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605:顾起番外:秦肃恢复上一世记忆(二更)

书名:他从地狱里来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顾南西 更新时间:2021-06-11 16:41:59

  宋稚最先看到了秦肃。

  心里一咯噔,她心虚:“你怎么来了?”

  秦肃寒着一张脸:“到我这里来。。。”

  宋稚看了看刑警们手里的枪,确定不会再出什么叉子,再扔掉手里的椅子腿,跌跌撞撞地走向秦肃。

  笼子里的女孩这时看到了父亲,踉踉跄跄地冲出去,就在她身体挡住警察枪口的那一刻,曾钰站起来,一把将她拽过去,他手还被绑着,摸到藏在鞋子里的匕首,抵住女孩的喉咙。

  一下就直接刺破了皮肉。

  “小勉!”

  女孩哭喊:“爸,爸!”

  王平清急得直往前冲,被老许拽住了,手里的枪对准了曾钰:“快放开人质。”

  曾钰半边脸上都是血,流进了眼睛里、嘴巴里,他吐了一口血沫:“去准备,我要一辆车,十万现金。”

  他还不想死,还没画够要送给神的九十九幅裸体画。

  他又开始大笑。

  这个样子,倒是很像秦巍然。

  秦肃眉头稍微放松:“有没有受伤?”

  宋稚摇头。

  他把她拉到身后:“回去再跟你算账。”

  其实他也知道宋稚为什么要冒险,不止是因为王勉,更是因为他。

  宋稚拉了一下他的袖子,很小声地对他说:“我有把握,你相信我。”

  她没给秦肃反应时间,站了出来。

  “我换她。”

  秦肃下意识伸手去拉她,但在看到她挺直的背脊之后,他的手僵住了。

  他不想管别人的死活,不关心,也不在意,他只想把她拉回来,很想,可是他不敢,她跟他好像是两个世界的人,在这一刻,他们之间出现了一条黑白分明的界线。

  “你应该知道我爷爷是谁。”宋稚说。

  她在告诉曾钰,她的命很值钱,用她换人质,能保障更多。

  但曾钰在她手上吃了亏,又怎么可能会再冒险。

  “他。”

  曾钰指秦肃:“让他过来。”

  他跟踪过宋稚,知道她和秦肃的关系。

  一直镇定谈判的宋稚着急了,毫不犹豫地拒绝:“他不行!”

  “那就都滚开。”曾钰把刀尖再往里刺一分,人质大声哭叫。

  秦肃回头看了一眼老许手上的枪。

  老许立马明白了:找机会,直接开枪。

  秦肃把宋稚往后拉,自己上前:“放了她,我过去。”

  宋稚对他摇头。

  他握了一下她的手,就几秒,然后松开,他手心都是汗。

  他不心善,但他知道他的妻子心善。

  曾钰说:“戴上手铐再过来。”

  秦肃伸出手,宋稚一言不发,但没有阻止,老许上前,给他戴了手铐。他就戴着手铐走过去,曾钰拉住他的同时,把王勉推了出去。

  “爸!”

  王勉崩溃地大哭,身上只披了一条白色罩布。

  王平清脱下衣服裹住她:“没事了,没事了。”

  医护人员上前,给王勉做急救处理。

  “去准备车和钱,十五分钟内我要的东西如果没到,”刀尖划过秦肃的喉咙,曾钰笑着说,“我就和秦老师的儿子一起见秦老师。”

  秦老师就是他的神,秦老师没有完成的九十九幅裸体画,他会替他完成。

  他是疯子,不怕死。

  老林和老蒋去准备车和钱,其他人不敢放松,握着枪严阵以待。

  宋稚把右手伸到背后,老许就在她左后方。

  十枪,一个孔。

  这是她的战绩。

  老许犹豫了几秒,还是往右挪了,在曾钰的视线盲区里,把枪给了宋稚。

  她看着秦肃,做了个朝左歪头的姿势。

  秦肃懂了。

  “还剩十三分钟二十一秒。”

  曾钰的话音刚落——

  宋稚喊:“秦肃。”

  秦肃朝左边侧了侧头,她毫不迟疑地举起了枪。

  “砰。”

  子弹掠过他的左耳,惊起发梢,进入曾钰的大脑。

  一枪取命,曾钰倒下了。

  刚刚赶来的凌窈和特警队狙击手全部愣在了原地。

  “秦肃!”

  秦肃身体往后栽,宋稚冲了过去:“哪儿受伤了?”子弹分明没有碰到他。

  “让我看看。”她着急忙慌地去检查秦肃的身体。

  他突然抬起手,按在了她胸口,那些记忆从意识深处闯了出来。

  “宋稚,你有没有心?”

  不知道是在哪里,她是另外一张脸。她拿着枪,枪口指着他。

  她身后,十几个人同时拔出枪,全部对准她。

  他也是另外一张脸:“放下。”

  唯一敢开口的只有楚未:“五爷——”

  “放下!”

  楚未咬了咬牙,把枪放下了,十几个弟兄也跟着放下了枪。

  她手里的那把枪的枪柄上刻了GQ两个字母。

  “**年一月八号,镇守云市边境的七名缉毒警全部被**。**年五月二十三号,乔真景队长一家被活活****,**年九月十七,两名一线卧底被你们强行注射**,**发作后**致死。”

  她问他同样的问题:“顾起,你有没有心?”

  秦肃的心很痛很痛。

  她手指扣住扳机,就像刚刚瞄准曾钰一样,瞄准了他。

  “砰!”

  “砰!”

  两声枪响,几乎同时。

  秦肃张开嘴,大口大口地呼吸,他抓着宋稚的衣服,手指蜷缩。

  脑子里无数的片段一下一下地撞着他的神经、心脏,眼前全是血色,是尸体和残骸。

  他开始耳鸣。

  “秦肃。”

  “秦肃。”

  宋稚不敢碰他,跪在他身旁:“你怎么了秦肃?”

  耳里嗡嗡的鸣叫声突然安静了,他抬起眼皮,眼角的红色慢慢淡去:“宋稚。”

  宋稚握住他的手:“我在这。”

  他想起来了,他曾经犯下的罪孽。

  “对不起,上一世没能在清清白白的时候遇到你。”

  “没关系,罪已经赎完了。”

  他这一世,不曾作恶,傻傻地每年捐一个亿。

  这一世,他做了受害者,目睹了罪恶,但双手干干净净。

  宋稚抱住他:“这次我来找你了。”

  ------题外话------

  *****

  今天有二更,提前更了哈,今晚要早点睡,明天要早起外出。

10644 4318814 MjAyMC8wMi8xNC8jIyMxMDY0NA== https://m.clewx.com/book/202002/14/10644_43188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