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八十一章

书名:窈窕珍馐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缘何故 更新时间:2019-11-24 09:09:30

  铭德都还没来得及下场, 晶茂员工就出来上蹿下跳地辟谣,莫说吃瓜群众,就连闻风赶来的铭德公关以及后援团成员都感到疑惑。

  不过这批目的扑朔迷离的“晶茂员工”并没能拿出足够让人信服的说辞,与此同时, 针对金窈窕的那个不明小号却明显是有备而来, 在及短的时间内就运用各种娴熟的技巧将文章扩散出了圈。

  为了增加自己的可信度, 它甚至还发出了一张照片。

  那是一张拍摄在很久前的, 金窈窕跟沈启明二人的订婚照片。

  照片上,金窈窕挽着沈启明的胳膊, 笑容幸福而灿烂。

  她看着比现在要稚嫩些, 娇嫩而青涩,与如今对外表现出锋利强势截然不同。

  这照片发出来,果然引发巨震――妈呀,这两位霸道总裁原来以前还真的订婚过?!

  再看那篇文章,突然可信度变高了。

  *****

  乔语丝接到合作过的营销公司发来的反馈, 说她提供的照片已经成功使用。

  对方笑着跟她说:“不愧是两个自带流量的商圈大佬, 跟小明星就是不一样, 根本都不用怎么费力推就闹得沸沸扬扬了, 这还是我们公司第一次做出那么漂亮的数据呢。”

  以往跟很多小明星合作,他们累死累活加班加点都未必能吸引来这次十分之一的热度。

  乔语丝本来还挺高兴,听到这话脸顿时僵了一下, 立刻联想到自己。

  她就是那些“小明星”里的一员。

  对方说完之后显然也意识到了自己说错话, 尴尬了一下,赶忙往回找补:“那什么, 你之前给我们的承诺肯定没搞错吧?铭德现在那么猛, 要不是他们集团还没发展没什么传媒方向的资源,我就算在国外也不会冒险接你这单生意。要是你骗我, 到时候晶茂伸手,他们家是国内的老牌集团了,哪哪儿都有人,咱们俩可都得完蛋。”

  乔语丝皱起眉头:“你不要乱造谣晶茂,把矛头对准铭德不就行了?我是让你开嘲讽,又不是让你替她打抱不平。”

  “我是没敢乱写啊,我哪敢乱写,涉及到晶茂沈总的内容我都含糊过去了,就说他甩了金董而已。”对方回答,“可是手下人刚才跟我汇报说好像有晶茂的员工出来帮铭德那位金董骂咱们,我就是担心还有个旧情难忘什么的。”

  乔语丝愣了下,晶茂的员工帮铭德骂人?

  她转念想到了闺蜜宁萌这些年给自己说过的那些故事,嗤笑一声:“怎么可能,铭德请来的罢了。”

  乔语丝挂断电话,随即陷入沉默。为了请动这位合作者帮助自己,她花了足有一笔天文数字。

  她倒也没指望能把金窈窕怎么着,只是实在见不得对方如今这么顺风顺水。

  看看现在外头那些人对金窈窕的追捧――人生赢家、天降巾帼,那些粉丝敢吹,还真有人敢信,以至于这个名字所到之处,皆是艳羡吹嘘。

  或许人类本质就是慕强的吧?所以心甘情愿地被金窈窕头顶的光环吸引。

  她偏不服。

  她就要让这些人知道,那些光环都是假的,金窈窕不过就是个被人不屑一顾的失败者。

  当然,能同时让金窈窕也为苦心隐瞒的却被再次揭开的伤疤感到痛苦,那就更好不过。

  乔语丝抿着嘴,想到这里,就连最近被各种糟糕的挫折带来的无力感都减轻了不少,翻出社交软件,搜索起那篇据说已经大热的文章。

  她简直迫不及待想看到那些以为金窈窕无所不能的的粉丝在看到那些不堪的过去时会有什么表现了。

  点开数量可观的评论区,她定睛一看――

  前排顶着金窈窕粉丝后援会后缀的账号――【啊啊啊啊啊啊殿下订婚照上的笑容好可爱!原来殿下也有那么青涩的年纪,金黄色的卷发看起来像公主!!!!】

  【po主虽然我要骂你一句大贱货但还是要说赶紧把你手上殿下的旧照全都发出来让我看个够!】

  乔语丝:“……”

  脑残粉!

  她恨恨地想。

  ********

  车里,金窈窕循着蕾秋给的链接看到了自己那张订婚照片。

  照片里,顶着金黄色卷发笑得不谙世事的她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被她视作需要割裂抛弃并遗忘的另一个自己。

  因为对那段时间的她而言,这确实是某些不堪回首的卑微的象征。

  她甚至情愿过让这个自己彻底死去,不再被任何人知晓。

  可现在……

  她看着照片里自己的笑容,不由勾起嘴角,抬起手指在屏幕上抚了抚。

  这个自己,似乎也并不像她曾经以为的那么糟糕。

  *******

  深市广电,她踏进电梯,情绪还不错,低头看着手机上收到的短信。

  好像是节目组工作人员发来的,请她到广电后先到十七楼的某休息室等待。

  她对休息室楼层挺熟,让员工们先收拾同车带来的新产品,自己径直前往,岂料却在必经的拐角听到了隐隐的争论声。

  其中一道还挺耳熟。

  宁瞬沉着脸,不知道乔语丝为什么突然发神经似的把自己堵在这里叨逼叨:“能别烦我了吗你?我去录节目了。”

  “宁瞬。”乔语丝收回看着某处的目光,说,“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上金窈窕了”

  宁瞬罩着卫衣宽大的兜帽,看不清表情,沉默了一会儿才嗤笑:“怎么可能。”

  乔语丝咬字清晰:“那最好,希望你不要忘记一开始认识她的目的。”

  宁瞬过了几秒才冷声问:“你没头没脑地到底想说什么?”

  乔语丝说:“我怕你让宁萌伤心而已。宁瞬,宁萌是你姐,你当初接近金窈窕就是为了让她……”

  宁瞬打断她:“为了让她不一天到晚寻死觅活。用不着你来告诉我这件事。”

  乔语丝低着头,嘴角慢慢勾起。

  她余光注意着拐角方向出现的影子,心口像是出了口恶气。

  不光你曾经的未婚夫不爱你,就连主动靠近你的宁瞬也是另有目的的,想不到吧?痛苦吗?哈哈哈哈!

  金窈窕:“……”

  好土,什么年代了,为什么会撞上这种古早八点档台味恶俗苦情剧剧情。

  她内心毫无波澜地拐弯,朝自己要去的休息室走去,听到脚步声后宁瞬一惊,回头再看到她,整个人都瞬间僵硬了。

  俩人对视,乔语丝激动得手指都开始微微颤抖。

  金窈窕对上宁瞬的目光,却只嫌弃地转开头,径直走了。

  乔语丝:“???”

  金窈窕找到休息室,一压门把手,锁着的。

  她皱起眉头,此时却接到了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金董,您还没到吗?”

  金窈窕感到莫名其妙:“不是你们让我先到休息室休息吗?”

  工作人员:“没有啊,我在一楼等您呢。”

  金窈窕意识到了什么,想笑:“好的,我知道了,有人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让我来广电后先到休息室,看来是另有目的。”

  她说罢果然利落地离开,连看都没看宁瞬那边一眼。

  不远处的乔语丝脸色发白,金窈窕的一切反应都在她的意料之外,她更万没想到,对方会如此直接地当面将自己收到短信的事情说出来。

  这让她甚至不敢朝肯定同样听到了的宁瞬方向看。

  到了这会儿,宁瞬哪里还能不知道金窈窕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但他根本无心在意一旁暗自惶恐的乔语丝。

  他在原地僵硬了很久,才如梦初醒地抬头,朝着金窈窕离开的电梯方向追去。

  电梯大门却早已经关闭。

  卫衣的兜帽滑下,他失魂落魄地站在电梯口,连背影都写着痛苦。

  乔语丝简直要气哭了。

  她这虐的到底是谁!

  怒从心起,她直接从货梯追了下去,出门口拔腿狂奔,果然看到了金窈窕的背影。

  她疾步朝金窈窕走去,双眼跳动着炽烈的火苗,满肚子的话想说。

  她想告诉金窈窕你知道你有多让人讨厌?

  她想告诉金窈窕看到了吗根本没有人爱你!

  她有那么多的话想说,但却在靠近后被前来迎接金窈窕的工作人员拦住:“唉唉唉!”

  金窈窕听到动静,回头,目光扫过被拦住的人,漂亮的眼尾微微翘起,瞳孔中流露出些许疑惑:“你是……?”

  金窈窕是真的觉得这人陌生,刚才在楼上的时候也没细看,反正都是不重要的人嘛。

  但这两个字,却瞬间让乔语丝失去了浑身力气。

  金窈窕,不认识自己!

  她不认识自己!

  一行人已经走到门口了,外头聚集了不少人,看到她们后骤然爆发出尖叫声。

  乔语丝愣了下,往周围一看,没看到有除了自己以外的其他明星。

  她顿时找回了一点自信,却听外头尖叫的人群里传来呼喊声――

  “殿下!!!!”

  “金董!!!金董!!!!”

  就见金窈窕收回目光,看向外头的人群,露出一个有些无奈的笑容,朝他们招了招手。

  欢呼声顿时更大――

  “啊啊啊真的是殿下!!!”

  “哇哇哇金董今天真的来广电了!!!”

  “难得才能跟到殿下的行程啊!运气好好!”

  一瞬间,乔语丝听到自己自尊心碎成粉末的声音。

  你妈的。

  到底我是明星你是明星?

  结果正怀疑人生着。

  她与宁瞬便同时接到了医院里打来的电话――

  “什么?宁萌偷偷跑了?!”

  ******

  网上依旧热闹。

  金窈窕也觉得很神奇。

  网络上和宁瞬的事情竟然一点也没有影响到她的心情。

  她好像是真的一丁点都不再像以前那样介怀感情了。

  蕾秋倒是显得更着急,特地打了电话过来商量对策:“我联系人查过了,好多都是境外账号,一时半会查不到源头,不然还是先找人把文章屏蔽掉?”

  “有什么可屏蔽的。”金窈窕说,“删了他们也还能重新发。更何况都已经被人看到了,搞这种小动作只会让他们造的谣更有可信度。”

  蕾秋十分担心金窈窕的情绪,作为媒体人她有一百个办法可以甩锅,可事件里偏偏掺和上了让人不能轻举妄动的晶茂:“那怎么办,让铭德先否认掉?”

  她实在很难想象金窈窕此刻被提及旧事的心情。

  金窈窕语气却很轻松,自信满满地靠进椅背里:“否认什么?订婚还是倒追?没必要此地无银三百两,万一否认完对方手里还有别的凭证不就变成笑话了?等我忙完,晚点到公司让公关部拟个回应,该否认的否认,该解释的解释清楚就好。”
蕾秋:“……你不介意吗?”

  金窈窕轻笑:“贪图美色不是很正常,有什么好介意的。”
自己做过的事情,当然都得堂堂正正。

  蕾秋被她洒脱得懵逼,放下手机,半晌说不出话来。

  总觉得窈窕她,越来越像个真殿下了。

  不过就是不知道晶茂那边是什么态度,希望金窈窕被退婚的谣言澄清以后,那边不要为了面子做出什么事情来才好。

  *******

  晶茂怎么可能不做事情!

  只不过做的不是蕾秋想象中的事情。

  一场会议结束,蒋森刚进办公室就被朋友分享了这个八卦,瞠目结舌地看完以后立马拿着手机去找沈启明:“老沈!!你看到这个了没有!!”

  沈启明瞥了他的手机一眼,目光转回电脑屏幕,敲击:“刚才助理部跟我说了,他们在处理。”

  从会议室出来以后助理部就紧急通知了他。

  “也不知道是谁在跟窈窕过不去,牵扯你也就算了,居然还把你们的订婚照都给发了出来,不像话。”蒋森回头看了门外助理部的方向一眼,果然见众人都在忙碌,放下心来,问,“联系到相关部门了吧?什么时候能删干净?”

  被他问到的助理抬起头,露出迷茫的表情:“啊?”

  蒋森:“……你不是在联系人删除吗?”

  办公室里的沈启明开口:“境外ip,公关最初删了一次,但很快又重新发了新的,现在传播太广,删了影响不好。”

  蒋森:“反正里头也没骂你是渣男,禁掉几天后大家就都忘了,有什么影响不好的。”

  沈启明抬起头,看着他:“对窈窕影响不好。”

  蒋森:“……也对。”

  他回过神,干笑:“不过窈窕那边动作也挺快,感觉已经请了人在网上扭转风向了,我刚才就看到好几个账号在文章底下说什么你没有甩她,不知道会不会把她主动退婚的事情也给说出来,这样真是怪没面子的。”

  他说着便探头看向了最近那位助理的电脑:“既然不是联系人封禁,那你们现在在干嘛?”

  话音落地,他就看清了助理前方的电脑屏幕,当即怔住。

  办公室里传来沈启明平静的声音:“澄清。”

  *********

  网络上,自从那张订婚照发出,对于广大网友来说,那篇文章内容的可信度就瞬间提高了。

  笔者明显没有要得罪晶茂的意思,讲述的虽然是一个金窈窕被沈启明甩掉的故事,内容却多偏向于描述金窈窕倒追人时的死缠烂打。

  而故事里的沈启明,倒更像是一个高居神坛的施舍方,与他过往给外界留下的印象极其契合,以至于就算故事最后的结局是他甩掉金窈窕,也让情节发展看起来及其合理,毕竟他这样的人,本来看起来就不可能为谁停留。

  但这样,无疑衬托得故事里黯然离场的金窈窕更加凄凉,毕竟从头到尾都是一个人的独角戏。

  这种八点档故事看起来真是……太带劲儿了!

  更别提故事里的双方还都是商场上响当当的大咖。

  晶茂的沈总,低调无比但无数角落都遍布着他的传说,铭德金董,近段时间无疑也是商场上声名崛起最快的人物。

  越是大人物的瓜,吃起来越有滋味。

  虽然这瓜也不至于大到让故事双方名声受损的程度,不过吃完以后,大部分人也情不自禁要感叹一声――铭德的金董真是有够惨的。

  正常人感叹一句也就算了,但网络上从来不缺幸灾乐祸的人,跳出来酸溜溜地嘲讽――

  【所以说女人工作能力再强有什么用,还不是被甩没人爱】

  【之前老有人说她多厉害多厉害,我看了就觉得假,果然现在牛皮吹破了吧哈哈哈哈!】

  看不下去的人忍不住怼回去――

  【没人爱?人家金董都别说钱,就那张脸都不可能没人爱的好吗?】

  【人家厉害也是真的吧?把铭德公司直接做成集团,有几个同行能像她一样把产品销成国外网红的?】

  后援会的粉丝也大多不觉得这是黑点,把写文章的笔者骂得狗血喷头,但好容易抓住了往常自己永远不可能触及到的人的伤口,幸灾乐祸的人哪会那么容易就放弃嘲讽呢?见自己不被赞同,反而跳得更高――

  【跟我说她厉害有什么用?人家沈总还不是看不上?她跟沈总订婚的时候外面有一点消息吗?】

  【哈哈哈哈最好笑的是你们家金董还找来一帮水军假装晶茂员工给自己挽尊,真的笑死人了】

  他们说的,自然就是如今参与讨论者里最大的异类――那群顶着晶茂员工名头声嘶力竭嚎叫沈总真的心里苦的账号。

  众人对此自然无话可说,说实在的,别说是这些喷子,就是普通人看到他们发的东西都感觉太假了。

  正说着,果然又有一个挂着晶茂logo头像的账号冒了出来,发表了一番莫名其妙的话――

  【没有死缠烂打,没有施舍厌倦,我从最初起,始终喜欢她。也没有窈窕被甩,是我做的不够好,才让她提出分手。被退婚至今,我一直在努力追求挽回中,希望外界不要妄加猜测,传谣信谣。】

  这说的什么鬼啊,跟当事人似的。

  众人再一看那个挂着晶茂logo头像的名字――沈启明。

  网友:“……………………”

  点进去一看,全是跟铭德相关的新闻转发。

  幸灾乐祸的那批人顿时狂笑留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水军假装晶茂员工还不够现在连沈总都来cos了我的天哪!】

  中立者们也看得皱眉,留言劝说――【哥们玩儿梗也要有个度,无冤无仇的何何苦要跟铭德过不去?金董也不容易。】

  后援会的粉丝们最是来气――【滚!!!!批皮黑要点脸吧那么低级的自黑你以为大家都是傻子吗会看不出来?!】

  被喷得狗血淋头的沈启明:“……”

  一众看到留言后还来不及感动就看到他被喷的助理们:“……”

  然而态度不尽相同却都在辱骂的网友们很快就发现了有点不对劲。

  因为那个账号被他们按在地上疯狂摩擦嘲讽以后,居然――被晶茂官方账号转发了?

  晶茂那个经过认证,首页全是各种公务相关的账号一边转发,还一边小心翼翼地加上了问候词――【祝老板一切顺利。】

  黑人问号重出江湖。

  几秒前还在幸灾乐祸的人挂着满脑袋的困惑战战兢兢地删除了自己骂人的评论。

  中立者们迷茫地望着这一幕发出发自内心的疑问――原来晶茂那位沈总也会上网看撕逼冲浪的吗?

  后援会的粉丝们:“……”

  等一下,骂完以后他们才忽然觉得这个账号有点眼熟。

  这尼玛不是当初殿下家的集团新产品上市时集资最狠的那个土豪么?!

  靠!!

  但与此同时,所有人当然都注意到了沈启明郑重其事发的那番话。

  对此,吃瓜群众们只有四个字可说――

  金董你牛。

  *******

  金窈窕此番来广电,是来参加最后一场会议。

  临近年末,节目准备完毕,至此,相识一番的各城代表即将分离。

  她是准备将铭德三个分公司的店开遍全国的,自然不会不重视各个城市的人脉关系,因此最后这场会议,足足让员工们带来了几十份送别礼。

  都是铭德今年赶在冬至之前推出的新口味。

  都是业内人,大伙儿都感兴趣极了,甚至不等拿回去,就有好些人张罗着要打开看看。

  最后借着顶层的设备炊熟,热热闹闹地闹腾了一场。

  当然,那位兴市的代表全程缩作鹌鹑状。

  这些年纪大的老厨师遇上吃的就跟开品鉴会似的,你一言我一语争论不歇,金窈窕受不住地躲出来想暂避清净。

  她端着自己也分到的碗,出来后就接到了蕾秋的电话,听完后一愣。

  再打开对方发来的链接,她看得神情复杂。

  正要跟沈启明联系,不远处却忽然传来幽幽的声音:“金窈窕。”

  那声音太过幽怨,差点吓她一跳,随即看到发声的人,金窈窕辨认了片刻,才露出几分意外的表情:“怎么是你?”

  不知道多久没见的宁萌裹着一件厚外套站在不远处,神色憔悴得吓人:“我看到网上他们发的文章了。”

  金窈窕:“怎么?”

  宁萌:“我想来告诉你,不是我写的。”

  金窈窕听完后反应了几秒才明白她的意思:“谁怀疑你了?”

  她都快忘记宁萌这个人了。

  宁萌却不相信似的:“你应该第一个怀疑我才对,毕竟我那么讨厌你。”
金窈窕失笑:“讨厌我的人海了去,你还排不上号。”

  又不是以前在家,她现在驾着铭德南征北战,断了不知多少人财路,远的不说,兴和那位老板估计就恨她恨得要死。

  宁萌得到这个回答,沉默了很久。

  她低下头,轻声说:“我都被沈总开除了,肯定是最讨厌你的人啊。”

  金窈窕一愣:“你被沈启明开除了?”

  宁萌也愣住:“你不知道?”

  金窈窕还真的是非常意外,沈启明也没跟她说过。

  宁萌整个人好像都恍惚了下,半晌后才笑了声:“你骗谁呢,你那么讨厌我,会不知道我走了?不在沈总身边看到我这个威胁,应该立刻就发现了才对啊,不会再有人给你危机感了。”

  金窈窕突然发现此时的自己面对宁萌,内心真的一点波澜都没有了。

  其实她很早以前确实非常厌恶对方。

  直到上次在晶茂园区碰面,她还觉得对方使的那些手段可笑又怪恶心的。

  可刚才,她甚至没有第一眼就认出对方是谁。

  金窈窕垂眸一笑:“宁萌,能给我危机感的只有我自己。”

  宁萌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金窈窕浑不在意,上前,将手里拿着的没尝过的碗递了出去:“随你信不信吧,今天冬至,请你,铭德最贵的新口味。”

  说罢,她余光瞥了眼对方厚外套下若隐若现的病号服,叹了口气:“保重身体。”

  金窈窕转身回了热闹的房间。

  走廊,宁萌站了一会儿,才端着那个还有些烫的碗回头。

  宁瞬跟乔语丝听到消息找到她的时候,她正挨着墙坐在地上,一边掉眼泪一边吃饺子。

  铭德今年的新饺子,外皮揉了赤豆进去,看着粉嫩可人。

  这样漂亮的饺子,内馅儿也格外鲜甜,弹脆的海肠被切成小段,揉进成茸的鱼泥里。

  鱼泥很肥,估计是好几种调和的,其中深海鱼丰厚的油脂格外出色,混着外皮赤豆的微甜,就像是在最冷的冬天飞了一趟热带,躺在阳光炽烈的海滩上享受假期。

  宁瞬情绪很糟糕地站在远处冷冷看着她不靠近,乔语丝凑过来不住地问她为什么从医院跑出来。

  宁萌一边哭,一边一个接一个地狂吃,不做理会。

  金窈窕始终对她淡淡的,却给了她这碗冬至的饺子,还让她保重身体。

  已经有多少年的冬至没吃到饺子,她都记不清了。有那么一刻,她忽然意识到了自己在对方眼里究竟有多可笑。

  乔语丝不久前给金窈窕重创的自尊心尚未恢复,又被她搞得焦头烂额,已经十分疲惫,却忽然又接到了合作方打来的电话,对方不知道为什么非常惊恐,劈头盖脸就是对她一顿指责。

  她听了半天才听出对方在说什么,万分错愕地打开手机。

  就那么短短的片刻功夫,竟然就天下大变。

  沈启明出乎意料的出现掀起了轩然大波,合作方苦心推广的文章下,已经是一片嘲讽。

  在那之外,吃瓜网友所过之处,皆是叹服――

  【晶茂那位沈总的主页你们看到了吗?】

  【我现在在想的是,最开始那些顶着晶茂名号说话的账号会不会也真的是晶茂的员工,如果是的话,那那些沈总学着炖爱心汤给金董的爆料可能也不是恶搞】

  【我一时竟然无法想象那位沈总下厨房的样子……是真的在想尽办法狂追她啊】

  【其实我觉得金董的人设还是崩了的,我知道她牛逼,但万万没想到她居然能这么牛逼】

  【明明是来吃瓜,最后为什么吃了一嘴狗粮?】

  【呜呜呜呜虽然这位真的很有钱也长得很帅可我现在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想嫁给金董了】

  **

  乔语丝迅速搞明白了事情的走向,瞠目结舌,将手机展示给宁萌看:“这怎么跟你说的不一样?你不是告诉我沈总对金窈窕没有感觉,分手也是他主动的吗?”

  宁萌满嘴的饺子,一边嚼一边看手机,咽下去后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因为我是个卑鄙小人!我嫉妒她!”

  她打着嗝将饺子汤一口不剩地喝得干干净净。

  乔语丝浑身僵硬地看着她喝汤,眼泪也跟着掉了下来。

  你妈的。

  你害死我了你知道吗?

  同一个房间,同一个悲惨世界。

  *********

  告别未来或许还会碰面的各省代表,金窈窕下到车库,一路走一路看手机关注自己还没来得及插手的事态,突然刷到一条评论――

  【虽然沈总已经出来辟了谣,可我得说,其实之前没辟谣的时候,看完文章我也更加崇拜殿下了。哪怕po主说的是真的,可殿下打拼事业的时候所向披靡,遇上喜欢的人也能直接去争取,就算最后没成功又怎么样?她还是非常勇敢厉害啊!】

  金窈窕笑了笑,划开。

  抬头,却在广电的停车场看到了意料之外的车和人。

  沈启明个头很高,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对她笑了笑。

  很明显,求夸奖的那种。

  金窈窕迟疑了几秒,还是放弃了自家车子,让司机先回去。

  沈启明替她关上车门,上车,探身过来要为她系安全带。雪松的香气扑面而来,金窈窕瞪了他一眼:“我自己来。”

  沈启明笑了笑,就平静地靠在驾驶座上侧首看着她扣卡扣。

  金窈窕很少见他那么N瑟的样子,语重心长:“沈启明,你在网上公开说那么多,以后追不到我,很面子的。”

  沈启明不甚在意:“喜欢你而已,本来也不是丢脸的事情。”

  

10449 3622479 MjAxOS8wOS8xNi8jIyMxMDQ0OQ== https://m.clewx.com/book/201909/16/10449_36224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