了解,他刮着下巴,有些好奇的问:“你们是一个组织?官方组织还是自娱自乐的作死小队?”

  亮片夹克男挺尴尬:“我们是民间组织,自己创业,目标是有一天能成为官方认证的公司,当然能纳入官方更好。这栋凶宅是我们的第一个业务。”

  格子裙女生:“你们为什么挑选这栋凶宅?”

  亮片夹克男:“你们不觉得创业路听起来很吉利吗?”感觉干完这一单他们就能走上人生巅峰。

  众人:“……”

  林克点头认同:“是个好兆头。”

  亮片夹克男像觅到知音那么快乐,“是吧是吧!”

  林克:“最吉利的兆头挑到最邪的凶物,你这运气也是很美。回头一起去澳门赌大小,我跟你买反,所得赢利平分你看行吗。”

  噗——众人偷笑。

  亮片夹克男嚅动嘴巴,委屈的说不出话。

  回归正题,林克若有所思:“居然还有官方组织……那就是说你们都不会被打成传教和封建迷信?”

  “当然不会!”孟至说:“那些封建迷信能和我们灵巫相提并论吗?他们的符水治重症是愚昧落后,但我们都是有科学依据的!”

  沉默二人组:“你们的科学依据是什么?”

  孟至振振有词:“目前还没有定论,未来还需要等待大家共同探索!”

  说白了就是他们也不知道且根本没有科学依据,众人一阵嘘声。

  话虽如此,但在官方上,他们将这些神秘、古老和不可解释的黑暗归类于目前尚未踏足的生物领域。只要是生物领域,便可以科学来解释,只是暂时没有统一的答案而已。

  林克没想到会有人将这些归入可以理解的科学领域里,心中惊讶的同时还颠覆了多年来的认知。

  他的妈妈来自巴蜀一个古老的族群,那个族群拥有一些特殊的能力,而这种能力帮助他们在古时候建立威信和特殊地位。

  后来破四旧、打倒一切封建迷信时,林克妈妈的族群早有预感就偷偷躲进山里,近几十年响应国家号召才走出一些人。

  林克的妈妈是最早一批出大山的人,和林父结婚,生下林克后一家三口回族里,直到林克高考才让他离开大山。

  高考结束,林克离开巴蜀,到南方的滨城上大学,直到现在大学毕业开始找工作赚钱。

  因为从小养成的观念就是封建迷信搞不得、科学真理要崇尚,所以林克一开始不想接触不可名状的邪灵凶物,他纯粹是为日薪八千而折腰。

  好在原来可以用科学来解释。

  林克白皙的手指顶着棒球帽,摘下黑色口罩,肤色和黑色棒球帽形成鲜明对比。

  他眉眼露出来,众人才发现这是个相貌漂亮的青年。

  双眼皮,大眼睛,高鼻梁,五官立体,轮廓有些柔和,长得俊秀斯文,气质还干净无害。

  孟至鬼使神差的问:“你有没有办法带大家活着出去?”

  说完,她觉得自己可能是被吓傻了。否则怎么会把生存的希望寄托在林克身上?看他对灵巫和灵感的存在一无所知就该猜到这是个普通人。

  相较于孟至的懊恼,沉默二人组和两个女生都面带希冀的看向林克,毕竟他看上去过于镇定。

  林克:“既然死亡需要触发死亡条件,那上面死掉的人应该就是触发死亡条件,上去再看一遍。”顿了顿,他继续说:“他死得古怪。”

  孟至:“怎么说?”

  林克:“这栋凶宅曾对外开放三次 ,第一次和第三次都是五口之家,都住了两个月后横死。第二次是用作机关单位,虽传出闹鬼传闻但无人员伤亡,简单对比一下就知道死亡条件没那么容易触发。”

  他看向沉默二人组,那两人顿时目光犹疑,表现心虚、表情不自然。

  朋克三人组登时豁然开朗,他们拦住沉默二人组,语气冰冷的叱问:“你们隐瞒了什么?!”

  沉默二人组不肯说,孟至语气森冷的说:“不肯说?那你们就去三楼住过今晚,说不定死够人,我们其他人能活下来。”

  见其他人没反驳,而且对他们两人露出明显的敌意,沉默二人组妥协:“我们也被骗了,但知道的事情只比你们多一点。”

  林克:“多多少?”

  沉默二人组:“你们知道港城宋家吗?”

  所有人摇头。

  废话!除非首富或明星,否则普通人怎么会关注别人?

  沉默二人组:“不认识算了。宋家祖上是滨城人,他们半年前突然买下这栋洋楼,翻新后住进来,上周匆忙搬出去,说是全家撞邪。宋家找了高人,他们应该就是你们说的灵巫团队。他们想招人进来清理一些东西,我们三个胆大,又见酬劳很高,所以找人帮忙牵桥搭线抢先一步接了生意。”

  另外一人接着说:“对方要求人数多一点,最少九个人。我们就在招聘APP上发布清理房屋的兼职,高薪引诱……”

  “哦——原来你们还是二道贩子!”

  在场除了林克还经过中介,其他人都是在APP看到兼职才过来,当然朋克三人组本就是来打响开业第一炮。

  林克关注点不同:“他们开出的原价是多少?”

  经过几道程序下来每人日薪八千,明显原价更高,说不定是每个人一万!胆子再大点,可能是两万!

  沉默二人组举起两根手指。

  “二十万?”

  “两百万。”

  “……”

  “你们够奸啊!两百万就给我们每人八千?自己独吞一百九十多万?!”朋克三人组和两名女生都被沉默二人组的无耻和奸诈气得颤抖:“你们事先没把情况交代清楚就用八千块买我们的命!!”

  相较于他们的气恼,林克现在的心情有点梦幻,他被一辈子都接触不到的两百万砸得眼冒金星。

  两百万!距离暴富的目标可是前进了一大小步!!

  沉默二人组郁闷:“我们拿不到三成……那群把我们骗过来的人拿到的钱更多,起码翻十倍。他们更奸诈。”

  “是挺奸诈。如果我们今晚全死在这栋凶宅里,他们连八千都省下了。”孟至嘲讽:“等于开张空头支票。”

  沉默二人组的脑子转了过来,郁闷转化成愤怒,显然他们根本拿不到那么多钱。

  同伴的小命已经交代在三楼,登时衍生出恨意。

  “他们给了我们一瓶子坟头血,告诉我们如果遇到危险可以用坟头血洒成圆圈防御!他们保证不会有事!我们也没想到真的有……有鬼!”沉默二人组咬牙切齿:“坟头血在老大那里!”

  孟至:“你们老大是楼上那个?”

  他们点头。

  众人静默,林克先一步上楼。朋克三人组毫无疑问跟上去,沉默二人组和两个女生胆小,实在不敢上去。

  林克到了楼梯平台,突然转身对楼下四人说:“不要暴力开门,不要跑出房子。如果那扇窗户打开,忍住诱惑,别去爬窗。”

  其他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向右边一扇半人高的花色玻璃窗,玻璃窗后面就是阴森的大榕树。

  林克:“如果害怕就到楼上来。”他说完就上楼,话只说一遍,不管底下四人能不能听进去。

  朋克三人组跟上林克到了二楼,亮片夹克男挺活泼的套近乎:“朋友,我叫谢星河,灵感类型偏向驱赶和记录。”

  光头朋克男温和的笑:“周华期。我能感觉到凶物存在的痕迹,不过灵感没那么强。”

  “林克。”

  说话间,他们到了三楼。

  三楼灯光大亮,死者被固定在钢琴旁牢牢不动,他表情惊恐,眼睛瞪着天花板某个位置,右手伸出上衣衣兜,脚旁还有少量血迹和透明的玻璃碎片。

  孟至是女人,可她胆量大,直接把手伸进死者衣兜里掏出一管中指粗的玻璃管,打开来闻了闻:“是血的味道,腥味很重。但不知道是什么血,也不知道为什么叫坟头血。”

  她想在掌心倒点,林克阻止她。

  “碰到这东西说不定会被标记。”

  孟至惊愕:“不会吧?”

  林克指着死者说:“我记得他没死前的手指甲很干净,现在指甲缝里全是黑色血片。”

  孟至嘶了声,看了眼林克,心想他姿态冷静而熟练,真不是同道中人?

  林克盯着死者脚下的地板,绕着查看了一圈。

  周华期盯着天花板:“那个位置残留一点凶物爬过的痕迹。”

  孟至打量完好无损的小客厅,半晌后做初步总结:“假设他们三人一起进来,另外两人进屋搜查,而死者留在小客厅里搜查,不巧遇到宅子里的凶物。凶物匍匐在天花板被死者发现,死者一个人太害怕,想也不想就用了坟头血。”

  “没想到坟头血是催命符,当他碰到的时候正好就被标记了!”孟至感到奇怪:“那群灵巫知道坟头血是凶物标记的符号吗?该不会他们不确定,所以骗人过来做实验?”

  谢星河:“要真这样,那挺缺德。”

  “不缺德能骗普通人过来当小白鼠?”周华期:“话说坟头血是哪里的坟头血?它和凶物之间有什么联系?”

  他们需要依靠坟头血推测出凶物才能顺利处理它。

  “你们明天亲自问问。”林克拍拍手说:“我去屋里找找其他线索。”

  谢星河三人点头,分散去找线索。

  ***
  ***

  一楼大厅。

  两个女生和沉默二人组各自占据一角,彼此警惕和戒备。

  沉默二人组烦躁得不行,试图暴力破门而出,被两个女生阻止:“你们想死别带我们!没听楼上的小哥哥说最好别去庭院?”

  沉默二人组:“他说什么你们就信什么?!他要是有能力,一开始怎么就没发现问题?他连什么灵巫、邪灵凶物都不知道!”

  “这洋别墅太邪门,我们不能坐以待毙——我还不想死!”

  “狗屁科学!那是会杀人的邪灵鬼怪!!人怎么可能跟那种东西对抗?”

  “你们想留下来是你们的事,我们现在准备自救,警告你们别他妈多管闲事!”

  沉默二人组表情凶狠,绕着大厅走来走去,烦躁易怒溢于言表,两个女生怕他们突然暴起,于是快步挪到楼梯,打算一旦发现不对立刻跑楼上去。

  沉默二人组在一楼大肆破坏,用尽各种办法都没法破开大门。

  累得气喘吁吁之际,厅内电灯忽然闪烁,发出电流烧毁灯丝的‘噼啪’声响。

  与此同时,正厅天花板上的巨大吊灯开始左摇右晃。

  起初动作幅度不大,之后越来越剧烈。

  右边的花色玻璃窗‘砰’一声打开,没有一丝光亮的榕树树叶发出娑娑响声,似有人在搅动茂密的树叶。巨大吊灯静止一瞬,下一刻忽然疯狂摇晃,灯光忽明忽暗、频率逐渐加快。

  大门‘砰砰’巨响,树叶快速搅动,和着风声似恐怖的哭嚎。

  两个女生吓得躲在楼梯平台,一不小心就看到被鲜血晕透的地毯和吊灯上三具青白色的小孩尸体,它们的身体左右摇摆,带动吊灯剧烈晃动,好像是想利用抖动幅度将自己甩下来。

  沉默二人组看不到吊灯上的小孩,也听不到外面剧烈的动静,见一扇玻璃窗开了就争先恐后跑过去,浑然忘记林克的叮嘱,一前一后爬上去。

  最先爬上去的那个人突然顿住,底下拖住他的人催促:“你他妈愣着干什么?快爬!”

  上面那个人在颤抖:“拉、拉我回去……”

  底下的人察觉不对,下意识拉回来,但他刚动立刻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拽住上面的人,连带他也被拖动一段距离。

  上面那人惊恐尖叫:“救命啊啊!!!”

  楼梯平台的两个女生鼓足勇气跑去帮忙抱住头朝下、半个身体被拽出花色玻璃窗的男人,三人同时感觉到洋楼外面那只凶物恐怖的怪力,全都咬紧牙齿拽紧不放手。

  上面那人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的状态,脸色青紫、眼睛翻白,痛苦的发现身体即将被撕扯成两半。

  楼上的林克四人听到动静,以最快速度跑下来。

  一见大厅情状,谢星河三人:“我艹!”

  林克反应迅速,随便操起一重物就爬上去,上半身露在窗户外,清楚的看到一只干瘦如柴、手脚长得吓人而腹部畸形隆起像披了层黑皮的大骷髅。

  这只黑皮骷髅正拽着人,发现林克探出窗外,猛地抬头龇牙,却是一张五官萎缩、畸形扭曲的面孔,唯有嘴巴形成拳头大小的圆圈,没有上下唇,只有一圈套着一圈的密集的犬齿。

  林克倒吸口凉气,迅速砸下手中重物,用尽全力,正中凶物的脸。

  凶物吃痛,怨恨的松开拽住的食物,转而扑向林克。

  男人被拽回去,一群人因惯性力摔倒在地,而林克眼疾手快关上窗,那凶物撞到花色玻璃窗发出巨响。

  随后不甘心的绕着洋楼徘徊,频繁制造出巨响和幽怨难听的哭泣。

  一直持续到天亮,外面的凶物才不甘不愿的离开。
  

10886 3689933 MjAyMC8wNy8xMC8jIyMxMDg4Ng== https://m.clewx.com/book/202007/10/10886_36899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