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435你想找谁制裁我?(一二更)

书名:大神你人设崩了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一路烦花 更新时间:2020-10-18 18:06:05

  杨莱在外面,从头到尾把整件事听得清清楚楚。

  也终于明白,拜神拜佛好几年,让他不杀生好几年的杨夫人怎么会突然让他多带几个能够打的。

  “就是你要我是侄女的肾?”杨莱目光转向于老爷子。

  刚刚整场谈话中,也就于老爷子叫嚣得最厉害。

  杨莱都来了,杨九也不等了,他身形鬼魅,直接出现在于老爷子身后,伸手按住于老爷子的脖子,左腿的猛地踢在于老爷子的腿弯处。

  “砰——”

  于老爷子被迫跪在了杨莱面前。

  童家的那些保镖们面色一变刚要动手,就被杨莱带来的人一招制服!

  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上的实力。

  “你,你是……”于老爷子本来居高临下的俯瞰着杨花跟孟拂,此时被迫跪在杨莱面前,不由仰头看着杨莱,满是皱褶的脸忽然变得僵硬。

  “把拿张协议拿来。”杨莱根本就没看于老叶子,只开口。

  已经有保镖去拿协议书。

  杨夫人则是走到杨花身边,扶起了杨花,并看了于贞玲一眼。

  杨花本来张开的手又重新握起来,她偏头,朝杨夫人摇了摇头,小声道:“我没事。”

  杨莱依旧没有说话,只低头看手中的协议。

  他们这是欺负杨花看不懂文字?

  病房里的温度一点一点冷下来。

  于老爷子惊悚的看着没表情的杨莱。

  杨莱身为亚洲首富,各个慈善会场的常客,不仅仅如此,他还大力发展国家的科技,每年都会向科研部捐赠上亿研发资金。

  也因此,比起其他的富商,“杨莱”这个名字更是国家台的常客。

  财经杂志、新闻报道甚至于微博浏览器上都是这个富商的照片。

  他一个人的财富足以影响经济命脉。

  没有人会觉得这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好惹,更有人分析了杨莱,正因为他年少的遭遇,成就了现在满手血腥的他。

  本站在杨花身边,逼迫杨花去签字的于贞玲也回了头,她看到杨莱,整个人犹如雷击。

  “侄……侄女……”于贞玲脚踉跄了一下,杨莱这张脸跟电视上慈眉善目的样子有些出入,但不代表于贞玲认不出来。

  杨莱一根手指怕都能按死于家。

  于贞玲惊骇,杨莱怎么跟孟拂有关系?

  侄女……杨莱……杨花……

  都姓杨。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于贞玲猛地抬头,看向杨花,然后又看看杨莱。

  面色一片惨白,他们所有人,包括江老爷子都认为杨花只是一个村子的普通农妇,唯一的靠山就是江老爷子,如今老爷子死了,于贞玲带着无人知的一种嫉妒,来切断孟拂跟杨花的关系,她从来没正经把杨花放在欣赏。

  可眼下……

  谁来告诉她,杨、杨花是杨莱的妹妹?!

  于贞玲整个人踉跄着,手脚都稳不住,她最后退无可退,靠在了陪床病房的床头。

  “重新拟一份协议,”看完整份协议,杨莱猜得差不多,他看着于老叶子,随手把手里的协议丢了,“你们切断跟阿拂的任何关系,顺便,阿拂这么多年的抚养费你们还没付吧?”

  “一并记上。”

  身后,跟着杨莱的秘书瞬间拿了一张纸,用五分钟,列举了一堆协议。

  杨莱看了看,然后扔到于老爷子面前。

  于老爷子看着第一条协议,惊恐道:“我、我不会签的!”

  “真是说笑了,”杨莱似笑非笑的看着于老叶子,“你配签字吗?”

  杨九也冷笑一声,直接拿起于老爷子右手的大拇指,放到印泥里,不顾于老爷子的挣扎,直接在协议上按了个手印。

  按完之后,杨九直接把于老爷子扔到一边。

  然后又抓起浑身瘫软的于贞玲,如法炮制。

  杨夫人冷笑着看着这一幕。

  他们之前看不起杨花,让她按手印,眼下不过是还之彼身罢了。

  两人都按完了手印,杨九把手写的协议再送到上杨莱手上,杨莱从上往下看了一眼,这才抬手,“把这些保镖们都带出去处理。”

  手下一部分人把童家的保镖带出去。

  房间内瞬间走了一大半人,原本满满当当的房间瞬间空下来。

  于老爷子听到“处理”,整个人面色变了一下,他腿被杨九打了,半跪在地上,抬头看着杨莱,“你敢对我动手?我根本就没有动孟拂,即便把我送去警局,不过两个小时,我还是无罪释放。杨莱,这里是T城,不是你们京城,你不能抓我。”

  杨莱静静看着于老爷子,没有说话。

  杨莱作为首富,实际无数人都在盯着他,即便他做慈善,拨款给科研部。

  但让于老爷子这么离开,杨莱是绝对不会的。

  杨流芳眯眼看着于老爷子,冷冷道:“无赖!”

  一个T大校长,被人说无赖,于老爷子面色变了变,但心底也稳定很多,他已经确定杨莱不敢真的拿他怎么样。

  也就是这个时候。

  “叩叩叩——”

  很轻的敲门声。

  坐在床边的杨花抬起头,连忙道:“是小苏回来了!”

  靠近门边的杨流芳怒视一眼于老叶子,直接开了门。

  门外,是赵繁还有苏承苏地三人。

  苏承手里还拎了个黑色的保温桶。

  一开门气氛就不对劲,赵繁拧眉看着房间内,“杨夫人,杨姨,你们没事吧?”

  苏承谁也没看,直接往病床边走。

  “小苏。”看到苏承,杨花表情变了变,直接从板凳上站起来,要把病床边的位置让给苏承,她表情很冷静,甚至还向苏承介绍杨莱:“这个是阿拂舅舅。”

  苏承看向杨莱,很有礼貌,“您好,我是您侄女的助理,苏承。”

  杨莱抬头,他看了一眼苏承,本来在想这又是哪个人,在看到苏承的时候,他放在轮椅两边的手一顿。

  瞳孔更是剧烈变化。

  “你好。”他深深看了一眼苏承。

  苏承跟杨莱打了个招呼,在走到杨莱身边的时候,脚上踩到了一张纸。

  或许他整个人人太冷。

  病房里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看着苏承。

  很轻的“沙沙”声。

  苏承停下,他低头看着脚下的A4纸,然后弯腰把它捡起来。

  陪护床上的于贞玲,脸色还没恢复过来,此时看到苏承捡起了他们之前给杨花的协议,心几乎要从型口跳出来。

  苏承一手拿着黑色的保温桶,一手拿着协议,从上往下看。

  协议被几个人轮番看,已经有些皱了。

  协议写得密密麻麻的,前面是让杨花以后不能插手孟拂的事,让杨花以后不能再见孟拂。

  苏承淡淡看着。

  直到看到后面一条……

  让身为孟拂监护人的杨花同意孟拂捐赠器官,他们会给杨花一百万。

  于老爷子一行人说的嚣张,实际上他们也怕,他们也怕惹麻烦,怕后面被警察追究,所以才拟了后面那条协议,于贞玲这些人一直当杨花看不懂文字,所以也不怕杨花看得懂。

  到时候就算警察追究,那也是杨花的事。

  苏承慢慢看到最后,整张脸似乎没怎么变化,全场只有苏地,不由搓了搓胳膊。

  苏承把纸上捏起,他看向于老爷子,似乎是漫不经心的问着:“要器官干嘛?”

  赵繁本来看到于家人,就有些猜想了。

  眼下听苏承说起器官,她面色一变,“承哥,他们这是要拿拂哥的一个肾去救于永!”

  “嗯。”苏承把纸揣进兜里,继续往病床边走。

  什么也没做。

  杨莱跟秦医生面面相觑,杨莱手搭在论椅背上,他看着苏承,眸底有些忌惮:“秦医生,你去看看阿拂。”

  秦医生直接去看孟拂的病例,还有一些她的检查报告单。

  苏承把保温桶放在床头边,从保温桶里倒出来一碗白色的汤,汤里面,似乎还有几片花瓣。

  秦医生狐疑的看着那几朵花瓣。

  苏承拿了勺子,手背试了一下碗的温度,把碗递给杨花,指尖是苍冷的白,却修长有力。

  杨花看了眼碗里的花,然后抬头,“你……”

  “阿姨,你先喂她喝下去。”苏承目光看着孟拂。

  杨花拿着碗,要给孟拂喂下去。

  病房里只剩杨家还有于家杨花这些人。

  并不是很拥挤。

  大家似乎就像是忘了于老爷子一样。

  忽然间,音乐声响起,是于老爷子的手机,打电话是于永的主治医生,“于老,你们是重新换了医生吗?于先生刚刚被推到手术室了,但医院现在还没有肾源……”

  于老爷子一听,脑子瞬间炸了。

  他努力爬起来,看着病房的人,“你、你们,你们对我儿子做了什么?!”

  苏地正看着杨花喂孟拂,但孟拂昏迷着,也喝不下去,听到于老爷子的声音,他转了头,低头,抽走于老爷子手里的手里,不冷不淡道:“你儿子的肾不是坏了吗,左右也是坏了,我们帮你摘掉,不用谢。”

  这话一出,本来愤怒的杨流芳整个人一愣,然后看看苏地,又看看苏承。

  还、还能这样?

  卧槽表妹身边哪里来的猛人?

  说摘还真摘了?

  这前后才五分钟吧?

  就进了手术室?

  于老爷子就算想要孟拂的肾,都用了协议逼迫,还有孟拂是于家人这条关系在。

  他哪里能想到,世界上还真的有人真的这么嚣张!

  “你们敢!你们把我儿子带到哪里去了!快放了我儿子!”于老爷子瘸着腿爬起来,要去门边开门。

  “砰——”

  于老爷子脑袋一阵眩晕。

  他低头,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撕裂般疼痛的双腿。

  他捂着腿,跌倒在地上。

  “啊——”于贞玲吓疯了的尖叫。

  苏承偏了偏头,一双冰冷的眼睛看向于贞玲,如同看个死人:“你吵到她了。”

  于贞玲颤抖着忙用手捂住嘴巴,身下,一滩黄色的液体流出来。

  不远处,苏地吹了吹枪口,偏头看向苏承,严肃道:“少爷,我做掉他们?”

  赵繁以及杨流芳:“……?”

  不动声色的就能把于永带走,身上还能携带热武器,于老爷子忍着疼痛,刚刚看到杨莱他都没这么恐慌,此时看着站在床边,风清神绝的男人,他第一次觉得像是在看死神,“在、在城内动用热武器,还强制迫害我儿子,你,你觉得你能躲过制裁吗?躲得过护卫队吗!这是在T城,你以为我于家真的这么好对付吗!”

  刚刚于老爷子就是用这一招威胁杨莱的。

  苏承本来也不理会于老爷子的,他看着杨花喂不进去,心中也有些烦躁。

  听到于老爷子的话,他淡淡转向于老爷子,“你想找谁制裁我?范国安吗?还是陈宏中?苏地,把手机给他。”

  苏地直接把手机又扔给于老爷子,嗤笑一声,“知道他们俩电话吗?需要我把他们俩的电话给你吗?”

  范国安,T城国安部部长。

  陈宏中,T城城主。

  ------题外话------

  **

  地地太凶了,动不动就做掉。一夜涨了将近八百票,感谢大家~

10690 3723017 MjAyMC8wMy8wNy8jIyMxMDY5MA== https://m.clewx.com/book/202003/07/10690_37230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