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五十八章

书名:窈窕珍馐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缘何故 更新时间:2019-10-31 09:29:11

  铭德这下真的彻底红了。

  不仅仅局限于临江和深市这两块片区, 《华夏珍馐》这部片子面向的受众有多宽,铭德的名字就传播得有多广。

  通常来说,影视作品的投资人影响力只局限在幕后,作品不管再成功, 投资人能得到的最大回报无非是与成绩挂钩的金钱。

  毕竟喜欢作品的人最有好感的终究是作品的创作者, 纪录片的演绎者, 从定位上也跟普通影视剧里的演员有着根本性的区别。

  但贾冰洋主动公开的那个采访, 让喜欢这部纪录片的粉丝真正将目光聚焦在了自己的投资人身上,他甚至将这部纪录片诞生的功劳也毫不犹豫地拱手相让, 这份大大超越了普通投资人和被投资人之间的帮助, 实在是把原本就心疼贾冰洋的粉丝们感动得不要不要,解决掉了林淼,这会儿掉头就开始为铭德冲锋陷阵。

  铭德虽然开办多年,可不得不说,早期实在是低调得有些过头, 就连很多临江人, 也是在看过了贾冰洋的报道后动手查找, 才发现铭德竟然真的每年都在进行公益活动。

  这习惯保持了太久, 有时候是去山区送温暖,有时候则是照料孤寡老人,偏偏进行得低调得很, 早些年的一些善举竟然连关注都没多少, 也就贾冰洋遇到的那次动静大些,可也没有太功利地大肆炒作, 只在临江本地宣传了几嘴而已。

  然而就是这样沉默的善举, 网络上寥寥无几的图片里,却每一张都塞满了温暖人心的笑容。

  让人几乎能想象出当初心灰意冷的贾冰洋是如何宿命般与他们相遇。

  这是什么神仙公司!

  铭德的官方宣传渠道瞬间被各种观光打卡的留言塞满, 甚至连海外同胞都发来感谢,感谢铭德和金窈窕的善举,让同胞们今天能在海外得到这份来自故土的慰藉。

  连带着临江都大红了一把。

  临江人骄傲得呱呱叫!

  临江市政也骄傲得呱呱叫!

  深市人也……不管怎么说,铭德说了要在深市展开新发展了!铭德来了深市,那就也是深市人!

  先前在网络上暗戳戳指责铭德不公平竞争的人也不知被淹没到了哪里,明显居心不良还试图蹦Q的几个被吊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

  深市,夏仁看到这么个事态发展,惊得都摸不着头脑。

  铭德是养小鬼了吗?为什么运气总是那么好,就连投资个新导演,都能投资成紫微星,他这都还来得及动手呢,就又提前一步叫他们躲了过去。

  还借着那位导演的宣传,把他们家即将在深市广开新店的消息宣传得人尽皆知。

  他找人写文章的钱打了水漂,还不算完,餐饮协会的副会长也不接电话了,他打了好几个,都显示对方正在忙线。

  搞得他很发愁,特地托人去打听,事情办不成没关系,大家以后还是可以出来喝酒的嘛。

  被打听到那人一听他问副会长,立马笑了:“副会长啊,他最近忙着呐,哪有时间出来喝酒。”

  夏仁问:“忙?最近有什么大型赛事吗?”

  对方:“哪里,他忙的是铭德加入咱们协会的手续。”

  夏仁:“……铭德加入咱们协会?谁推荐的?”

  对方:“副会长啊!”

  夏仁:“……”

  我的朋友,你不帮我就算了,为何这样。

  *****

  深市的另一个角落,马家,马勒用了个调虎离山之计调开父亲,偷偷溜到父亲没来得及上锁的书房,打开了父亲放在书桌后头的保险箱。

  他拿出保险箱里的绸布盒子,打开,里头放的果然是那本熟悉的菜谱。

  马勒盯着菜谱封面手绘的字迹看了很久,眼神闪烁,像是在努力下一个决心。

  他眼神最终转为坚定,阖上盖子,关好保险箱门,起身出了书房,径直离开了家门。

  身后,老二和一群师弟站在暗处看着他走远,表情也是复杂难明。

  老六很久以后才开口:“二师兄,马勒这是去找金家那丫头了吧?”

  马勒上次去铭德餐厅回来以后,状态就有些不对。

  带回来的那只酒仙鸡马勒没能瞒住,那么浓烈的香味,根本不可能躲过一群名厨的鼻子,因此马勒的战利品几乎是刚进家门就被当天碰巧在家的一个长辈截胡了,得知是从铭德拿回来的金窈窕的手笔,长辈们教育了他一番,过后却又都偷偷尝了口。

  那口醇厚的滋味师兄弟几个到现在都还记得。

  过后马勒就总是心不在焉,但好歹表面上能过得去,但自打前不久跟尚家不欢而散后,那种躁动的表现就越来越明显了。

  长辈们都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精,哪里能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老二低声叹了口:“阻止什么呢,他不会听的,那只酒仙鸡你们都尝过,敢说自己一点也不心动吗?”

  老六沉默了两秒,笑了起来:“大师兄家那个闺女啊……”

  但过后还是说:“可那本菜谱毕竟……不阻止他吗?”

  老二思索良久,最终摇头:“算了。”

  老六:“二师兄?”

  老二怅惘地说:“师父只是让我给他找传人,让窈窕认进师门,跟尚家合作,从来都只是我自己的私心。我一直觉得,尚家是师父留下来的,他走后,我们这群弟子就有职责替他照顾好留下的心血。”

  其他师弟何尝不是这样想的呢,老六想到这几次爆发争执时师母让人心凉的话,胸口沉甸甸的:“你也没做错什么。尚家和师父……”

  老二闭了闭眼,打断他:“错了,老六,你还没看清吗?现在的尚家,已经不是师父的心血了。”

  “所以。”老二看着儿子背影逐渐消失的方向,几不可见地笑了笑,“随他去吧。”

  *****

  金父接到深市餐饮协会打来的电话,挂断后金窈窕问他:“怎么这个表情?谁打来的?”

  金父琢磨了一会儿,继续挽起袖子收拾东西:“深市餐饮协会的副会长,告诉我他做推荐人推荐咱们入深市的协会了,咱们也不认识他吧?你联系的?”

  金窈窕摇摇头。

  她根本不认识深市餐饮协会的人,亦或者说,之前的铭德在深市餐饮界本就是边缘人物,连一店开业那天都没有同行来捧场。

  这次突然被接纳,即便因为《华夏珍馐》开播的缘故公司知名度和口碑双丰收,依旧挺突然的,更何况还是协会副会长带的头。

  不过随他去吧,铭德马上要在深市展开新业务,这年头在商场上当独行侠不容易,能被同行们欢迎肯定不是坏事。

  金父思索了一会儿果然也想通,不再去纠结,自从《华夏珍馐》上映以来,铭德的好事儿一桩接一桩,不差多这一件。

  人逢喜事精神爽,他身体都跟着硬朗许多,这几天在临江参加市政特邀的各种会议,因为《华夏珍馐》的热映,带动了整个临江在国内的风评,他简直成了各大领导手掌里的小心肝,各种表彰荣誉拿到手软,不久前的一次会议上,更有发言人直接将铭德定义为积极弘扬民族传统文化,努力推动民族文化走向国际,发展同时不忘回馈社会的民族良心企业。

  国内实力雄厚的企业多不胜数,良心企业的名号却不是凭借财力就可以得到的,有这句评价奠基,再加上拿的那些表彰和奖,铭德未来在临江必然地位超然。

  做好事能得到回报真是很鼓舞人心的一件事,今年的例行慈善,铭德进行得更加用心。

  《华夏珍馐》纪录片组的成员经过前段时间的忙碌,总算等来了假期,这次就一起加入了进来,权当一起开庆功宴了。

  ******

  金家,蕾秋笑得前仰后合,把手机一个劲儿凑给金窈窕看:“窈窕,你现在可太红了,都有后援会了我的天。”

  金窈窕看着屏幕上赫然显示着“铭德餐饮有限公司副董事长金窈窕粉丝后援会”的不知道是谁建的社交账号:“……走开。”

  是了,这也是很无语的一件事。

  她,一个公司副董事长,不是明星也不是网红,居然在贾冰洋表态的那场掐架以后拥有了粉丝后援会。

  粉丝数量还很不少。

  这后援会不像是开玩笑,成立以后还正正经经地发布了好几条跟她有关的动态,看起来是跟着《华夏珍馐》播放的速度在更新,每播放一集新的,就飞速截图视频里她的镜头发出来。

  铭德是这部纪录片的主线,她则是代表铭德的人,每一集都有出镜。

  但,这依旧没有办法消除她内心的疑惑――为什么她会有粉丝,粉丝们粉她图什么?

  网上,有些不小心点进了这个后援会账号的人跟她有着一样的迷惑――

  【hello?看着贵账号的认证信息陷入疑惑,我知道铭德公司是什么意思,但为什么他们公司的副董事长会有粉丝后援会?粉丝还好几十万?】

  后援会的粉丝们立刻对此位陌生人循循善诱――

  【朋友,颜值即正义了解一下?】

  【呜呜呜康康我们人美心善的金董吧!关注关注我们金董的作品吧!】

  【颜值高厨艺好又有钱的长腿大美女企业家,为什么不粉,粉她比粉明星快落多了,自从成为金董粉,每天吃饭都香喷喷!】

  路人迷惑地被指路到置顶博,点开配图的照片,才发现原来是最新一集《华夏珍馐》里金窈窕出镜的截图。

  纪录片主要拍菜和手,其实脸部出现的时候很少,但那路人看纪录片时,也确实被金窈窕几个片段日到过。如今惊鸿一瞥的画面被制成图片细细品味,果然是越看越美。

  图片里的金窈窕正在做一道花雕鸡,扎着发半垂首,目光聚焦在正料理的鸡肉上,修长的天鹅颈和清晰精致的侧脸线条一览无遗,洁白细长的手指捻起小勺,将一勺酱汁细细铺开在外皮肥厚油润,一看就十分可口的鸡肉上。

  路人看了几秒钟:“……”

  OK,算我一个,不过等我先盛碗饭来。

  ******

  临江的冬天再次如期而至,屋里众人准备出发,说说笑笑地穿好厚外套,打开门,才发现外头站了个人。

  正在拉拉链的金窈窕看着外头的人愣了一下,这次倒立马认出他了:“马勒?”

  啊!

  是啊!

  她突然想起来,那天在深市的餐厅,黛比的医生离开以后,她一直觉得少了的是什么了。

  当时突然出现的马勒可不就蒸发了吗?

  突然消失的马勒现在又突然出现,提着个盒子站在金家的院子外头,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按门铃,就那么站在寒风中望着屋子方向发怔。

  被金窈窕一叫,他才回过神,目光如电地扫向金窈窕,看着气势挺强,脚下却退了一步。

  金父一见他,赶忙出去给他开门:“你这孩子,怎么跑临江来了?大冷天的,在外头站着干嘛,按门铃叫屋里给你开门啊。”

  马勒被他拉进屋,迟疑了几秒后,看到金窈窕身后的一群人,他才开口:“你们要出门吗?”
金窈窕啊了一声,看着他:“你来找我们?”

  “我来找你。”马勒闷声回答以后,将带来的盒子朝她一递,“拿去。”

  金窈窕狐疑地接过,打开一看,眉头立马皱了起来,阖上盖子还给他:“拿回去吧。。”

  马勒把胳膊藏在背后,一副“我没有手”的表现,没好气地说:“喂,你要不要这样啊,我从深市大老远跑来临江,很冷的好不好!”

  金窈窕不为所动:“这是尚家的东西,我不能收。”

  马勒吭哧了半天:“酒仙鸡你不就做了,我还没追究责任呢……”

  金窈窕愣了下,酒仙鸡?她就做了那一次,马勒怎么知道的?

  她忽然想到了那只不翼而飞,让叶白情耿耿于怀到生完孩子给她打电话的时候还念叨的鸡,盯着马勒:“那天偷鸡的人……”

  马勒慌了一下,此地无银三百两:“我不是我没有你不要瞎说!”

  金窈窕了然:“是你。”

  马勒:“……”

  金父见马勒一副“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死给你看”的表情,到底是二师弟的儿子,有点不忍心地出来打圆场:“好了好了,什么鸡不鸡的,马勒你赶紧把菜谱收起来,带回家去。”

  马勒脸一撇:“不要。”

  金父:“……你爸知道吗?”

  马勒脸色变沉了些:“都被人欺负到脑袋上了还忍气吞声,管他知不知道。”

  金父听不懂又无奈,只好给自家师弟打电话,让师弟来临江接人。马勒咬了咬牙,有点着急起来,不料电话接通后,那头的父亲听到这件事,竟一点不着急的样子:“大师兄啊,就让那臭小子在你那呆着吧,别赶他走了。”

  金父都懵了:“老二,你儿子把家里的菜谱都带过来了你知道吗?那是师父留下来的东西,我跟你说你赶紧过来把人连菜谱一起带回去……”

  老二打断他:“啊?什么?师兄,我这信号不好,听不太清楚你说的话,晚点再聊啊!”

  金父:“……”
金窈窕:“……”

  马勒:“……”

  马勒双眼闪过一丝笑意,摊开手:“我爸手机坏了。”

  金窈窕闭了闭眼,把盒子塞给他:“你自己回去。”

  马勒:“没带钱。”

  金窈窕:“爸!给钱!”

  马勒:“我不会坐车。”

  金窈窕:“……那你怎么从深市来的?”

  马勒:“走来的。”

  众人:“……”
放你妈的屁,说的什么鬼话。

  金父无奈,眼看出发的时间已经到了,只能妥协:“算了算了,一会儿再说吧,我们现在要出门,马勒你……”

  他盯着马勒看了一会儿,叹息道:“算了,你也别瞎跑了,来给我们帮忙吧,刚好今天缺人手。”

  ******

  今年因为去凑热闹的人很多,铭德专门包了一辆大巴车,车上除了公司里的厨师,还有纪录片组的成员比如蕾秋和贾冰洋,以及一些铭德职工,比如贵妇前台许晚,以及金窈窕的新助理露娜……

  露娜为了躲相亲,还真就在铭德呆下来了。

  许晚则是回临江处理一些投资工作的,得知铭德一年一度的活动,就说想留下帮把手。

  车上,她频频回头朝后望,神色一言难尽。

  金窈窕坐在车尾闭目养神,马勒是铁了心要给她那本菜谱,时不时进行骚扰――

  “喂,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给我个面子。”

  “你又不吃亏,给你你就收着呗。”

  “有点礼貌行吗?吱一声行吗?”

  金窈窕依旧不理他。

  铭德的员工们在角落里交头接耳――

  “这谁啊?咱们公司的员工吗?”

  “没见过,不可能,公司里的员工谁这么跟殿下说话。”

  “难不成又是个新宠妃?”

  许晚:“……”

  许晚惆怅极了。

  ******

  铭德今年的公益在临江一所儿童福利院进行。

  长桌摆开,同行的厨师和员工们立即投入工作。

  临江的社会福利工作一直做得很好,儿童福利院条件并不差劲,只是孩子们多少有些怯懦,显得比普通家庭的小朋友要乖巧很多。

  院里今天有五个小朋友过生日,每一个都身带残疾。

  残疾的孩子就更胆小了,其他孩子都鼓起勇气去桌子边上围观的时候,他们只敢躲在远处悄悄看。

  看到这些孩子,马勒总算安静了,不再哔哔,金窈窕更是没有理会他的时间,注意力全部投放在了周围的小朋友身上。

  五个小寿星躲得很远,她蹲下来,朝他们招手:“生日快乐,我们一起做长寿面吃呀。”

  可能是因为她表现得太温柔,孩子们踟蹰很久,竟然真的慢腾腾靠近了。

  金窈窕内心嗟叹,没表露出对他们身体残缺的特殊,给他们每个人都派了点有趣的小活儿。

  马勒也被拉着干活,揉面外带热汤,汤是从铭德餐厅里匀来的高汤,遇上福利院的灶火,很快滚起了浓浓鲜香。

  又是冬至,饺子和汤圆是少不了的,不过这都交给其他人在做,金窈窕自己仔细调着一口锅,将里头被卤到质地酥烂的哨子翻起查看。

  面条这种东西,好不好吃,最大的因素就取决于汤汁和浇盖在面上的码哨。

  肉要提前很久就开始准备,肥瘦均匀切成小粒,下锅煸炒后再加上香料卤制,直炖到肥肉入口即溶,肥而不腻,瘦肉也饱满多汁,半点不干柴,吸饱了卤汁里的咸鲜,才算大功告成。

  马勒干着干着活儿,又有点牢骚:“饺子汤圆面条谁不能做,有那手艺,不好好看我给的菜谱,来做这些普通的东西……”

  金窈窕切着一根嫩笋,眼也不抬地说:“东西再不普通也是做给人吃的,吃的人开心不就行了,只要用心,饺子和面条也能做得比酒仙鸡受欢迎。”

  油拿干黄鱼籽和虾头爆香,滑进姜蒜翻炒,笋一下锅,香气就厚重起来,铭德今冬自己找工坊腌的笋,又酸又香,闻着就叫人口齿生津,爆炒过后,开胃的功效就更明显了。

  她来之前打听过,今天过生日的五个小朋友里,有一个可能是因为身体原因,性格比较阴郁,平常不爱吃东西。

  马勒嗅着飘来的香气,不说话了,余光使劲儿瞥向台子上的腌笋。

  食谱里有一道菜似乎就是要用到腌笋的,只是这些年他尝试了各个品种的腌笋,始终调不好菜里的味。

  腌笋味重,跟其他食材搭配的时候,更是格外沉迷抢戏,然而到了金窈窕手中,飘来的酸香却乖顺了不少。

  饺子先出的锅。

  现场来了几个媒体,这次金窈窕没请,他们是自己跟来的,忙活到后面,原本为拍摄而来的人也跟着上桌包起了饺子,周围那么多丁点大的孩子,他们本来也可以围观拍摄的,可看铭德的人干得那么投入,一点不理会镜头,他们也有些受触动,想为孩子们做点什么。

  铭德的人都温和,来的记者也不像平常来的那些一样扛着机器到处拍,孩子们是很敏感的,感受到善意后逐渐也变得活泼许多,开始叽叽喳喳地说话了。

  这里的一切就像初升的旭日,跟敬老院的温暖相比,是另一种截然不同的柔。

  孩子们捧着小碗吃饺子,马勒本来没兴趣的,他在尚家也算未来的大厨,接触的无不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上流珍馐,可看周围的人吃得香,自己也不知怎么的来了胃口,跟着尝了一个。

  这一吃,他表情就带上了几分惊讶。

  金母给在忙活的金窈窕喂了口饺子,金窈窕一边吃一边点头:“今年的馅儿调得也好,感觉比去年还香。”

  今年冬至还没到的时候,铭德旗下各个餐厅里的时令菜单就有脱销的势头,去年的水饺汤圆名声太广,加上铭德最近翻红了一把,餐厅每日排队的客流又突破了新高,因此早早的就有顾客给铭德提议销售可以带回家的生汤圆和生水饺,好叫排不到队的顾客可以退而求其次把东西买回家里自己做。

  金窈窕是个很善于听取建议的人,更何况这确实是个好建议,以此推计,干脆将店里一些可以外带加工的食材都加入了对外销售计划。

  今年的时令菜单,就是一次尝试。

  因为时令菜单的价格是跟着隐宴和寻香宴的菜单价格在走,她本以为最多卖个热闹,谁知效果竟出乎预料的好,这几天光是各家餐厅单售时令菜单的收入,每天就几乎能比得上当天店里堂食的营业额。

  88一份的三鲜水饺,有些客人甚至十份二十份地抢购,怕过了这个村没这个店,自己吃的同时不忘多带些给家里或外地的亲友品尝。

  因此三鲜馅儿早早脱销,为了分担销售压力,金窈窕才又折腾出了现在吃的馅料。

  “鲅鱼、黄鱼、墨鱼、竹荪……”马勒细细分辨,总觉得这几种材料的香气做不到如此醇厚,忍不住问金窈窕,“里头除了这些,还放了什么?松茸?松露?”

  金窈窕让人把面条下进锅,牵着几个小寿星去洗手,回头看了他一眼:“是煸干的猪油渣磨成的粉。”

  马勒一听猪油渣,顿时无语,这种登不上大雅之堂的材料……

  金窈窕笑了一声:“所以最普通的食材也能做出好味道的,只要你愿意用心。”

  马勒沉默下来,默默咬了口饺子。

  各种鲜甜的鱼肉馅里掺进脆脆的竹荪,混合着如今才确定的猪油渣的粉末,高级的鲜甜竟瞬间被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咬进嘴里,满满浓厚的鲜汁。

  他看着自己带来的菜谱。

  金窈窕不肯要,他其实也被对方坚决的态度搞得有些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了,本想着实在不行,就打道回府的。

  可听到这么简短的几句话后,却说什么都不想离开了。

  他很确定,自己能在金窈窕这里,学到很多自己一直悟不透的东西。

  马勒若有所思地回到桌边,开始思索自己用什么法子才能留下来。

  一旁的铭德厨师不知道他从哪儿来的,但一起干了场活,到底熟络了很多,见他吃的香,有点骄傲地跟他闲聊:“味道好吧?我们金董研究了很久呢。”

  马勒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

  那厨师露出与有荣焉的笑,过后才叹了口气:“听说你是从深市来的啊?要不是咱们铭德旗下人手不够,今年深市那边其实也可以尝到时令菜单的。”

  马勒愣了一下:“铭德人手不够吗?”

  看起来人挺多的啊。

  厨师摇摇头:“哪止不够,简直缺极了好吗,马上深市那边还有新店开业,也不知道厨师能不能匀得过来。你又不是不知道,培养一个好厨师可不是三两天的功夫,我跟着我师父在铭德呆了快有八年了。”

  马勒看看他,若有所思。
他在尚家,也领了一群跟这人差不多年纪的师弟,都是跟在父亲和几个师叔名下学习的。

  但……虽然已经厌恶透了尚家,那些师弟却还得生活,不能跟他一样任性。

  铭德的厨师猜出他是同行,悄悄问他:“你从哪儿来啊?”

  马勒:“珍珑。”

  尚家的珍珑业内人多少都听过,铭德的小厨师露出惊讶的表情:“哇,厉害了,你们每年的分红肯定也很多吧?”

  马勒一愣:“分红?”

  小厨师:“是啊,我听说你们家几个大厨都拿过奖,还是尚老爷子的亲传弟子,公司得给多少股份啊?”

  马勒听得摸不着头脑:“公司,为什么会给大厨股份?”

  他爸和一群师叔在尚家干了那么多年,也从来没听说过有给这个。

  小厨师也摸不着头脑:“什么?尚家不给大厨股份的吗?我师父是铭德金老爷子的弟子,金董就给了他公司股份的,别说我师父了,就连我们,到时候新店开业能选上主厨,也能拿到自己在的那个店里百分之五的股份。所以我们都拼得超级卖力的。”

  马勒:”……“

  真是闻所未闻。

  小厨师看他的眼神变得同情起来,哇,尚家的厨师们看着家大业大,私底下居然过的是这种日子哦。

  还是铭德好,还是铭德好。

  马勒盯着他,忽然又回首看向金窈窕。

  金窈窕正指挥另一个小厨师把下好的面条码上肉末,感受到他的目光,狐疑地回头跟他对视了一眼。

  马勒掏出手机,开始翻找跟自己最要好师弟们的电话:“……”

  *

  福利院外远远传来说话的声音,院长接了个电话,亲自出去迎接。

  许晚正给一个生日蛋糕上插着蜡烛,回头一看,竟看到儿子的面孔,顿时一惊,过后又是一喜。

  她放下活儿,快步朝沈启明走去:“启明,你怎么来了?”

  沈启明没说话,身边的一个助理小声对她说:“沈总今天在附近办点事。”

  许晚使劲儿回头瞥马勒和露娜,儿子一来,总算放了点心,后头的金窈窕果然也看到了出现的沈启明,愣了愣。

  沈启明远远地看着她,嘴唇似乎勾了起来,金窈窕思索片刻,还是放下东西过去打了个招呼:“沈总。”

  沈启明嗯了一声,无需她问,自己解释:“我刚好在附近,听说你在这里,抽空就过来了。”

  金窈窕:“……哦。”

  真是话变多了好多。

  屋里面条的香气飘出来,有小孩嘻嘻哈哈的笑声,沈启明朝后看了眼,看到蜡烛和长寿面,低声问:“有人过生日?”

  金窈窕沉默了下。

  冬至是沈启明的生日,这她还是记得的,以往总是提前很久就给对方准备生日礼物。

  只是已经很多年没过了。

  一旁传来许晚的笑声:“是啊,有五个小朋友一起过生日呢,要一起来吹蜡烛吗?”

  沈启明没做声,只看着金窈窕,金窈窕叹了口气,看着他开口:“生日快乐。”

  沈启明嘴角就勾得更明显了点。

  一旁的许晚却愣住,看看她又看看儿子。

  “启明……”她声音干涩起来,“今天是你生日吗?”

  金窈窕怔了怔,看向她,许晚居然不知道沈启明的生日?她还以为对方今天参加完这边福利院的活动就会回去跟沈启明一起过生日呢。

  许晚明显也有些无措,她捏着一把蜡烛,刚才还在装饰生日蛋糕,竟一点没想起,今天过生日的人还有自己的儿子。

  沈启明却没什么表现,只平静地嗯了一声。

  金窈窕眉头慢慢皱了起来,想了想,开口:“沈总,留下一起吃长寿面吧?”

  沈启明嘴角弯着,眼神也很柔和:“我还有个会要开,就是过来看你一眼。”

  金窈窕沉默了一下:“今年我没有给你准备礼物。”

  “那不重要。”沈启明摇摇头,“你记得就够了。”

  

10449 3616130 MjAxOS8wOS8xNi8jIyMxMDQ0OQ== https://m.clewx.com/book/201909/16/10449_36161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