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五十四章

书名:窈窕珍馐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缘何故 更新时间:2019-10-27 11:29:06

  金窈窕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很冷静。

  很多年了, 过去的她无数次想问这个问题,但从来没有真的开过口,那时的她被很多情感和患得患失束缚着,但现在已经不在了。

  对面沈启明怔了下, 望进她澄澈明亮的双眼里, 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问:“当然。”

  明珠山的秋天, 满地落枫, 随着微风打着螺旋似的卷。远处有游客成群结队的喧闹声传来,但似乎被挡在了某个结界之外, 车边的方寸之地, 静谧得只有细密的沙鸣。

  金窈窕沉入一种奇妙的矛盾,仿佛过去和现在的时空交织在了一起,一端惊涛骇浪,一端静谧如水,分不清哪一边才是真实的。

  沈启明看着她, 眉头却渐渐皱了起来:“窈窕, 你为什么这么问?”

  金窈窕半晌后笑了一声:“沈总, 所以我俩退婚以后的这段时间, 你出现在我身边,到罗切斯特、到寻香宴、到深市、偷偷给铭德投资、给我送枫叶……做的这些事情,都是因为喜欢我?”

  沈启明没有犹豫:“是。”

  金窈窕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她因为沈启明近来反常的举动生出的这个怀疑, 居然得到了确定。

  她想到那个过去脑子里只有恋爱的自己,倘若那个时候, 能够得到那片对方送来的枫叶, 她恐怕会高兴得一个晚上都睡不着。

  沈启明的感情和回应,过去的她梦寐以求的东西, 居然在那个自己消失以后,让对感情弃之如敝履的她得到了。

  是啊,也对,过去的自己连现在的她都觉得可笑,恨不能抹杀得一干二净,又怎么能指望叫别人看在眼里?
金窈窕沉静下来,将那两片交织的时空彻底挥灭,转开眼,摊手接下一片被风吹来的枫叶。

  枫叶已经干枯了,很脆,缺失了边角,没有沈启明送来的那片漂亮,她笑着说:“沈总,现在的我跟以前很不一样吧?谢谢你看得起现在的我,不过抱歉,现在的我不想跟任何人谈感情了。”

  放弃那些多余的东西,她的人生果然就不再糟糕。就像她之前跟黛比说那样,有些人天生可能就不适合拥有感情。

  沈启明看着她雪白的手心跟红枫鲜明的色泽对比,隐约感觉到了金窈窕话里的不对劲,困惑地皱起眉头:“为什么,你哪里不一样了?”

  金窈窕丢开树叶,闻言皱了下眉。

  沈启明跟她大眼瞪小眼,忽然意识到什么似的,不太熟练地干巴巴开口:“对不起,你穿什么都好看。”

  金窈窕:“?”

  我跟你说的是这个吗?

  *

  此时司机从车里探头出来,小声开口:“沈总……这里不好停车。”

  明珠山是景区,交通堵塞得厉害。

  金窈窕从沈启明那个重点莫名其妙的回答里回神,回头看了看周围的拥堵的游客和车,不再多想,开口道:“沈总先走吧,从这里拐出去,后面那条路就可以回别墅区。我也该回家了。”

  沈启明:“我要回晶茂,刚好送你。”

  金窈窕看了眼时间,开口:“沈总,您今天有应酬?”

  沈启明:“没有。”

  金窈窕笑了:“没应酬您回什么晶茂。”

  现在是下班的点钟,沈启明这个人的强迫症表现在方方面面,比如他的洁癖,再比如他每晚没有应酬和出差行程绝对准点下班回家的习惯。

  他会在六点钟以前准时到家,然后待在家处理工作,一本接一本地看那些从公司里带回家的文件。

  他也不去书房,就待在客厅里,于是金窈窕在屋里活动的时候总能看到他拿着不同文件审阅的样子。

  有时候金窈窕都很奇怪他干嘛不去书房,书房安静多了,客厅却总有她看电视的声音。

  只是沈启明没对此提过意见,每次都静静坐在看电视的她身边,偏又什么话都不说,只一味地工作,严肃的样子让家里的几个保姆走路都会变得轻手轻脚。然后她看电视的音量也会跟着越调越低。

  现在已经快到六点了。

  沈启明却说:“有点工作,我回去加班。”

  金窈窕倏地蹙起眉头:“加班回晶茂?”

  沈启明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似的:“嗯。”

  金窈窕盯着他,忽然说:“沈总,我以为你是下班了立刻回家那种人。”

  沈启明正掏手机搜索着什么,闻言看了她一眼,睫毛下平静的目光带着理所当然:“你又不在家里。”

  金窈窕:“……”

  沈启明瞥到她的表情,沉默了一下:“窈窕,你怎么了?”

  金窈窕又找到一个自己以往从未问过的问题:“沈启明,你以前准时下班,是为了什么?”

  沈启明因为她的表情声音迟疑了下:“……陪你。”

  金窈窕怔了怔:“沈总,您的陪法可真特殊,看文件都不带说话的,我还真看不出来您是在陪我。”

  陪得她多少年看不好黄金档的电视剧。

  但她从不知道,对方过去准时下班回家居然是这个目的。

  沈启明垂眸看着她,低声说:“我不知道你在意这个。对不起。”

  过了会儿又问:“上车吗?”

  刚才沈启明说喜欢自己时生出那一点点为过去自己的意难平不知道跑去了哪里,金窈窕没好气地说:“上你个头。”

  ****

  车里,沈启明掏出手机,屏幕上亮着他刚刚搜索出的《直男一百道求生欲测试题》。

  前方的司机见后头的老板表情严肃地摆弄手机,忍不住几次偷看后视镜。

  这是在忙什么大业务吧?

  沈启明一道道做,做完全部,跳出分数――

  二十五。

  满分一百。

  已经第二次做了啊……

  他放下手机,看向窗外,眉关紧锁。

  司机更小心了,连车速都放慢了些。

  老板看来这是遇上了难题啊。

  连之前谈跨国并购案都没见这么外露地发愁过的。

  ****

  金家,金窈窕将一把装饰枫叶插进花瓶,摆弄了一下叶片,偏头欣赏着这抹鲜红。

  手机响了一声,她掏出一看,是新闻软件发来的推送,关于林淼那部《美食天下》的。

  京城台的第一部美食纪录片,投资又相当雄厚,估计是为了捧林淼,《美食天下》在宣传上斥下了巨资。片子还没上映,广告就已经打得沸沸扬扬,无人不知,连京城台的广告时间都抽出不少用来介绍这部纪录片,网上的各种推文里更是打足了弘扬民族传统美食的旗号,不少观众都对此期待不已。

  与《美食天下》相反的,则是贾冰洋拍的那部《华夏珍馐》,因为不签买断,又是新导演的第一部片子,上播的视频网站对片子称不上特别重视,虽然也给了该给的待遇,但比起《美食天下》的阵仗,已经可以称得上是寒酸。

  网上的人基本没几个人知道贾冰洋的名字,差不多的放映时间,京城台受尽宠爱的纪录片如期而至。

  金窈窕打开电视,也给了个收视率,想看看把贾冰洋压得无力反抗的那位公子哥的作品。

  记忆中她看过一点,但已经不剩下多少印象了,就记得画面挺高端的。

  恢弘的片头特效一看就花了不少钱,片子也符合她的印象,第一个出场的就是售价高昂的鱼子酱,被金发碧眼的法国厨师用贝壳勺小心翼翼地挖出一小点,伴着音乐盛在一片金箔上。

  她看了一点后,也不得不承认拍摄主题和食材真的很烧钱,但看着看着,竟想找个毛毯给自己裹一裹。

  背景音里,旁白字正腔圆地介绍着屏幕里那位法国厨师的来历,以及这个品牌的鱼子酱需要空运,一克售价多少钱。

  金窈窕啧啧几声。

  怪不得没留下印象。

  这美食节目究竟在拍什么呢。

  不过到底是投入了大量广告宣传又占据了优秀平台的新片,黄金时段,被宣传吸引到的观众还是很多的,京城台里,林淼看着记录表上飞快攀升的收视率,靠在沙发里撑着下巴笑了声。

  一旁有下属给他报告:“林导,贾冰洋的片子定在斑马视频上了,跟咱们差不多时间。”

  林淼听到斑马视频的名字,嗤笑一声:“还真是网播,上不了台面的东西。”

  他掏出手机,刷到自己节目的官博,凭借前段时间砸下去的钱,粉丝已经过了百万,节目播放,很明显许多关注的粉丝都在收看,最新一条的宣传内容下方,看评论内容就知道很多粉丝在一边看电视一边时时打字反馈。

  前面几条热门的都是无意义的“啊啊啊啊啊”,翻到最新评论,才逐渐看到有意义的内容,不少粉丝用叹为观止的语气感慨着节目组的大手笔。

  林淼轻笑一声,刷新了一下,冷不防看到一条最新的――

  “只有我觉得有点失望吗……说好的华夏美食,结果又是和牛又是金枪鱼又是鱼子酱的,看起来倒是挺好看,可这些食材距离普通人太遥远了吧,看得提不起劲儿来。”

  林淼脸色一冷,直接把这个账号拉黑了。

  爷拍的片子是给你们这种泥腿子看的么,华夏美食就不能高端创新?这片子可是要在国外播放的,他可不想给外国人留下中餐油烟缭绕的印象。

  *

  被拉黑那网友收到后台提示的时候都惊了,翻了个大白眼,直接关掉电视,上自己主页吐槽了一条,然后逛起了别的来。

  他是被广告宣传吸引来的观众一员,本来为了这个节目,还特地点了外卖准备下饭,谁知看了半天,除了觉得贵以外,一点食欲都没能激起,失落地推开了自己的外卖后,躺在沙发上搜索起了别的乐子。

  打开斑马网站,等待的新番没更新,他百无聊赖地乱逛了起来,结果无意中收到了首页的一条推送,说是美食纪录片开播。

  这网友一看美食纪录片,还以为是刚才拉黑了自己的那个,顿时又来气了,结果仔细一看,居然是另一个名字。

  国内的美食纪录片可不多,怎么一开播还扎堆来呢?

  之前没怎么听说过这个片子的名字,不过刚好无聊,他索性还是点了进去,打算看个热闹。

  这片子倒很有网播的风范,没搞什么高大上的特效,片头比起刚才那部《美食天下》简单许多,却很有味道。

  升腾而起的火焰,一口铁锅掂起,锅里同样升腾着火焰,旁边冒出双筷子,朝火里一夹,夹出四个大字来――华夏珍馐。

  那口锅和那团火可太有华夏的味道了,看得人不自觉就暖和了起来。

  网友笑了一声,觉得这个网播纪录片似乎比京城台大肆宣扬的那部片子更贴合宣传内容,懒洋洋地靠在沙发里等着看一会儿。

  五分钟后。

  他捧着手机,唾液泛滥地奔向了桌上刚才被自己推开的外卖。

  *

  觉得《美食天下》有点让人失望的网友不止他一个,节目开播后不久,网络上就渐渐出现了吐槽的声音。

  这片子看起来总让人觉得怪怪的,出场的厨师不是法国籍就是海外留洋回来的米其林海归,片子高端是高端,可顶着华夏美食的名头,实在叫人感觉文不对题,不少去节目官博提出质疑的人还都被拉黑,一时间这些被拉黑的人聚在一起牢骚不断。

  结果一堆牢骚里,忽然冒出个活跃的大V,亢奋不已地发出了一堆图片――

  “被拉黑的朋友们!康康我推荐的这部纪录片吧!!!博主我已经配着它吃了三碗饭了!!”

  网友们刚开始还以为他是来给《美食天下》宣传的,结果一点开图片,却不见金枪鱼和鱼子酱,动图里,锅盘内浓油赤酱的食材飘散着热气腾腾的白烟。油光发亮的烤鹅、颤颤巍巍的红烧肉、松松软软被撕开的葱花卷……

  看着图片都叫人食指大动。

  *

  金窈窕收到贾冰洋打来的电话,对方有些激动地告诉她,投放在斑马视频上的片子播放量在一段时间的低迷后,突然迎来了质的飞跃。

  她点开对方发来的链接,已经是纪录片的第二集了,右下角的视频播放量已经近百万,还在不断地攀升。

  第二集的主题,开头恰好就是在铭德取的景。

  金窈窕想起那天自己做的是一道罐焖肉。

  贾冰洋团队里的摄影师很好,将制作的每一个步骤都拍得清晰诱人,罐焖肉用的五花肉其实挺肥的,被他们拍出来,却一点也不显得腻。

  猪五花切成大块,表皮先经过明火烘烤,整块肉再进行煸制,直煸到肉块四周焦黄,逼出油脂,才下锅烹煮。瓦罐底部铺进垫底的笋干菇块,烹制到汁水都半干的肉块塞进罐里,周围的空隙里填满菜干,倒进肉汁,入蒸箱蒸到天荒地老,掀开盖子,隔水的食材吸饱肉的滋味,肉块火红油亮,酥嫩到发颤,倒进盘子的一瞬间,菜干鲜花绽放似的散开,笋干和菇块莹润地停在烘烤后格外柔韧肥厚的猪皮表层。

  金窈窕啧了一声,觉得自己研究的菜干摆放位置实在很不错的,绽放那瞬间配上音乐,美感惊人。

  作为掌勺者,她不可避免地也出了镜,以前没经历过这种拍摄,她上镜的时候其实是有点紧张的,表情格外严肃。

  但出来的效果却不错。

  弹幕铺天盖地――

  【啊啊啊啊啊肉啊肉啊肉!】
【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在深夜九点被安利这个片子!】
【默默爬起来点外卖……】
【卧了个槽鲜花绽放的样子也震撼了吧!不敢奢求肉给我吃一口香菇也行。】
【掌勺的小姐姐好美!大师风范!第一集《他乡》里我也看到她了!一眼钟情!她做酸菜鱼的时候真的好温柔!老奶奶吃鱼的时候我居然哭了!】
【是铭德啊啊啊啊临江人哭了没想到有朝一日能在美食片里看到家乡的名字,铭德这家餐厅历史很悠久了!是我们临江之光,这个小姐姐叫金窈窕,是铭德的下一任接班人啊啊啊她真的很美很牛逼的!】
【我枯了,我真的枯了,这个肉一看就好吃,可临江好远,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去吃一次】
【来深城叭,刚看到的消息,铭德马上要在深城铺开分店惹】
【看完《美食天下》面无表情的我哭了,我家乡也有这种做法,小的时候奶奶用瓦罐给我炖红烧肉吃,自从奶奶去世以后,再也没人会做好肉等我放学回家了,奶奶我想你】【讲真这片子质量真的不像是网播平台的水平,怎么之前一点动静都没听说,明明比《美食天下》要好看很多啊!那边简直是炫富节目,菜漂亮是漂亮,可一点感觉都没有,明明这才是我华夏美食啊!】
【这么好的片子为什么只有这么点播放量!不行!我要做自来水去朋友圈安利了!】

  ***********

  另一个屏幕面前,贾冰洋双手合十挡着嘴,目光一瞬不瞬地盯在那些不断刷新的留言上,眼神闪烁,指尖微颤。

  拍摄了那么久,又历经波折才上线,得到观众好评的这一瞬间,他摇摆不定的信心才终于安然落肚。

  蕾秋抱着孩子坐在旁边一起看,看到那些评论,露出笑容:“贾冰洋,效果不错,你终于出头了。”

  贾冰洋想到过去种种,忽然有些想哭:“辛苦你了。”

  之前没有跟林淼硬碰硬的宣传直到此时才真正下场。因为前期的蛰伏,不少观众都觉得这个纪录片组很穷,甚至自发为他们做安利。有了口碑的力量,只需要一点点推动,推广效果就事半功倍。

  被吸引来的观众越来越多,播放平台骤然接收到这样惊人的流量,也看到了这部纪录片里强大的潜力,甚至不需要贾冰洋争取,就主动倾斜来了更多的利好,知名度滚雪球一般地扩大,很快的,讨论这部纪录片的话题已经随处可见。

  反倒是前期一枝独秀的《美食天下》,在有了对手做对比的情况下,热度日渐走低。

  ***********

  京城,林淼看着网络上大片大片《华夏珍馐》的名字,眼神冷得像是没了温度:“怎么回事?啊?宣传费都花到了哪里?啊?我要你们干什么吃的!”

  下属被骂得委屈:“该给的钱我们都给了,可观众的倾向我们又把握不了,您看,这几个跟咱们片组相关的宣传,投放量都很大,可底下的评论区,观众都拿咱们跟贾冰洋那边作对比,还有人直接在评论区里拉人去斑马视频的,反倒给他们做了嫁衣。”

  林淼听到这话气得手都颤抖起来,因为这段时间他在自己节目的官博下就拉黑了不知多少跟对方话里做法类似的人,现在从别人口中听到,只觉得自己的脸皮像是被人放在地上踩:“贾冰洋被你说得那么厉害,是给他们下蛊了么?工作不得力就是工作不得力,少tm给我狡辩!”

  下属被骂得嘴皮子都哆嗦了,可又不敢正面跟自己在台里背景深厚的领导对喷,只能偷偷用余光瞥过去。

  怪他们宣传得不得力,怎么就不觉得是自己的片子拍得不行呢?

  台里再有资源,也控制不了观众的审美啊。

  林淼拳头握得咯咯直响。

  其实他也知道台里的人不可能对宣传不上心,可他实在是难以忍受自己的风头被贾冰洋给抢去。

  明明已经把那个泥腿子赶走了,贾冰洋的纪录片别说京城台,就是其他卫视都上不了,最后只能放在跟他出身一样上不了台面的网播平台露脸。

  就这样,就这样都硬叫他爬了起来,还踩着他的名号上位。

  他凭什么?

  林淼知道这些天台里不少人都在偷偷看他的笑话,当时把贾冰洋赶走的时候他多风光,现在看起来就有多可笑。

  他这辈子没受过那么大的屈辱,想到此,气得眼眶都红了,嘴皮子哆嗦了半天,声音从牙缝里钻出来:“也不知道他用的什么手段,妈的,小人一个,敢骑在我脑袋上拉shi,我他妈不把他打服气,这辈子就甭想在外抬起头了。把我手机拿过来!”

  下属递给他手机,谨慎地问了句:“林导,您要干什么啊?其实咱们收视率也还行,撑撑也能过去。”

  林淼冷冷地看着他:“什么叫撑?也就是国内这群观众没见过世面,一群跟贾冰洋似的泥腿子才把他捧上了天。”

  他说罢,打开手机,搜索出自家叔叔的电话,打了过去:“叔,你得帮我把贾冰洋和他那部片给封了。”

  他叔叔有点烦他的小心眼:“你也是,把人档期刷下来也就得了,还不依不饶个什么,人家贾冰洋又没干什么,这事不好办,拿什么名义搞人家。”

  林淼气得拔高声音:“他把我的脸放在地上踩了都!您就说您帮不帮我!一句话吧!”

  他叔叔向来宠爱他,给他磨了半天,算是答应下来,林淼挂断电话,冷哼一声,朝旁边目瞪口呆的下属开口:“咱们片子在海外的投放已经开始了,走的根本就不是跟他一个路子,咱们是奔着世界,为国争光去的。就他一个在国内网播平台挣扎的,拿什么跟我杠。”

  下属有点被他睚眦必报的做派吓到:“林,林导,有必要吗?封人没那么容易吧?”

  林淼觉得他见识短浅,冷笑一声:“贾冰洋没名气没资本,也就是一群乡下人捧他臭脚,你真当他多有能耐。等咱们片子在海外红起来了,我弄他就跟弄只蚂蚁差不多。”

  然而没多久,才答应了他要求的叔叔却主动给他打来电话,说事儿办不了。
林淼胸口一梗:“为什么?”

  他叔叔有点不耐烦地说:“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你自己不够底气,自己上外网看看吧,人家热度趋势比你那破片儿高多少,上头的领导已经注意到这个片和贾冰洋的名字了,刚收到的文件,让咱们关注他。”

  林淼问他,他还烦着呢,贾冰洋之所以离开京城台,跟他脱不了干系,万一上头知道后追究起来,他又是一堆麻烦。全是这侄子给他惹出来的。

  林淼挂断电话,怔怔地打开他叔叔给他发来的网址。

  赫然是海外著名歌手黛比的个人社交主页。

  主页第一条的动态就是个视频,文字写着――“推荐一部美食纪录片”

  林淼看了眼这个海外视频右下角的播放量,眼前一黑。

  竟比他差不多时间投放的作品高了数倍有余。

  国内那些没见过世面的也就罢了,外国人,怎么可能也买那些油烟味的账呢?

10449 3615214 MjAxOS8wOS8xNi8jIyMxMDQ0OQ== https://m.clewx.com/book/201909/16/10449_36152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