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致富的狼狗

书名:美强惨女配靠咸鱼暴富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萱草妖花 更新时间:2020-09-16 21:13:06

  
沈B被此刻的商祁震惊到了, 简直不敢相信,25岁的大佬商祁居然会这么舔,比小奶狗还舔!

  毕竟小奶狗都没跪下求过她!

  沈B动了一下腿, 踢他一脚:
“你起来, 男人膝下有黄金, 你这样不妥。”

  商祁那双眼睛依旧严肃认真。
沈B以死相逼要跟他离婚的那一幕,宛如昨日, 历历在目。
那副画面就像刀子一样,一刀又一刀, 刮着他的心脏。
想起这些,他的声音因为极致害怕而发颤:
“不重要。”

  此刻在他心里, 膝下黄金不重要,男人尊严不重要。
重要的是沈B不要离开, 不要和他离婚, 不要把好好地一个家拆散。

  这些年他致力于捂热她的心。
她要星, 就绝不摘月。
她要漂亮身材, 他也绝不逼她增肥。

  她要向全世界宣告爱情虚荣, 他就陪她在媒体面前秀恩爱。
他把完美老公人设演绎到淋漓尽致。
为了让媒体吹捧沈B有个爱她宠她的老公, 他可以容忍沈B在公共场合挂在他身上,求亲亲求抱抱。

  沈B身体不好, 有严重的心理疾病, 她非常敏感,也很脆弱。

  所以他从不给任何人传绯闻的机会。

  他和向怡闹绯闻,他立刻公开澄清, 不给沈B任何吃醋机会。

  她要一个完美老公人设, 他就致力于做一个完美的人。

  他把内心那点小幼稚藏起来,喜欢科幻, 却因为沈B不再接触,他努力塑造精英人士该有的稳重人设。
他把严肃不苟的稳重形象带给家人,带给她,就是想让她明白,无论她以前的日子多难,他都会成为她心中最完美的老公,给她最宽阔的安全感。

  她要什么,他给什么。
可到头来,她却说要走?

  当时他不知道沈B离婚的真相,那一瞬间真是恨透了沈B这个狠心绝情的女人。

  沈B以死胁迫,逼他在离婚协议上签字,此刻他缓过劲儿,非常后悔在协议上签字。

  他也不恨她了,他可以原谅她先前的一切蛮横无理。

  只要沈B不离开,他做什么都行。

  即便他不知道这三年发生了什么,可他如今清楚明白,他离不开沈B,无论沈B如何变化,他依然喜欢。

  沈B沉默地看着跪在地上的男人,还以为他会说些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情话“挽留”她,万万没想到,只说了三个字――不重要。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习惯了小奶狗冗长的土味情话,老狼狗的言简意赅总让她觉得表达不够,觉得差了点什么。

  沈B清了清喉咙,咳嗽一声说:“那你起来吧,我不走了。”

  男人眼里有光芒闪烁,几乎不敢置信地看着她。

  沈B又说:“不过我有条件。”

  商祁紧皱着眉头看她:“你说。”

  沈B极力克制那条雀跃的小尾巴,故作严肃道:“我要你从今以后不许凶我,不许用凶狠狠地眼神看我,不许拿自己凶狠狠地气场吓我。要对我多笑笑,不要总是板着一张脸。”

  商祁:“……”

  一脸便秘,表情几乎垮掉。

  沈B见他的表情一脸为难,叹气说:“你不愿意就算了,看来你并不是很想跟我复婚。没关系,我这条件找个更好的不是问题。就那个康原我觉得就挺不错,家里也挺有钱的,他都追我好久了。为了追我,他还买了上亿的珠宝呢。哎,是时候考虑考虑他――”

  她话没说完,商祁立刻道:“好。”

  沈B脸上露出得意地笑,握住他的手扯了一下:“那行,你起来了吧,别跪着了,不知道的以为我让你跪搓衣板。”

  等商祁起身后,沈B拉着他到餐桌前:“我给你带了早餐回来,先吃饭吧。待会我跟你详细说说这几年发生的事。”

  “嗯。”
商祁坐下后目光又落在沈B鼓起的肚子上,由于沈B穿着宽松,也不显腹,他也就没往那方面想。

  他刚喝一口粥,就见沈B摸着肚皮说:“对了,我刚才听了个八卦,说是向怡生了个肉球出来,太可怕了。你说,我们的孩子不会也是个球吧?”

  “噗――”
商祁被一口粥给呛住,一丝不苟的表情上露出惊恐。
他被呛得满面通红,而后挺直了身板看她:“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的孩子不会也是个球吧?”
沈B又摸了摸肚子,撑着腰把肚皮挺给他看,指着说:“就这,我们的孩子。”

  商祁又愣住,呆滞的脸上过了数十秒才有诧异的表情:“怀孕?我的?”

  沈B冲他翻了个白眼:“不然呢?我无性繁殖?”

  商祁搁下手中咬了一口的三明治,慢条斯理擦擦嘴,以平淡地口吻掩饰此刻内心的激动:“挺好。”

  沈B:“?挺好?”

  商祁一脸认真看她,完全没有刚才求她别走的疯狂,语气神色都平淡地一批。

  沈B甚至都怀疑,刚才的深情都是这货即兴发挥演出来的,他压根就没有刚才求她别离开的那种深入骨髓的喜欢。

  沈B咬着吸管喝水,斜睨着他:
――妈蛋。感觉自己被骗了怎么破?

  吃过早餐,商祁开始浏览最近三年的新闻。

  他看到沈B被全网黑,传闻被商家这个豪门赶出家门。
他修长的手指飞快滑过这个黑料贴,喉咙里低不可闻地发出一声闷哼。
――可笑。他会舍得赶沈B出门?这个心冷地捂不热的女人不离婚就不错了。

  他看到沈B捧红了爷爷、蔡小雅、陈却、周冬月……再到最后捧红乞丐,让公司再一次起死回生时,唇角不可抑制地微微上扬。

  看来在他沉睡的这三年,沈B终于从生活阴影里走了出来。

  很可惜,他没能目睹沈B的成长。

  沈B一边玩手机,一边偷偷打量坐在自己对面一脸严肃,最后勾唇微笑的孤狼哥,完全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沈B想起了商土土日记,觉得有必要给这位孤狼哥看看。

  但她又不能太刻意让他看,保不准儿这位哥看完之后太尴尬,觉得自己是在故意嘲笑他。

  沈B把笔记本电脑捧过来,假装办公。

  她把桌面上商土土用来记录日常的文件夹。

  这个文件夹的名字叫《土土可爱的小日记》,后面还有一串可爱的颜文字。

  沈B给这个文件夹改了个名字――《商祁日记》,为了让文件夹更有可信度,沈B特地给文件夹加了个很复杂的密码。

  她点开一个Excel文档,伸了个懒腰说:“商祁,我这里有个表格统计没做完,能帮我整理一下吗?我现在有点疲乏。哎,怀孕之后体力不如从前了。怀孕之前我能天天加班(造人)到凌晨,怀孕之后熬不得夜了。”

  商祁下意识拿疑惑眼神看她:“?”

  而后他就被沈B那双不断眨巴的小可怜眼神打动了,捧过笔记本电脑,开始任劳任怨。

  沈B站起身去窗前活动了一下,又躺回床上玩手机,时不时拿眼神瞟孤狼商。

  他的动作倒是很快,一个文档很快搞定,在他退出文档整理桌面文件时,晃眼就看见了一个叫《商祁日记》的文件夹。

  他点开文件夹,发现有密码,尝试输入常用密码,居提示输入错误。

  这份儿文档的可信度立刻在他心里提高。

<(-醋溜文学最快发)p>  好奇心驱使,商祁费了点功夫把密码破解,发现文件夹里不仅有视频,有音频,有照片,还有一个日记文档。

  商祁看了眼坐在身后的沈B,做贼般心虚,搬上电脑去了病房的阳台,一边喝咖啡一边阅读文档。

  土土日记:

  “老狼狗你好,在你点开这个文档时,我大概消失了吧?你大概已经不记得我了吧?没关系,那么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回顾和BB的美好瞬间吧。”

  中间好几页描述了商祁和沈B的日常相处,连他平时和沈B说的土味情话都一字不落写了下来。

  商祁:“……”

  一种尴尬的情绪席卷了他浑身细胞,以致他头皮发麻,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当他看见商土土给沈B说的那些情话时,尴尬到脚趾抠地,尬到几乎要把脚上的拖鞋抠穿,抠破地板,抠出脚下一座古墓。

  当他看到商土土为了沈B,把康原摁在厕所打时,还幼稚地踹了对方几脚,当场扶额,呼吸不畅地把电脑盖子合上,差点因为窒息晕过去。

  商祁背靠在椅子上,尝试做了几个深呼吸。

  她隔了一会才又鼓足勇气把电脑打开,继续往下看。

  “老狼狗,最近我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感觉自己要消失了。我们是同一个人,但因为我们成长时遇到的人不同,本质的性格发展也变得不同。

  我是你,你是我,不可否认。我是你的一部分,我希望在我离开之后,你可以好好对BB,叫她乖宝,哄她入睡,每天能像我一样表达对她的爱意,告诉她,你爱她。”

  商祁:“……??”
乖宝?
宝贝?
哄沈B入睡?

  他和沈B在一起这么多年,从来没叫过她乖宝和宝贝,这两个亲昵的称呼会让他觉得头皮发麻。

  哄沈B入睡也是他没有做过的事。

  他和沈B从结婚开始就是相敬如宾,在外沈B和他撒娇秀恩爱他会尽力配合。他清楚知道,只有自己扮演好稳重冷酷霸总人设,在对她温柔时,才能达到让旁人羡慕至极的效果。

  即便后来他把沈B的心捂热了,他能感觉到沈B喜欢他了,他们也没有用“乖宝”和“宝贝”这种类似的称呼黏腻过。

  在家里,他会扮演好完美丈夫。

  她在浴室跌倒,他会抱她回床上,而后履行夫妻恩爱,整个过程照顾她的体验,温柔又周到。

  沈B为了做好旁人眼中的富太太,会注重身材管理,注重皮肤护理,注重仪态和凹人设。

  就连晚上夫妻恩爱日常,沈B叫出来的声音也必须“悦耳动听”,到了最兴奋的时候,她都能克制住喉咙里的疯狂,绷住自己的仙女妻子人设。

  两人就这么各自地绷着自己人设。
一个,为了成为他眼中的完美妻子。
一个,为了成为她眼中完美丈夫。

  两人在一起这么多年没吵过架。
但他们都能感觉到,彼此的心在慢慢靠近,并且开始相互在乎和关心,开始相爱。

  如果不是因为向怡金手指,两人至今都绷着人设做夫妻。

  ……
商祁看完商土土日记,内心复杂程度可以用翻江倒海来形容。

  看完日记,他又扭过头看了眼躺在病床上玩手机的沈B,沉思片刻后,眉眼严肃地做了一个决定。

  商祁点开电脑,打开备忘录,一脸严肃地拖动鼠标,把《土土日记》里那些土味情话,全部复制了出来,拖动到了备忘录里。

  随后,电脑备忘录和手机备忘录同步,他认真地浏览一遍,觉得没问题后才放心地关上手机。

  商祁合上电脑起身,把手机揣进裤兜,扭过身对沈B说:“我去一趟公司,晚点回来。”

  沈B瘫在床上玩连连看,见他看完商土土日记居然没有一丝情绪波动,颇有些失望。

  你孤狼就是你孤狼,即便面对如此尴尬文档也能稳如老狗。

  沈B暗自竖起一个大拇指,感慨孤狼哥哥真牛逼!

  等商祁去了公司,沈B立刻点开商祁的聊天列表,把“商土土”改成了“商土土稳如孤狼”。

  商祁回公司以后,把公司这三年所有重要资料全部翻出来,迅速浏览一遍,大致明白了公司发展走向。

  好在他脑子容量足够大,花了一整晚的时间终于把自己的“脱节”弥补上了。

  第二天早晨商祁正趴在办公桌上小睡,柳斐推门进来,拿一种诡异的目光打量他。

  柳斐拉开椅子在他对面坐下,问:“哥们,你真的恢复记忆了?”

  商祁坐直身体,揉了揉眉心,一脸疲惫:“嗯。”

  柳斐:“那你还记得这三年发生的事吗?”

  商祁摇头,想起什么问他:“你简单跟我说一说,康原的情况。”

  柳斐:“害。康原那货有什么好说的啊?不就是觊觎你老婆?他最近干了件蠢事儿,打压你媳妇儿,想借此打你们商家的脸。不过他没得逞,不仅没搞垮沈B的公司,反而让她的公司浴火重生。”

  柳斐一提及这事儿,那张嘴就叭叭不停。

  商祁仔细听着,眉头越蹙越紧。

  他沉默片刻后,拨通内线电话,吩咐助理:“王助理,给我整理一份儿康家所涉及的资产报告,今天内我要。”

  电话那端的王助理立刻道:“好的商总!”

  商祁想到什么,又补充:“星艺娱乐这几年的发展报告也替我整理一份儿,今天要。”

  王助理:“……好的商总。”
王助理觉得今天商总有点不太对劲儿。

  具体是哪里不对劲儿,他说不上来。

  就在商祁听柳斐叭叭这几年发生的事情时,他接到沈B电话。

  电话那端,沈B急吼吼道:

  “啊啊啊啊孤狼,啊呸,土土,啊呸!商祁你快回来,出事儿了!康原带人来医院了,我好怕!”

  商祁从《土土日记》里大概知道了关于康原追求沈B的龌龊事儿,此刻一听康原的名字,立刻心头一紧。

  他不敢耽搁,立刻起身对柳斐说:“跟我去趟医院。”

  柳斐这几年习惯了这位哥的幼稚风格,此刻见他又恢复几年前的雷厉风行,倒还有点不习惯。

  医院走廊里,被康原的人堵得水泄不通。

  商祁带保镖助理从电梯一出来,就看见护士们堵在走廊入口窃窃私语。

  护士长见商祁回来,立刻说:

  “商先生,刚才康先生想去沈小姐的病房,沈小姐不愿意见他,我们把他拦住了。不过,这个康先生太霸道了,居然想强行闯入。商先生放心,我们已经叫了医院保安替沈小姐守着,就算他是世界首富,我们也不会让他进去的!”

  商祁低沉地“嗯”了一声:“辛苦了。”

  对方气场稳重强大,和护士长平时接触的那个商祁差别很大。

  护士长感受到商祁今日的不同,以为他是因为此事动怒,继续安慰说:“您放心,你们选择了VIP的服务,我们必然给予你们VIP的安全。商先生,您快回去吧,沈小姐在等您。”

  “嗯。”

  商祁回到病房,看见谁沈B翘着二郎腿躺在床上看杂志,喉咙里哼哼着小曲儿,心情仿佛挺不错。

  柳斐和王助理也跟着进来,一个帮忙收拾餐桌,一个坐在沙发上望着两人。

  见商祁回来,沈B立刻从床上坐起身。

  她习惯性地朝他伸出手:
“宝宝你回来了,呜呜呜我想你。要抱抱!”
“妈蛋,你不知道刚才康原那个狗东西多恶心。我在走廊里散步,康原突然冲上来拦住我,我的妈,吓得我们家小胖土差点当场出世。”

  “康原现在应该在406,他一进去,整个走廊都回荡着向怡杀猪叫,啧啧,那叫一个惊天动地。”

  她激动地和商祁叙述刚才的事,手舞足蹈。

  商祁:“???”
他一脸镇定望着沈B,理智脸提醒她:“你怀孕了,不宜粗口。”

  而后抱了一下沈B,拍拍她的脑袋。

  沈B觉得这个拥抱一点儿也不甜,甚至有保持距离的疏离感,很敷衍。

  沈B:“……”沉默了一阵才反应过来,特么土土已经消失了,此刻抱她的是25岁的孤狼。

  呜呜呜,怀念那个小奶狗土土,怀念那个能让她尴尬到脚趾抠地的土土,怀念那个能让她脚趾抠出一座卢浮宫的土土!

  这狗男人谁啊?她不想要了!她不想认了!

  沈B的情绪一点儿也没有隐藏,那种不满的情绪当场溢出来。

  商祁不傻,当然感觉到了沈B此刻的不满。

  沈B正要气呼呼地离开男人怀抱,并打算以后告诉小胖土,她爸爸叫“商土土”不叫“商祁”。

  刚在心里做出这个决定,她就听见男人用非常机械、生硬,宛如念台词一般,一字一顿道:

  “乖-宝-贝,别-怕。我-在-这-里,我-会-用-自-己最-强-大-臂-弯-保-护-你,呵-护-你,我-会-成-为-你-的-港-湾。我-会-作-为-你-的-太-阳,温-暖-你-寒-冷-的-心……”

  这声音机械无感情,一字一顿,听起来尴尬又不连贯。

  沈B当场愣住:“……”
这他妈是在干啥啊?
商土土的土味情话好歹不会说得这么机械啊!

  这一对比才知道,商土土的土味情话是多么地富有感情!多么地发自肺腑!!多么的动情至深……

  “扑哧――”
坐在一旁沙发上刚喝一口水的柳斐当场把水喷出来,差点没把自己给呛晕过去。

  正在收拾餐桌的助理当场手腕一番,把手中的茶杯打碎。

  偏偏商某人还丝毫不觉得自己哪里有问题,他见沈B没反应,以为是自己说得还不够。

  他想起《商土土日记》里的一段话:“老狼狗,BB子不是不喜欢情话,她特别特别喜欢!如果在你说情话时,她愣住,旁人反应异常,那就说明你成功了!你要再接再厉,继续攻克她的心!”

  商祁脑子里蹦出这段话,立刻握住沈B的手,又道:“乖宝,别怕,我会保护你。虽然在婚姻里很少有人愿意做避风港,可我我喜欢。因为我爱你,所以我愿意做一个无怨无悔的避风港。”

  一如既往的机械。

  沈B要疯了,沈B要哭了,沈B抓紧了商祁的手,尴尬地几乎要在他皮肤上抓出一个敦煌莫高窟。

  商祁注意到了沈B的感动,也看见了她眼底即将溢出的眼泪。

  他内心松了口气。

  看来十几岁的自己说得没有错,沈B的确喜欢这样的模式和套路。

  早知如此,他早该去多背诵一些情话,拉近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

  商祁正要背诵出第三段情话,沈B大叫一声,扯住对方衣领,把对方拉扯下来,直接啃住了他的嘴唇。

  沈B拿嘴堵住了他的嘴,眼泪都飙出来:
――别说了别说了我求求你别说了!
――我特么要尴尬死了!
――不就是想撩我吗?给你给你,我主动亲你!
――够了吗?

  商祁闭上眼,仔细享受着醒来后,爱人主动的第一个吻。

  全程围观的柳斐和王助理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两人很识趣儿地出了病房。

  这时候,沈B脑子里响起系统提示音:

  【叮~恭喜宿主完成第三个任务,捧红并帮齐昊找回了家人!由于宿任务完成出色,宿主即将获得五个亿融资。宿主不能拒绝哦~】

  【叮~统统这边检测到,向怡失去了女主光环,宿主因为品格优质,将继承女主光环!】

  沈B吓得内心“我靠”一声。

  她成了女主,那岂不是要和男主康原发生爱情?

  滚滚滚,她不要!

  系统:

  【请宿主放心,由于康原的男主光环也消失殆尽,这个世界同步产生了新的男主。经统统检测,新男主就在您身边哦。】

  等系统提示音在沈B耳畔消失,商祁在她耳垂上轻轻咬了一口:

  “作为我们复合的礼物,我给你的公司投了五个亿。”

  沈B呆滞,眼睁睁看着他勾勒着唇角,露出霸道总裁标准的邪魅一笑:“你要怎么谢我。嗯?”

  沈B:“……”
她气得当场把商祁的邪魅一笑嘴角给掰正:“草。一种植物!”

  气死了气死了。
气得她都不想复婚了!

  她错了,她错得离谱。
商土土没有消失。
他只是以另一个更土的方式存在了!

  啊啊啊啊啊啊,沈B啊,你造了什么孽要活在一个霸总土味言情世界里!

  造了什么孽要有一个这么土的老公啊!

  ……QAQ

  *

  沈B好不容易才把心情平复下来,她生无可恋躺在床上,一双白皙的小脚搭在枕头上,生无可恋地蜷缩了一下。

  商祁以为沈B这是在暗示他,给她剪脚趾甲,立刻从抽屉里取出指甲刀,用手轻轻地托住她的脚后跟,尽可能让自己平淡的声音,变得温柔。

  可他冷硬惯了,温柔的语气让人诡异出戏:
“乖宝,我帮你剪假指甲……甲。”

  为了模仿小奶狗的可爱,他特意说了叠音字。

  他听不出哪里诡异,心想,应该很可爱吧?

  沈B要疯了,当场又飙泪,拿枕头盖住了自己的脸。

  商祁看见老婆的反应,唇角微微上扬。

  他似乎,找到了哄老婆开心的正确方法。√

  在一串“咔哒咔哒”剪脚趾甲的声音中,外面走廊里传来一串杂音。

  柳斐推门进来,激情在线:

  “我靠,不得了!康原疯了?他居然让人把406一个满脸脓血的胖女人抬走了!我靠,真是不得了,这人终于还是因为得不到沈B疯了!”

  他看了眼正皱着眉头给沈B剪脚趾甲的商祁,当场愣住:“……”
――我靠。这男人因为得到沈B也疯了!

  

10861 3713001 MjAyMC8wNi8yNS8jIyMxMDg2MQ== https://m.clewx.com/book/202006/25/10861_37130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