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饿者骷髅01

书名:不可名状的恐惧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木兮娘 更新时间:2020-07-10 23:45:33

  不可名状的恐怖
  文/木兮娘
  2020.07.10

  意外突如其来。

  一块方正大玻璃从高空坠落,有人低头看手机,玻璃直接切过他的脖子落地——砰!玻璃摔得粉碎。

  人群沉默,静止。

  咣啷——
  头颅掉下来咕噜咕噜滚了好几圈,血水‘滋滋’喷洒而出,失去头颅的男人踉踉跄跄奔跑五六米扑倒在地。

  人群疯狂尖叫:“啊啊啊————”

  他们纷纷作鸟兽散,避之唯恐不及,跑到马路、钻进车里,躲到商场和小商铺里远远眺望这场恐怖的意外。

  林克看到那颗头颅滚停到排水沟盖板,正好仰面朝天,面孔迅速呈现死亡后的青灰色,表情是奇异的安详的微笑。

  “有人死了!”
  “上面在施工吗?”
  “高空坠物砸死人了!”

  “你们看到什么?我什么都没看到。”
  “头!无头尸体在跑,血喷到我同伴的脸上!吓死人了!”

  ……人群吵吵嚷嚷,胆小又目击头颅被割断那一幕的人吓得小声啜泣。

  商场工作人员很快过来疏散人群,林克上公交时,警车和救护车相继到来收拾事故现场。

  那颗头颅和尸体被抬上担架,风一吹,白布掀开一角,头颅的脸正对公交车门。头颅的面孔此时目眦尽裂,眼神惊恐,但嘴角上扬,形成上下割裂的诡异表情。

  “嘶——”靠窗的乘客倒吸口凉气,对上那颗头颅充满惊恐的眼睛,吓得赶紧低头不敢再看。

  林克收回目光,走到靠后的座位坐下,闭上眼睛平复乱糟糟的心情。

  旁边是两个年轻女生,她们看了看身旁的林克,彼此交换眼神,偷偷抿嘴笑了起来。

  右边的女生推同伴,示意她主动。

  短发女生犹豫了一会,来到林克身边,小声开口:“请问……”

  林克睁开眼,他眼睛是少见的纯黑色,像黑珍珠那么漂亮。他‘嗯?’了声,带着略重的鼻音,有些不清醒。

  短发女生发怔半晌,小心翼翼地问:“可不可以加个微信?”

  林克:“抱歉。我没有智能机。”

  短发女生心想现在还有谁没用智能机?显然她是被帅气小哥哥给拒绝了。女生叹气,退回座位,对着同伴耸肩表示没戏。

  林克继续打盹。

  一个小时后,公交车到达海滨路,林克瞬间清醒,抓起背包跑下车,到车站站台后拿出手机翻看中午发来的提示短信,短信内容通知他傍晚六点整准时到海滨路集合。

  这是他之前托人找的短期兼职,听中介描述是个房屋清洁助理的工作,没什么技术要求,只需出卖劳力,一天能赚好几百。

  林克戴上帽子和口罩,马不停蹄赶往集合地点。

  集合地点这时已经有五个人在等待,分别是三女两男,其中两个年轻女孩互相认识,另外一女两男统一朋克装扮,互相组成一小队。

  他们看了眼林克,又收回目光,继续低声说笑。

  林克压低帽檐,靠墙等待。

  等待期间又来了三个人,加上林克一共九个人。一次房屋清洁聘请九人,每人工资据说挺高,可以想象是个大户人家。

  十分钟后、六点整,一个梳着大背头的中年男人出现并带领他们上了一辆小面包车前往目的地。

  中年男人自我介绍是清洁公司的小组长,因为人手不够才把工作外包。

  “我是负责管理你们的组长,你们工作的第一诫是听话!第二诫是诚实!第三诫禁止偷奸耍滑!”

  穿亮片夹克的朋克男问:“犯诫怎么办?”

  “立刻走人!没有薪水!!”中年男人长得严肃,板起脸来凶悍威严颇有气势,一时震慑住胆小的女孩们和不太好听话的社会青年人,“别把我的话当耳旁风,要赚钱就听话。”

  大概是工资真的很高,所有人讪讪不再乱问。

  林克眉头一跳,好奇薪水到底是多少。因为这工作是中介介绍,对方会抽取佣金,只说工资挺高,但具体多少没说明白。

  据说豪门大户光是清理花园助手的职位都给支付一天一千的薪酬,就算中介抽取一半,他还能再赚五百。

  一天五百也值了。

  车开了将近二十分钟,到达滨城老城区,在住宅片区一栋老旧洋别墅前停下。

  中年男人:“到了。”然后他下车,到旁边打电话。

  其他人陆续下车,三个朋克青年互相挨着肩膀说话:“这不是那什么凶宅?民国年间建筑,破四旧的时候用作机关单位,没过多久里面的人连夜搬出来,说是太邪了,之后荒废了几十年。直到十一年前,有个海归富商拍下来重新装潢,住进去两个月,一家五口全横死在里面。”

  “创业路23号……”绿发朋克女伸长脖子看门牌号,确定的说道:“就是这座凶宅,滨城出了名的凶!”

  他们一唱一和太明显,但眼前这座洋楼外观鬼气森森,搭配‘凶宅’轶闻食用,成功吓到两个胆小的女生,她们挨在一起产生退缩之意。

  后来才到的三人也是一个队,互相认识,他们拉下脸,指责朋克青年乱搞迷信恐吓他人、行为恶劣,并警告他们:“别太过分。”

  朋克三人组冷笑:“爱信不信。”

  林克观察这座‘凶宅’,外观上很洋气,经过几次翻新装潢仍保留民国时的建筑特色,是座典型的粤式洋楼。

  洋楼门口右边种着一棵榕树,找不到它的主干在哪里,繁杂的气根已经长在墙上、钻进墙缝里。洋楼庭院占地宽广,左边有个亭台和水池,右边被大半的榕树树冠遮盖,看上去阴气森森。

  洋楼有三层,阴暗破旧不像是两三年前才翻新过,老化荒废得非常快。

  这里前后左右的房子都有住人,整条创业路人气充足,唯独走到此处莫名阴冷不适。

  门口的林克犹豫了。

  旁边的两个女生正小声商讨:“你不是想买一部新相机?做完一次就能买,还不用分期付款。”说话的女生看了眼洋楼,继续说:“清理房屋而已,世界上哪有鬼?都是以讹传讹吓唬人。你现在害怕,对得起去年日夜死背毛概的自己吗?”

  另一个格子裙女生咬咬牙:“你说的对!党员无所畏惧!再说清理一次八千块,还是日结!穷我都不怕,还会怕鬼?”

  八千块?!

  林克瞳孔紧缩,心中的小算盘噼里啪啦敲响,高薪酬工作抽取中介费一般是40%-50%,所以他最少能拿4000。正好解决他处于毕业季又没固定工作的尴尬期,而且这种好工作不是每天都有,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八千块!日结!
  你明智的抉择!

  本来想退缩的林克顿时坚定步伐向前走,结束通话的中年男人打开洋楼外的大铁门说:“都进来。”

  九个人跟进去,中年男人在庭院中间说:“你们就负责整理楼里所有堆积的杂物,把垃圾扔到一楼大厅就行,明天会有人过来处理。角落的灰尘、蛛网全部清扫干净,如果发现上届房主的私人用品……直接烧了。”

  “烧了?”

  “全都烧了。”

  这吩咐令人害怕,上届房主一家五口横死在这栋洋楼里,烧掉他们的私人用品,多少犯了忌讳。

  林克左手边三个朋克青年低声交流:“有点没道义。”

  “泯灭人性。”绿发朋克女瞟了眼挨在一起胆战心惊的两个女生,用同样低的音量回答:“用普通人的命来试……疯了,必须上报……尽快清除!”

  亮片夹克男:“这栋洋楼没经过测试,暂时未对外公开数据,找不到杀人规律。单就文献记载,有过两任屋主人全家横死,可以判定危险级别不会低。”

  另外一个朋克男是光头,个子挺高大,长相本来就凶狠,再加上朋克打扮更觉得是个混□□的大哥。

  他说:“我暂时感觉不到危险。”

  “啊!!”

  突如其来的尖叫打破平静,吓得众人心口猛一颤,齐刷刷看向尖叫的格子裙女生。

  中年男人不悦的问:“你喊什么?”

  格子裙女生指着庭院榕树说:“那里有蛇!”

  “哪里?”除了朋克三人组的另外三人组一直很沉默,这是他们第一次开口。

  格子裙女生壮着胆子指榕树,沉默三人组中最高最瘦的一个慢慢走过去,踩碎枯叶,‘沙沙’脆响成为死寂空间里唯一的声音。

  其他人死死盯着瘦高男人的背影,不自觉屏住呼吸,他们只觉得平日里作为绿化城市功臣的榕树在这时笼罩了诡谲阴冷的气息。

  那片掩藏在树冠里的阴影,仿佛藏着一双眼睛,正在注视闯进来的陌生人。

  瘦高男人进入茂密的树冠里,外面的人只能看到他的下半-身,甚至产生他已经被榕树吞噬的错觉。

  不过一会,瘦高男人走出来说:“是根固定树干的麻绳。没有蛇。”

  众人松口气,格子裙女生脸红着小声道歉。

  中年男人皱眉催促他们别作妖,天黑之前赶紧进屋收拾,同时告诫他们天黑之后不准出洋楼,别没事在院子出没。

  格子裙女生紧张的问:“为什么天黑不能出去?”

  中年男人没好气的说:“这栋洋楼上百年历史,砖瓦老树亭台池塘都有文物价值,你们碰坏了赔得起?”他焦虑的看表,快七点、夏日天色将暗,便语速飞快:“我会锁起外面的铁门,明早五点钟太阳一出就来接你们。”

  说完就留下一大串钥匙就匆匆离开。

  沉默三人组拿走钥匙打开洋楼大门,‘砰’一声,无数呛人的灰尘迎面扑来,众人扇开灰尘、捂住口鼻进去。

  林克在台阶上而瘦高男人还在榕树下,他若有所感,突然回头看向榕树:“——!!”猛然瞳孔紧缩,但见一双灰白色腐烂了一半的脚凭空出现,正好踩在瘦高男人的肩膀。

  瘦高男人见林克表情异样,心一慌便迅速回头,没发现异常,他不悦的瞪了眼林克,“装神弄鬼!”然后三两步跨上台阶进屋。

  榕树下那双脚出现仅两三秒就消失,快得让人以为是错觉。

  林克搓了搓脸,在门口站了好一会,为了日结的八千块薪水还是硬着头皮跨进这栋滨城出名的‘凶宅’。

  洋楼内和外表一样老旧破败,墙纸边角全是青黑色的霉点,屋顶、墙角和吊灯结满蛛丝。屋内所有家具盖上白布,乍一看像停尸房里一具又一具的尸体。

  当!当当!

  挂钟敲响三次,此时七点整。

  太阳下山,最后一缕夕阳光辉消失,夜色降临,黑暗悄无声息的笼罩这栋洋楼,窗外的老榕树冰冷的注视屋内众人,诡异的死寂和阴冷在同一时间弥漫。

  沉重驳杂的呼吸声在寂静的氛围里显得格外清晰,两个女生忍不住恐惧,吓得小声打气安慰。

  林克循着记忆打开电灯,光亮重新回来,顿时冲淡不可言说的恐怖氛围。

  沉默三人组当中的瘦高男人把一大串钥匙分成三份并说:“我们刚好九个人,正好三人一组负责一层楼。我们三个一组,负责清理三楼杂物。”

  说完,他们拿走三楼的钥匙,留下其他两层楼的房间钥匙就走了。

  两个女生看向林克,邀请他加入她们共同负责一层楼的清理工作,因为只有他和她们凑不到一组三人,而队伍里有个男生能让她们安心。

  亮片夹克男回头问林克他们:“你们真的不怕这栋凶宅闹鬼?”

  绿发朋克女挑走一楼钥匙,一边打量环境一边说:“送你们一句忠告,趁现在走得了就赶紧走,晚点遇到凶猛的东西可没人救你们。”

  两个女生闻言鼓起勇气反问:“既然有危险,你们为什么还来?别是为了独吞高昂的薪水才故意恐吓我们吧。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凶宅,我们两个都是土生土长的滨城人,从来没听过什么创业路23号凶宅!”

  光头朋克男在庭院和一楼的各个角落里安装摄像头,进来后冲同伴说:“有人事先安装了摄像头。”接着他把手机递给女生们看:“里面是记载这栋凶宅的资料,你们如果不相信可以自己查。”

  两个女生将信将疑的看完,血色顿时从脸上消失:“真的是凶宅!”

  光头朋克男:“创业路23号建于民国15年,民国17年完工,民国18年一户陈姓人家搬进来。两个月后一家五口横死,死法凄惨。十一年前这栋洋楼被重新拍卖,进行翻新和装修,隔年一海外富商搬进来,两个月后同样横死,死法凄惨。”

  新闻里没提及两户各五口人的死法,女生问:“怎、怎么死的?”

  光头朋克男:“第一户的户主夫妻被吊死在庭院外那棵老榕树,三个小孩被吊死在一楼大厅的吊灯。”

  女生们猛地抬头看头顶巨大的吊灯,恍惚间仿佛看到三个穿着睡衣的小孩被吊死在上面,尸体排成排,六只小脚在空中晃啊晃,吓得退到后面的楼梯。

  林克:“吊死?”

  光头朋克男:“对。”

  林克发现庭院外茂密树冠的阴影处和吊灯的位置正好处在一条直线,通过一扇花色玻璃窗可以两两对望。

  他问光头朋克男:“第二户人家怎么死的?”

  光头朋克男看向林克,发现他很冷静,不是假装出来的镇定而是切实的没有恐惧。他不由多看这青年人两眼,只觉得他心理素质强。

  “第二户人家五口人排成一个圆圈,头对着头,手脚被长钉钉死在地板上,嘴巴和眼睛被缝上丝线,肚皮被剖开,脏器取出来后再缝上去,期间他们处于清醒状态,没有麻醉。脏器和肠子扔了一地,当时处理案件的警察全都看吐了。”

  两个女生紧紧搂在一起,光听这凄惨的死法就吓坏了。

  她们眼里含着眼泪说:“我、我们不要这兼职了。”她们打算现在就走,就算铁门被锁住也要爬墙离开。

  这时绿发朋克女掀开大厅中间的花色地毯,露出下面的褐色地板恐吓:“知道他们被钉死在哪楼的地板上吗?没错!就是你们脚下站的这块地板!”

  “啊啊!!”女生连忙跳到楼梯上。

  光头朋克男:“孟至,别吓她们。”

  孟至耸肩:“胆子这么小还敢接活?也不想想正常兼职哪有日结八千的好待遇。”她看向林克,挺友好的说:“朋友,你很冷静、胆量挺大,不怕鬼怪邪灵?”

  林克:“我义务九年教育、高中三年学费减免,大学领国家助学金,如果我考上研究生还有研究生补贴,当公务员更有无数福利等着我。”

  孟至懵逼:“所以?”

  林克:“我是党员。”党是他的信仰。

  “考公不能有前科。”死也不能搞封建迷信。

  孟至:“……”突然觉得这光好耀眼。

  林克两手插兜,冷不丁看到地板慢慢渗透出大量的血迹,他似有所感的抬头,上面三双青灰色的小脚正在空中晃荡,连带吊灯跟着轻微晃动。

  灯光突然闪烁数下,厅内温度骤降,众人不觉毛骨悚然。

  亮片夹克男:“有动静!”

  他和孟至齐齐看向光头朋克男,后者脸色凝重的摇头表示:“我还是感觉不到任何的灵压。”

  他们都看不见那么明显的灵异现象吗?林克默默转移视线,跟着假装什么都没看见,他一点端倪都不想暴露。

  两名女生听他们对话也觉察出问题,于是小心翼翼的问:“你们是什么人?是不是捉鬼小队?”

  孟至勾了勾下巴说:“可以那么说——”

  哐!哐哐哐!!!
  “救命啊啊啊啊——”
  “艹!有鬼!!”

  楼上突然乒铃乓啷巨响以及恐惧凄厉到极致的嚎叫传来,划破楼下安静平和的氛围,瞬间点燃潜藏多时的紧张和恐怖气氛。

  两个女生吓得直哆嗦,朋克三人组第一时间冲上楼,林克犹豫了一下也跟上去。

  剩下两个女生本来想跑,但见庭院外是浓重得看不到一点灯光的黑暗和死寂,实在没有勇气跨出去。

  留在空荡荡的凶案现场也不敢,两人只好拖着软趴趴的腿慢慢爬上楼。

  巨响和喊叫声从三楼传来,一行人直奔三楼。

  三楼构造是半敞开式的小厅和封闭式的房间,小厅正对门口处是一架钢琴,此时钢琴上挂着一具尸体。这具尸体正是沉默三人组其中一个,就是刚才去榕树下查看有没有蛇的瘦高个。

  他呈130角背靠钢琴,直挺挺杵着地,表面没有伤痕但眼球上翻只见眼白,五官扭曲、嘴巴大张到嘴角撕裂出许多细碎的血口,好像是见到极其恐怖的东西吓死了。

  死者的两名同伴蜷缩在墙角,一见林克他们出现赶忙爬过去结结巴巴说:“死……他、他被鬼杀死了!”

  孟至自言自语:“是被吓死了?”她回头看光头朋克男,后者还是摇头表示他感觉不到危险。

  “那就奇怪了。”

  林克径直走到那台立式钢琴,伸手推了推尸体的肩膀方便看他的后背。

  嘶!其他人震惊于林克的胆量。

  朋克三人组也惊奇:“哇哦!”

  林克:“他不是被吓死,而是被钢琴琴弦杀死。”他指着尸体的后背续说:“大概两百多根钢琴琴弦,穿透他身后的每一寸皮肤。”

  钢琴琴弦有粗有细、有长有短,最粗直径近两毫米,但是当它们密集的插-进人体时,尸体甚至没有流血。死者的脑子、眼球包括坚硬的头骨,脖子、五脏六腑和骨骼,全扎满钢丝琴弦。

  孟至和光头朋克男凑过来看,两人一见死者身后那些密密麻麻的钢丝不由头皮发麻、鸡皮疙瘩起,不禁低骂:“艹!比想象中凶残!”

  “他才刚来,就算触发死亡条件也不应该死得那么快!”

  “不管怎么说,这栋洋楼很危险!非常危险!我们解决不了,现在立刻马上离开!”

  朋克三人组迅速做出判断并调头离开,同时告诫其他人别想着赚那点佣金,趁现在还来得及赶紧离开。

  都已经死人了,其他人当然不可能还滞留,纷纷跑下楼。

  当他们跑到一楼楼梯口时听到‘砰’的巨响,抬头看去,一楼大门和门窗全部在瞬间关闭。

  “靠!”

  求生本能使原本害怕的沉默二人组和两个女生冲去开门、砸窗,但紧闭的门窗此时坚不可摧,令人绝望。

  “窗户打不开、砸不破!”
  “门也打不开。”
  “所有门窗全锁住了!”

  “我们被困死在这里,我们会像前两任屋主那样惨死在这里!”
  “我不想死呜呜……”

  哭泣传达着濒死的绝望和恐惧,有人忽地看向朋克三人组,不由燃起希望:“你们是不是会捉鬼?你们能不能救我们出去?”

  他们眼带希冀的盯着朋克三人组。

  朋克三人组苦笑:“我们是业余的。我们一开始以为不危险,所以都没怎么认真对待。早知道危险级别那么高,我们根本不会来!”

  升起的希望瞬间熄灭。

  这时,林克开口问:“你们是什么?凶猛的东西指的是什么?事先安装的摄像头又是为什么?”他看向光头男:“你能感觉到危险和……灵压?”

  朋克三人组愣了下,由孟至捋了捋头发主动说起:“我们是拥有较强灵感的普通人。”

  林克:“灵感?”

  孟至:“每个人都有灵感,或强或弱到没什么表现。灵感强的人就能感觉到怪异的、凶猛的、不可名状的东西,这些东西如果存在攻击性,就可分成不同程度的危险级别。用比较通俗的话来解释,这些凶猛的东西你们可以称之为‘鬼怪’、‘邪灵’、‘妖物’或者‘异闻传说’,而我们统称为‘不可名状之物’。”

  “灵感强的我们可以捕捉到它们的存在,所以我们通常被称为‘灵体’、‘灵媒’、‘通神者’或‘通灵者’,我们的自称则是——”

  “灵巫。”
  

10886 3689803 MjAyMC8wNy8xMC8jIyMxMDg4Ng== https://m.clewx.com/book/202007/10/10886_36898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