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六三八章 芥蒂

书名:日月风华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4-08 20:07:33

  秦逍自然知道江南对麝月的重要性,但却没有切身体会其中对麝月毁灭性的打击。

  “公主对江南世家这些年的动向没有丝毫察觉?”秦逍想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道。

  麝月瞥了秦逍一眼,这当然是极为冒犯的话。

  秦逍似乎也觉得这个问题会让麝月很尴尬甚至恼火,立刻道:“殿下先睡吧,我给你守夜。”

  “我还是太大意了。”麝月幽幽叹道:“杭州林家你自然也是知道的?”

  “知道!”

  “我接掌内库之后,要维持宫里几万人的衣食花销,捉襟见肘。”麝月苦笑道:“你可知道圣人为何会让我接掌内库?”

  秦逍其实也知道几分,但这时候只能摇头。

  “因为当时能够解内库燃眉之急的只有江南。”麝月神色平和,轻声道:“成国公满门被诛,江南世家因此与朝廷已经是离心离德,以当时的状况,除了我,无论谁来接掌内库,都不可能让江南世家老老实实地交银子。江南世家以江南七姓为首,只要这七家联手不掏银子,那么内库就休想从江南拿走一两银子,除非朝廷真的敢对江南世家下手,可是如果真是那样,江南瞬间就会乱了,江南一乱,天下更会大乱。”

  秦逍微微点头。

  莫说今日之衰相已显的大唐,即使鼎盛时期的大唐,如果江南地区出现动-乱,根基也将出现震动。

  如今大唐四周强敌环四,南疆慕容、北方图荪各部、东北渤海,甚至还有自立为帝的西陵李陀,无一不是对大唐虎视眈眈,若是大唐一切太平,这些势力或许还不敢轻举妄动,可是江南重地一旦出现动-乱,环伺四周的豺狼自然不会错过机会。

  “圣人自然不希望看到江南乱起来,但却又需要江南世家拿出银子来,唯一的办法,就只能是让我掌握内库。”麝月缓缓道:“我接掌内库,江南世家立刻就向内库捐献了大笔银子。杭州林家名下的宝丰隆在我的帮助下,实现了多年的汇通天下夙愿,而宝丰隆每年有四成的收益,都会进入内库。”

  秦逍对此倒是早就知晓,但不动声色,只是看着灯火下麝月那张难言风情的艳媚脸庞,并不插嘴,仔细聆听。

  “只是天下人都不知道,宝丰隆并非只是林家一门的。”麝月成熟娇美的脸上此时却是一片肃然,那双如雾般的眼眸更是显出精明之色:“我当初答应宝丰隆汇通天下的条件之一,便是江南七姓都要参与其中。”

  秦逍一怔,这他还真是没有听说过。

  “要汇通天下,自然需要一笔数目庞大的银两,其实以杭州林家的实力,要真正做到汇通天下也只是勉为其难。”麝月很自然地拿起一根小木棍,挑了挑篝火,继续道:“他们是想先做到汇通南方,等过上几年,在发展到北方,继而真正做到汇通天下。不过我答应汇通天下的条件之一,便是江南其他六姓也要参与其中,其他六家每家都要拿出一笔银子投入到这个计划,他们六家每家一成分子,而林家占有四成。”

  秦逍脑子一转,瞬间明白过来,笑道:“殿下不但貌美如花,更是聪慧无比,小臣.....!”还没说完,便见到麝月用一种颇为冷厉的眼神看着自己,顿时意识到自己失言,尴尬一笑,没有继续说下去。

  麝月道:“你明白其中的关窍?”

  秦逍犹豫一下,才道:“殿下这样做,是一箭双雕。首先,有其他六家参与其中,宝丰隆就不属于林家独有,如果由林氏一族完全掌控宝丰隆,林家就等于掌握了帝国的财政命脉,这对朝廷来说,当然不是什么好事。其次,汇通天下就像是一块肥肉,江南七姓虽然都是江南世家,但毕竟是七个家族,林家独吞,其他六家肯定不痛快,殿下让他们参与进来一起吃肉,那六家对殿下自然是感恩戴德。”

  麝月唇角泛起一丝笑意,风情妩媚,轻轻点头:“你倒也不笨。你说的没有错,这样一来,既防备林氏一家独大,也以此来收揽其他六姓之心。此事过后,内库日益充盈,江南世家表面上对本宫也是忠心耿耿。”顿了顿,才轻声道:“本宫也向江南派了不少官员,他们的职责之一,就是盯紧江南世家,不过这些年来,本宫得到的消息,江南世家都是循规蹈矩,没有任何不轨之举。”

  秦逍叹道:“江南世家财力雄厚,而且掩饰的极好,真要有什么动作,互相包庇,一般人还真是难以发现。公主派到江南的官员,他们当然知道其实是公主用来监视他们的眼线,如果是我,反其道而行之,既然公主派了眼线在他们附近,他们当然也可以在那些官员身边安排眼线。其实大多数时候,要对付一个人,银子比拳头更有效。”

  苏州别驾卫泰然、苏州大营统领刘宏巨,他们能够坐在其位,一开始当然是得到麝月的信任,否则也不会被派到苏州任职。

  但这名苏州重要的官员最终却背叛了麝月,无论江南世家用的是什么手段,自然都已经是被江南世家所收买。

  连这样的重要官员都能被江南世家收买,那么要收买其下的官员,当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本宫确实没有想到他们预谋了多年,更没有想到江南世家和王母会能扯上干系。”麝月懊恼道:“一字落错,满盘皆输。”

  前来苏州之前,秦逍也确实没有料到江南世家会是王母会的力量。

  毕竟江南七姓算得上是世家名门,而王母会则是一群蛊惑平民百姓的妖邪之徒,两者相去甚远,实在难以联系在一起。

  “江南对公主很重要,出现内库大案,公主亲自前来江南,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秦逍道:“不过我也没有想到江南世家竟然有胆量谋反。”

  麝月微一沉吟,才道:“其实我到现在都想不明白,他们是哪里来的如此胆量?江南虽然富庶,但终究只是帝国一隅,他们应该清楚,江南如果出现叛乱,朝廷必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平乱,只要举起反旗,江南世家就无路可退,他们难道根本不在意生死?”

  “他们处心积虑引诱公主前来江南,是否就是希望以公主作为要挟朝廷的本钱,让圣人投鼠忌器,不敢发兵围剿江南?”秦逍问道。

  麝月淡淡一笑,摇头道:“不会,你觉得如果我真的落在他们手中,圣人就会因为我而不对江南用兵?”看着篝火,沉默了片刻,才道:“圣人没有你想的那么多情,而且.....如果因为一个人的生死,就被叛军要挟,因此而畏手畏脚,那么圣人就不是圣人了。”

  秦逍知道麝月是圣人的亲生女儿,但她们母女的关系到底如何,却并不知晓。

  在寻常人看来,既然是亲生母女,自然是母慈女孝。

  可是秦逍却明白,麝月和圣人的关系,绝不是寻常人想的那么简单。

  圣人出身夏侯一族,而麝月却是李氏皇族的嫡系血脉,圣人登基之后,在夏侯一族的支持下,利用刑部对李氏皇族展开了一场血洗,成百上千皇室宗亲就死在了圣人的屠刀之下。

  那些死在圣人刀下的宗室,都是麝月的血亲,若说麝月对此毫无芥蒂,秦逍自然是不相信。

  “这就更奇怪了。”秦逍若有所思,想了一下:“江南世家也不会都是蠢笨之人,他们肯定也能想到,圣人不会因为公主就受他们胁迫,一定会出兵征讨,既然如此,他们处心积虑这样做又是为了什么?”想到什么,身体微震,盯着麝月,眸中显出吃惊之色。

  “你想到了?”麝月平静自如。

  秦逍苦笑道:“我懂了,他们是想利用公主作为旗号。”

  麝月微点螓首:“不错。我是李氏皇族血脉,将我控制在手中,就可以打着我的旗号起兵谋反,否则他们师出无名,只依靠王母会那群乌合之众,根本成不了什么事。”

  秦逍心下凛然。

  “如此说来,江南世家算得上是孤注一掷了。”秦逍皱眉道:“利用内库案诱骗公主到江南,趁机控制公主,尔后打出公主的旗号谋反,看似计划周密,但这个计划可说是凶险无比。”顿了顿:“如果出了纰漏,就像今日局面,公主从苏州离开,他们无法掌控公主,但谋反之心已经暴露,岂不是自寻死路?没有公主在手,朝廷调动兵马,要平定江南并非难事。”

  “即使我落在他们手中,他们也不是朝廷的敌手。”麝月两道柳叶般的秀眉紧蹙:“所以这个计划从一开始,江南世家就自己将脑袋伸到了铡刀下面。”直直看着篝火,若有所思。

  正在此时,却猛地见到秦逍赫然起身,迅速用脚将篝火边上的土堆向火堆上踢,只是片刻间,篝火便被干土扑灭。

  麝月抬起头,显出恼意,还没说话,秦逍已经轻声道:“有马蹄声!”

10741 4282614 MjAyMC8wNC8wMy8jIyMxMDc0MQ== https://m.clewx.com/book/202004/03/10741_42826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