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四百六十三章 断龙崖传说

书名:剑道第一仙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萧瑾瑜 更新时间:2020-09-17 09:57:55

  闻心照沉默片刻,道:“章师叔,这番话,我能否告之苏道友?”

章蕴滔【看书就去醋溜文学-网】一怔,眼神复杂道:“心照,你……该不会是喜欢上苏奕了吧?”

他感到无比错愕,又有些痛心。

这才和苏奕认识几天时间,他们云天神宫年轻一代最耀眼的小剑妖,却似被苏奕灌了迷魂汤,心都被勾走了!

闻心照清丽的小脸一滞,微微有些发烫,道:“章师叔,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尊重苏道友的为人和才情,内心极为崇慕和钦佩……”

不等说完,章蕴滔已喟叹挥手道:“心照,我不在乎你把那番话告诉苏奕,不过,有一件事我要提醒你。”

闻心照道:“章师叔但讲无妨。”

“我希望,你能想清楚一件事,以后若宗门真要去对付苏奕,你作为宗门的传人,该如何抉择?”

章蕴滔说罢,转身而去。

闻心照玉容一阵明灭不定。

许久,她轻叹一声,折身前往找苏奕了。

……

房间中,苏奕躺在藤椅中,静静听完闻心照的话,不禁点了点头。

“你那章师叔说的不错,任何宗门,若无法庇护自家传人,迟早会走上灭亡。”

苏奕道,“换做我是一宗之主,若知道门下弟子被杀,也定然不会善罢甘休了。”

“苏兄,你真的不怕?”

闻心照有些疑惑,从苏奕身上,她没有看到任何一丝的忧虑,只有一种神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淡然和从容。

苏奕笑起来,随口道:“我说过了,云天神宫若与我为敌,就要承受其后果。”

说到这,他目光看向闻心照,声音温和道:“你也不必为此事为难,即便你碍于宗门的缘故,而不得不斩断和我之间的关系,我也不会怪你。”

闻心照幽幽叹息道:“我可做不出这等事情,之前我便想清楚了,若宗门真的要对付苏兄,我唯一能做到的,便是不掺合进来。”

看着这绝美如仙的少女眉梢间那一丝愁色,苏奕心中不由泛起怜惜。

想了想,他说道:“这样吧,等以后有机会,我亲自去云天神宫走一遭,把这件事解决了。”

闻心照睁大眼睛,吃惊道:“苏兄要杀上我云天神宫?”

苏奕哑然,摇头道:“只是拜山而已,以实力论高低,简而言之,就是比一比谁的拳头更大,这样一来,相信你们云天神宫定会做出一个明智的选择。”

这番话,云淡风轻。

可落入闻心照耳中,却不亚于一道惊雷!

放眼这大夏天下,哪个修士敢主动登门,去和云天神宫论高低?

便是灵道大修士,怕都没这个胆子!

可苏奕却就像再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那语气和神态,也不像是夸夸其谈,就好像对他而言,这的确是一件随手便能解决的小事……

怔了半响,闻心照内心却是莫名地泛起一丝期待,星眸明亮,道:

“苏兄,那我可真的期待,有朝一日,你能踏上‘云天神山’,大展神威!”

云天神山,云天神宫盘踞之地,大夏境内赫赫有名的洞天福地,自古以来便是天下修士心中梦寐以求的修行圣地!

若苏奕以后真的能以一己之力,力压云天神宫,那该是何等一番景象?

苏奕心不在焉道:“这有什么好期待,相比起来,求索剑道才是你更应该关注的。”

闻心照不由笑起来,如雨后绽放的花蕾般,清新明媚。

越是和苏奕接触,她就越体会到,这来自大周的俊秀少年,身上似有一种魔力,淡然出尘的气质下,是一种烙印在骨子里的自负和睥睨。

他的骄傲,不显山不露水,更不屑去和任何人争辩。

可当真正接触到他,了解到他在剑道上的造诣和智慧,便能深刻体会到,他的自负,来自对自身实力绝对的自信,绝非那些个信口开河,夸夸其谈之辈可比。

……

接下来的路途上,风平浪静。

苏奕以一只玉种灵蛹,从左氏一族换来了一笔巨额财富。

仅仅是修行所需的资源,便足以让他修炼到元府境。

除此,那些灵材和灵玉,也可以用来淬炼玄吾剑和炼制一些威能奇大的秘符。

总之,起码在元府境之前,苏奕已不必再为修行资源的事情发愁。

和以前相比,宝船上的气氛变得微妙起来。

任幽幽已得知了霍云生等人被杀的事情,据说当时她整个人惊得面色煞白,呆滞在那许久。

也是从那时起,任幽幽便闭门不出,似唯恐和苏奕碰面般。

章蕴滔同样变得沉默,有意避开和苏奕接触的可能,只偶尔会和闻心照聊一聊。

反倒是苏奕,像没事人似的,除了修炼之外,便是指点闻心照在剑道上的修行。

每当深夜寂寞时,便把倾绾交出来,一边饮酒,一边闲聊。

只不过大多时候是倾绾在听,他在说。

苏奕都不得不承认,倾绾是一个极招人喜欢的倾听者,和她在一起时,不必忌讳那么多,可以畅快地聊一些心中所思所想。

倾绾也很开心,她喜欢苏奕一边饮酒,一边侃侃而谈时的样子。

当然,每当苏奕谈起双修这等羞人的事情,倾绾内心就不免惴惴和羞赧,霞飞双颊。

匆匆七天时间过去。

这七天中,他们一行曾在景州一座以盛产灵材的城池中逗留了一天,苏奕趁机购买了一批炼制秘符所需的基础灵材。

其他时候,他们一行人都在赶路途中。

到了此时,苏奕也总算意识到,大夏疆域是何等浩瀚。

他们从大夏最南边的天南州出发,一路乘宝船飞遁,速度虽谈不上快,可也飞遁了接近十天的时间。

到如今,却仅仅只横跨过三个州境的疆域。

而按照闻心照的说法,要抵达大夏皇都九鼎城所在的“苍州”境内,起码还要半个月时间。

当然,这和宝船飞遁速度缓慢也有些关系。

宝船乘坐着舒服,可论速度,甚至远不如一般辟谷境修士遁空飞驰来得快。

不过,苏奕并不着急赶路,对此并不在意。

行程如人生,匆匆赶路,注定会错失太多沿途的诸多风光。

修行同样如此,欲速则不达,不能一味追求破境有多快,必须一步步稳扎稳打。

深夜。

象州,断龙崖畔。

天穹皓月当空,大地上,浩浩荡荡的江水奔腾流淌,浪潮如雪涌,月光如碎银。

宝船停靠在距离断龙崖不远处的一座山岭之巅。

除了任幽幽,苏奕等人皆走下宝船,点燃篝火,在山巅饮酒赏月,远眺大江,惬意而闲适。

“据说,很久以前,前方的大江中栖居着一头黑蛟,修为深不可测,已拥有化龙的潜能,它每隔百年,便会从江中掠出,吸纳月之精华,熬炼自身的气血和躯壳。”

闻心照声音婉转动听,说着一段古老的传说,“可后来,就在这黑蛟渡劫化龙时,却遭遇一场惊变,一位修为强大的剑修跨江而来,试图在黑蛟渡劫时,将其内丹夺走。”

“最终,在那断龙崖之上,剑修一剑刺入黑蛟头颅,可剑修也被盛怒之下的黑蛟一口吞吃。”

“负伤之下的黑蛟,不止错过了化龙的机会,还被天劫劈断了躯体,就此陨落。”

“断龙崖之名,便由此而来,意思是说,这座山崖断送了黑蛟化龙的希望。”

听罢,清芽很是同情黑蛟的遭遇。

元恒和白问晴则感触更深。

他们都是妖修,自然无比清楚,蛟龙之属,本身便是妖类中极恐怖的存在,天赋异禀,血脉高贵,远不是一般妖类可比。

可正因如此,蛟龙之属欲要蜕化为真正的龙形,简直比登天还难!

不止是修炼不易,哪怕抓住一线可遇不可求的化龙契机,所面临的天劫,也堪称绝世恐怖,九死一生。

“这传说若是真的,那头黑蛟的道行可不简单,起码拥有化灵境层次的底蕴,并且已经磨炼出龙角、鳞爪、龙脊,就差一场大劫,便可一举突破,蜕化出真正的龙形,拥有龙息和龙威,虽非先天而生的纯血真龙,可也远不是世间蛟龙之流可比。”

苏奕喝了一口酒,随口道,“而那剑客能一剑插入黑蛟头颅,不出意外,当也拥有化灵境的道行,否则,断不可能有机会靠近那头黑蛟。”

说到这,他不禁摇了摇头,“可叹这剑修终究太笨了些,猎杀蛟龙,当断其鳞爪,斩其尾,刺其目,碎其角,如此,蛟龙空有一身强横无匹的道行,最多也只能发挥出一半的实力。再去灭杀它,足可轻松获胜。”

众人听得一愣一愣的。

他们都只当是一个虚无缥缈的传说。

可谁曾想,苏奕却直接推断出了许多秘辛!

比如,黑蛟化龙,必须拥有何等境界和底蕴,猎杀蛟龙时,又当采取何等手段才能轻易获胜……

“苏奕哥哥好懂啊!”

清芽两眼发光,惊叹道,“不知道的人,恐怕还以为苏奕哥哥猎杀过蛟龙呢。”

其他人也不禁感慨,苏奕明明只是个辟谷境少年,可这世上好像就没有他不了解的事情般。

听他谈起那些修行上的秘辛时,让人不禁有大开眼界,恍然大悟之感。

只是没有人知道,苏奕何止是杀过蛟龙?

前世时,他还扒过真正的龙皮、拆过龙骨、抽过龙筋、喝过龙血酿的酒,吃过与凤髓齐名的龙肝……

闲谈时,苏奕忽地似察觉到什么,眉头微挑,目光看向远处。

——

ps:感谢awatera老哥又一次盟主赏!

欠……大家7个五更……哭(╥﹏╥)

10721 3713161 MjAyMC8wMy8yMy8jIyMxMDcyMQ== https://m.clewx.com/book/202003/23/10721_37131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