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00章:女儿奴

书名:太太凶猛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小手拍拍 更新时间:2020-09-16 09:03:04

  肖美鱼带着柳诗语走出去一段路了,不过也没走太远,一大一小两个女人就坐在桥边的凉亭里,和许多纳凉闲聊的中老年妇人坐在一起,柳诗语手里还拿着一根雪糕,开心地正舔着吃。

  汪强从桥上走过,眼尖的柳诗语马上看到了汪强,立马举着雪糕跑过来。

  “慢点慢点,小心别摔倒了。”汪强只好喊着让柳诗语小心一点,这丫头一跑起来就有种狂奔的架势,动作幅度贼大。

  很快,柳诗语就扑进汪强的怀里,被汪强轻松地抱起来。

  现在汪强已经掌握了抱孩子的诀窍了,手臂很自然地当做板凳,抵在柳诗语的臀下面,让孩子保持一个半坐着的姿势,重心恰好在手臂与身体之间,这样可以保证手臂和身体均匀受力。汪强感觉,如果累了的话,还可以把孩子往自己怀里推一点,让孩子的重心落在自己身上,然后自己的身体也微微向后保持一个小小的仰角角度。

  不过基本用不着,因为原主那个铁憨憨的身体素质实在是太好了,体力和精力根本就用不完,否则前阵子整夜挖地窖的时候,汪强早就顶不住了。

  “汪汪你干什么去了?那么久!”柳诗语刚才跑过来的笑脸瞬间没了,取而代之的是审判的询问。

  “我找手机去了呀,好不容易才找到,原来就在我身上呢。”汪强笑着说道。

  柳诗语顿时再次变脸,咯咯娇笑起来:“你好笨啊,手机踹在裤兜里,你都能感觉不到。”

  说完,柳诗语突然脸色一变,抱着汪强的脖子,凑到他耳边小声说道:“快走快走,我不小心说出来你裤袋里有手机,万一被小偷听到就不好了。”

  这孩子,还真小心谨慎……不过这是个好习惯啊。

  汪强笑道:“放心吧,没有小偷敢偷我,否则我一拳把小偷的翔都给打出来。”

  柳诗语又咯咯娇笑起来。

  这时肖美鱼也走到跟前了,听到两人的对话,柳诗语笑的那么开心,肖美鱼也挺有感慨的……跟着这么一个父亲,这孩子一定非常有安全感吧。

  话说,能一拳把小偷的翔都给打出来的爸爸,能没有安全感吗!肯定有啊!

  然而这时,柳诗语的脸色忽然一变,小手一巴掌拍在汪强的肩膀上,怒道:“汪汪你乱说什么,我正在吃东西呢!”

  肖美鱼顿时“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汪强耸耸肩,说道:“你要是吃不下,我可以帮你啊。”

  柳诗语嫌弃地看看汪强的嘴,不满地说道:“你为什么不能刮一下胡子?乱七八糟的,一点都不整齐。”

  呃……话题转移的这么快的吗?有点跟不上了啊,这难道就是女人的本能?

  没等汪强反应过来,柳诗语已经把雪糕塞进他嘴里了。

  “吃吧,多吃点,想想翔。”柳诗语一边捂着汪强的嘴,一边用语言来打击汪强。

  “噗……”肖美鱼在一边看的又笑喷了,还从来没见过像个小恶魔一样的柳诗语呢,好稀奇的感觉。

  但是转念一想,柳诗语居然从来没有在她面前展示自己的这一面……肖美鱼的心情顿时就不美丽了,感觉柳诗语没有把她当自己人啊……好伤心!

  汪强也很无语,你硬塞我嘴里一根雪糕,然后还提醒我想想翔……有你这样的女儿吗?是不是想讨打?

  柳诗语一手托着汪强的下巴,一手费力地把雪糕的小棍抽出来,这才满意地点点头,说道:“汪汪,去商场吧,给你买个刮胡刀,要电动的,最好的那种。”

  没等汪强反应过来,柳诗语又说道:“还有你那个破手机,别用了,都是要当经理的人了,快换一个新款的手机吧,昨天我还在电视上看到有摩托罗拉的手机广告呢,就买那个。”

  这丫头,也太舍得了!

  肖美鱼瞬间又开始嫉妒了,电动刮胡刀她不懂,可是摩托罗拉的那款新手机的广告,她可是见过的,而且还偷偷地上网查了一下,结果发现那款新手机的高配版要九千多块钱,接近一万块了。

  想想小孩子对价格没太大的概念,肖美鱼又更加艳羡汪强了……因为不关心价格,就只想把最好的东#醋溜文学最-快发#西给你的人,不就是最爱你的人吗?

  原来这孩子最爱的人,是汪强啊!

  汪强好不容易把嘴里的雪糕咽下去,冰的他浑身哆嗦,牙齿乃至整个口腔都没有知觉了……换你把几乎一整根雪糕直接咽下去,你也得哆嗦!

  “不用买手机,有人说要给我配手机的,”汪强咋着嘴说道:“刮胡刀也不用了,你是女孩子你不懂,电动刮胡刀刮不干净的,我的胡子长得快,而且还太硬,用刮胡刀片就是最好的。”

  “那我要送什么礼物给你才好?”柳诗语琢磨了一会儿,顿时开始伤心了,想不到自己能送出什么礼物啊。

  “你是因为不能送我礼物才不高兴吗?”汪强顿时瞪大眼睛。

  “是啊!”柳诗语伤心地说道:“我没有钱,我不会左浩池的,我也不会画画,我什么礼物都送不了你……呜呜呜!”

  说着说着,柳诗语就开始哭起来,伤心地抱着汪强的脖子,小身子一抖一抖的。

  汪强正在走着呢,脚步顿时就定住了,心里突然就很难受。

  话说,他上辈子就是一个十八岁的单身狗,连女朋友都没有一个的雏男,这辈子年龄大了八岁,但其他的条件还是没变,只是多了一个女儿……说实话,身为一个雏男,却有一个女儿的经历,是非常奇特的心理感受,汪强现在都还没有完全适应这样的转变。

  结果现在,柳诗语又给他的心灵重重一击,让这个心理年龄其实只有十八岁的离婚“老”男人,突然意识到,还有一个那么小的女儿依靠自己呢!这个女儿完全不知道,自己父亲的灵魂已经换了人,还在为无法送给他一个像样的礼物而伤心欲绝。

  语言已经无法形容汪强此刻的感受,柳诗语一哭,他就觉得心里特别的难受,发自灵魂深处的难受,铁打一样的汉子,居然抱着一个小孩,眼眶泛红落泪了。

  这时候反而是站在一边的肖美鱼最理智,因为也只有她亲身经历了令人窒息的原生家庭的迫害,和令人绝望的婚姻生活,最后一个人走到现在,没有被打垮崩溃,她的神经是强大而理智的,所以在这父女俩几乎要抱头痛哭的时候,她反而可以站在一边,带着感慨的语气吐出三个字:“女儿奴!”

  是的,从不那么情愿地接受离异雏男的身份和一个非亲生的女儿,到现在因为女儿哭了而难受的落泪……这就是一个女儿奴的诞生。

10863 3712833 MjAyMC8wNi8yNi8jIyMxMDg2Mw== https://m.clewx.com/book/202006/26/10863_37128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