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五十七章

书名:窈窕珍馐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缘何故 更新时间:2019-10-30 07:23:11

  网络上愤怒的网民久久不能平息, 无数质疑和指责几乎压垮京城电视台。

  京城电视台之所以能在所有电视台里地位超然,受地方顶礼膜拜,靠的无非是他们特殊的定位。台里的上下领导也都清楚自己身负的重任,否则也不会主动去开拓靠艺术作品做文化输出的工作。这无疑是国内观众们喜闻乐见的创举, 只看前段时间《天下美食》的推广下方观众们期待的留言就可见风向, 过后即便这部片子没取得预料中的好成绩, 对于这次尝试, 大多数的观众依然没有因此过多指责,而是报以鼓励的心态, 还给他们贡献收视率。

  这一切的一切, 无非是因为京城台的公信力。

  人们愿意相信他们的出发点是善意的,不管结果如何,都是想把这片土地最厚重最珍贵最让人无法割舍的情怀和文化传播给更多人看到的。

  这种公信力,京城台上下花费了无数的心血和时间去凝聚。

  却那么轻易地被林淼毁得干干净净。

  如果说最开始这还只是林淼一个人的麻烦的话,那到了现在, 已经是整个京城台都在面临挑战了。

  *

  金窈窕很快看到了京城台给出的最终处理结果, 不仅林淼和为他发文章的摄影师被京城台开除, 就连他叔叔都没能躲过处分。林淼一个年轻导演, 倘若犯的只是普通小错,未来说不准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偏偏惹上的是这样特殊的是非, 国内观众但凡不是金鱼, 必定要抵制他未来的一切作品,他在国内, 是说什么都不可能混得下去了。

  至于他叔叔, 圆滑谨慎了大半辈子,本来都熬到了可以更进一步的年纪, 却因为侄子被人扒没了底裤,也是凄凉。

  其实原本一切不至于到这个地步的,贾冰洋最开始并没想过主动报复,倘若不是最后被牵扯到了节目组和铭德,可能两部撞了当期的纪录片也能井水不犯河水地相安无事。

  网民们的愤怒当然没有那么容易就被安抚,林淼被开除的消息放出来后,《天下美食》的评论区里依旧乱得不能看,就连不少这部片原本的观众都自发加入了抵制范畴。

  因为前段时间的资本下场被暂时压制住的《华夏珍馐》的粉丝们则绝境逢生,看到事态真相以后,越发怜爱导演贾冰洋,以至于前些日子骂战带来的风波,都转化为了加持片组的热度。

  “真是造化弄人。”金窈窕点点屏幕,又刷到一条新的痛斥林淼的小论文,放下手机朝一旁的蕾秋说,“不过不愧是灭绝师太,厉害啊。”

  蕾秋赶紧给了她一个眼神,示意他贾冰洋在旁边接电话:“小声点。”
金窈窕愣了下:“他不知道那些视频是你拍的吗?”

  蕾秋鼓了下嘴回答:“我不太让他知道。”

  又说:“还是多亏了你,要不是你提醒,我也想不到那么长远的事情,当时听你的偷偷留那些视频,也是担心你跟那公子哥起争执,那公子哥会回头给你使绊子。一年之前贾冰洋连名字都没有,谁能想到有一天能有资本跟京城台出来的公子哥对掐?还是你有远见,怪不得能把公司经营得风生水起。”

  网上现在流传的那些林淼的视频,是一年多以前,林淼还在临江广电的时候,金窈窕让蕾秋想法子拍的。

  林淼虽然喜欢大放厥词,却也都在自己觉得有把握的场合才会开腔。比如觉得绝无可能会对他造成威胁的贾冰洋跟前。

  他倘若表里如一,始终坚定自己的立场,金窈窕倒还高看他一眼。毕竟思想这种东西,每个人都自由,想怎么表达就怎么表达呗。

  然而到了其他场合,比如京城电视台,媒体跟前,以及之前《美食天下》的营销定位里,他又聪明得很,知道说什么话才能赚那些自己看不上的人的钱。

  因此在金窈窕的记忆里,当初贾冰洋即便有了成就,跟林淼起争执时,走向也没有那么一边倒,就跟前段时间不少帮着《天下美食》跟《华夏珍馐》对抗的粉丝,那些亦或是被他的高帅富人设吸引,亦或是天然买账京城台的粉丝恐怕在看到视频之前,万万不会想到自己在这位高帅富的眼里其实只是个“泥腿子”。

  因为想到了这一茬,再者当初还在临江广电跟林淼不欢而散,金窈窕就提前留了一手,用作自保。

  没想到还真的派上了用场。

  事到如今,对方花大价钱带来的热度,反倒成为了《华夏珍馐》的机遇,金窈窕听贾冰洋打电话时说的话,就知道是京城台在联系他谈引进片子开播的工作。

  晚饭做海胆蒸蛋,蕾秋一边帮金窈窕开海胆,一边笑着说:“京城台那边,是大领导直接找来的,开的条件很优厚,还跟贾冰洋道了歉。我估计那边安排开播的动作会很快,毕竟要安抚舆论。另外咱们收视也好,第一个引进的地方台收视率直接上了纪录片排行榜前几位,以后只会越来越高。贾冰洋这几天高兴得天天念叨,说等这些电视台都谈妥,网播那边的分红结下来,就能让你看到投资的回报了。”

  这是片组和贾冰洋的腾飞,同样也是蕾秋的。

  蕾秋想到前些天自己回临江台时的风光无限,台里原本抱上了林淼大腿的老疯狗宿敌都没敢在她眼前出现。

  辛苦了那么久,终于都到了收获回报的时候。

  ****

  不过还有一件事情没有解决。

  风浪逐渐平息以后,金窈窕拿到表姐给自己的分析表,看得眯起眼睛。

  她总觉得有点不太对头。

  之前骂战的时候,攻击铭德的那些声音似乎也是有组织有预谋的,有些一看就收了钱的媒体,说的话怎么看怎么像更希望舆论多攻击铭德的样子。照理说林淼的对手是纪录片,是贾冰洋,不至于分出那么多火力来专程攻击铭德才对。

  甚至在林淼已经一败涂地的现在,依然有不死心蹦Q的声音,他们倒也不敢找纪录片的麻烦,只是暗戳戳地到处表示,林淼那种双面人倒了活该,但这不代表铭德之前试图花钱挤进纪录片的行为就正确。那可是国内的第一部美食纪录片,铭德的钱也是导致两位导演分道扬镳的重要原因,虽然林淼那人不是东西吧,可铭德之前又不知道,就这么用不光彩的手段,实在是扰乱餐饮行业规则,也不把传扬美食文化当回事。

  一个民族大义的帽子扣下来,看起来还真挺理中客的。

  背后要没人给钱,金窈窕不相信他们敢顶着风险找不痛快。

  **

  深城,夏老太太特地清了自家餐厅的整个二层,邀请本地餐饮协会相熟的管理者赴约。

  深市经济发达,本地的餐饮协会同样规模不小,聚集了几乎整个深市排的上名号的餐饮从业者,凝聚起来的力量,甚至比得上普通小城市的商会。

  但凡与餐饮相关――宣传媒体、美食赛事等等等等,无处不见协会成员的身影。

  铭德未来即将在深市铺开旗下各大餐厅的消息传来,尚家上下是真的睡不好觉了,夏老太太一大把年纪,竟也学着用起了手机,得知铭德投资的那部纪录片居然在掐架大战里获得了胜利,气得连饭都吃不下。

  夏仁也发愁,但发愁的时候又有点高兴:“另外一部片子的导演是个假洋鬼子,活该倒霉,姨妈您也别气了。 ”

  夏老太太也不理他,自顾自抹泪,夏仁安慰她:“投资的纪录片没事,不代表铭德就能沾光啊,把柄都在咱们手里呢。这次我请了我朋友来,只要想法子,肯定能叫铭德在深市被孤立。甭管他们多能蹦Q,咱们餐饮协会最排外,以后想抢咱们的东西,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他们淹死。”

  夏老太太这才好了些。

  来赴约的果然是夏仁的朋友,深市餐饮协会里地位举重若轻的副会长,夏仁最近失去了好多朋友,对剩下的朋友格外珍惜,抓住这位副会长就拼命喝酒。

  酒过三巡,他提起自己的请托,拿出手机,给那位副会长看。

  副会长醉眼朦胧的,眯着眼瞅,看到屏幕配图的画面,立马认出:“这不《华夏珍馐》嘛!”

  这部纪录片最近红得不得了,随处可见,他们这种从事美食行业的就更加不可能没看过了,他不光认出来,还评价:“你也看这部纪录片啊?拍的是不错。那个姓林的拍的,什么鬼东西,还敢说咱们国家的菜油腻腻,去他妈的。”

  夏仁一听,立刻重点转移:“就是,那假洋鬼子!”

  二人骂了一会儿林淼,越骂越开心,副会长才想起来:“对了,你给我看这个,是要跟我说什么?”

  夏仁才想起本意,尴尬地咳嗽一声:“咳,你别看图片,看文章,看文章。”

  副会长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配图的文章是在说《华夏珍馐》里贯穿整部剧的主线铭德不公平竞争的事情。

  文章的笔者立场倒很分明,站纪录片但不赞同铭德这种行为,更把铭德的存在定义为整部纪录片唯一的污点――

  【《华夏珍馐》拍的很好,只可惜穿插进了利益的不择手段,片子里的铭德作为主线,表现得也很不错,但我相信换成其他餐厅,同样也能有出色的表现。我理解贾导缺乏资金时的身不由己,我不怪贾导,更感谢他在逆境里仍然不忘初心地给出了这样优秀的作品,我只怪铭德,只怪资本,用他们肮脏的手段污染了这片净土,挟持了一个心怀梦想的导演。好在是金子总会发光,贾导靠着自己的作品获得了成功,祝愿他从此不受桎梏,以后所拍的,都是他真正想要的东西。】

  副会长看得感叹:“写得真好啊。”

  夏仁心说那当然,知道这篇文章花了我多少钱不:“是啊,我也看得很痛心,现在的餐饮行业,真的越来越浮躁,铭德前不久不是就宣布要在深市开大批分店了?我们这些人兢兢业业,比不上人家的资本操作啊。”

  副会长瞥他一眼,听出画外音,笑道:“我记得,这家叫铭德的公司,跟你们尚家的珍珑,不太和睦?”

  夏家人没少在外表露过这个信号。

  家丑不可外扬,夏仁笑道:“一点宿怨,不值一提。”

  副会长心照不宣:“铭德虽然才来深市,可有了这部纪录片做广告,知名度以后肯定要起来的,你们得做好准备。”

  夏仁:“知名度起来又怎么样,又不是什么好口碑。他们还没进咱们本地的协会吧?”
副会长看了他一会儿,笑着摇头:“咱们会长是个死脑筋,要知道这些,肯定不可能让他们进来。”

  二人相视一笑,临走前,夏仁客气地塞了张银行卡给副会长,副会长醉醺醺地推让一番后,轻声说:“我会想法子让会长知道的。”

  *****

  第二天,副会长宿醉醒来,拿着银行卡美滋滋地看了会儿,躺在床上就开始给会长打电话。

  深市餐饮协会的会长是个国外回来的老华侨,在业内很有声望,国内几个最有知名度的美食大赛,每逢开赛,必然邀请他做固定嘉宾。这位老名厨兼美食家傲气又死脑筋,他不缺钱也不缺地位,谁的账都不买,但凡认准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来。这样的领导,副会长想起铭德现在的风评,自问完成夏仁的嘱托并不困难。

  老会长接起电话,很是威严:“什么事?”

  副会长打了下腹稿:“会长,我想跟您聊聊铭德,您听过这家公司吗?”

  会长这些年不爱出来走动,铭德又是新来的公司,副会长本以为他应该不知道的,哪知出口后,却听对方的声音里带上笑意:“我当是什么事儿呢,你也看到他们的新闻了啊?”

  副会长一愣:“新闻?您看到了啊?”

  网上那些文章算新闻吗?而且会长看到之后怎么这个语气?

  会长笑道:“哈哈,是啊,我才知道这家公司居然在咱们深市也有分公司呢,可惜总部在临江,嗨,怎么就不是咱们深市的呢,便宜临江协会那群人了。”

  副会长:“……”

  他语气谨慎起来:“是啊。”

  然后飞速起床打开电脑,搜索铭德的名字,双眼腾地瞪大。

  就喝醉个酒的功夫,网上跟铭德相关的最新消息竟然已经全部更新换代。《华夏珍馐》纪录片的导演在骂战之后第一次接受了公开采访,并提及了之前网络上沸沸扬扬的那篇文章,和自己的投资人,铭德餐饮的副董事长金窈窕。

  视频采访里,他有些愤怒,努力平静地陈述:“我不是一个擅长对外公关的人,所以那篇文章出现以来,即便有很多对我个人的不实造谣,我也从来没有想过出面澄清,毕竟公道自在人心,不用我多费口舌,最后舆论也还了我一个清白。可没想到,我和节目组虽然挺过了难关,最近网络上却还有人相信那篇文章里的谣言,把金董当做用资金胁迫我的投资人,就连支持我作品的一些粉丝都不例外。如果我还对此置之不理,那我自己都会看不起我自己!”

  他是一点面子都没给自己留,详详细细,一点一点将自己过去的窘迫全都翻了出来,袒露在了大众眼前。

  如何跟林淼到达临江,如何跟林淼分道扬镳,如何万念俱灰地决定放弃梦想,并在临江的商业街上尝到了金窈窕为铭德做公益时在敬老院外派发的饺子和汤圆。

  过去了那么久的事情,如今再提起,依旧历历在目。

  贾冰洋说得声泪俱下,几度哽咽,从为那一口温暖的烟火味试图介绍金窈窕给拍摄组,到失败后金窈窕依旧不计前嫌并慷慨地决定投资他这么个一穷二白的小人物。

  “金董是我的恩人,是我的缪斯,没有她就不会有这部纪录片,也不会有今天的我。”

  贾冰洋的红着眼睛说出这的这句话,被不少门户网站直接当做标题,高高挂起。

  网络上原本属于他和记录片的粉丝瞬间爱屋及乌,关注到了原本只是纪录片素材之一的铭德――

  【呜呜呜呜感动,洋洋不哭,一切都过去了】

  【天啊原来我们《华夏珍馐》差一点就胎死腹中了,谢谢铭德爸爸给我们这个出生的机会】

  【片子里的金董真的很美啊,我之前就觉得她不可能是那个文章里说的心术不正的商人,果然人美心善,我宣布她从今天开始是我的女神了!】
【是啊片子里的金董真的很美,而且铭德这条纪录片的主线也真的很温暖,她做菜时候的样子让我隔着屏幕都觉得很幸福】

  【啊啊啊作为一个临江人,真的好骄傲!临江能有铭德这样的公司和金董这样的人,临江之光!临江之光!】

  【啥时候上市?我买股票支持。】

  【金董我爱你!我宣你!!求求你开微博!我要给你我的小心心!】

  【这部纪录片看起来真的不止是贾导一个人的功劳,有几个像金董和铭德这样的投资人能支持一个一穷二白的小导演啊】

  副会长看着那些留言,缓缓吞咽了下唾沫,电话那头的会长还在看新闻,背景音里有他刚才听到过的贾冰洋的哭声。

  会长感动得不得了,想起什么,问:“对了,你找我啥事?”

  副会长看了眼自己手中的银行卡,开始觉得烫手了:“……是这样的,我发现铭德不在咱们协会里,虽然人家是临江的吧,可人家分公司在深市,就想跟您推荐一下,邀请他们进来。”

  

10449 3615864 MjAxOS8wOS8xNi8jIyMxMDQ0OQ== https://m.clewx.com/book/201909/16/10449_36158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