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六十七章

书名:窈窕珍馐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缘何故 更新时间:2019-11-09 08:40:22

  金窈窕果然说到做到, 立刻给江柏安排了一场体检。

  江柏足足体检了一整天,各个项目筛查结束后,整个人都是迷茫的。

  他这辈子没做过那么全面的体检,从上到下, 由里至外, 每一个毛孔都经过筛查, 金窈窕给他的体检套餐项目多到像是恨不能把妇科都给加进来。

  他也是做过老板的人, 同样给自己的员工们安排过体检,可公司毕竟是要控制预算的, 怎么可能连核磁共振这样的项目都给员工安排?

  最后出来的体检报告显示他除了因为长期作息不规律以及压力大导致了身体各项指标不太标准以外, 没什么太大的问题。

  江柏得知以后,虽然也为自己的健康感到欣慰,但考虑过后,还是决定对自己的新老板进忠言:“金董,我觉得公司在给员工的开支方面, 还是需要多控制一下。怎么能给我做一场体检就花几万块?”

  金窈窕拿到体检报告单后仔细地审阅, 想找出未来可能导致对方瘫痪的□□, 却没能如愿找到症结。

  她心不在焉地听着江柏的话点头, 在江柏以为她也认同自己观念的时候,忽然开口:“要不要再做个乳腺筛查。”

  男的也是有乳腺的嘛。

  江柏:“……”

  他不至于对此不领情,毕竟换位思考一下, 他作为老板, 给员工的福利再好也不可能如此体贴。

  但,铭德对员工那么慷慨, 真的不会入不敷出吗?
大起大落后, 他见多了人性的阴暗面,发号施令惯了以后, 又从头开始给别人打工,说实话,他心中不是不感到别扭苍凉的。

  然而找到的新公司如此关怀员工的健康,却又叫他别扭的同时有一点感动。

  也罢,从选择站上公司顶楼边缘的那瞬间起,他往后活着的每一天就等于都是捡来的。

  若不是铭德需要人,猎头寻找到严海,严海又如此恰巧地给自己来了电话……

  既然这道契机出现在了他的生命里。

  那就好好把握住吧。

  ************

  江柏入职没多久后,之前陪他一起创业也一起跌落谷底的朋友们跟来了个七七八八。
当中的不少人,在经历过创业的打击之后,原本都打算回老家了。

  都是在商业上极有经验的管理人才,各自相识多年,默契无比,单打独斗都不容小觑,组合起来的力量无疑更加强大。

  能招募到这样的管理团队,几乎是每个公司老板都梦寐以求的好事,金窈窕自然也不例外。

  听说严海他们还是把家乡的房产都卖光了给江柏还债,债还得差不多后,他们也全都身无分文。金窈窕便让公司重新给他们租了房子,还提前预支了部分的工资,叫他们不至于过得太窘迫。

  还债还到最后连房子都尽数出手,颠沛流离了几个月,原以为自己在深市已经没有立足之地的众人,终于搬进了铭德给安排的新家。

  将行李安置完毕后,众人踏出阳台,看着阳台外一如既往繁华的城市。

  看了很久,大伙儿才终于相视一笑。

  江柏倚着栏杆轻轻开口:“从现在起,重新开始吧。”

  ********

  忙得分身乏术的金窈窕终于有了帮手。

  正在推进的几个项目仿佛加满了油的赛车那样飞驰起来。

  谈妥的工厂里,第一批时令菜单的样品面世。

  这批最先得到批量诞生机会的正是去年冬至时最受临江欢迎的两款产品。

  江柏作为铭德分公司的新高管,跟着金窈窕一起来熟悉他即将协助对方开展的新项目。

  翻看过技术人员给出的介绍清单,江柏对上头的一些数据颇有微词,皱着眉头给金窈窕指出:“我研究过市场的同类型产品,相同类型的产品,他们的成本绝对要不了这个数字,以铭德制定出的价格,只怕很难在市场上占优势。”

  金窈窕摇摇头:“我要做的是铭德这个品牌,所有推出的产品也必须贴合铭德的市场定位,只要我们不可复制,价格就不是问题。”

  她想要的,是围绕着铭德延伸出的一系列独一无二的产品,就像铭德的餐厅一样。

  现如今临江和深市两地的食客,绝不会将铭德旗下的餐厅跟任何一家其他品牌的餐厅搞混,例如炖牛排,但凡吃过这道菜的人,再嗅到香气,一瞬间就能脱口而出这是铭德大院的招牌菜。

  狠抓品质带来的收效是非常明显的。

  如今深市的众多分店尚未全部上线,表现得还不太明显,但临江人,但凡被问起本地有什么特别出色的餐厅,铭德旗下的品牌线绝对是他们介绍的首选。

  实体餐厅的铺开需要相对漫长的准备。

  因此用可批量销售的产品,去奠定现如今还不大了解铭德的其他城市的食客们的口碑,绝对更加有效率。

  只要这个“高品质”的光环能抓稳。

  那日后铭德不管延伸出多少产业,都更加容易被人信任和接纳。

  江柏觉得她说的也太理想了:“批量生产的产品而已,怎么做到不可复制?”

  直到样品由技术人员烹煮完毕,端上桌来,他才发现自己可能想岔了什么。

  *************

  深市广电大楼,敲定完生产线的金窈窕来谈此前餐协闾会长介绍给铭德的节目。

  闾会长已经早早到了,说自己跟其他城市的餐协代表及节目负责人在顶楼,金窈窕跟着来接应自己的工作人员进电梯。
电梯在一层停顿,外头闹哄哄的。

  几个戴着口罩的人等在电梯门口,后头闹哄哄的人感觉就是在送他们,金窈窕没多关注,工作人员看到外头热闹,倒是紧张地挡在了她跟前:“金董您小心,外面可能是粉丝,您别被挤到。”

  她代表铭德来参加重量级的项目,又是企业家,深市广电不敢轻忽。

  金窈窕往后退了一步,忽然感受到了戴口罩进来的几个人同时抬头看向了自己。

  她察觉到目光,也朝这几人看去。

  没认出来。

  粉丝们被拦在电梯外,大门终于缓缓关闭,当中一位伸手将口罩和墨镜扯下来。

  领着金窈窕进电梯的那位工作人员看到他有点激动:“宁瞬!你怎么在这里?”

  宁瞬穿着套少年感十足的嘻哈服,朝她笑了笑,与此同时,落在金窈窕身上的目光却更加深沉,也不知道是对谁解释:“接了个工作,最近要在深市录节目。”

  工作人员可能没想到他会回答,有些受宠若惊地点了点头:“这样啊。”

  宁瞬顿了几秒,转问那个工作人员:“你们这是?”

  工作人员看了金窈窕一眼,虽然是宁瞬问的,却也没敢什么都说,只含糊地回答:“啊,这位是铭德公司的金副董事长,代表公司来广电谈个合作。”

  “金副董事长……”宁瞬低下头,咀嚼着这个称呼,笑了笑。

  挺好的,高升了。

  他张了张嘴,却不知道为什么没打招呼,

  金窈窕瞥了他一眼,皱眉。

  那么久没见,她都快忘记还有这号人了。

  还有宁瞬身边那看着自己的俩人怎么回事,左边那个还好,右边那个,视线尖锐得就跟要化成刀子似的。

  她倒是一点也不露怯,径直朝着对方看去。

  见她这样,眼刀的主人顿了顿,目光收敛了一些。

  金窈窕看了她两秒后,确认自己一点不认识对方。

  宁瞬始终没说话,电梯到十五层后,一群同时进来的人又同时踏了出去。

  电梯里恢复安静,工作人员明显有些雀跃,笑着对金窈窕说:“金董,今天运气可真好,我在广电工作了那么多年,也不是经常能碰到宁瞬这种咖位的明星呢!而且听说他前段时间暂停了一个多月的工作,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

  金窈窕不太感兴趣地笑笑:“是吗。”

  电梯外,宁瞬沉默地迈开脚步,刚才忍不住给金窈窕抛眼刀的乔语丝见他脸色不好看,放慢了速度,跟在他身边小心地问:“宁瞬,你在想什么?”

  宁瞬用余光瞥她一眼,烦躁地转开头:“关你什么事?”

  看到他截然不同的态度,乔语丝身侧的拳头握了起来,努力放柔声音:“宁萌已经从晶茂离职了,你应该不会忘记吧?”

  宁瞬冷冷地看着她:“你想说什么?”

  乔语丝被他这样看着,抿了抿嘴,不敢多话:“没什么,我就是想告诉你金窈窕已经跟咱们没关系了。”

  宁瞬没说话。

  这个事实,他再清楚不过。

  因此刚才在电梯里,连招呼都没有跟金窈窕打。

  宁瞬一路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走到休息室门口,却忽然停了下来。

  进了屋的众人都回头看他。

  他平静地说:“我去上个厕所,你们先进去。”

  大门关闭。

  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忽然拔腿就往回跑。

  ************

  金窈窕在顶层下电梯,没往里走多久,就忽然听到了背后传来的脚步声。

  工作人员回头一看:“咦?宁瞬?你怎么上顶层来了?”

  宁瞬像是一路跑来的,头发有些凌乱,鬓角也渗出了汗。

  他均匀了一下呼吸:“我上来有点事。”

  随即看向金窈窕,他开口打了声招呼:“好久不见。”

  工作人员茫然地看看他又看看金窈窕:“金董,你们认识?”

  金窈窕不知道宁瞬想干嘛,不过也不重要:“算是吧,有过几面之缘。”

  宁瞬听到这个回答顿了下,片刻后才嗯了一声。

  此时近处的一扇大门忽然打开,有人说着话从门里出来。

  金窈窕循声朝那看了眼,有些意外地看到了沈启明。

  人群里有男有女,他个头最高,神情波澜不惊地听着身边的人招呼他――

  “沈总,这边请。”

  “沈总,刚才的会议上有些详细的东西没说明白,等晚些时候,我让人整理好发到您助理的邮箱,您再细看。”

  “一会儿还有个融资方的碰头会,沈总要不要先去休息室用完餐再继续?”

  沈启明的声音有一种特殊的质感,一开口就轻易让旁边的各种声音顷刻消失:“不用浪费时间,直接去会议室。”

  他说完,一抬头就看见了金窈窕,脚步立刻顿住。

  随即余光才发现跟在金窈窕身边的人。

  身旁因为他的拒绝闭嘴的众人见他停下,也都本能地止住了脚步。

  给金窈窕引路的工作人员看见他身边的诸多台领导,紧张地点头问好,台领导们看到她身后的金窈窕和宁瞬,认出宁瞬来,于是只问金窈窕:“这位是……?”

  这脸蛋这身段,来台里工作的明星吗?

  金窈窕笑了笑:“我姓金,铭德副董事长。”

  铭德的名字,深市广电的领导们还是认得的,立刻换上了更端正些的眼神和态度:“您好您好。”

  众人打完招呼,有些为难地看了眼沈启明,既不好立刻走,又担心这位讲究效率的沈总怪罪自己耽误时间,哪成想沈启明身后的一众助理此时竟齐刷刷问好:“金董好!”

  整齐得就跟专门训练过似的,那殷切的语气,现场跟他们打了无数次交道的几个台领导都从没感受过。

  台领导们:“……?”

  沈启明站在人堆里,背着光,看不太清楚表情,但也闷闷地叫了一句:“窈窕。”

  尾音拖长了半秒,慢吞吞的,听着竟有些可怜。

  金窈窕听得无言,瞥了眼他和他身边的人,反倒没多打扰:“各位先忙吧,我也去会议室了。”

  “啊!”台领导们如梦初醒,赶忙点头,“您忙,您忙。”

  待她走后,有几人相互对视一眼,都提起心来,叫来自己的下属吩咐:“铭德那位金董,小心点伺候。”

  吩咐完以后,众人再度继续陪同沈启明去开会,却忽然发现沈启明好像比刚才还寡言了,看着还有些心不在焉。

  他的那群助理也怪怪的,好像脑袋上顶着地・雷似的,一举一动小心翼翼,还时不时对眼色,目光中千言万语,难以解读。

  ……这是咋了?

  晶茂助理们想到刚才带着小鲜肉一起离开的铁石心肠的金窈窕:“QAQ”

  老板真的太惨了,太惨了。

  堂堂晶茂沈总,怎么会惨成这样。

  ***********

  会议室,碰头会尚未开始,休息的间隙,晶茂的助理们小心翼翼地干着活儿,沈启明坐在办公椅里,拿出手机不知道在干什么,表情很是专心。

  台领导觉得气氛似乎有些过于安静,但也不敢打扰。

  沈总估计是在忙什么公务吧?这位工作狂工作起来有多争分夺秒,在场的不少人都早有耳闻。

  ***********

  另一间会议室。

  金窈窕被闾会长带着认识过几位代表各个城市来深市的参加节目的同行。

  估计是节目还在筹备的原因,现场的人并不算多,至少临江的代表她就没看到。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跟其中几位打招呼的时候,金窈窕总觉得他们态度有些奇怪。

  进门的时候闾会长似乎还在发脾气,看到她以后表情才转好,也不知道她来之前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过闾会长也没说,只笑着拿出手机来:“既然接下来要参加节目,大家就加个微信,建个群好了。”

  微信加好,其中一位在群里发了一个中老年表情包,随后又转了一条公众号推文进群。

  在场的众多代表:“?”

  那位代表清了清嗓子:“这是我业余时间写着玩的,重点在于推广我们美食文化,大家帮着转发一下。”

  他年纪很大,看着倒是非常的严肃端正。

  金窈窕看了眼那条公众号推文标题:“……”

  打开一看,里头写的是老母鸡跟乌骨鸡的区别。

  写得挺好的,有干货也很专业。

  那位代表咳嗽了一声:“为了曝光量嘛,没办法,现在都讲究标题党。我用不太来电脑,每次就写在纸上,让家里的小孩帮我打出来。”

  推文的阅读量确实很高,就是下头有一半的人在骂标题党。

  但这标题,金窈窕实在没法转到自己朋友圈。然而对方那么大年纪还如此卖力搞推广,她也不落忍,想了想,还是直接把对方的公众号首页转了出来。

  十分钟后。

  蒋森上班时间摸鱼,刷新了下朋友圈,冷不丁看到一条辣眼睛的标题――

  【惊!想做・鸡竟也不简单!一定要看!】

  蒋森:“????”

  再一抬头,沈启明转发的。

  蒋森:“……………!!!!????”

  

10449 3618248 MjAxOS8wOS8xNi8jIyMxMDQ0OQ== https://m.clewx.com/book/201909/16/10449_36182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