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百八十一章 故意激怒

书名:吾家骄妻初养成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杨树梨儿 更新时间:2020-10-18 08:02:13

  皇后一出声,众人心头禁不住松了口气,而萧妙妙的计划也达成了一半,她缓缓吁了一口,心道接下来就看乐姬儿的了。

  只见她眼神一转,装作一副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你…刚才说什么?废妃之女…什么意思?”

  明显的,姬氏嚣张,此时又被怒气冲昏了头脑,“对!你母妃被抓住在太液池与人私通,当时景妃,连嫔都看到了!呵,现如今已经被废打入回湖,现如今恐怕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

  “姬贵妃!”皇后继续厉声呵斥,“退下!”

  说完,姬氏仿佛一瞬间被雷劈了一般,完了!她是着了这小丫头的道儿了!

  终于回味过来,这小丫头平日很是乖巧,虽然有时任性甚至连和别人黑脸都很少。而今天却是一反常态。

  不对!她是在故意激怒自己。此事过后,因为有辱皇上颜面,所有人不得再多说一句。

  皇上和皇后都下过死命令,之前有下人嚼舌根,便被凌迟!而此时,眼前这三公主分明就是想激怒自己然后套话!

  目的达到了,萧妙妙看着三公主,没有喜悦,而全然是悲伤不已,好像下一刻快要哭出来了!

  萧妙妙知道这一切对乐姬儿有些残忍,可这也是目前最好的法子。昨天夜里杜鹃回来知道这事,乐姬儿哭了半宿,可是旁人也不敢再多说。

  即便是偷偷摸摸的去问,也不会多说,秋儿便是一个例子。这皇宫里看似被一道道宫墙隔着,但其实都是有耳有眼线的。

  那与其偷偷摸摸的问,倒不如明明白白的让姬氏说出来,萧妙妙早就知道姬氏为人嚣张大胆,又容易发怒,她曾经就在大庭广众,因为生气骂过一个妃子,后来妃子不堪其辱,投湖自尽。

  她既如此,那便不妨利用这一弱点,激怒她,而在大庭广众,她自然也不会骂一些腌臜之言,二人先正面交锋,等到时机成熟,便给出致命一击。而她最在乎的便是自己的身份!

  之后,皇后便说了一句话,遣散了众人。果不其然,留下了乐姬儿。

  要说这皇后,用现代的人话说就是个精致的利己主义着。当初郑氏是贵妃的时候,便与她走得近。如今受了这么大的冤屈却也是连句要救的话也没有。

  不过也罢,世间凉薄,宫中便更是如此。冷暖自知。

  本来按下不表的事,却被姬氏挑起来。挑起来后,乐姬儿自然是悲痛万分。

  只是她的眼泪早已在昨晚流干了,现在也不过是在演,果不其然,乐姬儿悲痛至极,却也在皇后那里得到了更多的不为人知的信息。

  下一步,毋庸置疑,那便是要救五公主和郑贵妃。

  “妙妙,现如今要怎么办?”乐姬儿从坤宁宫出来问道。“现在可算是把该得的人都得罪了。”

  “无事,继续惹怒姬贵妃。”萧妙妙仿佛成竹在胸一般,说的云淡风轻,仿佛感觉再说一句寻常话。

  乐姬儿总算是在皇后那里知道了前因后果,她觉得匪夷所思,可对于也算看过各种宫斗剧的萧妙妙来说,都是意料之中的事。

  其实说白了,有时候宫里的人比的就是看谁比谁更狠,更没有下限。这些女子许多都是官宦人家,懂得礼义廉耻,礼乐诗书,出身高贵的小姐。可是要想在这吃人的王宫里活下去,那又要让人无所不用其极,一次次刷新下限。

  就像现代的孩子们,你从小叫他要诚实守信,要善良,要努力,长大后的社会却有碰上许多恶人,而对付二人又往往得用比他更恶的法子。

  如此风平浪静的几日,皇后替乐姬儿把那日冒犯姬贵妃的事挡下,赵王也还算没有追究。

  只是不用想姬贵妃便是在赵王面前嚼舌根儿,因为从乐姬儿回宫到现在,皇上压根儿就没有见她。

  按照这王宫的规矩,若无皇上召见,任何妃嫔公主皇子,都不得去前朝面见。

  乐姬儿坐不住,在飞花宫里一宿一宿睡不好觉,萧妙妙只得从旁提醒劝谏,若要救她母妃妹妹,就必须下狠心忍这一时。

  乐姬儿不知道萧妙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但是总是选择相信她。可是一日日的焦急等待,她也是等够了。

  好在萧妙妙派杜鹃日日去成广安宫瞧五妹妹,每日给她喂的药也被杜鹃神不知鬼不觉的换成了健胃消食儿的药。

  这也是那婆子说的,五公主总是吃得多,打嗝儿,而睡觉这事儿,那婆子算是五公主的奶妈,五公主自然听她的,也懂事。尤其是看到姐姐的信物,更是百依百顺,十分乖巧。于是每天晚上装睡。

  就连晚上睡觉害怕时,都有杜鹃陪着她。这一大一小,短短几日,五公主竟然有些依赖杜鹃,一天不见她的杜鹃姐姐,就睡不着觉。

  只是累的杜鹃每日落钥后,要从飞花殿飞檐走壁到广安宫。不过杜鹃也乐得如此,不辞辛劳。因为杜鹃曾经也有个妹妹,只是后来失散了,也便找不到了。

  而这期间,也发生了一件冤家路窄的事。不是别的,而是遇到了个人,而这个人便是——王芸婉。

  话说这王芸婉一路颠簸到了赵国,本来作为燕国公主出嫁,怎么说赵王也应该派人去演过边境去迎接。

  可是等他们一行人到了燕国,却是连个人影儿也没有。于是一行人只得硬着头皮往前走。

  一路上这些抬轿护送的人叫苦不迭,也是,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差事,一路上就跟流放似的,谁愿意搞这事儿。

  期间王芸婉也是叫苦不迭,从小到大哪里吃过这种苦楚,生气时,还对那侍卫破口大骂。

  如果她现在身在京城,这些人说什么也是不敢还嘴的,可是坏就坏在她立马要去赵国,而且很有可能再也回不来,更有可能,凭借赵王那暴脾气,不知道已经弄死多少个女的了,就凭王芸婉的姿色,活不活得下来都还两说。

  于是这些成日里给人当奴才的也不管了,王芸婉骂他们,他们几个人就合起伙来一把将王芸婉推到地上。然后骂了好几句。

  王芸婉生气之际,何曾被这些低.贱之人羞辱过,但是却是无法还击

  因为当他给礼部的官员说的时候,人家也压根儿没搭理她。

  又过了几日终于到了赵国边境,那也叫一个寒颤。赵国人并不傻,自然知道王芸婉是个什么身份,虽然也不是特别清楚,但总归她不是正儿八经的公主就是了。

  于是也就去了一队人嘛,在赵国边境,跟交接物品似的,没有什么隆重的仪式,就是把王芸婉从燕国的轿辇里移送到赵国的轿子里。也不知图什么。

  赵国人在路上走了三五天,也便进了丰城。没有迎娶,没有设宴,甚至来了赵国好多日,也没有见过赵王。

  可就是在那日晨昏定省时,王芸婉竟然发现了站在乐姬儿身边的,萧妙妙。

  她整个人似打了鸡血似的兴奋起来,没想到这女人竟然混进了赵国王宫!而且当了三公主的贴身侍女!这是什么操作?是要送人头吗??

  于是自大那日之后,王芸婉计上心头,姬贵妃和三公主的坤宁宫对峙满皇宫里已经传的沸沸扬扬,都在坐看好戏。

  可是王芸婉因为更多知道这些,而目前处在了优势。她打算利用姬贵妃和三公主的矛盾,还有萧妙妙的身份,去姬贵妃那里递一份投名状。

  对,她要喝姬贵妃联手,姬贵妃想弄死三公主,而以她现在身份,借姬氏之力往上爬,只要到了妃位,弄死三公主身边的萧妙妙,还不是踩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如此想着,让王芸婉兴奋不已。只是现在自己还需要隐者,不能让他们发现。而这些日子,王芸婉明显的去重华宫的次数多了。

  过了几日,果不其然,飞花殿里总是会明里暗里被人穿小鞋。乐姬儿也不怕。

  姬贵妃让人偷偷把本该拨给飞花殿的份例扣下,三公主便亲自带人去要,不进去要,还直接砸了内务府。

  有人放了疯狗和毒蛇进飞花殿,却不知曼霜和萧妙妙都是高手,被逮住后,乐姬儿也不客气,直接把疯狗和毒蛇扔到姬氏宫。第二日那边便是鸡犬不宁。

  姬贵妃在皇后面前告状,皇后召见乐姬儿,乐姬儿也不说话,就哭,不仅哭,还一个劲儿的追问郑贵妃的事。一次两次的,皇后自然也懒得管了。本来她就也愧对郑贵妃。

  期间,郑贵妃受了王芸婉的出谋划策,准备拿下萧妙妙,随便找了由头准备让萧妙妙消失,谁知萧妙妙根本没上钩,反而还把前来陷害的太监直接弄死。

  姬贵妃果然坐不住了,也气极了。终于再一次午后彻底爆发。

  姬贵妃想要求见皇上,可是不知为何自己没去,而是顺了王芸婉的意,给皇上身边的人带了话,准备把王芸婉献给皇帝。

  于是她将自己的贴身肚兜放到一个锦盒里,里面却写着王芸婉的名字。

10719 3722865 MjAyMC8wMy8yMi8jIyMxMDcxOQ== https://m.clewx.com/book/202003/22/10719_37228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