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野外求生完】无限列车

书名:宠妻证道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喵崽要吃草 更新时间:2020-02-14 16:58:00

  杠走了张丽莉, 蒋燕一手环胸一手托腮,仰着脸认真打量自己丈夫。

  楚凌霄警惕地目送张丽莉走到汤越那边,看对方跟汤越说了什么。
汤越往这边看了一眼, 而后摇头。

  张丽莉脸色黑沉沉的,却没办法,只能转身一步步走了。
确定人终于走了,楚凌霄才松了口气,一收回视线就对上小妻子认真打量的目光。
愣了一下,楚凌霄露出个笑, 眼睛里就蹿出两簇火苗。

  左右张望了一下,确定直播球距离不是太近, 楚凌霄凑过去, 贴着蒋燕耳朵用气音, 一本正经问:“老婆,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帅?我今天抓过直播球了, 没坏,也没节目组人员联系咱们,所以抓了也没事,我今晚就把它拴了扔老江他们那边去……”

  蒋燕脸蛋一红, 抬手啪一巴掌拍在他脸上, 啐他一句:“臭不要脸的!”
丈夫明明就是个感情冷淡迟钝的, 为什么现在看起来这么没脸没皮的?

  难道是这次在野外陪伴, 共同经历了太多, 所以感情滋生出来了?
又或者是因为梅娜那一出,丈夫吓得忽然开窍了?

  用过早饭后, 一上午的功夫,楚凌霄帮着江潮砍他们树搭木屋, 李红梅已经退烧,身体还有些虚弱,不过已经能行动了。
力气活做不了,她就帮着蒋燕一起做午餐。
――因为现在只有楚凌霄他们有一口锅,几人说好,以后一日三餐都拼锅。

  另外,楚凌霄今天帮忙搭建木屋,江潮发现的物资包里牙膏牙刷并几包洗发水当作补偿。

  至于肥皂,李红梅除了会做田园美食,还做过手工皂,最简单的做法就是油脂加草木灰加盐。
现在有了盐,李红梅可以做好几块大家分开用。
至于盐也是江潮找到的这一点,既然都拼锅一起吃饭了,调味料当然是共用。

  所以虽然没有组成小队,可分工却明确了。
楚凌霄跟汤越负责食物跟安全,江潮负责采摘跟营地里的体力活。

  蒋燕懂一些药理知识,李红梅当美食厨子,两人一起包揽营地里的日常家务。
如此之下,也谈不上谁吃亏谁占便宜。

  洞穴十几米远外,一个依山而建的木屋出现了。
两者中间,是迷彩油布做成的“水缸”以及露天“厨房”。
第二天,楚凌霄跟江潮一起折腾出了木排床,终于可以不用直接睡在地上了。

  为了不硌人,江潮编了许多草甸,铺在木排上软软的,舒适度上涨了几百个百分点。

  第三天,厨房有了个挡雨的棚顶,周围还挂上了各种肉,江潮还发现了可以替代主食的野生土豆。
其实说是野生的,很明显是人工种植的,就是不知道是节目组安排的,还是之前有人在这个荒岛上短时间活动过。

  有主食,有野菜野果,有各式各样的肉,还有认识野生调味料替代品的田园美食家,这日子,顿时就从“求生”转到了“度假”上。
正所谓家有余粮心头不慌,一行五个人就这么过上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晚上兴致起来了,还能围着篝火说说笑笑,再来一份厨子调制的什锦果汁并烤肉烤鱼烧烤作为夜宵。

  这小日子,看得直播间的粉丝观众们嗷嗷狼嚎,愣是把求生节目搞成了美食直播。

  如此,想看岁月静好各种田园美食的观众有了去处,想看野外打猎刺激酷炫的观众也从楚凌霄跟汤越花样百出各种六六六的操作里得到超倍满足。
五人组直播间彻底占据本期《荒野求生》第一大流量的宝座,哪怕另一个直播间里仅剩的三位明星已经不计前嫌携手合作,还是无法与之对抗。

  求生到二十三天的时候,李红梅跟蒋燕用上了自制纯天然野生植株面膜,汤越也被拉上了,一脸苦逼地躺在那里当个没有灵魂的工具人。

  楚凌霄跟江潮坐在旁边啃着厨子特制的肉干零食又展开了新一轮画风清奇的唠嗑。
在这期间,他们遭遇了数次暴风雨,因为早有准备,这次他们都顺利度过了,甚至还趁着气温下降,几个人聚在楚凌霄他们的山洞里一起吃了回火锅。

  看得直播间粉丝观众们齐发狗头刷屏,然后默默点外卖/泡泡面。

  对比起这边的“营地度假”生活,另一边,十几天来已经只剩下八个人的小队过得也算是勉强能生存。
里面以三位应邀参加的明星为主,抱团分成了两派。

  一派是梅娜为首的四人,一派则是另外两个同公司师兄妹为首的四人。
梅娜运气好,除了刀具,另外又得到了一套□□。
这东西对于野外求生,是很重要的工具。

  所以梅娜用这个拉拢到了一拨人马。
哪怕后续十多天里这些人相继因为各种原因已经退赛,她现在也有三个男人作为后盾,绝对不用担心剩下的几天撑不下去。

  另一边,则是梅娜的死对头,走清纯玉女路线的明星简洁跟师兄杨风。

  队友只剩下两个人,一个恰好就是当初离开的张丽莉,另一个则是公司给他们安排的野外求生专家老田。
此时几人围绕着篝火低声说话,火光映照下,看得出来每个人都有一定程度的消瘦憔悴。

  而此时,野外求生专家给他们带来了另一个不算好的消息:“来之前我看过这座岛的地图跟气候变化图,这两天恐怕就要进入雨季了。”
简洁眉眼低垂,尽显娇弱可怜:“怎么办,那我们要尽量储存食物吗?”

  杨风也被这样的日子熬得没法了,甚至每天都在退赛的边沿徘徊犹豫着。
要不是经纪人偷偷跟他联系,让他一定要撑到最后,杨风早就退赛了。

  说是明星,可实际上如果真的当红,谁愿意来吃这份苦头。
无论是杨风还是简洁,都是因为他们的人气已经开始疲软。

  风华正茂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走下坡路,谁甘心?
就连梅娜,也是两个公司商量好以后搞出来的爆点。

  事实也确实如此,有了梅娜当垫脚石,杨风跟简洁现在刷足了观众网友的好感,粉丝已经涨了好几波了。
所以再苦再累,两人都在咬牙硬撑着。

  老田摇头,也颇为头疼的皱眉:“进入雨季以后,地面肯定潮湿,到时候睡觉都是问题,我们还是应该尽早找到山洞。”
别看就剩下七天,可这时候才是最难熬的,因为人体机能已经透支得差不多了,但凡现在再发生点意外,很可能就会生病。

  这种情况下一旦生病,那就不是小打小闹的了。
老田也不想自己之前的努力打了水飘。

  作为被请来的专家,等比赛结束,老田不仅能拿到自己的那份奖金,还能从简洁他们公司那里拿到剩下的一半佣金。
另外,张丽莉能留下来,也是私底下给了承诺,表示奖金愿意分他三分之二。

  想到一旦成功就能到手的上百万,老田忍着没说之前这三个人怕累怕苦不支持找洞穴,只想凑合着应付过去的愚蠢想法。
“现在我们必须找到山洞,要不然雨季来临,不好找食物,到时候又冷又饿,很容易生病。”

  想到又要去奔波,简洁叹了口气,怏怏道:“现在岛上应该就只剩下我们这八个人了吧?”
真羡慕那些退赛的人,肯定已经离开荒岛回到文明社会,然后每天吹着空调吃着火锅撸着烤串,翘着脚丫子在耍手机了吧?

  哪怕是关注直播,也成了置身事外的看客。

  张丽莉看着火光沉默片刻,冷不丁说:“应该还有人,我之前那个带着老婆丢下队员离开的队长,就在海边找到了一个背风洞穴。那个人很厉害,用自己做的弓箭就能打到野猪,现在肯定过得比我们好。”
张丽莉忽然这么说,简洁跟杨风顺着想下去,就颇觉不平。

  这份不平可能来得很莫名其妙,可放在这样的情景下,却又如此理所当然。

  杨风抬眸看了一眼直播球,状似无意地轻声说:“这样的话,那我们要不要去跟他求助?他们只有两个人,占用的空间跟物资肯定也不会太多……”
张丽莉来的时候就跟他们说过自己之前的遭遇,当然,她没有说自己是被赶走的,而是道歉后就离开了。也没说汤越他们三人。

  张丽莉能加入简洁这个团队,一来是靠跟梅娜撕比揭短,当个投名状,而后又在选手相继淘汰退出的关键时刻跟老田定下协议。

  杨风嘴上说是求助,偏又提对方只有两个人,其中用意,谁还能听不出来呢。

  简洁明显有些心动,“也不知道他们的洞穴大不大,其实不大的话也可以往外面搭木棚,睡觉就在里面睡,日常的做饭那些可以安排在外面……”
倒是把人家的洞穴都给安排好了。

  张丽莉嘴角翘起,赞同地点头:“这样的话还能提前多准备干柴,雨季也不怕了。”
三个人越想越觉得这办法好,既不用自己辛苦地去找不知道能不能找到的洞穴,还是有人提前打理好了的。

  不得不说二十多天的荒岛求生太过磨人,磨得人只剩下撑过三十天这唯一的底线,连脑子都有些迟钝不好用了。
老田眉头皱得更紧,看了眼无声工作的直播球,心说自己接手的到底是两个什么蠢货,亏得这两人还是有点知名度的明星。

  不过他的任务就是带着两人过完三十天,别的也跟他没关系。
等三个人兴致勃勃都说到明天一早就出发去“求助”的时候,老田才慢悠悠往篝火里添了几根柴,说:“要去你们去吧,人家用自制的弓箭就能杀野猪,你们觉得自己能杀几头野猪?”

  不管忽然静默的三人,老田继续说:“反正我自问是没那能耐的,顶多就是做点陷阱看运气,所以我就不去给你们添麻烦了。”
刚才还觉得自己马上就能过上舒坦日子的简洁跟杨风都醒过神来,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

  沉默了一会儿,简洁试探着看向张丽莉:“你不是之前跟他们是一队的吗,好歹也有一份情意在,他们应该会接纳我们吧?”
张丽莉嘴唇动了动,还没想好说什么话,就看见老田撩起眼皮冷淡地看了她一眼。

  原本想要撺掇着杨风跟简洁指挥老田去给楚凌霄他们添堵的张丽莉顿时就什么都不敢说了。
“这,我也不确定,毕竟现在这个环境,大家都光顾着自己。”
张丽莉嚅嚅道,然后就埋头捏着跟枯枝在地上画圈,摆出一副沉默的姿态。

  简洁撇嘴,“也是,人都是自私的。”
好似她自己就多大公无私一般。

  楚凌霄还不知道曾经有人打过自己的主意,有汤越在,他们同样知道荒岛的雨季即将来临。
雨季来临之前,他们暂时放下悠闲的节奏,抓紧时间打猎捕鱼采摘野菜野果。

  不知道雨季会持续多久,至少他们要准备够剩下几天消耗的量。
野菜也就罢了,已经成熟的野果如果不提前摘下来,雨季的时候肯定会掉落腐烂很多。

  李红梅带着蒋燕一起做简单的果脯,因为材料有限,做出来的果脯原汁原味,只能多保存几天。不过对于他们来说,已经足够了。
盐不多,肯定是不能用来储存肉类,所以自己煮了海盐。

  粗盐过滤两次,还有些涩口,用来腌肉却没问题了。

  求生第二十六天,雨季正式来临了。这次下的雨不再是哗啦啦盆泼似的大雨,而是淅淅沥沥不知停歇的那种。

  这也在节目组的预计之中,而且还是特意将雨季算在了节目最后几天里。
按照他们的想法,在经过了二十多天的日常求生直播后,观众已经进入一个视觉疲劳期。
这时候忽然雨季来临了,选手们面临更艰巨的挑战,观众也能看个新鲜的。

  楚凌霄他们连续忙碌了三天,早已做好了准备,所以这时候他们也不用慌张,只需要想办法打发时间就成了。
数着日子度过最后四天,雨季来临后他们相继见到了两批人,都是站在高处往这边观望。

  等看见他们这边有五个人,那两批人又都离开了。

  吃饭的时候说起来,楚凌霄他们也都知道,那些人应该是想打他们的主意。
“幸好之前遇到了你们,要不然现在雨季,不仅要保证自己的基本需求,还要防备其他人。”
汤越真心实意地感慨,李红梅跟江潮也无比赞同地点头。

  蒋燕笑着看了丈夫一眼,“这个话就是我们两夫妻也想说的。”
最后,五个人用李红梅熬煮的海鲜熏肉汤当酒,齐齐干杯。

  四天后的午后,这场直播结束。
来接人的船只靠拢,节目组隐藏起来的工作人员拿着大喇叭呼喊剩下的选手在集合点集合。

  蒋燕看了看他们住了二十多天的洞穴,有些不舍。
一转身,就被丈夫牵住了手。
“走,咱们回家。”

  蒋燕脸上露出个恬淡的笑,点头:“好,也不知道妈怎么样,我爸妈肯定也看直播了......这些天你辛苦了,回去后就好好休息一下。”
楚凌霄:“你也要好好休息,上班的事还是再看看,再不济咱就辞职,当护士太累了......”

  到了集合点,除了他们五个人,另外就只剩下三个人。
一个看起来就有野外生存经验的黑脸中年男人,另外两个竟然是楚凌霄他们的老熟人:张丽莉跟梅娜。

  之后楚凌霄才知道,后来的雨季里,直接因为生病淘汰了两个同公司的明星。另有两人外出打猎发生意外,受伤被迫退赛。
原本应该还有一个人的,可因为物资分配问题,与队友发生冲突,被判直接淘汰。

  也是这时候,众人才知道这场野外求生直播里还有这么个坑。
其他三个人除了张丽莉,另外两人脸色都不太好看。

  老田是因为手底下两个明星都淘汰了,梅娜是因为后面两天几乎都是又冷又饿硬撑过来的。
此时看见楚凌霄跟蒋燕面色红润,一副过得很不错的样子,梅娜差点没一口气把自己闷死。

  虽然没憋死,却也结结实实地晕了过去。
本来是因为太久的饥饿透支,加上轻微感冒发热,可因为梅娜晕过去前看见楚凌霄跟蒋燕的那个表情,网友们纷纷喜大普奔将之宣传为气晕了。

  #梅三儿被昔日队友气晕#
这个话题很快就刷上了热搜榜,看起来像个撕比话题,可点进去却发现画风清奇,全是一群活泼欢脱的逗比二货。
很糟糕的是,楚凌霄在后期基本上都已经洗刷干净的“楚怂怂”这个绰号,又被他那群堪比黑粉的自来水粉丝给硬捞回来了。

  回到家后上网看见这些的楚凌霄心情十分复杂。
蒋燕就单纯多了,因为她只需要全程抱着手机哈哈哈笑个不停就够了。

  奖金走流程,七个工作日才能结算完毕。
这时候楚凌霄还在带着老婆回家跟母亲吃饭,完了还去岳父岳母那里跑了一趟。
在这期间,有人联系楚凌霄,想要签经纪约趁热推他出道。
已经当过划时代巨星,楚凌霄对此没什么兴趣,最后就签了家直播平台,当起了小网红。

  拿到奖金后,资金不够自己开营地俱乐部,楚凌霄又参加了两期《荒野求生》,一次是沙漠求生,一次是非洲草原求生。
因为环境太恶劣,楚凌霄都是一个人去的。

  经历过第一次,蒋燕也知道自己丈夫的本事,并没有再强行自己也去参加。

  到后面,楚凌霄俨然已经成了《荒野求生》这档直播节目的头牌选手了。
楚凌霄自己有分寸,没有随便收钱带队。

  因为已经签约了直播平台,在这两期直播里,除了节目组那里的奖金,楚凌霄还有收入不菲的直播打赏。
三年后,楚凌霄完成了自己的计划,成为了一家野外营地老板。
因为有他的直播拓展知名度,一开起来就生意不错。

  开始赚钱后,楚凌霄就按照当初跟江潮闲聊时给出的承诺那样,把赚来的一大半钱都给捐了。
江潮所在的山村小学终于修上了水泥路,几年后,一点点蔓延积累,周围其他地方也修上了路。

  三十几岁那年,已经成为国内最有名的荒野求生专家的楚凌霄被邀请去参加国际型的《荒野求生》。深入地形植被气候最复杂,同时也危机重重的热带原始森林里,他们需要在这里存活,并且用一切不伤人性命的办法去淘汰对手。
――这是一场没有期限,只能容纳一个胜利者的残酷竞争赛。

  这场隐含着国与国竞赛意义的求生比赛中,楚凌霄以华国古代种种原始机括布下了天罗地网保护自己的营地,又以走一步算十步的智谋扛下了其他人的陆续狙击,最后赢得了最后的胜利。

  国际上荒野求生粉都亲切地称呼楚凌霄为楚爷,国内的粉丝们却还是喜欢叫他楚小怂,老楚。
对此,楚凌霄很是郁闷,他认为自己一点都不怂,然而这张为自己叫屈的表情却被粉到深处自然黑的粉丝们兴致勃勃制作成了表情包。

  江潮第一时间发来贺电:[怂怂委屈.jpg][怂怂不哭.jpg][怂怂:我真的很硬.jpg]
楚凌霄:“......”

  “老婆,这次你休假我们就去江潮那里看看路修得怎么样了。”
正在做饭的蒋燕“啊?”了一声,想了想,觉得没问题,“好啊,正好我那里又收到同事病人给捐的书跟衣裳,到时候我们开车一起带过去。”

  然后饭桌上,已经十岁的楚小燕被告知,自己跟弟弟楚小江要被送去奶奶家度过这次的七天国庆节。
正盼望着能去爸爸营地里露营的楚小燕:“......”
傻乐着埋头吃饭的楚小江忽然扭头:“姐,你掐我干什么?”
楚小燕啪一声,抬手捂脸,无语至极。

  在外人看来,楚凌霄的一生过得跌宕起伏充满了刺激冒险。
可在楚凌霄看来,他这一生就是个平凡人,带着老婆孩子过着柴米油盐的小日子。

  一辈子走到尽头,楚凌霄安排好自己跟小妻子的后世,回到系统所在的小空间,没有多作停歇,直接让系统把他送去下一世。
这一次,楚凌霄恢复意识的时候,周围是隆隆的噪音,还有一个男人粗旷的说话声:“一,二,三,四,五,哇靠这次都是些什么老弱妇孺?列车长疯了吗?”

  另外一个男人冷哼一声,“麻烦死了,一会儿到站的时候他们还没人醒的话,咱们就先走。”
每次新人刚进来的时候,都是各种崩溃疯狂不接受现实。
等接受了现实,又一个个化身十万个为什么,简直烦得人恨不得一枪嘣了这些菜鸟。

  粗旷的声音哈哈大笑:“别啊,做个新手引导任务,咱们还能多拿一百个积分,好歹也能换顿火锅吃了。”

  预感到不妙,楚凌霄强行振作精神,嗖一下睁开了眼,然后就发现此时自己正躺在火车过道上,之前听见的隆隆声正是火车飞速穿行的声音。

  往外一看,这列火车就像是穿梭在无尽黑暗中的,根本就没有正常的轨道跟车外沿途风景。

  而之前说话的那几个人,则是四个看起来就手上沾了血的肌肉大汉。
在那几个人发现自己醒来之前,楚凌霄倏然闭眼,等待接收系统传递过来的剧情记忆。

  这次的情况有些特殊,楚凌霄的转世原本只是个靠着小青梅养着的穷画家,却在某一天醒来时忽然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辆火车上。

  这辆火车被称为无限列车,被选中的人都在这辆列车上生活着,每次列车靠站停下的时候,车上的人都必须下车,去未知的“末世站台”里挣扎求生。

  每次列车停靠的时间都是十天,活过十天,再及时回来,就能顺利活过又一个十五天。
想要赖在列车上不下去?几乎每次都有新人这么干,无一例外,全都被化作怪物的列车员们吃掉。

  每当这个时候,列车员们都会心情愉悦好几天,对待“乘客”们都能多几分耐心。
然而那种被列车员用垂涎的目光一寸寸舔舐的感觉,绝对不是什么美好的经历。

  呲――
忽然,一阵嘈杂的声音持续响起,楚凌霄皱眉,因为他接收到一半的剧情记忆在断断续续几个碎片记忆后,就中断了。
与其同时,一个嘶哑的声音通过车厢喇叭响起:“亲爱的乘客们,再有三分钟本次列车即将靠站,请做好下车准备......”

  有人被喇叭声吵醒,躺在过道上的另外四个新人也陆陆续续醒来。
“这是哪里?”
“怎么回事?”
“你们是谁?是不是你们绑架了我们!”
“哇靠尼玛的,谁在搞事?给老子滚出来!知不知道我爸是谁!”

  ......

  楚凌霄顺势睁眼,想起自己记忆里看见的小青梅,她应该也跟着过来了。
想到这里,楚凌霄连忙坐起身,却没想腰被一双柔软的胳膊紧紧圈住,然后就是一声娇娇嗲嗲的声音:“老公我好怕!你一定要保护我!”
楚凌霄一脸懵逼满头雾水:我家小妻子,好像有些不对???

  低头一看,一张黏着夸张假睫毛,脸上像糊了一层假面的女人正满脸害怕地往他怀里蹭。
发现楚凌霄看过来,女人还噘嘴给了他一个隔空吻。

  旁边一个穿运动装留短发的年轻女人从鼻息里冷哼一声,像是被辣到了眼睛,不屑地翻了个白眼,别开脸开始注视着周围的一切,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被她冷哼莫名吸引着看过去的楚凌霄:不是,他的小青梅不是在那里吗?
所以这个喊他老公的到底是谁???

10543 3643588 MjAxOS8xMi8wMS8jIyMxMDU0Mw== https://m.clewx.com/book/201912/01/10543_36435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