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百零五章 咱们的女儿不能只活在府里

书名:芙蓉春暖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枕头 更新时间:2020-10-18 20:37:11

  阿芙板着脸,教育叔裕道:“昨儿你跟顾彦先说,舒尔原谅他了。你说,你这话是酒后吐真言,还是一时口不择言?”

  叔裕倒不记得自己说过这句了,不好意思地掩口道:“我真这样说了?哎,当真是酒醉误事。你去劝慰过他了,他还好吧?”

  阿芙不依不饶:“这话到底是你一时说错了,还是你打心里觉得舒尔没做错?”

  叔裕把她的手从耳垂上扯下来,疼得呲牙咧嘴:“你手劲还挺大!”

  他略略一想,无奈道:“我心底的确是偏私舒尔的。清醒的时候还压制得住,醉了就无所不说了。也罢,舒尔是妹妹,彦先是哥哥,哥哥天生可不就得让着妹妹?”

  他看着阿芙调笑道:“等你生了姑娘,若是澄远没有个当哥哥的样,我非按顿打他不行。”

  阿芙靠着雕花棱门,脸上带着点笑意,可是那双眼睛却格外地严肃明亮,直掩过了她的娇媚:“夫君,这可不行。澄远又不是自己选的先被生下来,他也还不过是个孩子,怎么能要求他处处迁就妹妹呢?要我说,但凡是孩子,就该一视同仁,若有了龃龉,谁有道理就支持谁,这样才能叫兄妹姐弟彼此亲近,性子舒展。”

  叔裕被她一番话说动了,但仍说笑道:“你自个儿做妹妹可是占了不少便宜,你那几个哥哥姐姐,没少挨无谓的教训吧?”

  阿芙脸上飞红:“我都不记得了!不记得就不做数!”

  叔裕洗漱完毕,放下了帕子,坐到桌边,笑道:“不过你倒是说对了。做父母的一碗水端不平,兄弟姐妹之间便容易生隙。你的大哥大姐,就我所知,都心中不平,只怪你父母对你与你二哥的偏爱多。”

  阿芙坐到他身边,以手支颐,笑道:“是因为我与二哥玉树临风,亭亭玉立吗?”

  叔裕刚喝了一口粥,没忍住呛了下,大笑:“是是是!”

  阿芙满意:“嗯,阿芙也觉得。这样想来,生下女儿一定要像我才好。若是姑娘家生成夫君的样子,可就麻烦了。”

  叔裕发自内心地赞同:“是啊,本将军虽然风流倜傥,姑娘家还是别继承我这一身腱子肉才好。”

  阿芙笑喷。

  不过她接着又有些焦虑:“夫君,这么久了....我也没有一点消息,我会不会伤了身体,不能有孕了?”

  这算什么,这才几个月,叔裕挥挥手:“你是不记得了,你为了怀澄远,咱们努力了那可是许久许久,好像是有两年吧?那叫一个夜夜笙歌....”

  阿芙脸红,拍他一掌:“你能不能别把有孕和这事连起来?怪奇怪的。”

  叔裕耿直道:“哪有什么奇怪的?你不夜夜笙歌,那你起码也要白日宣.....”

  阿芙捂耳朵:“我不听不听不听....”

  叔裕笑,看她小脸通红,自夹了口海菜:“嗯,好吃。”

  阿芙忙问道:“是吧?我也觉得好吃,专门又叫婢子拿了盘新的给你留着。”

  叔裕斜眼瞥她:“你这人,说着不听不听,还是听了....”他凑到她鼻尖,虚张声势道:“虚伪!”

  阿芙被他这一套套弄的目不暇接,傻呆呆坐在那,殊为可爱。

  叔裕大笑,心情极佳,将碗内余粥一饮而尽,递给阿芙:“再来点,这碗也太小了,果是南方地界。”

  阿芙睨了他一眼,自起身去一边的瓷锅里盛。

  叔裕看着她的背影,微笑着出神。

  阿芙把汤递给他,问:“想什么呢?”

  叔裕自用汤匙搅动了几下粥,道:“也没什么。就是觉得,如今这个世道,过于看重女子的容貌.....”

  他笑:“我是没资格这样说的,那年我一眼看中你的时候,连你姓甚名谁都不知道,一心想的是除非你是皇帝的妃嫔,我没法子,否则就算是嫦娥,我也得把你从天宫扯下来。”

  “我的确是看中了你的容颜,可是到如今,哪怕你年老珠黄...”看阿芙瞪大了眼,叔裕补充,“虽然不可能,我们假设美人也能迟暮....我也不觉得我会厌倦你。我就想跟你这样,朝朝暮暮,平淡偕老。”

  阿芙柔和了眼眸,握住他的手:“那咱们就朝朝暮暮,平淡偕老。”

  叔裕微笑:“好,那你可不许再看上别人了。”

  阿芙气结。这都什么跟什么?明明他才是那个长安城里左拥右抱的,倒说成她处处留情了。

  叔裕赶快换个话题:“我当然知道容颜对女子的作用,就像是叫男子想要去进一步了解她的引玉石。可是问题是,当下大多数人,要么是不懂或不愿去进一步了解,要么就是看到不够美的容颜,便将这个人完全无视。”

  他的话字字入心,阿芙挪不开自己的视线。

  叔裕的神色沉定,视线落在一处,语气徐缓,却毫不动摇。

  这字字句句,都是他在剖析从前的自己。因色起意,拒绝了解,这都是他曾经做过的事。

  而如今,经历层层世事,他是真的觉得,美好的皮囊固然叫人爱不释手,能拥有心灵层面的慰藉,才真的让他觉得不再孤独。

  “若是没有什么瞬息大变,这些人是不会变的。而唯有世俗风气的改变,对女子不再追求所谓的貌美无才,才能推动他们去改。这对他们自己有益,对容貌一般的女子有益,便是对你这样的美女也是有益的。”

  阿芙很感动,眼中有些泪,她笑道:“那,对我这般美女有何益处?”

  叔裕握住她的手:“因为你比你看上去,还要可爱万分。”

  阿芙没忍住,一低头,眼泪就掉下来了。

  今生能听到这样一番话,她觉得也算是死而无憾了。

  叔裕接着道:“如果咱们有了女儿,当然不会丑到哪里去,毕竟爹娘的长相都放在这里,咱们世家,养育孩子又尽心,不缺胳膊不少腿,就是好看的。但不论她比你还美,还是只是平庸,我都要像教养男孩子一样教养她。”

  他神色凝重:“这几日我就在想,我看着舒尔,我就觉得我对她的好,迁就和宠溺,都害了她。且不论这个羊夫人的事,但就她那日撒泼,我便觉得....”他一时找不出话语来形容自己有多失望。

  阿芙拍拍他的手背:“我懂。日子还长,等舒尔真的长大了,她会明白的。”

  “像教养男孩子一样教养咱们的女儿,我不是说要教她骑马打仗,她若是想,我也能教她。我是想教她那些,长安的先生只会交给男孩的事情。比如眼界要远,心胸要广,筹谋要全,临乱要定。我要她像别的男孩一样识文断字,能写朝策,我要让这个世界在她眼里不是只有脂粉和家长里短,我要她真真切切地参与到大旻的社稷舆图里面。”

  他看着阿芙:“江山万重,咱们的女儿不能只活在府里。”

  阿芙抿起唇角,点点头,良久不知道说什么。

  最后一头滚到他怀里:“说的我都想做你的女儿了。”

  叔裕大笑,搂住她:“咱们这也在长安城外飘了半年多了,何况你将从前的事忘了个七七八八,可不也算是历过万千世界?”

  阿芙爬起来,撅嘴道:“我也想写朝策,我也想指挥筹谋,我也想‘真真切切参与到大旻的社稷舆图里’!”

  他倒本有此意。回了长安,他非要揪出那个害死大哥的贼人不可。

  叔裕看住她的眼睛,微笑中有几分笃定和狠厉:“我正要你的帮忙。”

10769 3723059 MjAyMC8wNC8yMi8jIyMxMDc2OQ== https://m.clewx.com/book/202004/22/10769_37230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