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七九五章 同生共死

书名:日月风华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7-23 00:40:17

  洛月道姑闭上眼睛,并不说话。

  灰衣人嘿嘿一笑,道:“你不说我也知道,那人就在这洛月观内,我自己总能找到。本来我还担心此人被官兵保护起来,不好下手,不过那帮人愚不可及,竟然将他送到此处,还不派兵保护,这不是等着让我过来取人头?”

  秦逍心下尴尬,不过当时陈曦奄奄一息,不送到这里又能送往何处?

  如果对方真的是刺客,那就是大天境高手,自己根本不可能是他对手,他要在这道观取了陈曦性命,可说是易如反掌。

  这里地处偏僻,官兵不可能及时赶到救援,自己带来的那几名随从,眼下也不知道跑去哪里躲雨,就算及时赶来,也不够灰衣人杀的,无非是过来送死而已。

  猛然间,秦逍却是想到,在酒楼之时,自己就坐在夏侯宁边上不远处,这刺客当时扮作伙计上菜,趁机出手,在他出手之前,肯定是要确定目标,当时在座的几人,此人不可能看不见。

  如此一来,此人就应该看到自己坐在夏侯宁边上。

  那么对方即使不是沈药师,也应该在三合楼见过自己一面,但此刻对方却似乎根本认不得自己,难道当时并没有太注意自己,又或者对方的记性不好,没有记住自己的样貌?

  秦逍觉得这种可能并不大。

  但凡天赋异禀之辈,记忆力也都极为惊人,对方既然能够进入大天境,其天赋悟性自然了得,在酒楼哪怕只看过自己一眼,也不该忘记。

  对方眼下竟然一副不认识自己的模样,那就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对方是故意不识,要么此人根本就不是在酒楼出现的刺客。

  如果对方不是杀死夏侯宁的刺客,却为何要在这里冒充?

  他心下狐疑,只觉得疑窦丛生,却见那灰衣人已经站起身,有些焦躁道:“不成,没有酒可不行。要是没酒,这接下来的日子怎么过?这道观里一定藏了酒,我自己去找。”冲着秦逍和洛月道姑道:“你二人老实一些,我先前就说过,只要听话,一切都会平安无事,否则可别怪我杀人不眨眼。”似乎酒瘾难耐,过去拉开门,出了门,向三绝师太道:“老道姑,你跟我走,我自己找酒。”

  三绝师太见洛月道姑还是坐在椅子上,似乎并无收到什么伤害,微松口气,道:“这里确实无酒,你要饮酒,等雨停之后,贫道出去给你打酒。”

  “等不了。”灰衣人道:“我不信你话,定要找找。”竟是扯着老道姑去找酒。

  秦逍见灰衣人离开,这才向洛月道姑低声道:“小师太,你怎么样?”

  “他先前突然出现,在我身上点了几下,我无法动弹。”洛月道姑也是低声道:“你可以走动,趁他不在,赶紧从窗户离开。窗户没有拴上,你可以用头顶开。”

  “我若走了,你们怎么办?”秦逍摇头道:“伤者是我送过来的,这大恶人是为了杀人灭口而来,是我连累你们,不能一走了之。”

  洛月轻声道:“他今日行踪,也被我们瞧见,真要杀人灭口,也不会放过我们。你留在这里,凶险得很,有机会逃生,不要错过。”

  秦逍却不说话,运劲于腕,“噗”的一声,绳子已经被挣断。

  三绝师太自然不可能找到弹性极佳的牛筋绳子来绑缚,只是找了极为寻常的粗麻绳子,力道所致,极容易挣断。

  秦逍挣断绳子,抬手摘下蒙着眼睛的黑布,抬头看向洛月道姑,见她花容错愕,也来不及解释,低声道:“可还记得他在你什么地方点穴?”

  “应该是神道、神堂和阳关三处穴位。”洛月轻声道。

  洛月擅长医道,能够清晰地记得自己被点穴位,秦逍自然不觉得奇怪。

  秦逍知道神道和神堂都在背脊处,不过阳关却正在腰眼地方,他在关外与小师姑学过美人星,也是懂得点穴之法,亦知道解穴关窍,低声道:“小师太,我会解穴,现在给你解穴,多有得罪,不要怪罪。”

  洛月犹豫一下,轻嗯一声。

  秦逍见她微侧身坐在椅子上,也不犹豫,出手如电,劲气所到,点在了三处穴位上,洛月娇躯一颤,却已经被解开穴道,秦逍也不犹豫,走到窗边,轻手轻脚推开窗户,见到外面依然是大雨不止,向洛月招招手,洛月起身走过去,秦逍低声道:“咱们翻窗出去。”

  洛月一怔,但马上摇头道:“不行,姑姑......姑姑还在,我们一走,大恶人若是恼怒,姑姑就危险了。”向门外看了一眼,低声道:“你赶紧走,不用管我们。”

  “那怎么成。”秦逍急道:“时间急迫,若是再不走,大恶人便要回来,到时候一个也走不了。”秦逍道:“大恶人真的可能将咱们都杀了灭口,小师太,我先送你出去,回头再来救他们。”

  洛月还是很坚决道:“我知道你好意,但我不能让姑姑陷入险境。”向窗外看去,道:“外面正下大雨,你这时候离开,他找不见你。”

  秦逍叹了口气,道:“你脑子怎么不转呢?能活一个是一个,非要送死才成?你年纪轻轻,真要死在大恶人手里,岂不可惜?”

  洛月道姑并不多言,回到椅边坐下,态度坚决,显然是不愿意丢下三绝师太独自逃生。

  秦逍无奈摇头,干脆关上窗户,也回到桌边坐下。

  洛月道姑蹙起秀眉,低声道:“你为何不走?”

  “你们是受我连累,我就这样走了,丢下你们不管,那是猪狗不如。”秦逍苦笑道:“老师太一张冷脸,不善言辞,看你也不擅长与人理论,我留下来和那大恶人说道说道,希望他能放我们一条生路。”

  “他若不放呢?”

  “若是非要杀我们,我也没法子。”秦逍靠在椅子上:“大不了和你们一起被杀,黄泉路上也能相伴。”

  洛月道姑凝视秦逍,随即看向窗户,平静道:“那又何必?”

  秦逍微一沉吟,终是低声道:“你是否还能保持方才的样子静坐不动?”

  洛月道姑有些疑惑,却微点螓首:“每日都会打坐,静坐不动是必修课。”

  “那好,你就像方才那样坐着不动,等他过来,让他看不出你的穴道已经解了。”秦逍轻声道:“待会儿他们回来,我想办法将大恶人引开,若能成功,你和老师太立刻从窗户逃生。”

  洛月道姑蹙眉道:“那你怎么办?”

  “不用担心我。”秦逍笑道:“我别的本事没有,逃命的功夫一流,只要你们能脱身,我就能想办法离开。”话声刚落,就听得脚步声响,秦逍故作慌乱之态,冲到窗边,还没打开窗户,便听得那灰衣人在身后笑道:“小道士,你想逃命?”

  秦逍回过头,见到灰衣人从外面走进来,那双眼睛紧盯自己,秦逍顿时有些尴尬,硬着头皮道:“我.....我就是想出去看看。”

  灰衣人走过来,一屁股在椅子上坐下,瞥了一眼地上被挣断的绳子,嘿嘿笑道:“小道士倒有些本事,能够挣断绳子,我倒是眼拙了。”

  秦逍叹了口气,道:“你到底想怎样?”

  “我倒要问问你想怎样?”灰衣人叹道:“让你老实呆着,你却想着逃走,这不是非要逼我下狠手?”看了洛月道姑一眼,见洛月道姑和先前一样端坐不动,只以为洛月道姑还被点着穴道,摇摇头道:“你这小道士真是无情的很,丢下这么美貌的小师太不管,只顾自己性命。小道姑,这无情无义的小道士,我帮你杀了他如何?”

  洛月道姑神色平静,淡淡道:“你杀人越多,罪孽越重,终会自食其果。”

  灰衣人嘿嘿一笑,道:“酒没找着,不过那伤者我已经找到。小道姑,你们还真是有本事,那家伙必死无疑,可是你们竟然还能让他活着,这还真是让我没有想到。”

  秦逍心下一凛,沉声道:“你将他怎样了?”

  “你别急,还没死。”灰衣人微笑道:“小道士,在这世上,是生是死很多时候由不得自己决定。不过我今天心情好,给你一个机会。”

  “什么意思?”

  “你能挣开绳子,看来也是练过一些本事。”灰衣人缓缓道:“我正好手痒,你和我打一架,你要是,我便饶过你们所有人,立刻离开。你若是输了,不但自己没了性命,这屋里一个都活不了,你看如何?”

  秦逍叹道:“你明知道我不是你对手,你这样岂不是持强凌弱?”

  “那又如何?”灰衣人嘿嘿笑道:“你若愿意打架,还有一线生机,否则生死就都在我的掌握之中。怎么,你很喜欢将自己的生死交给别人决定?”

  “好,要打就打。”秦逍道:“不过这里太窄,施展不开,有本事咱们出去打,就算不是你对手,也要全力一搏。”

  灰衣人笑道:“有志气,这才有点男人的样子。”向门外三绝师太招招手,三绝师太冷着脸快步进来,看向洛月,轻声问道:“你怎样?”

  洛月一动不动,但神色却是让三绝师太不必担心。

  “捡起绳子,将这老道姑捆起来。”灰衣人吩咐道:“可别我们打架的时候,他们趁机跑了。”

  秦逍也不废话,捡起绳子,将三绝师太双手反绑,灰衣人这才满意,瞥了三绝师太一眼,抬步出门,秦逍跟在后面,趁灰衣人不注意,回头向洛月道姑使了个眼色,洛月道姑一直都是波澜不惊,但此刻眉宇间隐隐显出担忧之色。

10741 4335950 MjAyMC8wNC8wMy8jIyMxMDc0MQ== https://m.clewx.com/book/202004/03/10741_43359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