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两百八十一章 君住……我住……

书名:禁区之狐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林海听涛 更新时间:2021-06-12 08:01:31

  当李自强看到自己的女儿和胡莱肩并肩,全副武装地走出东升机场贵宾专用通道时,已经不再像去年这个时候看见这一幕时那样震惊了。

  因为女儿提前告诉了他,胡莱又要来蹭车。

  最开始在听到女儿请求的时候,李自强内心是拒绝的。但考虑到以胡莱的影响力和名气,如果让他一个人打车回去……这世界杯在即,他也怕节外生枝。

  于是只能看在世界杯的份儿上,答应了下来。

  不过在看见胡莱之后,他还是没给好脸色,板着脸很严肃地对点头哈腰的胡莱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什么体己的话儿,然后一转身就对女儿露出了关怀的笑容:“路上累不累?”

  “不累,有胡莱陪着呢。”李青青笑嘻嘻地看了胡莱一眼。

  老父亲感觉胸口气息有些不顺畅,他再看向胡莱,用不咸不淡地语气说道:“拿英超冠军和金靴了,小子别飘。”

  胡莱连忙说:“没有没有,教练,我怎么可能会飘呢?你知道,全世界人都飘了,我也还稳稳地扎根地上呢!”

  “行吧,反正你好自为之。”李自强接过女儿的行李车,推着走在前面。

  在他身后,胡莱推上他的行李车,李青青与他继续并肩而行。

  李自强偶尔回头一下,就能看到女儿笑弯的眼。

  来到停车场,胡莱和李自强两个人把行李箱挨个搬上后备箱,装不下的背包还占了一半后排座。

  这次不用李自强说,胡莱就很自觉的坐进了副驾驶位置,留李青青在后面与行李为伍。

  李自强最后一个上车,他坐在驾驶席上,一边插安全带,一边对胡莱说:“我还是直接开回我们家小区。到时候让你妈过来接你,市区里那点路总不至于还担心了吧?”

  胡莱没意见,连连点头:“没事儿,教练。你能把我带回东川就行,剩下的我自己能搞定。”

  坐在后面的李青青也来了精神:“对哦,新家!我还没去住过的新家!”

  胡莱很诧异:“李青青你搬家了?”

  “嘿嘿,我也买了一套房子。”李青青骄傲地说道。“我用我这几年踢球攒的钱买的。虽然没有你的房子大,但我很喜欢!”

  “那你可真是太厉害了。”胡莱回身竖起大拇指。

  得到夸奖的李青青嘿嘿嘿地笑起来。

  听着两个年轻人在车内谈笑风生,李自强决定强行转换话题,于是他一边开车一边问胡莱:“十五号就集训了,干嘛还要回东川折腾这一圈?”

  你小子要是不回东川,就在锦城老老实实地待着,就不会有今天这一出了……

  “啊,我想反正东川和锦城离得近,就顺便回家一趟,看看我爸妈。”胡莱解释道。

  听他这么一说,李自强就不好意思说什么了,难道说人家不应该回家看望爹娘?哪有这样的道理嘛。

  天就这么被聊死了……

  还好这个时候女儿问道:“爸,新房子住着感觉怎么样?”

  “怎么样?就那样……”

  “小区还三天两头爆管停水吗?”李青青笑嘻嘻地问。

  “嘿你这……”李自强很想教训女儿两句,话到嘴边想起车上还有外人,又生生咽了回去。

  “啊?李青青你们家以前小区还老停水啊?”胡莱好奇地问。

  “是啊。就去年咱们一起回家,你到小区门口走了,我和爸回家才发现家里停水,别说做饭了,澡都没法洗……”李青青绘声绘色地给胡莱讲述她那次人在囧途的经历。

  李自强见两个年轻人又兴高采烈地聊上了,这次他没办法再插嘴,只好在心里幽幽叹了口气。

  上次青青可是上车没多久就睡着了的,这次她咋这么精神啊……

  ※※※

  虽然上车之后还挺兴奋的,不停聊天,旁若无人的样子就好像坐在驾驶席开车的不是李自强,而是个敬业的专车司机一样。

  但随着汽车在高速公路上跟着车流前行,时间久了,两个年轻人最终还是沉默下来,先后睡去。

  李自强通过后视镜观察自己的女儿,发现她身体歪斜靠在旁边的背包上,用手撑着脸,闭上眼睛微微点头。

  他收回视线,再看向前方速度始终起不来的车流,目光都跟着柔和了起来,没那么着急了。

  就让女儿多睡一会儿吧……

  但是这温情脉脉的时刻却被一声突兀的鼾声给打破了。

  李自强扭头看到胡莱头歪斜在车窗玻璃上睡得正酣,呼噜声则从他张开的嘴巴里不断传出……

  李自强觉得自己额头青筋在跳。

  要是这车上只有自己和女儿,那该是多么父慈女孝的一幕啊!

  可偏偏……

  他下定决心,明年无论如何……也不会再答应女儿的要求了,不管她怎么撒娇耍赖都不行!

  想到这里,李自强决定还是加快速度赶回家,女儿要睡让她回家睡去,在车子上这么歪歪斜斜地怎么可能睡得好呢?

  于是李自强左右观察了一番后视镜里的车距,然后打着转弯灯,手动降档,一脚油门踩下去,猛地打了把方向盘。

  变道超车一气呵成!

  身边的鼾声都稍微顿挫了一秒……

  ※※※

  李自强把车子刹停在海澜盛景大门旁的路边,再往前开二十米就是地下车库的入口了,他必须在这里把胡莱放下。

  于是他喊了一嗓子:“到了!”

  车内的两个年轻人相继醒来,他们睁开惺忪睡眼,打量着窗外的景象,还有点迷。

  胡莱揉揉眼,看着车窗外的小区大门发呆。

  李青青抱着背包悠悠醒转过来,抬头看向窗外的街景,迷糊地问:“爸,这是到哪儿了?”

  李自强半开玩笑地对女儿说:“哟,瞌睡还没醒啊?当初你自己选的,就认不出来了?”

  李青青趴在窗户边上,打量着外面的小区大门,最终目光落在了“海澜盛景”这四个烫金大字上。

  她的大脑一点点清醒过来,轻呼一声:“啊,是我们家啊!”

  副驾驶的胡莱正在震惊于教练为什么会知道他家,并且还直接把他送回了家,就听见李青青的这一声呢喃。他惊得回头看向李青青,又看向李自强。

  注意到胡莱的目光,李自强板着脸问:“干嘛?”

  “这个……教练,你们家住这里?”他指了指外面“海澜盛景”那四个字。

  “对啊,怎么了?”

  “呃……”胡莱看着教练的那张黑脸,话到嘴边没敢说出口。

  他只能连连摇头:“没啥没啥。那教练我下车了,谢谢教练……”

  说完他麻利地开门跳下车,去后备箱搬行李。

  在用最快速度把行李搬下来之后,他对李青青挥手:“再见!”

  李青青把头从后排车窗里稍微探出来一点,微笑着对胡莱摆摆手:“再见!”

  话音未落,车子已经缓缓驶出。

  胡莱站在路边,目送汽车从前面的地下车库入口拐进去,有些风中凌乱……但他还是很快收拾好心情,把包背在身上,拉起两个行李箱,转身向小区大门走去。

  ※※※

  将车在地下车库的车位上停好,李自强和女儿一起把行李都搬下来,再左手右手各拉个行李箱,只让李青青背着个背包,向单元门走去。

  在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的时候,李青青终于把在自己心里憋了很久的问题问了出来:“爸,我总觉得……你对胡莱是不是太严苛了点?”

  “嗯?”走在前面的李自强闻言有些诧异地回头看了女儿一眼。

  “我看他在你面前都有些蹑手蹑脚的……人家好歹是国内最大牌的球星了啊,在你面前还跟个学生球员一样……”

  “他要真是怕我那还好了!”李自强哼道。

  “为什么啊?”李青青不理解。

  见状李自强干脆停了下来,转身对女儿说:“你都说了,他是国内最大牌的球星,那你肯定也没少看到国内媒体和球迷是怎么吹捧他、称赞他的吧?”

  李青青点点头——实际上每次胡莱的比赛之后,她都喜欢去网上看那些球迷和媒体记者是怎么花式吹捧胡莱的。以前胡莱还不出名,她想要找到类似这些夸奖可要很费一些功夫。而现在已经不需要她刻意去找,只要她打开自己微博小号,首页上就基本上全都是她所关注的那些人对胡莱的各种赞扬。

  “所以他身边不缺那些好听的话。而我就偏要说他不爱听的,偏要对他像当初那样。”李自强认真地说,“我希望最起码他在我面前的时候,还能时刻保持谦逊和警惕。只有这样,他才没那么容易迷失在那些好听的声音中。”

  李青青没想到爸爸竟然如此用心良苦,恍然之后笑了起来:“不愧是爸爸你的得意弟子,你到现在都还对他这么上心!”

  听见女儿这番话,李自强挤出一丝笑容,重新拉起箱子:“走吧,回家!”

  “嗯,回家!”解开心结的李青青开心极了,她蹦蹦跳跳地走在了前面,替爸爸将单元楼的门打开拉住,还像个门童那样招呼道:

  “爸爸您请进!”

  李自强看到女儿鬼灵精怪的样子,这次是发自内心地笑了起来。

  ※※※

  胡莱按下电梯上行按钮,就站在门口等待轿厢从地下二楼升上来。

  同时他在心里盘算着,要不要和李青青说其实他们住同一个小区这事儿……

  李青青都还好,胡莱主要是担心教练。

  不知道教练知道真相之后,会不会带着李青青连夜搬走啊……

  应该不会吧?

  他虽然不喜欢我,但也犯不着为了躲我就“孟母三迁”……

  就在胡莱胡思乱想的时候,叮的一声,电梯停下来,轿厢门在他面前缓缓打开。

  他抬头注视着电梯内,电梯内的人也注视着他。

  他看见了两张熟悉的面孔,而对方也看见了他。

  李自强瞪大了眼,李青青发出惊呼:“呀!”

  胡莱站在门口,完全愣住了,以至于电梯门缓缓关上,他都没反应过来。

  还好李青青动作快,迅速按住开门键,这才让门重新打开——她又看见了拖着行李箱的胡莱。

  “胡莱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她又惊又喜地问道。

  “这话应该我问你,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胡莱指着自己脚下。

  “这是我家啊!”李青青回答的理直气壮。

  “这也是我家!”胡莱同样说得斩钉截铁。

  李青青扭头看向爸爸,发现后者已经呆若木鸡了。

  于是她又转向胡莱,对他招手:“先进来再说,要不然电梯该报警了!”

  胡莱这才如梦方醒,拖着两个大行李箱挤进来,电梯里顿时变得有些拥挤,李青青拉着自己的行李箱向后退了一步,同时她还盯着胡莱的手,打算看他按几楼。

  胡莱进来之后确实是打算按楼层的,可他手都抬起来了,却发现“10”已经被人按亮……

  他回头看了一眼李青青,心说没这么巧吧?

  “胡莱你住几楼?”见胡莱迟迟没动作,李青青直接问。

  “我……呃,你们住几楼?”

  “我先问的!”

  “女士优先……”

  “对啊,所以我先问的。”

  “我是说女士优先回答问题,你们住几楼?”

  “什么鬼!”李青青抗议道。

  他们最终谁也没有回答,因为在他们吵吵闹闹的时候,电梯已经停在了十楼。

  靠外的胡莱先拉着行李下去,接着李青青和沉默不语的李自强拖着箱子也走出电梯。

  然后三个人就这样在电梯间里对视,李青青就算再傻这个时候也该猜出来了,她杏目圆睁:“不是吧,胡莱?你也住十楼?!”

  胡莱心说:靠,要不要这么狗血!

  同时向前一步走,和李青青肩并肩,再转身朝着同一个方向。

  “我住1004。”他说。

  “我们住……1003。”李青青看着自家门上的门牌号道。

  然后他们就同时陷入了安静,只是互相转头,看向彼此。

  就连站在他们身后的李自强都没有说话,陷入了某种呆滞状态。

  这片安静直到1004的大门被打开,同时伴着一个爽朗的声音才打破。

  从门里探出个中年妇女,笑盈盈地说着:“我算着时间也差不多了……刚才是说听到门外有你小子的说话声,怎么就是不见人敲门。结果一开门,你傻站着在那儿干……呃?”

  推门而出的谢兰一眼看到儿子和一个女孩子并肩而立,相望凝视。而这个女孩子身材高挑,更拥有一张她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面容。

  看见这一幕,谢兰剩下的话没能再说出来……

10713 4319113 MjAyMC8wMy8xOS8jIyMxMDcxMw== https://m.clewx.com/book/202003/19/10713_43191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