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845

书名: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渝人 更新时间:2021-07-23 00:00:04

  【太不容易了,想当初我们为哥哥讨公道的时候,每个话题都被限流,资本下场赶尽杀绝,今天终于有人站出来收拾这群蛆虫】

  【我只想说——干得漂亮!】

  【造星营这回捅到马蜂窝了吧?活该!】

  【第一期沉星弟弟就很棒,第二期居然没镜头,吃相也太难看了点,真把观众当傻子吗?】

  【支持守护星们,造星营必须给出一个合理的说法,否则这事儿没完】

  【沉星弟弟的粉丝太刚了,麻姐团就是yyds(永远的神)!】

  【节目组可能瞎了,连江沉星都敢坑,怕是不知道他背后都有谁吧?】

  【凭于千见风使舵的臭德行,如果知道肯定会把人当菩萨一样供起来,多半是中间环节出了什么问题,才把江沉星当成无权无势、又好欺负的新人往死里整,可真是……蠢透了!】

  ……

  看着不断增加的讨论量和话题度,于千傻了。

  “怎么可能?”他也问出了和运营小编同样的话。

  不就是个网红吗?

  哪来这多粉丝?

  一看就是有组织、有谋略的进攻。

  这样的战斗力直追一线明星了,就凭一个吃播网红?

  搞什么鬼?

  还是说……背后有推手?想要借刀杀人?或者直接冲着他来的?想狙掉整个节目?

  种种猜测浮现心头,于千越想越忐忑。

  没错,他至今都不认为只是江沉星镜头被剪,就能惹出这么大一场舆论风暴。

  “给我查清楚!这到底怎么回事!”

  助理领命而去。

  很快便弄清楚前因后果,回来向他汇报——

  “……一开始只是江沉星的粉丝在说话,要给自家偶像讨回公道,@了官微,但官微没理。不料这种装死行径惹怒了月家军,全网都知道,月家军战斗力有多强,他们一下场,局面就、彻底失控了。”

  “等等……你说月家军?那不是江扶月的粉丝吗?怎么跟江沉星扯上关系了?”于导很茫然。

  助理干笑两声,硬着头皮答道:“因为——江沉星是江扶月弟弟。”

  停顿一瞬,又补充说,“同父同母,亲生的那种。”

  于千两眼瞪直,表情惊愕:“你、再说一遍?江沉星是江扶月的什么?!”

  助理:“亲弟。”

  “你说的‘江扶月’确定是那个天才科学家江扶月吗?没搞错?不是同名同姓?”

  助理刚查到的时候也被惊呆了。

  江扶月啊,那个研制出A+苗、发现特效药,还在前不久拿下拉斯克奖的江扶月!

  而江扶月又是帝都韩家的孙小姐,代换一下,江沉星就是韩家的孙少爷!

  加之,江扶月和谢定渊又公布了恋情,那江沉星就是谢教授未来小舅子,势必跟庞然大物的谢家也关系匪浅。

  这、哪里是没靠山?

  分明是靠山太多,每一条都是金大腿啊!

  于千如遭雷击,不知想到什么,他脸色唰一下惨白,身形也仿佛稳不住般,轻晃着后跄两步,摇摇欲坠。

  刹那间,整个演播厅鸦雀无声,连天不怕地不怕的导演都慌了,其他人只会更不淡定。

  半晌,于千缓和过来,张口就对着助理一通怒骂:“当时我让你去查江沉星,你怎么不说他和江扶月的关系?”

  助理也很委屈:“当时根本没往这方面想……”

  其实两人的姐弟关系并非秘密,很多粉丝都知道,只是不常挂在嘴边而已。

  可他们却先入为主,把江沉星视为一个上不了台面的网红,势单力孤,绵软可欺,所以才没有深挖他的家庭关系。

  谁知,竟和江扶月是亲姐弟!

  哦豁,这下要完。

  ……

  同一时间,看过第二期视频的韩家男人……不,金刚们,也怒了。

  “韩恒!你去——”老爷子亲自发话。

  “得嘞!”

  845

  就在于千还在为江沉星的身份震惊时,一通电话打进来。

  “喂……”

  “于导,好久不见,您这看人下菜碟的本事愈发长进了。”

  于千:“?”

  “只不过,我家小孩儿就这么好欺负吗?”

  “!”

  于千赶紧拿下手机,看了眼屏幕——韩恒!

  他浑身骤僵,瞳孔收紧,是了,江沉星还有个影帝舅舅!

  “恒哥,您听我解释,我……”

  “第二期我们都看了,从头到尾一个特写镜头,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我、不知道江沉星他是您外甥,如果知道的话,就算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这么做啊!”

  “呵,那照你这么说,没身份没背景的选手遇到今天这种情况就活该倒霉?”

  于千一噎。

  “半小时内,我要看到蓝莓台的道歉声明,否则——别怪我不讲武德!”

  韩恒说的是“蓝莓台”,不是节目组,也不是于千个人。

  这是要把整个台的面子往地上踩啊!

  一旦妥协,领导、上级,还有其他同事也跟着丢脸。

  这些人当然不会怪韩恒,他们只会把账算到他头上。

  更何况,于千一个小小的节目组导演,怎么可能做得了台里的主,让道歉就道歉?

  “恒哥,您这……不是为难我吗?”他快哭了。

  那头传来一声冷笑:“你为难我家孩子的时候呢?也没见你手下留情啊?”

  于千无言以对。

  “行了,该说的我也说了,你看着办吧。”

  “哦,”他突然想起什么,又补充道,“你也别托人到我这儿来说情,因为——谁来都没用!”

  言罢,没有给他任何争辩求饶的机会,韩恒直接挂断。

  于千举着手机,还保持着那个动作,脸上强撑起来的笑容比哭还难看。

  “……于导?”助理小心翼翼开口。

  “滚!都给我滚出去!”

  一群工作人员被赶出来,站在演播厅门口,面面相觑。

  “当时于导说要砍江沉星镜头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妥,现在好了,踢到铁板了吧?”

  “马后炮!你这么厉害,为什么当时不反对,事后诸葛亮有意思?”

  “你这人会不会说话?至少我还反应过来了,你们有这个觉悟吗?”

  “好了!要吵外面去吵!谁也没想到江沉星居然这么大来头……”

  “你说他也真是的,整那么低调,故意害大家。”

  “现在说这些已经没用了,当务之急是怎么解决问题,韩大影帝已经下了最后通牒。”

  “我看于导也没办法了。”

  “难不成真要以台里的名义公开道歉?那脸可就丢大了。”

  “丢脸无所谓,关键是牵连到其他人,往后咱们在台里的日子可就难过喽!”

  “我就纳了闷儿了,好好的干嘛非要针对江沉星?我看过现场公演,那明明就是个有实力还安分的男孩子啊,怎么就要砍人家镜头?”

  “咳……这事儿说来话长,没那么简单。”

  “呵,是难以启齿吧?虽然皇族年年有,但今年这位却格外嚣张,见不得别人有丁点儿比他好。”

  “夏青凡?是他让于导这么做的?!”

  “都少说两句,这些小祖宗、小太子咱们一个都得罪不起。”

  “做都做了,还怕人说?关键还做得漏洞百出,害我们也跟着遭殃。往年也不是没有类似的情况,台里和资方花了钱,要捧谁也很正常,可你看人家惹过这么大乱子吗?”

  一时间,众人皆默。

  大家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到底还是对夏青凡生出了几丝埋怨。

  对啊,往年也有“皇族”,人家咋没搞这么多破事儿,就你夏青凡特殊?

  再拿这次要捧的其他几人来说,什么周晨霖、楚沥,看看人家多自觉?

  总之,罪魁祸首就是夏青凡!

  ……

  “阿嚏——”夏青凡连打三个喷嚏,揉了揉鼻子,长腿一伸,踹了踹对面舍友,“空调温度太低,整高点。”

  “……哦。”舍友任劳任怨地去拿遥控器,然后把温度调高。

  过了几分钟,夏青凡又觉得热,表情烦闷,语气暴躁:“你他妈会不会调?28度想热死我啊?”

  “对不起凡哥,我马上弄。”

  最后又调回先前的25度,好在夏青凡没再打喷嚏。

  他扯着嘴角,上下打量了那名舍友一眼:“你叫什么南来着?”

  “……莫郁南。”

  “名字还行,不过前两期好像都没你的镜头啊?”

  舍友尴尬地站在原地,手足无措。

  “你应该知道曝光就等于流量,而流量是大火的前提,没有曝光,你很快就会被淘汰。看你长相、身材都还不错,就这么被刷掉,甘心吗?”

  当然不甘心。

  来到这里的男孩子又有哪个不想大火?

  夏青凡勾唇:“其实你可以跟我一起啊,我的镜头多,只要带一带你,起飞完全没问题。”

  莫郁南眼前一亮,目露欣喜:“凡哥,真的吗?你愿意带我?!”

  “当然。只不过……”他话锋一转,“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江沉星实力有多强,这几期录制下来,大家都看在眼里。有这么一个人挡在前面,你距离出道位又远了一步,要不……我们联手把他赶走?”

  “啊?”莫郁南一惊,“这、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你要知道,竞争是残酷的,没有任何成功是不流血的。”

  莫郁南眼珠转动,却始终没有松口。

  夏青凡换了个更悠闲的坐姿:“其实有他没他,对我来说区别不大,反正六个出道位里肯定有一个是我的。可你就不好说了……”

  莫郁南沉默。

  半晌,他好似下定决心:“我要怎么做?”

  “这就对了,来,我告诉你——”

  话没说完,夏青凡身上的手机响了。

  “你等一下,我先接个电话。”

  说完,划开接听键——

  “喂?”

  那头语气冷硬:“你过来我办公室一趟。”

  “怎么了,我……喂?喂?!”夏青凡看着被挂断的手机,忍不住皱眉。

  ……

  一刻钟后,行政楼,台长办公室。

  夏青凡没有敲门,直接推开,大摇大摆走进去:“舅舅,你找我什……”么事啊?

  哐!话说一半,只听一声闷响,办公桌后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猛地拍桌而起,怒目直视。

  夏青凡一愣。

  男人却抓起面前一沓文件,用力朝他砸过去:“看看你干的好事!”

  夏青凡只觉莫名,“舅舅,你搞什么?”

  说完,随手捡起一张A4纸,下一秒倏地瞪大眼:“……律师函?!”

  然而这并不是令他惊讶的原因。

  他惊讶是因为上面出现了“江沉星”的名字,右下角公章盖的是“诚信律师事务所”和“星月经纪公司”。

  “看清楚了?你让于千把这个叫江沉星的镜头剪掉,现在人家经纪公司直接发律师函到台里,要走法律途径!”

  “不可能!”夏青凡很快反应过来,“江沉星本人无权无势,所在的经纪公司也只是个小作坊,哪来的勇气跟蓝莓台硬碰硬?发个律师函就想吓唬人,太逗了。”

  男人冷笑。

  夏青凡以为他不信:“真的,舅舅,现在这种发律师函恐吓的套路不要太多,那些明星都在用,你可是圈里的老江湖,千万别被骗了。”

  郑秋实气到极点,如今反倒平静下来:“谁告诉你江沉星无权无势?”

  “哦,也不算无权无势,好歹是个网红,有那么点儿粉丝基础,但除此之外,在圈里一点人脉都没有。放心,我给他拿捏得死死的,绝对不丢您的脸!”

  说着,他还得意地抬了抬下巴。

  “蠢货!蠢货!”郑秋实忍无可忍,连骂两声,“你知道江沉星的舅舅是谁吗?”

  “他舅舅怎么了?”夏青凡还没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笑嘻嘻拍着马屁,“我管他舅舅是谁,反正都没我舅舅厉害,嘿嘿……”

  郑秋实:“……”求求了,我有罪请让法律惩罚我,而不是让这个蠢驴蛋子一样的外甥来添堵!

  “江沉星舅舅是大满贯影帝韩恒!”

  夏青凡愣住,半晌,勉强维持住笑:“舅、舅舅,您别开玩笑了,一点都不好笑……”

  然而,他还没说完:“江沉星姐姐是天才科学家江扶月!”

  夏青凡浑身僵硬,仿佛被雷劈中,机械地摇头:“不可能……他就一个土鳖网红啊,怎么会有影帝舅舅、科学家姐姐……”

  “呵,人家低调,你当人家好欺负,看看现在网上都闹成什么样了?你让我怎么收场?!”

  夏青凡立马掏出手机,点开微博。

  经过几个小时的舆论发酵,如今公开讨伐蓝莓台和造星营节目组的除了“守护星”和“月家军”之外,还有韩恒的粉丝、江记私房菜的饕客、上一季遭受不公平待遇选手的死忠,以及了解到整个事情经过并仗义执言的路人。

  【保护最好的弟弟,守护星们拿起武器,冲啊——】

  【鹅子招谁惹谁了?每场表演都那么认真努力,却还要被这样对待】

  【拒绝黑幕!还选秀节目一片净土】

  【节目组是觉得弟弟没粉丝好欺负是吗?hetui(吐口水)——真是瞎了狗眼!】

  【月姐闭关搞学术,我们得替她保护好弟弟,月家军何在?】

  【在!月姐守护人类,我们替她守护家人】

  【战斗拉响,披坚执锐,冲锋陷阵,枪指蓝莓!】

  ……

  【蓝莓台和节目组现在还在装死,是想袒护谁吗?】

  ……

  夏青凡看着舆论全部倒向江沉星,愤怒的网友们大有把他挖出来鞭尸的架势。

  他手一抖,嘴唇哆嗦,彻底慌了。

  “舅舅,现在怎么办?我、我不想被网暴,你一定要救救我啊——”夏青凡冲上去,扑到办公桌上。

  “你早干什么去了?!”

  “我、我也不知道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舅舅,我可是你亲外甥,你就算不看在我的面上,也要看在我妈的面子上啊!”

  郑秋实抿唇,这句话戳到他软肋了。

  姐姐从小把他拉扯大,夏青凡又是她唯一的儿子,自己当然不能坐视不理。

  他沉吟一瞬。“你先别慌,我想想办法……”

  江沉星的后台硬,但夏青凡背后有他也不差。

  只要不闹到广电去,就牵连不到他身上。

10725 4335923 MjAyMC8wMy8yNi8jIyMxMDcyNQ== https://m.clewx.com/book/202003/26/10725_43359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