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九百六十二章 战术

书名:不让江山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知白 更新时间:2021-04-08 20:23:36

  “大将军!”

  斥候来报:“高真将军派人来报,上游发现敌军试图强渡,已被高将军击退。”

  唐匹敌点了点头,这一段大河是最适合横渡的地方,往上游水路虽然狭窄了不少,可是水流太急,两侧又没有河岸缓坡,所以极难渡河。

  高真派人送回来消息说,天命军竟是派人以弩车在对岸发射重弩,瞄准河岸这边的树木,重弩上绑着绳索,射中大树之后,他们在对岸拉直了绳索,然后派人爬索过河。

  这种操作自然凶险,没有几分保证人能顺利爬过来,十之七八会坠落下去被淹死。

  他们派人过来后,在这边用细一些的绳索把对岸准备的粗绳拉过来,然后固定,再在绳索上铺上木板,悬空踩着过来。

  被高真发现之后,击杀已经过河的天命军斥候,斩断了绳索。

  天命军兵力庞大,他们显然是想把所有渡河的方法都试试。

  唐匹敌对上游还有些担忧,所以派高真在上游巡查,但是对下游却好像完全都不担心似的。

  然而就在距离宁军阵地大概几十里的下游,还有一处相对来说适合渡河的地方。

  这里水流宽度更大,有不少暗涌,极难横渡,但天命军显然没打算放弃。

  他们分拨过来的船只一次一次往返,将兵力运送到北岸这边来。

  这边指挥队伍的,是杨玄机手下大将,原大楚的正三品大将军裴芳伦。

  此人原本为右侯卫大将军,当初被杨玄机收买之后,本打算带着整个右侯卫投靠。

  可是却被武亲王杨迹句察觉,武亲王手段雷霆,立刻就要动手。

  裴芳伦得到消息后连夜逃走,只带了几十名亲兵随行,连老婆孩子都没能顾得上。

  他全家老小,皆被武亲王处死,右侯卫被调入武亲王帐下。

  所以这就让裴芳伦更为决绝,投靠了杨玄机之后,对起兵之事十分积极。

  攻打荆州,此人居功至伟,率领他亲自训练出来的队伍,一口气打下大大小小数十城。

  在打下的这些城池中,但凡和武亲王能有一丝一毫牵连的人,都被他杀了,一个不留。

  裴芳伦不过四十岁左右年纪,他深知以自己的能力,杀入大兴城报仇雪恨并非没有可能。

  况且杨玄机有明主之姿,若这能开创一个新的帝国,他这开国公的身份必然少不了。

  也就是在开战之前,他强烈劝谏,请求杨玄机让他带兵绕路下游。

  往下游走五六十里才能有适合的地方,再渡河绕过来,再赶到战场,显然有些来不及。

  可是杨玄机并不缺兵少将,万一裴芳伦从下游渡河顺利,就可两面包夹宁军。

  所以杨玄机准许了他的请求,让裴芳伦带着四万左右的府兵级精锐绕路过去。

  为了不让宁军察觉,绕路的距离短了没有用,一定会被发现,五十几里的路程,差不多便是宁军斥候活动的极限。

  他们甚至不是派船顺河而下在此等候,为了隐蔽行动,所有需用的舟船,都是在陆地上运到此处。

  此时,裴芳伦手下的队伍,已经有三五千人渡河过来,迅速的在北岸建立防御。

  四万人,靠着这些渔船来回接应渡河,速度又怎么可能太快,所以裴芳伦也格外的急切,不停催促手下人加紧渡河。

  正面战场这边。

  杨玄机亲自到了河岸近处,虽然没有下船,可是上了岸的天命军已经可以看到他的所在。

  他让人运来许多战鼓,就在河道船上摆好,各船上随着号令声起,战鼓齐鸣。

  这至少数百面战鼓敲响,确实极有气势。

  战鼓声就是军令,一队一队的枪兵开始往前进发,他们将负责为背后的重甲黑绦军挡住宁军的骑兵。

  荀有疚预测,唐匹敌可能会舍弃一部分战马。

  宁军可能会想办法促使战马冲撞天命军阵列,或是在战马尾巴上点燃爆竹,或是其他什么法子,总之就是想将重甲挤压跌入河道。

  枪兵是防御骑兵冲锋的最强利器,多少骑兵过来,陷入枪兵阵列就是送死。

  然而他们的枪兵能列阵的区域实在过于狭窄,最多可以有五排,杨玄机又害怕枪兵伤亡过重,所以建议加两排盾兵。

  如此一来,这五排队伍,就是一排盾兵,两排枪兵,再一排盾牌,最后一排枪兵。

  也是因为区域狭窄,他们的队列还没有完全成型,宁军的弩车就开始发威了。

  随着天命军将领们的催促,这些轻装步兵开始往前推进。

  一开始是重弩横扫过来,连巨盾都挡不住,那小腿粗的弩箭打在盾牌上,直接将盾牌击碎,连带着把身后的人击穿。

  好在是弩车数量毕竟有限,所以队列推进的速度倒是没有受多大影响。

  再往前推进,宁军的弓箭手开始放箭,铺天盖地而来的白羽,对没有防御力的枪兵来说,杀伤力极为巨大。

  天命军兵力雄厚,死去多少就递补上来多少,尽力保证枪阵的完整。

  在枪兵推进了大概有三十丈之后,重甲黑绦军开始列队。

  他们穿着极为沉重的甲胄,手持锋利霸气的陌刀,因为不曾有过败绩,所以每个人脸上都有几分倨傲。

  与此同时,距离战场大概七八十里外。

  李叱他们运送粮草的队伍到了此地,李叱坐起来往四周看了看,脸色有些疑惑。

  他看向曹猎:“你可还记得此地?”

  曹猎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片刻后也疑惑起来。

  他皱着眉头说道:“我怎么记得之前咱们经过的时候,这里是好大一片竹林,此时竟是光秃秃的,没几根竹子了。”

  李叱道:“看来我没有记错,这里原来确实是竹林。”

  他从马车上跳下去,跑到官道一侧仔细检查,发现这些青竹都是在不久之前被砍伐的。

  这些竹子又高又直,最下边能有大腿粗,更大的甚至有腰那么粗,之前路过的时候李叱还说过,这么大一片竹林,甚至让人有已到江南的错觉。

  “你那个败家男人砍的吧?”

  曹猎看向李叱问了一句。

  李叱点了点头,心说除了他还能是谁,只是老唐为什么要把这么大一片竹林都砍了。

  “速度快一些。”

  李叱回到队伍里,大声喊了一句。

  战场上。

  天命军已经往前推进了有五十丈,这五十丈的距离是付出了无数士兵的生命才得来的。

  后边的重甲黑绦军开始整齐向前,横向来看,如同一堵一堵铜墙铁壁在整体前移。

  这种场面,无比的震撼人心。

  能成为重甲步兵,对于人的要求格外严苛,必须有足够的身高,必须足够强壮。

  为了打造这支重甲,杨玄机所耗费的钱粮物资,几乎相当于他在蜀州五年的收入之和。

  大船上,看到重甲已经往前推进,杨玄机的眼神里出现了几分喜色。

  直到现在还没有看到唐匹敌派出骑兵,显然是惧怕他安排的枪阵。

  说起来也是,轻骑兵冲击枪阵,那不就是自己往枪尖上撞么。

  一想到唐匹敌都无计可施,杨玄机的心里就多了几分快意。

  可就在时候,天空上又出现了一个一个的黑点,杨玄机在看到之后,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

  又他妈的来?!

  荀有疚的眼睛也骤然睁大,他推测宁军那可以发射巨石的武器已经没有了,此时又来,他的心也咯噔了一下。

  然而这次落下来的,并不是巨石,而是木桶。

  木桶从高处落下,砰地一声砸在一名重甲士兵的身上,直接把人砸倒在地,木桶也随即碎裂。

  在看到这一幕之后,荀有疚的心再次咯噔了一下子。

  他知道宁军擅长火攻,有一种火油,可以迅速形成火海,如果宁军用这样的方式进攻,确实有逼退重甲的可能。

  可是在这样的地方,火攻似乎又不太现实。

  背后就是大河,脚下的土地也不干燥,河岸上多是湿土,又松软,火油意义不大。

  “是水!”

  有重甲士兵喊了一声。

  “水桶?”

  这一下,荀有疚更加疑惑起来。

  水桶有什么用?

  一个水桶几十斤重,砸中一名重甲,一次最多也就是杀伤一人,甚至还可能杀不死人。

  一瞬间荀有疚就反应过来,宁军那种可以抛石的武器数量有限,而且一定是极容易损耗,若是再抛射几百斤沉重的巨石,那种武器可能坚持不了多久。

  所以唐匹敌才会让他的人把石头换成了水桶,然而这种程度的打击,确实意义不大啊。

  水桶还在一个一个的飞来,一次大概有二十来个,砸进了重甲队伍里后,已经很少还有人被击中。

  “哈哈哈哈!”

  杨玄机在船上大声笑起来,他笑道:“唐匹敌确实已经无计可施,吹角,下令加速进攻!”

  号角声立刻就响了起来,前边的五排轻装步兵开始跑起来,顶着箭雨往前跑。

  而宁军那边,还在做着似乎毫无意义的事,把一个一个水桶抛射到天命军的阵列之中。

  “将军!”

  斥候飞骑来报,朝着庄无敌抱拳:“敌军重甲,已经行进至中军前五十丈远,大将军还没有下令出击。”

  庄无敌脸色焦急,可是没有大将军信号,他和程无节都不能轻易行动。

  “报!”

  又一名斥候飞骑而来:“将军,敌军重甲开始往两翼分列阵型!”

  庄无敌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兵,心里对唐匹敌敬佩的无以复加。

  就在大将军唐匹敌让他和程无节在左右两翼布防的时候,唐匹敌告诉他们俩,到了天命军重甲进攻的时候,因为地域受限,必会往两翼延伸。

  唯有如此,才能给后续的重甲腾出来地方。

  所以那信号不是大将军那边发出什么烟花之类的东西,而就是在等敌军重甲左右分列。

  “此战胜负,皆在我等!”

  庄无敌从战马上下来,一弯腰抓起来一根至少有三丈长的竹竿,咆哮一声,朝着敌军冲了过去。

  他们之所以在百丈距离列阵,不只是为了给天命军一个狭长地域排兵布阵,还是为了隐藏他们的武器。

  没有横刀,没有弓箭,没有枪矛,只有几丈长的竹竿。

  一个人没办法抱起来跑,那就两个人抬着一根跑。

  他们的目标,冲撞重甲!

10798 4282617 MjAyMC8wNS8xNS8jIyMxMDc5OA== https://m.clewx.com/book/202005/15/10798_42826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