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杂鱼锅·上

书名:我在虐文做海王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三日成晶 更新时间:2020-09-16 21:13:04

  鹿血酒是不能再喝了, 凤如青觉着自己神智都被泡得太厉害,导致她整个人都不对劲。

  她本来是拿着刀,来跟着鬼鬼祟祟的来山后的合欢宗弟子, 看他要搞什么。结果现在她和这个弟子一起蹲在地上,看着他在搞什么。

  沉海已经被收起来了, 她堂堂一个鬼境之王, 一个经历了无数险恶,自觉看遍人间百种人的半神,竟然被这个男修三两句淡淡的解释就给打发了。她蹲在他旁边, 名为盯着他干什么, 实则在盯着他发愣。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凤如青见男修专心致志的不知画下什么符咒, 她看不懂, 但她在这个男修,包括他画的东西上, 都察觉不到任何的恶意与邪气。

  “没见过。”男修声音淡淡。

  “那我为什么觉得你这么熟悉?”凤如青蹲在他旁边,黑袍之下艳色的长袍露出, 落在地上。

  凤如青将遮面的鬼气解了, 伸手戳了下他耳后的一颗红痣, 很小, 很秀气, 如果不是离得这么近, 根本难以发现。

  “啪”,凤如青手指被打掉, 男修收回手, 将自己头发整了整, 盖住了那颗小痣。

  凤如青搓了搓指尖,也不恼, 反倒兴味盎然,“你看都没看见我,怎么知道没有见过?”

  男修动作停下,侧头看了凤如青一眼。大概是凤如青凑得太近,他微微后仰,却丝毫也没被她突然露出真容给吓到,表情一丝未动,又对着凤如青这张脸说,“没见过。”

  凤如青其实觉得哪哪都不对,这个遗府、面前这人,只是一时间理不清。

  但这个人看到她的反应不对。

  “你那是什么上坟一样的表情,我不好看吗?”凤如青摸了摸自己的脸,“你不是合欢宗么……”

  她虽然不怎么在意自己的模样,可夸赞她模样的也不少,见了她痴痴看着的人也不是没有啊。

  “合欢宗有很多美貌的女子。”男修的语气带着不易察觉的不耐烦,凤如青被他弄得笑出来。

  她自己刚才说的话,就像个烂俗的色狼在搭讪良家妇女。但关键现在她面对的是合欢宗男修,合欢宗哎,不是最不挑,满天下都是双修对象的宗门吗?

  是她不够强?

  “我是谁你知道吗?”凤如青又用胳膊撞了他一下。

  他手上停下了,已经弄完了,现在只要等着就可以。因此他起身,看也没有看凤如青一眼,低头抖了抖自己衣袍。

  “知道,赤焱王。”他的语气还是不温不火。

  凤如青起身看他,直白道,“合欢宗不都喜欢强者吗?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冷淡”

  凤如青想了想,觉得自己说这话像个脑子不正常的,她平时不会如此狂妄,更不觉得自己多么稀奇了不起。

  可她四外环顾了一圈,这附近也没有人,弟子们都在寻这遗府二重门的破解法,于是她左右也无事,就任由自己脑子里的想法发展下去,说道,“那你是对我欲擒故纵?”

  她说完这句话,没忍住把自己的手指抵在唇边咬了咬,她自己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她对面的男修显然也被她弄得不知道做何表情,眉眼不动地看向她,几乎严肃地问,“鬼王大人身边很缺人吗。”

  凤如青抿了抿嘴唇,绕着男修走了半圈,点头道,“倒也不至于,我就是好奇。”

  “好奇什么?”他垂眸敛目,不至于拒人千里之外,可就是让人靠不近的感觉,如果一定要形容,那就是深渊当中的一湾湖。

  宁静,无波,万年不动,但就莫名的吸引着人靠近,好像其中藏着什么绝世珍宝。

  “我好奇你……与女修双修过几回?”凤如青看着他平静的湖面被打碎,慢慢勾唇笑了起来。

  这就和顽皮的孩子喜欢蹦水坑,喜欢将整整齐齐的东西弄乱,喜欢将好吃的吃得到处都是,喜欢在白纸上作画的道理一模一样。

  凤如青走的是邪路,跌跌撞撞成了半神,可如今也是个鬼王,她骨子里就有天生的躁动和破坏欲,也是天生就见不得这样规整肃穆,自矜无波的人。
总想着打破,撩拨。

  这样从骨子里透出自持的人,她这辈子也就见过那么两个,还都是一个……等等!

  她眯眼看着面前的男修,“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修?你觉得我怎么样?”

  凤如青故意把话说得过火,若是要证实她的猜测,倒也不难,虽然这猜测荒谬,过于巧合,但总要测试下。

  那男修还是垂着眼睛不说话,周身气息冷冽,凤如青便心下一惊,强自镇定下来,继续道:

  “不如你跟我好,我可是功德塑魂,补得很,”凤如青说,“不用怕,我可以收敛鬼气,保证不在床上伤到你,怎么样”

  凤如青说着凑近男修,“你不会拒绝吧,我还有很多好东西,天界、人间、妖魔界和鬼界的稀罕玩意,你要是喜欢,随便你挑。”

  凤如青大着胆子,按住了男修的肩膀,又凑近一些,低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嗯?”

  凤如青故意贴着他耳边道,“叫海生,还是河生?”

  上一次骗她叫池生,这一次自然不是海生就是河生。

  凤如青一侧的手摸上自己的肋骨处,准备随时抽出沉海,心中仿若有成千上万的小鹿狂奔而过,蹬得她耳畔嗡鸣。

  她知道若是猜对了,下一刻这人必定要一巴掌拍死她这个逆徒。

  凤如青全身紧绷,蓄势待发,沉海出鞘一点,同时她迅速侧头用唇在他的脸上碰了下。

  然后等着,一息两息,估摸着他要怎么动手,自己朝着哪里躲,她如今的能力,对上他胜算几成。

  他乃是极境巅峰,压着修为才没有飞升,是否和真神的能力相差无几?

  要是打不过的话,她朝着哪里跑?

  凤如青甚至还估测了一下荆丰在哪里,若是待会不敌,她就先朝着荆丰的方向跑,荆丰一定会帮她。

  几息的功夫,凤如青心中百转千回,脑内预演了好一出欺师灭祖的大戏。

  眼见着她的唇碰上这男修的脸蛋,他身侧的手指捏紧了,凤如青心道果真不出她所料――

  然后就在凤如青微微拱起脊背,准备先发制人的时候,听到一声沉闷的应声。

  “那好啊。”这男修说。

  凤如青僵愣了片刻,错愕地盯着近距离和自己对视的人,好半晌都反应不过来他说了什么似的。

  他说,“我不叫你说的海生河生,”他薄唇浅淡,微微动了动说,“我叫甘平。甘甜甘,平常平。”

  好一会,凤如青身上炸起的汗毛簌簌下落,她将从肋骨处拉出一些的沉海按回去,然后仔仔细细地盯着面前人的眉眼看了片刻,微微抿了抿唇,“甘平?”

  他点了点头,伸手抹了一下自己的侧脸,说,“你说话算话吗?”

  凤如青“啊”了一声,微微吁了一口气,又盯着这自称甘平的人看了片刻,而后笑起来,“自然算数。”

  甘平闻言垂下眉眼,“嗯”了一声,就站着不动了,也不说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凤如青打消了这个人又是施子真扮的猜测,毕竟要真是施子真,早在她说出那种轻浮的话的时候,就出手劈死她了。

  更何况施子真那种性情,就算是真要扮做谁,也该是像先前一样的散仙或者像青沅门那样的门派才合适,他怎么会跑合欢宗呢,这世界上没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更何况,若当真是施子真,会答应跟她好?除非天界坠落海水枯竭妖魔鬼怪亲热和谐一家亲。

  打消了这个猜测,凤如青越是看甘平就越顺眼,他眉眼不是很精致的那种,算中上之姿,可他这人站这里,哪怕就这样的走神,也让凤如青想多看两眼。

  这世间当真除了施子真那个冰疙瘩,还有这样性情相似的人啊。

  凤如青看了一会,想到他都答应跟自己好了,便开始不老实。

  她伸手别开他耳边散落的长发,在他的小红痣上又戳了下,“哎,你倒是跟我说说话,就你这性子,合欢宗里面是怎么修炼的,不会都是像我这样愿者上钩的吧?”

  凤如青很确定,这天下除了她喜欢这种冷淡性子的,怕是没有其他人了。毕竟这么多年仙门问心阵上,施子真也是无人问津,连荆成荫都有呢,可见这种性子,属实是不讨人喜欢的。

  “啪”,凤如青手又被打了,她这一次没有拿开,直接捏住了甘平的耳朵,“你还打我,和我好了,都不让我碰一下?”

  “你听。”他侧头躲开凤如青的手,将自己被掐了一下的耳朵解救出来。

  “有人在哭。”甘平说。

  凤如青本以为他是找借口,结果这一听还真是有人在哭,听起来似乎还不远,只是这声音很虚弱,听着不像是弟子们的。

  凤如青顿时收起了那一副浪荡之姿,侧耳闭眼,循着哭声转过山体,又朝着下面走了一些,回头看甘平,“你跟我来,声音在地下。”

  她将鬼气重新覆盖,不由分说地拉着甘平的手腕,朝着山下跑。

  山下合欢宗、青沅门以及悬云山的弟子们,正在四处查探,散落的到处都是,凤如青连忙喊道,“聚集在一起,地下有异响!”

  很快,这声响便清晰得所有人都听到了,确实是哭声,而且不是一个人的哭声,是很多人的哭声。

  细细弱弱的,听着像是喘不上气了,众人顿时朝着一起聚集,但他们朝前一迈步,地面骤然间陷下去了。

  不是像之前一般出现了什么血藤,而是好好的地面,甚至还长着青草,但就是突然变成了踩上一脚就陷入其中的烂泥。

  弟子们进入其中,境界被压制了,大部分没有防备的,直接一脚踩进了烂泥里面,然后腿就拔不出来了。

  这烂泥当中,泛着淡淡的腥臭,还裹着一股浓重的蜜香,像是有无数双来自地狱的手在其中抓住了他们,让他们如同落入沼泽一般,越陷越深。

  “先不要妄动!”青沅门带头的大师兄及时喝止,“越是动陷入的越深,不要用灵光炸,剑也……”

  “啊!”

  青沅门的师兄还未等说完,他们门派中便有一个弟子一时心急,试图以佩剑斩断拉扯他的泥泞,结果一下直接扎在了自己的腿上。

  使不得灵力,不能动,佩剑也没法用,他们一时间被困住了,修为都使不出。

  倒是有些弟子在脚下察觉到异样的瞬间便御剑而起,或者直接就近跳到了树上,躲过了一劫。

  陷落的弟子中,悬云山的较少,合欢宗的女修较多。她们在事发之前,已经寻到了香蚁蜂的蜂蜜,一拨人正围在一起在取蜂蜜。

  这可是疗伤的好东西,她们这种情债满身,时常面临对战与组织对战的修士,疗伤的东西自然是有多少来多少。

  不过大多数警醒着的弟子们都没有陷入,很快,没有陷入的便御剑去救陷入其中的。

  凤如青见弟子们陷落,也放出了黑泫骨马,拉着甘平正在陷落的地面上空穿梭帮忙。骨马可踏风而行,比御剑还方便。

  凤如青本来并没有多积极救人,因为这陷落的地底当中,她没有察觉到任何的邪祟气息。

  这玩意虽能够暂时陷住弟子们,对于这些弟子却不算难题。已经有弟子开始自救,脱下衣袍,扑在烂泥之上,再整个人爬上去,在上面缓慢地爬行。只要抽出了一只腿,便很快就能运转灵力自救腾空。

  这也算一种历练,这么多人带着弟子来,不光是为了驱邪。他们自然也是想要寻些遗府传的法宝,但最重要就是历练,直面危险才能练就机敏的迎战能力。

  任何的磨难都是日后对战的资本,因此凤如青本也只是搭把手,不过没等他们拉出几个人,一阵嗡鸣声音由远及近。

  风如青听到这嗡鸣声音,和众人一起看到不远处成群结队,直奔着众人而来的香蚁蜂的时候,才终于微微皱眉。

  “蜂群,撑开结界!”众人合力撑开了结界。
青沅门弟子与悬云山弟子离的较近,搭档互助撑开结界。荆丰本欲来合欢宗这边帮忙,一见凤如青已经到了陷入颇深的合欢宗弟子上空,便对她点了下头,没有过来。

  合欢宗的大师姐在忙着搭救底下的人,撑开的结界倒也不比青沅门和悬云山的结界薄。

  只是她们以双修为修炼途径,所遇之人参差不齐,功法自然也很杂,因此灵力不纯,能力各有千秋,合力撑开的结界融合性不强,很快崩散。

  她们尝试再度撑开结界,一着急更是都拿出了看家本事,就更找不到杂烩功法当中的平衡点,因此结界再度溃散。

  眼见着香蚁蜂的蜂群袭来,凤如青悬浮着黑泫,身后带着甘平,看着密集得}人的蜂群,她不紧不慢地侧头。

  当着一众合欢宗美娇娘面,凤如青将遮面鬼气撤掉,转头将脸凑到甘平脸边,“亲我一口,我就救你的师姐们。”

  底下本来正在吱哇乱叫的一众合欢宗女修闻言齐齐抬头,正在设法救人的合欢宗师姐个个面色奇异。

  凤如青居高临下,没看到她们神色异常,只是眯着一双浪荡桃花眼,盯着甘平白净的侧脸,催促道,“快点。”

  合欢宗女修无人说话,这若是换一个其他的女修,被这时候能救命的人看上了,弟子们还等她反应?直接上手按头了,装什么!亲啊!

  但这千钧一发的要命时候,她们却无人敢按头,甚至不敢催促一句。还是合欢宗的大师姐强崩住神色,说道,“那个……我们小师弟还没……”

  大师姐说了一半,甘平突然从黑泫上跳下去,幸亏凤如青反应快,一把抓住了他胳膊。

  下一瞬,香蚁蜂群轰然冲到他们面前,凤如青抓住了甘平手臂把人拉回来,紧接着周身鬼气轰然外放,以她为圆心霎时间黑云滚滚。

  四周所有香蚁蜂扇动翅膀的声音都消失了,待到鬼气缓慢地散去,数不清的香蚁蜂从半空中坠落,一层层的跌落在泥泞当中,个个蜷缩着肢体翅膀,死得透透的。

  这鬼气弥漫的范围实在是太广了,连荆丰那边也被劈头盖脸地裹紧。以至于等到鬼气散了,这片小天地别说蜜蜂了,除了活人之外,连一个飞虫蝴蝶都没了。

  杀鸡用了砍人头的大刀,大抵就是这种效果。

  目睹了这一场景之后,所有人都短暂地沉默了,连凤如青自己也顿了顿,一股子难言的感觉涌上来,竟然有点……不好意思。

  人这历练呢,不小心被她全灭了,而且不小心的源头,正坐在她身后呢。

  凤如青看过鸟类为了求偶,花里胡哨地展开翅膀,看到野兽为了求偶,愚蠢地在地上乱跳……

  她觉得自己现在就像蠢鸟,N瑟的有些过火,可这种情绪她很少会有,一时间她又恼自己,又觉得好笑。

  有病吗?!

  没见过男人是怎么!

  凤如青颇为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骑着黑泫,在不远处能够踩实的地方落下,神色复杂地看着甘平,“你脾气还挺大,就那么往下跳啊,你不嫌脏啊。”

  宁可滚泥里也不亲她,啧啧。要不是他要跳,她也不能一下就没控制住把鬼气散多了。

  甘平看了她一眼,侧过头没有说话,凤如青“啧”了一声,看向过来的荆丰。
荆丰看了甘平一眼,对凤如青道,“小师姐,香蚁蜂本身是不该有攻击力的,但这些香蚁蜂的毒针都有半指长,而且有弟子在烂泥当中发现了头骨。”

  “不止是头骨!”合欢宗女修也急忙过来,指着先前女修们陷落的那处说:

  “那里有个……活人。”

  众人看去,却只看到被解救出来的合欢宗女修们,正围着一个木桩子样的东西。

  待到众人御剑腾空上前,转了一个边之后,果真见到了一张镶嵌在木头上的人脸。

  或者说是……一个变为了一截枯木的人。

  她的身上裹了一圈的蜂巢,头上是枯树的树干,若是不刮掉她面上的蜂巢,看到她流出了蜂蜜的双眼,没人会知道这是个人。

  她的五官已经彻底变为了蜂巢,只有那眼睛能够勉强看出轮廓来,已经不能转动了,但是能够看出很痛苦。她不断地从满是蜂巢的口腔部位,嗓子里面发出痛苦不堪的声音。

  这就是之前众人听到的那种哭声,很闷很低,听着像是从地底传来的。

  她已经没有生息了,可人确确实实还活着,众人尝试着将她从这烂泥的当中□□,可一动,她就叫得厉害。

  等到将她所在的树根彻底拔出,她也彻底的失去了生息,连死魂都没有。这香蚁蜂筑巢之后,蚕食的不仅是人的身体,还有灵魂。

  无魂不入黄泉,便无人知道这惨剧,这天下不知多少游魂野鬼生死书上寻不到。凤如青眉头紧皱,下一瞬不由得看向了其他的树木,这片天地当中,所有的树木。

  他们之前没有发现,这些树的树冠不高,却很粗,很多都有能够容纳下一个人那么粗。

  凤如青骑着黑泫,准备劈开树木查看,却见甘平已经站在了一棵树的前面,趴在上面的小洞上,在朝着里面看。

  他被凤如青揪着后领子拽开,“你就这么看,不怕有虫顺着小洞钻进你眼睛里!”

  甘平整了整衣领,“哪有虫了,不是都被你放出的鬼气杀了吗。”

  凤如青被噎得一呲牙,抬手抽出了沉海,这次掌握着力度,一刀劈开了树干。

  树干里面的一个人睁开眼睛,正对上凤如青的视线,顿时“呜呜呜”地哭叫起来。

  众人围过来,凤如青又来了两下,将这树干完全劈开。

  这树干里面是中空的,一个蜂巢爬满全身的,被嵌在这树里面的人显露出来。

  他的嘴还是正常人的样子,不断流出的眼泪却已经泛着浅黄,和蜂蜜的色泽很相近了。

  他的四肢虽然还能看出形状,但有人上去戳了一下,发现里面彻底变成了蜂巢。

  众人四散开来,寻着树干就开始劈树救人。

  这漫山遍野的树,粗略看去分散面积很大,足有几百棵,每一棵里面都有人。有的人已经完全被蜂巢侵染,有的人只是一半,甚至有人才被关进去不久。

  弟子们一边救还能救的人,一边漫[[clewx.c o- m发最快]]山遍野的持剑砍树成了柴夫。他们效率很高,很快便救出不少人。被救出的、没有失去行动能力的人,就又加入了救人的行列。

  凤如青掌控好力度,一刀便能救下一个人。她身边一直跟着甘平,凤如青劈树,他救人。

  凤如青边救人边观察他,眼见着山上树木不断地倒塌,凤如青正手起刀落的时候,状似不经意地问甘平:

  “怎么不见你拔剑?你佩剑呢?”

  甘平后脊极其短暂地一僵,修长的指尖微微搓动了一下,察觉到凤如青在盯着他,他便垂眼道,“不是有你吗……大人那么厉害,用不上我。”

  凤如青才刚升起一点的怀疑,顿时噗的散了。她“嗤”了一声,手上一用力,面前的一棵树应声而倒,还没伤到里面的人。

  凤如青低声道,“小嘴儿还挺甜……”

10858 3713000 MjAyMC8wNi8yMy8jIyMxMDg1OA== https://m.clewx.com/book/202006/23/10858_37130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