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六十五章

书名:窈窕珍馐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缘何故 更新时间:2019-11-07 09:02:10

  菜谱要出版, 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联系一家出版社然后将古籍内容直接丢出去是不可行的。

  里头所书写的内容实在太过古老,历史变迁至今,许多老一辈们原本习以为常的知识已经不再适用于当今社会。

  好比金窈窕唯一看过的那道写在最开头的酒仙鸡, 配料里就涉及到的各种保护动物, 真的对社会上的所有人公开, 势必会造成不妙的后果。

  毕竟看到这本菜谱的人, 不可能每一个都具备自我约束力。

  现如今总有人调侃华夏人好吃,似乎只要是个活物, 就没有不能入口的道理。

  其实并非如此。

  什么东西能碰, 什么东西不能碰,这条高压线在有良知的业内人心中一直划分得明明白白。

  然而社会还是有诸多不好的风气,尤其有些饕客,醉心于挑战一切珍惜食材,更有甚者, 将此举视做身份象征, 糟蹋了不知多少濒危野生动物, 好些更是生生被吃得灭绝。

  谁知道日后菜谱公开, 会不会有人为了一饱口腹之欲,再去祸害不该祸害的东西?

  因此里头的很多细节,都得改, 却又要尽量避免修改细节破坏掉菜品本身的出色。

  那就需要技术高超的人来把关了。

  ******

  一时间, 业内众多名厨纷纷收到邀请,赶往深市。

  这本隐秘的古籍出版的消息, 堪称这些年餐饮界最重磅的新闻, 全国餐饮协会得知后,甚至专门为此开了一次专题会议。

  会议以后, 夏老太太和夏家人在网上闹出的那些动静彻底凉凉,但凡是个长眼睛的都知道这本菜谱他们决计抢不回来。这已经不是铭德和二师父这群徒弟们跟他们的战斗了,一本从未露过面的,御厨世家留下的古籍,莫说抢,只怕就连他们出手阻碍菜谱的出版进程,全国的业内同行都会撸起袖子亲自下场将他们撕个粉碎。

  尚老爷子的名声以前其实没那么大,出了深市外,未必有多少人知道他的存在。

  这些年,老二等人顶着师门的名号一次又一次在外参赛,也没让师父得到多少红利,毕竟逝者已逝,谁会去关注一个已经去世的老名厨呢?更多人通过他们认识到的,依然是尚家,和那家已经跟尚老爷子没什么联系的公司。

  但这一次,尚老爷子和他祖辈的辉煌总算为业界所知。

  可想而知,待到这本菜谱真正出版,知道他名字和生平的人只会越来越多。

  甚至还有业内其他名厨被老二等人捐出菜谱的义举触动到,过后也表示自己愿意将一些家里珍藏的不为人知的古籍内容公开。

  其中亦有不少成就斐然,却因为种种原因,不曾在人间留名的老辈。

  古老文化传承跟现代餐饮业的碰撞由此揭开。

  ******

  夏老太太病危住院的消息在深市同行圈子里掀起了一波很小的波澜。

  不过在得知她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后,关心的人也就都散了,甚至没几个去探望的人。

  反倒是她背后的尚家公司,这些天传出来的八卦不断,叫人更感兴趣。

  老二等人留在尚家的那群徒弟一走,尚家过半数的餐厅彻底无法开门,留下的其他厨师们勉强维持着剩下的那一小半营业,却也因为手艺不过关的原因,让老客户们很恼火,生意一落千丈。

  按理说大家都知道尚家会这样跟二师父等人的出走有着直接关系,大伙儿却都不觉得他们离开需要被指摘。

  以前不知道也就算了。

  可现在,看到二师父他们发出的尚家收买他们身边的徒弟常年监视他们的证据,哪个同行看了不骂一声有病。

  虽说传统餐饮业对师承孝道很看重,但也没听说哪家会这么控制给自己干活儿的徒弟,简直都不把徒弟当人看的。

  更何况,尚荣还不是尚老爷子亲生的儿子,尚家跟这群弟子之间的联系,可能也只剩下夏老太太这位名正言顺的师母了。

  然而提起夏老太太,也没几个感觉同情的,都觉得她老糊涂,自作自受。

  带孩子嫁给尚老先生本没什么,可又是争菜谱,又是理所当然驱使徒弟的,你又不是不知道自己儿子跟尚老爷子没什么关系,还老以尚家名正言顺的传承人自居,这不可笑么。

  尚家的公司里,也全是她娘家人的身影,恨不能把尚老先生留下的东西全搬到娘家似的。

  事到如今,公司里一团乱,换成任何一家其他公司的股东高管,肯定都得想方设法让公司挺过难关。

  台柱子大厨出走虽然元气大伤,前方却也不全是一条死路。传统餐厅的老本吃不了,那你转型啊!珍珑的底子在那,做其他品类的餐厅,从头做起,累虽然累点,可熬过前期的艰难,未来公司的经营状况说不准也能慢慢得到改善。

  夏家人倒好,忙活是真在忙活,却不是为公司忙活,而是为自己忙活。

  深市业界,就有不少人听说了有些夏家股东在为自己手上的珍珑股份寻找下家。

  这大难临头各自飞的姿态委实不太好看,不过家务事,外人也管不着。

  只是不知道人在医院的夏老太太得知之后,会作何感想了。

  *****

  铭德,二师父得知了夏老太太进医院的消息,愣了愣:“没出什么大事吧?”

  老六专程打听完才回来的,叹了口气:“说还好,说是进医院第二天就清醒了,人没什么大碍,就是听说以后腿脚会有点不方便。”

  老二没说话。

  老六也安静了一会儿,才问:“二师兄,我们要不要去探望?”

  毕竟是师母。

  老二沉默了很久,才摇摇头:“师母那边,太能生事端,我们一去,还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借题发挥,万一再给大师兄和窈窕惹麻烦。既然我们已经来了铭德,断就断干净一点吧。等以后……”

  老二顿了顿,才接着道:“等以后去了下面见到师父,师父怪罪的话,我给他磕头谢罪。”

  *****

  各地名厨汇聚到了深市,跟老二等人一起研究改编那本菜谱。

  深市厨协估计是头一次遇上那么多外地知名同行集体出动,也都很慌,专门组织了接待团队,协会里但凡有些头脸的也悉数到场。

  于是这些人组织起来,征用了……铭德分公司的食堂。

  主要是来的人太多,用到的食材和锅灶也多,二师父等人家里根本无法容纳,索性跟金窈窕申请了公司食堂的使用权。

  当然,用到的食材全部由全国厨协赞助。

  于是这段时间,铭德分公司的员工,忽然发现公司食堂的伙食标准居然比以前还可怕。

  铭德吃得够好了,莫说在这片园区,就连整个深市,都未必有哪家公司员工的伙食敢说比他们优秀。

  但平日里吃吃盐h鸡红烧牛腩红焖甲鱼脆皮鳝段鱼汤泡饭等等等等也就算了。

  给我们吃两头大鲍会不会有点过头了?

  午餐时间,端着餐盘进入餐厅的分公司员工们,果不其然又在一尘不染的玻璃橱窗里看到了满满一大盘炖得汤汁胶稠的扒海参。

  海参各个丰满肥胖,大得吓人,被炖得又软又烂,一看就知道口感肯定很滑糯。

  左边,是豪迈无比水润丰盈,足有拳头那么大的炒带子。

  右边,是不知多少海胆汇聚而成的一锅海鲜汤,依稀可见肥硕的龙虾肉在当中浮沉。

  员工们打完这个打那个,最后指着末尾一盘看起来其貌不扬的肉菜询问:“这是什么?”

  打饭阿姨平静回答:“松茸闷鳄鱼。”

  员工们:“……”

  员工们端着餐盘流着泪。

  这一餐盘菜放外头普通餐厅敢卖到两千块信不信?

  我们真是何德何能,能得太子爷如此垂爱。

  *****

  深市和临江两地关注了铭德食堂超话的其他公司员工:“??????”

  铭德到底是怎么回事?居然一天比一天过分了?

  是知道他们每天都在靠着铭德员工发在超话的食堂照片下饭,所以准备利用他们逼死两地公司的老板们,以达到自家称霸商界的野望吗?!

  *****

  金窈窕近日因为食堂供应的疯狂食材得到了分公司员工们更加深厚的热爱。

  她对此有些无奈,二师父等人带着一群名厨在食堂研究菜谱,一次又一次尝试下消耗掉的食材可不就进了员工们的肚子?为了这本菜谱,国内厨协可谓是下了重本,来自世界各地的原材料不要钱似的运过来,把食堂冷库都给塞满了。

  只不过她最近实在很忙,没精力参与他们的工作,也只有随他们折腾了。

  一是深市的新店开业在即,二则交给屠师父在做的培训项目有所收效,于此同时,通过她和一批铭德弟子的尝试努力,去年在临江各个分店试行销售的时令菜单终于有了可批量生产的配方雏形。

  分公司就这么点员工,明显不够用,她去年就让人事联系猎头留意的管理人选面谈过几个后,也都不太满意,招聘新人的工作迫在眉睫,却也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完成的。

  人好招,人才却不好找。

  铭德是餐饮企业,她所需要的管理助手却不是只懂得餐饮管理的那种,但一个全能人才,在现如今的职场有太多选择,又怎么会将目光瞄准一家传统餐饮企业呢?

  面谈完又一个感觉不太满意的对象,金窈窕回来后忍不住揉了揉额头,对人事部的下属道:“让猎头继续找吧。”

  下属点点头。

  得到答复的猎头不禁发起了愁。

  目前还在待业状态的差不多也就这几位了。

  继续找的话,那目光可能就要瞄准范围更广的人群。

  铭德给的佣金很高,因此虽然要求比较高,他们仍不想放弃这场合作。

  猎头公司里愁着愁着,便有人忽然开口:“对了,不还有个那谁嘛!”

  同事:“谁啊?”

  说话那人想起这个人选,已经快速地翻起了资料,从电脑深处拖出一条文档来,指着上面的人说:“这位,江柏,创业之前也是做管理的,大公司出来,去年刚创业失败。”

  同事探头一看,发现是去年年底财经新闻上出现了很多次的常客,脸上立马露出怜悯的表情:“这人心气儿高的很,想当初创业那公司也是发展得如火如荼,结果局势一变,说倒就倒了,听说还欠了一屁股债,啧啧,那数目,换我我肯定不活了。”

  ******

  深市,高新园区。

  一幢看起来没什么人气的写字楼楼顶,一个穿着休闲装的年轻人站在边缘朝远处看。

  他对这幢写字楼太熟悉了。

  因为曾经这一整幢楼里都是他的员工。

  楼其实不高,十来层而已,还有些老旧,但能在高新园区拥有这样一处办公场地,已经是很多同行需要仰望的水平。

  最多的时候,他在里头拥有近千名员工。

  而现在,这千名员工已经尽数离开。

  他变卖了自己的所有家产,没有拖欠哪怕一个员工的工资,其他的东西,能卖的也全都卖得干净,尽力去偿还合作方的损失。

  去年到今年,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从拥有一切,到一无所有,剧情竟能转折得那么快。

  年轻人笑了笑,目光从远方收回来,低头望向脚下。

  他闭了闭眼,掏出口袋里的电话放在脚边,正要直起身,漆黑的屏幕突然亮起。

  盯着看了几眼来电人后,他还是决定接电话。

  电话那头,跟他一起创业的合伙人,他的左膀右臂,同样变卖了所有家产陪他一起还债的朋友的声音传来:“江柏,你在哪儿呢?是不是在公司?我有事找你!”

  年轻人轻轻叹了口气:“有什么事电话里说吧。”

  就听朋友道:“有个猎头想通过我联系你,你等等啊,我到公司了,咱们见面说。”

  他其实没什么兴趣,但听到朋友已经到公司,年轻人沉默了一会儿,还是从边缘退开:“行吧。”

  退开以后,他收起手机,再往下看,才发现自己刚才找的那块地方不太好。

  不远处有一块颜色跟地面相近的软土。

  楼不高,万一跌在上头,说不准还没法痛痛快快地走。

  他扯了扯嘴角。

  等朋友离开以后,再找个合适些的地方也好。

  ******

  铭德。

  金窈窕收到了深协闾老会长的邀请。

  茶楼里,金窈窕看着闾会长,有些疑惑。自从那次被夏老太太带来自家主持公道以后,她跟这位老会长就再没联系过了,铭德毕竟是新加入的成员,跟餐协挂钩的工作不多,她问:“闾伯伯,找我有什么事么?”

  老会长亲手给她倒了一杯茶,笑着开口:“上次的事情,还要跟你和铭德正式道个歉,夏老夫人当时来找我出面,我也没多去了解,就跟她一起找去了你们家,实在像是助纣为虐。”

  金窈窕喝了口茶,笑笑:“没什么。”

  老会长打量了她一会儿后也笑了:“其实我找你,还有另外一件事要说。”

  金窈窕做愿闻其详状。

  就听老会长缓缓开口:“之前深市电视台有人找到协会,说要做一档推广华夏美食的节目,是跟京城电视台合作成立的,意义比较特殊。深市市政这边,想通过协会介绍,找到一个合适的餐厅代表深市加入。协会里心动的人很多,但我留意了很久,一直都没有敲定合适的人选。”

  金窈窕愣了下,推广华夏美食的节目?难不成是……

  她回忆了片刻才问:“闾叔叔,这个节目的名字叫什么?”

  老会长:“《食为天》”

  金窈窕心说果然。

  她隐隐意识到了什么,问:“您找我说这个是……”

  闾会长点了点头:“我准备推荐你和铭德。”

  *****

  金窈窕拿着老会长给的节目介绍回到铭德,看着上头的名字陷入深思。

  深市的分店很快就要开业,再之后,国内其他城市的分店计划也逐渐会提上日程,与此同时,她还在筹备上线以铭德为品牌的餐厅产品。

  那么多的工作都在等待完成,如何让铭德这个名字顺利进入更多大众的视野就成了相当重要的工作。

  《食为天》这档节目比较特殊,首先是京城台跟深市台牵线合作的,参与公司代表着所在的城市,带有一定的政治意义。其次她直到今天仍有印象,就代表这档节目曾经定然相当红火。

  只不过她过去没有看过。

  只知道过去这档节目临江选中的代表是程琛家的公司。

  金窈窕合拢那册介绍书,思索以后,觉得这确实是个不错的机会。

  她给老会长打了个电话,表示自己愿意接受这个资源。

  老会长笑道:“好,那我过几天就把铭德的名字递上去。”

  深市,铭德即将成为被老会长选中参与《食为天》的消息不胫而走。

  ********

  金窈窕这里,倒是很快又收到了另一个好消息,人事下属告诉她,猎头又为自家公司寻觅到了合适的人选。

  她这些天已经见过了不少猎头介绍的人,因此并没多往心里去,只让人事的下属请对方到公司相见。

  她今天没时间往别的地方跑,也只能在公司见人了。

  分公司正在准备开办以来的第一次团建。

  马上要迎来相当重要的挑战,分公司的员工去年也交上了一笔漂亮的成绩,趁着这会儿还没开始忙,组织大家一起出去玩儿一趟也好。

  员工们明显都很期待,还没进公司,迎面撞上的人就都一个个兴致高昂,见到她也都笑嘻嘻地打招呼――

  “金董您来啦?”

  “我们都准备好了,大巴说一会儿就来。”

  金窈窕朝他们笑笑:“好,我见个人,一会儿跟你们一起出发。”

  结果进公司以后,迎面就看到了一张意外的面孔。

  亿万轮椅?!

  ********

  江柏神色沉静地被好友拉拽着。

  他本来不想来,但好友十分坚持,又一直不肯离开,不断劝说他公司已经倒闭了好几个月,与其陷在里头出不去,还不如重新参加工作,换个环境。

  对方不走,他就不方便做很多事情。

  因此最终还是敷衍地跟着来了一趟。

  只不过对于铭德这家公司,和这家公司的一切,他都没有任何兴趣。

  他的学历、工作履历和成绩无疑都是相当优秀的级别,否则未来也不可能建立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了。
金窈窕翻看过几遍对方的资料,倒不对能留下这样的人才抱有期待,只是余光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对方的双腿。
对方这会儿分明还是个健全人。

  那究竟是因为什么坐上的轮椅?

  正翻看着,人事下属和同行的朋友出去了,对面的亿万轮椅凉飕飕地开口:“金董,实不相瞒,我对任职贵公司没有任何兴趣,只是朋友盛情相请才不得不来。很抱歉浪费了您的时间。”

  金窈窕不太意外地点头:“没关系。”

  对方一看就是个心气高的人,未来的脾气古怪更是出了名,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在创过业后还甘愿做个打工仔。

  江柏看她这态度,沉默了一下:“好的。”

  这人怎么死气沉沉的?

  金窈窕认真看了他一眼。

  觉得他看起来特别像准备好了要剃度出家。

  这叫金窈窕皱了皱眉头。

  但对方明显是不可能留在铭德的,俩人谈了一场,同时出门。

  外头,铭德的职工们仍为了即将出发的团建活力四射,看得金窈窕忍不住一笑,回身跟亿万轮椅握手:“江总,虽然不能合作,但也祝你前程似锦。”

  亿万轮椅看着她,慢了一秒才伸出手,余光看到铭德活蹦乱跳的员工们,缓慢地回答:“我已经不是江总了。”

  “会是的。”金窈窕说。

  江柏扯了扯嘴角。

  对方的朋友大概猜测到了他俩的合作没能成功,看着有些失望:“是没能达成一致吗?”

  金窈窕笑着回答:“没关系,以后也可以合作。”

  那位朋友性格明显比江柏活泼很多,听完之后朝江柏一笑:“那真是可惜,我刚才在外头跟金董家的员工聊了不少,你要是入职,我们说不准这次就能一起跟他们参加团建了,听说他们要到野外烧烤呢,这可太和我胃口了。”

  江柏没回答。

  金窈窕当面听到,便客气了一句:“反正人多车多,两位要是想来,一起来也没关系。”

  铭德这小庙,想留下这尊大佛肯定不可能。

  但日后说不准要在商场上相见,她还不至于吝啬几口烧烤。

  只不过这位亿万轮椅的腿究竟是怎么瘫痪的呢?

  金窈窕其实挺想帮帮忙,不管有没有回报,能让一个健全人避免掉一辈子坐轮椅的命运到底是件好事。

10449 3617777 MjAxOS8wOS8xNi8jIyMxMDQ0OQ== https://m.clewx.com/book/201909/16/10449_36177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