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六十四章

书名:窈窕珍馐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缘何故 更新时间:2019-11-06 05:54:03

  新年转眼过去。

  铭德的员工们收到了又一年的红包。

  分公司前台许晚待遇更特殊些, 除了红包外,还收到了金窈窕递来的一个礼盒,打开后,发现里头是一本书。

  是一本专门写给初学者的简易菜谱。

  金窈窕想起自己收到的此生仅见的丑饺子, 解释:“我平常做的那些菜比较复杂, 而且教得也不够仔细, 未必适合您学, 这本菜谱里的菜对初学者比较友善,可以拿来做参考。”

  许晚立刻不好意思起来。

  除夕那天她虽然相当努力, 但最后做出来的菜色味道也充其量只是普通, 最后尝到自己的水煮酱鹅以后,更是意识到了自己巨大的失误。

  金窈窕最近时常教她做饭,算起来也能称得上是她师父,因为儿子送去的那盒饺子,她有些惭愧:“饺子是不是做得不太好?启明也是, 包成那样还给你送过去。”

  金窈窕估计收到以后连碰都不会碰吧, 金家呆的全是名厨, 年夜饭什么好吃的没有?

  却听金窈窕笑着说:“不会, 猪肉白菜馅儿,其实包得还行。”

  ******

  除夕过后,母亲的晚餐邀约变得频繁起来。

  沈启明有时候会去, 有时候不去, 但不管怎么说,母子俩在深市碰面的频率都比以前高了许多。

  门口除夕挂上的福字和对联在深市的初春里色彩明艳, 沈启明踏进大门后, 就见今天的母亲看起来格外高兴。

  西红柿炒鸡蛋的香味飘来,母亲拿着本菜谱对他说:“启明, 窈窕真的吃了咱们包的饺子唉,还说包得不错。”

  沈启明拎着从公司带出来的厚厚的文件袋,闻言一愣,垂眸露出个几不可见的笑:“嗯。”

  许晚放下手上的菜谱,把西红柿炒鸡蛋盛进盘子里,看着完成的作品颇有几分喜悦:“别说,窈窕给的这本菜谱里的菜做起来确实比较好上手。”

  话音落地,她目光转向儿子,想聊一聊自己的心得,却见儿子的目光径直落在了――自己身后。

  许晚迷茫转头,除了餐台上的菜谱外,什么都没看到。

  *******

  晶茂园区,上班时间,特别助理被一个电话叫进办公室,看到办公桌后的老板正一如既往地在办公,还以为老板有什么公事要吩咐。

  就听老板低沉的声音响起:“有一本书,我去了两家书店都没有找到,你让助理部的人一起找一找。”

  特别助理立刻提起精神,老板都找不到的书,这得是什么了不得的珍品?古籍么?

  晶茂的最高助理,没有异于常人的本事是绝对做不好的,特别助理脑海里立刻闪过了好几个业内知名的古籍收藏者,同时严肃点头:“好的,您说。”

  两分钟后,他神情恍惚地踏出办公室,外头的一群同事担忧地打量他:“怎么了?沈总训你了?”

  特别助理摇摇头,回到工位,打开淘宝。

  同事反应过来:“沈总让你买东西啊?”

  特别助理:“……嗯。”

  同事们有点好奇:“买什么啊?”

  便见特别助理在搜索框一字一字打出――

  《初学者别害怕,三分钟学会萌萌家常菜哦!》

  众位同事:“……????”

  ********

  铭德。

  金窈窕领着二师父和马勒等人办理入职手续。

  她当初不收马勒,在最缺人手的时候,拒绝掉主动找上门的人手,说实话,不是没有犹豫过。但因为不清楚二师父等人的态度,加上马勒这一辈的弟子们因为父辈的原因捆绑在尚家,她才让理智的抉择在跟解决困境的欲望斗争中占据了上风。

  过后再看,她的担忧果然不无道理。

  估计连二师父他们都没想到尚荣和夏老太太会对他们这些年对尚家的付出看得如此理所当然,甚至到了对他们毫无感恩,也不留情面,连他们的后辈弟子也视作私产的程度。

  倘若不是提前划分出了安全的界限,只怕夏老太太这一闹,还真能把铭德在深市业内的名声闹臭,即便最后能澄清,遭遇一番争端和麻烦也免不了。

  但现在,二师父等人已经狠下心在深市业内跟前公开斩断了尚家珍珑跟他们师徒师门的联系,且自己带头离开尚家,那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尚家是尚家,尚老爷子是尚老爷子,他们集体离开,充其量只能称得上跳槽,任谁都没法将问题上升到道德层面,且因为他们多年的付出,知情人们私底下只怕还要赞他们一句有情义。

  金窈窕看得出来他们是真的不再留恋尚家了。

  也能看得出父亲与他们深厚的感情。

  既然如此,她还有什么拒绝对方投奔的理由?铭德缺人得厉害,一群有多年从业经验的熟手加入,本就是利大于弊的好事。

  她本来还在跟屠师父一起紧锣密鼓推进的培养人才的新项目终于也可以稍微减轻些压力,后续更大的发展暂且不提,至少马勒这一辈的师兄弟们集中特训一段时间,深市即将开业的那些新店不愁没人用,她也不再需要为了公司的客观短板放缓前进的脚步。

  ******

  老二等人这次来,还带来了他们这些年参加各大赛事获得的证书奖牌和奖杯,人事一样一样认真登记,越登记越惊异。

  在餐饮公司工作,他们对业内的一些奖项肯定都有认知。

  老二他们身上的荣誉,虽然放眼国际未必称得上多么稀奇,可在国内和深市,足足够排得上号了。

  金董这又是从哪儿领来的一群大人物?

  老二等人反倒对自己所带来的荣誉没什么感觉。

  毕竟这些年不管得了什么奖,都不曾改变他们在尚家被边缘的状态,他们之所以来铭德,图的也是大师兄在这,铭德毕竟规模不如尚家大,他们并不曾指望过能在这得到比尚家更好的待遇。

  只是没想到,过后金窈窕竟给了他们每人一份详细的制度说明。

  一群师兄弟刚开始还觉得她太公事公办,结果翻开细看,看到待遇一栏,才齐齐怔住。

  “一线厨师长在职期间每年可获赠所负责餐厅百分之五股份分红……”老二慢慢念出这段文字,最终落定在结尾处,“……厨师个人贡献优异者,未来在职期间可获得所在公司部分股权分红……”

  老六傻傻地问:“我们也包括在里面吗?”

  金窈窕理所当然地回答:“当然,不过师叔,以你们的资历,只留在深市或者临江的一线有点可惜,铭德最近成立了几个新的项目组,我打算让各位负责更重要一些的工作,如果进展成功的话,最多再过几年,大家就可以拿到工资以外的回报了。”

  老六光听就够想不通,抬起头问站在对面的金窈窕:“又不是自家亲戚,铭德怎么还给外人股份分红呢?”

  传统行业与新兴行业风气不同,他们虽是尚老爷子的弟子,但到底不能算是尚家真正的后代,因此在尚家那么多年,工资奖金一点不低,却也从没想过自己能跟公司分红扯上关系。

  金窈窕说:“大家在铭德,尤其拜师进来的,说不准就一辈子都要留在这里,既然如此,那就都是一家人,怎么会是外人呢?”

  一群师兄听到这话,都抬起头。

  金窈窕朝递来视线的他们笑笑。

  社会文明发展至今,师徒跟宗亲关系所能带来的羁绊只会越来越浅,也就是屠师父和二师父这种从旧社会就开始入行的老一辈坚守信念,过去才会兢兢业业放弃属于自己的发展机会给跟自己利益毫无关联的师门奉献一生。
但甭管他们怎么认知这个世界,金窈窕都不打算利用这份赤诚。

  为了道义不得不留下和心甘情愿留下从来是两个概念,铭德这样的传统餐饮行业,所拥有的一线厨师们更是比一切都重要的根基。

  且伴随职业生涯的拉长,这些人只会历练得越来越优秀,等到有一天社会认知里的师徒羁绊不再那么重要,能留下他们的理由,就只能是他们自己不愿意走了。

  分红是利益,也是感情,同吃一锅饭的自己人,才会坚定不移地守卫这锅饭的稳定。

  *******

  入职手续办完,金窈窕忙活别起了别的事情,师兄弟们留在原处继续翻看自己手中已经翻看了好些遍的文件。

  老六回过神,朝坐在自己旁边的老二笑道:“那么多年了,真没想到还能有被当做自己人的一天。”

  老二半晌后才嗯了一声,将已经看过的文件仔细叠好,边角都捋整齐,珍惜地塞进自己上衣外套的内口袋里。

  ********

  屠师父听说人手的事情被解决,喜不自胜地来公司看情况,本以为金窈窕应该是从哪儿招来的新工,没成想一进公司就看到几张熟脸。

  都是同行,他哪能不认得深市尚家这批活跃的台柱子?

  双方相遇,屠师父感到难以置信,金窈窕那丫头说新人,难不成就是这群大神?

  在徒弟跟前向来底气十足的屠师父有点懵逼了,霸王花一样的身躯缩成了一株营养不良的含羞草。

  殊不知对面这群大神中也有不少人看他跟看人生赢家似的。

  马勒悄悄跟自家父亲和几位师叔介绍:“这就是铭德的屠师父,第一个手里有铭德股份的老师傅,金窈窕和我大师叔对他特别好,完全就是自家人,比尚家对咱们好多了。”

  含羞草屠师父被众多专注的视线看得瑟瑟发抖,过后才听八卦得知到自己眼中的大神这些年在师门的待遇。

  他黝黑的老脸顿时感动得宛若一块新鲜猪肝,小小的眼睛里泛起大大的涟漪:“同样留在师门工作,我真是何德何能……”

  哪怕只为铭德的这份情谊,他日后也必须要更加卖命的工作才行。

  ******

  缺人的难题迎刃而解后,铭德在深市的众多分店开业计划终于得以正式提上日程。

  一切工作都在稳步进行着,只一样尚未解决,那就是二师父等人带来的尚家菜谱。

  他们集体跳槽到铭德的消息终于传开,暂且不论夏老太太在尚家流下多少泪水,总之双方的关系已经彻底断干净,老二等人自然更不可能把菜谱留下,双方这下算是真正撕破了脸。

  可能是秉持着人已经失去,如此重要的传承无论如何不能落到别人手中的想法,没多久,金窈窕便感受到了尚家的挣扎。

  网络上,人们最开始讨论的是尚家最近的混乱,因为二师父等人出走,大批留在尚家的徒弟要不到说法,从年前一直罢工至今,直接导致了尚家在深市近半数的餐厅无法正常营业。

  正常营业的那些店,水准也大不如前。

  珍珑在业界还是有些口碑的,因此诸多不了解内情的人都对尚家发生了什么变故十分好奇,议论纷纷一段时间后,突然有人出来爆料,说原来尚家老爷子留下的那批资历最深的老徒弟全都跳槽去了铭德,还同时带走了尚家祖辈留下的珍贵菜谱。

  这下立刻就点炸了锅。

  铭德官方账号下冒出不少询问此事真假的留言。

  最终这条爆料在尚家珍珑的官方账号处得到确认。

  尚家似乎已经无计可施,业内无人站在他们这边,他们便转而将目光投向了网络,发布了长长一条控诉文章。

  首先控诉二师父等人的出走。

  其次控诉他们带走本该属于尚家传承。

  随即打起了感情牌,例数这些年尚家对这群亲传弟子有多么的好,他们却翻脸不认人,伤透了尚家上下的心。

  最后则意有所指地将枪口转向铭德,暗示铭德侵吞了尚家的传承。

  ******

  颇具煽动力的文章立刻叫不少网民看得义愤填膺,纷纷指责铭德的不厚道――

  【再怎么说也是别人家的东西。能理解正常的商业竞争,可总不至于偷走别人家的传承啊!】

  【这群大厨也太没良心了,珍珑对他们那么好,也能说走就走,不留情面】

  不过铭德现在也是有粉丝的,金窈窕通过《华夏珍馐》吸来的粉当然不可能凭借一面之词相信这篇文章,于是撸起袖子就上去为金窈窕和铭德掐架。

  一时间双方闹得不可开交。
金窈窕当然不可能任由自家被抹黑,只不过还没等铭德出面,忍无可忍的老二等人就迅速通过深市厨协发表了公开声明。

  离开尚家的时候,他们还静悄悄地,想给尚家留下最后一点脸面。

  但没想到尚家竟然还想步步紧逼。

  他们现在到了铭德,尚家对他们的任何针对都会转化为对铭德的不利,这并不是老二等人选择来这的初衷,于是为了保护铭德,心中仅存的最后一点情面也终于彻底消散。

  尚荣的身世在多方掐架下已经小有流传,老二通过厨协发表的声明,彻底锤石了这个传言,同时他们也第一次对外公开了自己这些年在尚家的生活。

  每日奔波比赛和工作,几乎全年无休,尚家给出的薪水虽然丰厚,但也只是业内的正常待遇,然而比起业内同等级的厨师,他们的生活却要拮据许多,因为尚家并不重视他们所带的徒弟,虽然按理说出师后这些人都是给尚家工作的预备军,但在能正式为尚家工作以前,尚家仍旧吝啬得只肯支出微薄的待遇,以至于为了让徒弟们过得像样,这群老师父几乎将自己大半的收入都补贴了出去。

  那么多年来,靠着自己的努力,他们为尚家培养出了一代又一代的弟子。

  但尚家似乎从来看不到他们的赤诚,甚至买通他们身边的徒弟,对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进行监视。

  这是有证据的。

  马勒最喜欢打师门里的内奸,彻底离开尚家之前,更是痛痛快快地把父亲身边的钉子全揍了一遍,揍完之后,把父亲给这群没良心家伙购置的东西全给没收了,当中就有好几台手机。

  手机里各个被收买的徒弟跟夏家人联络的信息以图片形式发布出来。

  这下真是全网震惊。

  这特么是搞谍战吗?

  对于这些外行而言,最先被锤的尚荣不是尚老爷子亲生儿子的事情已经够荒诞了,那些谍战片一样的来往短信居然更有戏剧性。

  莫说网友,就连业内人都跟着震惊。

  但尚家的重点明显不在这里。

  他们早知道尚荣的身世不可能瞒住,最终目的只是想要回那本菜谱。

  因此不管网友们怎么回头嘲讽他们的控诉,珍珑只咬死老二等人将菜谱带走是给了铭德。

  这是抱着自损一万也要伤敌八百的信念将铭德一并拖下水。

  铭德但凡不想跟尚家扯上关系,就只能把菜谱还回尚家。

  而尚家,只要能拿回那本菜谱,自然也能获得一点喘息的余地。餐饮界的古籍本就珍贵,尤其还是一脉御厨的传承,靠着这本菜谱,他们说不准就能吸引来感兴趣的名厨加入珍珑,让尚家渡过难关,东山再起。

  *****

  铭德。

  金窈窕看着尚家在网友的百般羞辱下仍然坚定不移地要拉自家下水的各种手段,摇了摇头。

  自打正式入职了铭德以后,马勒就又开始了各种要求金窈窕收下菜谱的尝试,但即便尚家的手段用出来之前,金窈窕也没有答应。

  其实说实在的,她不太想当这个尚家的传承人。

  她对那本菜谱感兴趣,只是因为那本古籍可以给她很多对于菜色新的灵感而已,但尚老爷子传承人这个身份,对她却没有任何好处,反而弊大于利。

  首先,铭德的定位将要混淆不清。

  有一个父亲已经够了,虽然师从尚老先生,父亲这些年却不参与公司的菜色研发,铭德有今天,跟尚家没什么关系。

  她却不同。

  接受这本菜谱后,她日后对外的身份,究竟是金窈窕,还是尚老先生的传人呢?

  这个身份,顶多能为她在深市的经营带来一些业内的红利,然而在加入深市餐饮协会后,这些红利铭德早已经不缺了。

  那么做这个传人究竟图什么?图给自己攀上夏家这门讨厌的亲戚?

  放着菜谱的盒子搁在桌面上,二师父等人面色凝重,金窈窕朝他们笑了笑,据实开口:“二师父,实不相瞒,我其实也不想收下这本菜谱。”

  二师父闭了闭眼,一旁的马勒又气又急:“就为了尚家?可你不收,只要菜谱留在我们手里,尚家一定也会咬死你收下了的。难不成真要把菜谱还给尚家?”

  老二现在已经对尚家厌恶到了极点,听到儿子的话,立刻驳斥:“不可能!”

  他就算为了避免给铭德带来麻烦离开铭德,也绝不可能把师父的传承交给一群心术不正的夏家人。

  师兄弟们全都面色凝重。

  金窈窕大概能猜出他们准备如何解决问题。

  她看着老二等人,有些疑惑:“你们究竟为什么那么坚持要让我做这个传人?直接传给马勒或者其他徒弟不就好了。”

  老二看着她,半晌后苦笑了一声:“他们不行,我也不行,窈窕,我和你师叔们这些年最大的愿望就是把师父的名字发扬光大,让更多的人知道他祖辈的成就和成绩,但参加过那么多比赛后,仍然不行。所有人只知道尚家珍珑,不知道真正的尚老先生,身边但凡有一个徒弟能有天赋将师门发扬光大,我何苦把这本书留在身边几十年?”

  金窈窕沉吟片刻,想不通地问:“你们想让更多人知道尚老先生,让这本书被更多人看到,不是更快?”

  老二愣住。

  “给更多的人看到?”

  他从来没想过能有这个选项。

  金窈窕看着他们,便有些感叹。

  国内的很多古老文化,可能就是这样在这样一辈又一辈的留手下断绝的。

  例如这本菜谱,二师父等人即便自己学不会,徒弟后辈也学不会,也绝不肯叫外人看到里头写的东西,生怕被人学了去。

  但事实上,被人学走菜谱里的东西,真的会损害到他们的利益吗?

  其实并不会,因为此前他们在外行走江湖时也并发挥不出里头的水平。

  世界那么大,身边所能接触到的人只是沧海一粟而已,倘若不是遇到了她,或许这本菜谱的结局就是一代代寻找传人,却又一代代寻找不到,最终尘封或者损毁,化为灰烬,再无人知道里头写了什么东西。

  偏偏遇上的她,又觉得这本菜谱并没有重要到不可或缺。

  因为她现在的本领,是凭借自己的悟性、努力和对烹饪的热爱淬炼出的,跟传承没有半点关系。

  同样的菜,她做出来的,二师父做出来的,跟马勒做出来的,味道都会有所不同。

  这证明了菜谱的存在,只是锦上添花,那么它的作用只发挥在自己身上,实在可惜。

  金窈窕说:“二师父,尚老爷子虽然没有留下血脉,但也许有一天,他的传人会遍布大江南北。”

  老二怔怔地看着她,很久之后笑了一声。

  “窈窕,你说得对。”
******

  网络,所有人都在吃瓜的时候,被尚家死咬着不放的尚老爷子的徒弟们突然发声,表示自己会将尚老爷子留下的菜谱进行正式出版,并在内容出版以后将古籍捐献给深市博物馆。

  消息一出,整个厨界都震动了,难以置信他们会做出这么慷慨的事情。

  发出公告以后,老二等人再次通过厨协写明了自己不将这本菜谱交给尚家的原因,以及铭德的金窈窕几次拒绝他给出的菜谱,并劝他不如让尚老爷子的心血让更多人看到的话。

  这下尚家的攻击自然打在了棉花上,厨界的业内人更是感动至极,不少人竟然直接真身下场撕起了尚家。

  一直为铭德冲锋陷阵的粉丝们骄傲得要命,冲到铭德账号下方尖叫――

  【金董!!!后援会来啦!!!!我们没有看错你!!!!!】

  【我就知道你跟铭德不可能是那种人!!!!】

  【金董牛逼!!!!】

  【金董我爱你!!!!】

  吃瓜路人也都看无语了,这会儿再瞧尚家的控诉书,甚至都忍不住为他们尴尬――

  你说这图什么,出来控诉一圈,啥好处没捞着,尽让人看你们家八卦,聊你们家老板他爹到底是谁了。

  尚家三句话不离,看得跟眼珠子一样重要的菜谱,恨不能为这本菜谱把铭德活吞了似的,结果人家铭德根本不稀罕。

  临江网友此时纷纷出面嘲讽――

  【讲道理铭德在我们临江也很有底蕴的好吗,根本就不比尚家差,怎么可能看得上他尚家的东西】

  【就是,铭德做的可是自己的菜系,跟尚家有鸡毛关系,铭德明明是我们临江之光!】

  ********

  尚家,夏老太太几近疯魔:“出版!?出版?!他们怎么敢出版?!”

  传承菜谱出版以后人尽皆知,还能值多少钱?他们本想着要回菜谱来吸引一些业内厨师来珍珑的念头自然直接被扼杀在了摇篮里,花钱在书店就能买到,谁还愿意卖身到尚家来?

  但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尚家祖传菜谱要出版的消息还不够让他们糟心的,那头公司里还在闹罢工的厨师们直接全部走人了!

  夏家的亲戚打电话来,几乎要急哭:“说是看到了老二他们的公告,知道了师父们这些年在尚家的待遇,这群倔驴全都不肯干了!”

  如今在尚家入职的第三辈徒弟,哪个不是被老二等人从什么都不懂的时候一点点补贴出来的?

  那些委屈,师父们从不对他们说,以至于他们直到如今才知晓。

  那还留在尚家?留个屁!上铭德去!

  他们这一走,尚家暂时无法正常营业的那些店,只怕永远都开业不了了。

  夏老太太怔怔地听完,恍惚地看了眼沉默的儿子。

  “没关系。”她喃喃着对儿子说,“我们还有尚家,还有珍珑,还有夏家,那些外人,什么都不是……”

  下一秒却接到了夏仁的电话。

  “姨妈。”那头传来夏仁小心翼翼的声音,“你那的流动资金还有多少?够回购公司百分之几的股份啊?”

  夏老太太愣住,很久之后才冷声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平日里口甜舌滑的夏仁安静几秒,尴尬地笑了起来:“姨妈,我最近有点缺钱,手上的珍珑股份,您给我兑回现金吧,折点价也可以。”

  夏老太太听着,抬手狠狠地抓住了自己的胸口,眼前一黑。

  几秒种后,正看着窗外的尚荣忽然听到怦然倒地的动静。

  

10449 3617517 MjAxOS8wOS8xNi8jIyMxMDQ0OQ== https://m.clewx.com/book/201909/16/10449_36175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