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下套(这跟让阎王改行当保姆有什...)

书名:物色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时镜 更新时间:2021-07-23 00:04:17

  会议室外,众人对着那几页百度结果面面相觑。
  过了好半晌,舒甜虚弱地呢喃:“这是林顾问?”
  袁增喜则是三观刷新:“这还是个人吗?”
  简直是禽兽啊!

  正在这时,身后会议室的门“嘭”一声打开,众人全都悚然一惊,齐齐扭头。一看,竟是董天海青着一张老脸走了出来,连外头人都没扫上一眼,直接怒气冲冲向门外去。
  一秘书俩助理跟后面,话都不敢多说一句。
  这场面……
  舒甜一头雾水的同时,竟觉得说不出地熟悉:前不久,她是不是也看到过类似的?

  袁增喜小心翼翼:“怎么了?”
  众人对望一眼,接着齐齐冲向会议室。
  林蔻蔻刚谈完,才拿起自己的水杯,在心里吐槽董天海这老头儿心理承受能力不行,一抬起头来,吓了一跳:“你们干什么?”

  门口探进来一圈脑袋,每个人都用一种极其诡异的目光看着她,仿佛第一天发现公司里还有她这么个人似的。
  袁增喜道:“你真是航向那个林蔻蔻?”
  舒甜道:“你真是白蓝半个师父?”
  陈错也加入进来:“你真挖垮过人家一个公司?”

  林蔻蔻:“……”
  突然开始集体审问?
  她眼珠转过一圈,看看众人,慢慢道:“这是终于给我做了个背调?”

  众人顿时齐齐骂了一声:默认了啊!
  天知道他们在打开百度搜了一圈之后,看见林蔻蔻那一桩桩“丰功伟绩”,什么挖垮过人家公司,什么HR公敌,都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这种行业大佬竟然入职他们歧路!
  袁增喜回想自己面试林蔻蔻的那一天,简直觉得在做梦!

  他气若游丝地道:“那刚才走的那个,是……是董天海吧?”
  林蔻蔻“啊”了一声,没否认。
  袁增喜腿一软,险些没给她跪下,及时地扶了一把门框,稳住身形,貌似镇定地问:“我看他走时候脸色不好,你们是……”
  林蔻蔻淡然得很:“哦,可能他有哮喘吧。”

  众人:?????

  林蔻蔻简单解释了一下:“他有笔生意要跟我谈,我跟他商量了一下金额,他就那样了。”

  “……”
  你究竟是开了什么价,能让人家一个大富豪铁青着一张脸走啊?
  众人全都想起了先前姜上白那单。
  舒甜颤声询问:“难道,难道又收50%?”

  林蔻蔻立刻道:“单单都收50%那也太黑心了,我是那么唯利是图的人吗?”
  舒甜看着她,不敢说话。
  袁增喜道:“那他走时怎么那表情?”
  林蔻蔻端着水杯走出来,想了想道:“你们听说过谷歌么?”

  关谷歌什么事?
  众人一片茫然。
  唯独陈错怔神半晌,突然“靠”了一声。

  在猎头界,一直流传着一个财富神话——
  那就是第一次科技浪潮时,一家名为Heidrick & Struggles的猎头公司,答应为谷歌寻找新任董事长,但条件是允许他们购入谷歌的股票。
  2004年,谷歌上市。
  该公司把股票一卖,净收入1.28亿美元!

  林蔻蔻平白无故提起谷歌,陈错很难不想到这件事上,一时整个人都不好了:“你找董天海要股份?!”
  “噗——”
  袁增喜一口水喷出来,呛得直咳嗽。
  舒甜差点瞪掉眼珠子:“这也可以要?”

  林蔻蔻有点没想到,陈错这富二代看似不学无术,知道得还挺多,不由多看了他一眼,但对自己狮子大开口的行为丝毫不感到愧疚,理直气壮道:“他投的这家公司半死不活,等着人来救,我要帮他找到合适的CEO,将来顺利上市,他给我一点怎么了?我又不白拿,要花钱买的。”

  众人:“……”
  这就是大猎头的做单之道吗……
  我们干的真是同一份工作?

  一时间,整个会议室外面安静极了,众人心情复杂,谁也不想说话。

  “又有新客户了吗?”裴息刚从外面进来,就听见大家聊报酬,进而想起自己刚才在楼下遇到的董天海,不由看向林蔻蔻,“林顾问接了个大单?”

  林蔻蔻听见声音,转头一看,一时都没反应过来,竟下意识先盯一眼手机上的时间——
  才上午10点25分!
  铁树开花,母猪上树,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姓裴的竟然来这么早!引力集团今天倒闭了他没事儿忙吗!

  林蔻蔻有点不适应:“裴顾问来这么早?”
  裴息已经请了年假,现在有大把的时间,淡淡道:“之前林顾问不是说,男人无论如何要有份事业吗?当然要来早一点。今后就请林顾问多带带我了。那天说的话,上算吧?”

  林蔻蔻:“……”

  如果不是知道这货的真实身份,她简直都要信了。
  好好的引力集团CHO不当,现在还越演越上瘾,要按时上下班了?
  她一时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只是转念一想:这孙子既然要装,那不正好搞他?且看他能装到几时!

  林蔻蔻眼神一闪,笑了起来:“当然上算。裴顾问你今天可算赶上了,我这儿刚好有职位!”

  董天海才刚走,裴息知道,这人前阵子投了个公司,叫“千钟在线教育”,是施定青最大的竞争对手。只不过创始团队存在管理方面的问题,需要换个CEO,近期不少猎头公司都接到了这个高薪职位的猎聘需求,但一直没找到人。
  林蔻蔻是也接了这一单?
  他心思微动,对这倒是极有兴趣,明知故问道:“什么职位?”

  林蔻蔻道:“你自己看不就知道了?”
  说着她便把电脑屏幕一转,只道:“这可是我今天刚挑选出来的,由你来做简直再适合不过!”

  裴息心想,他披的马甲正好是南方在线教育的HR,做在线教育这个领域,的确是专业对口。所以他没任何防备,可等往屏幕上仔细一看,整个人都错愕了:“就这?”

  林蔻蔻惊讶:“什么叫‘就这’?这可是我挑了一早上的单子,全公司库存的职位里最好做、薪酬也最高的两个了。你难道还不满意?”
  满意?
  裴息眼皮直跳,半晌没说出话来。

  林蔻蔻看他表情,差点没乐死。
  这两单是她早上看的时候勉强挑出来的:一个是给某奢侈品的销售门店找一位店长,月薪2.5万;一个是给某家药企老板找秘书,就先前那要求巨多的,一年总包30万。
  姓裴的起码千万年薪还不算股票。
  现在要他去做这种小职位,可不得调整调整心态?

  林蔻蔻唯恐天下不乱,还火上浇油:“我原本还想让你从这两个里挑一个,剩下一个我给舒甜做呢。不过你,毕竟身份不一样……咳,要不想的话就算了……”
  裴息道:“就没有别的职位吗?”
  比如董天海那个,事涉施定青,他很有兴趣。

  然而林蔻蔻微微一笑:“有是有,但那是我的单,并不想分给别人做呢。裴顾问先前不还说让我带吗,现在怎么还挑剔起职位来了?”
  裴息:“……”
  恨自己刚才长了张嘴!

  但既然已经请了年假来这边“全职”,他就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
  当CHO也是要招人的,何况他手底下管着高招组,现在无非就是从甲方换到乙方罢了,事还是一样做。
  就算职位低一点,又有什么难的?

  裴息不想让林蔻蔻太早怀疑自己,找补道:“只是有点惊讶罢了。不管是奢侈品行业,还是医疗行业,我以前都没有接触过,林顾问怎么会说这两单Case适合我,还非让我从里面挑一个?”

  林蔻蔻看他的眼神顿时古怪了几分,竟是先朝陈错的方向瞅了一眼,才凑到他身边来,压低声音道:“秘书这行,女性多,看在你长这么帅的份儿上,候选人也愿意多跟你聊两句,颜值红利你都不懂?奢侈品行业这边还用我说?我这是帮你,给你创造机会啊。”
  说着她意有所指地向陈错那边抬了抬下颌。
  陈错莫名毛骨悚然。
  裴息顺着她所指方向一看,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差点没骂出声:谁想要你帮,谁需要你创造机会了?

  这两单绝了!
  就没一单正常!
  为了证明自己性取向,裴息断然拒绝奢侈品行业,直接道:“不用了,药企秘书这单给我吧。”

  林蔻蔻心道一声“小样儿你可算上套了”,面上却故作惊讶:“真的,就这么定了,不再考虑考虑?”
  裴息想也不想:“不用。”
  林蔻蔻强压下唇边的弧度:“好,那这单就交给你了。”
  裴息忽然生出几分狐疑:“你刚刚是在笑吗?”
  林蔻蔻满脸无辜:“笑?我笑了吗?”
  裴息:“……”
  总不能是他刚才看错了吧?

  陈错在旁边,听见裴息选了秘书这一单时,差点没跳起来,头皮都炸了:开什么玩笑,让裴息去?
  彗星撞地球,宇宙要毁灭!
  陈错不敢想象那场面,但凡了解一点的人都知道这职位不是一般人能做的,更别说是裴息这脾气,跟让阎王改行当保姆有什么区别?

  他张口便想提醒什么,然而林蔻蔻冷冷一眼看了过来。

  “……”
  所有的话瞬间咽了回去。
  陈错心里已经哭成了太平洋:果然,他就知道,林蔻蔻知道裴息身份后,绝对会把人往死里坑。

  林蔻蔻手里还有他把柄呢,眼见他老实了,才笑眯眯转向裴息:“这是裴顾问独立做的第一单,虽然要求多还龟毛,难度特别大,但相信以裴顾问的能力,一定手到擒来,马到功成!”
  裴息:“……”
  确认了,表情比刚才看见他进来时明媚了八个度,这单一定有问题。

10764 4335939 MjAyMC8wNC8yMC8jIyMxMDc2NA== https://m.clewx.com/book/202004/20/10764_43359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