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四十八章

书名:窈窕珍馐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缘何故 更新时间:2019-10-21 09:31:49

  叶白情下车,好友有些担心地问她:“你还好吗?昨天状态那么混乱, 身体能不能吃得消?”

  之前袒露心声的时候, 她可是听说过叶白情之前的遭遇的, 孕早期消耗得太多,这个孩子她怀得本来就十分艰难。

  昨天黛比突然出现状况, 把所有人都给吓坏了,叶白情也不例外, 挺着个大肚子陪着他们在医院折腾了很久, 现在又带着他们出门, 实在是很耗费精力。

  叶白情摸着越来越显怀的肚子笑道:“没关系, 现在吃得下东西, 我身体已经调养得比之前好多了。”

  托铭德和金窈窕的福, 她摆脱孕吐的阴影, 早些时候孕检医生还会叮嘱她好好休息不要剧烈运动, 可上一次再去体检, 医生给的遗嘱已经变成了让她多出门走动。

  好友还没说话, 人高马大的医生已经紧紧皱起了眉头:“白,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坚持要我们来这里, 如果是因为喜欢吃这家餐厅做的菜, 那么我只能说,厌食症并不是靠饮食就能治愈的疾病。纽约有无数家高级餐厅可以做得比这更好, 我甚至都没有听说过这家餐厅的名字。黛比该做的, 是尽快和我回去展开新的治疗,你这样, 只会浪费她宝贵的时间。”

  叶白情给金窈窕打了个电话,对这位医生态度平平:“可我们总得试试,那位金总监曾经就帮助过我不是吗?”

  “你们的情况不一样。”医生皱着眉头说,“这家餐厅的食物,前些天你让人打包回家,黛比同样不感兴趣。更何况你们国家这些腌渍的食材和烹饪方式本来就很不健康,黛比的生活习惯一直很规律,精神状态好的时候都不行,现在怎么可能接受得了那些食物。”

  叶白情皱起眉头。

  黛比戴着口罩和帽子下车,深市的天气已经很暖和了,她仍穿着厚厚的外套,细瘦得仿佛风一吹就能倒。

  她露出的瘦骨嶙峋脚腕上贴着绷带,是昨天被他们救下的时候伤到的。

  医生叹了口气,去搀扶她,小声说:“黛比,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那么做,你要相信,你已经很出色了,你拥有那么多喜欢你的歌迷,他们爱的都是你的作品。”

  他是唱片公司斥巨资为黛比请到的医生,为黛比做了很久的心理咨询,黛比向他倾诉的时候,说的都是自己没有变瘦之前在事业上受挫的心境。

  黛比口罩后的面孔动了动,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笑。

  医生隐约感觉到了她在隐瞒什么,可黛比不肯说,他也没法撬开对方的嘴。

  抬头看了眼面前这座坐落了叶白情非要让他们来一趟的餐厅的大楼,他到底不好转身离开,只好跟上。

  路上,叶白情拿刊登着铭德新闻的一些深市临江两地媒体的报道给黛比翻译,黛比眼神温柔地听着她说,却始终没有表露出感兴趣的样子,医生却听得直皱眉。

  他在自己的国家,因为职业缘故,是收入颇丰的绝对上流阶层,吃过的美食数不胜数,连许多蜚声国际的米其林餐厅,他都不觉得有什么了不起,叶白情却如此吹嘘一家发展中国家的地区性小企业,在他看来未免太没见识了些。

  *******

  餐厅还没到营业时间,店里没什么人。金窈窕因为叶白情的请求,提前将客人请来了这里。

  深市的第一家分店近期已经不怎么需要她亲自坐镇了,虽然还没选出得用的主厨,但公司食堂历练有素的厨师们被源源不断地送到这里,又有特别被调来帮忙的屠师父坐镇,已经足够满足日常的经营需要。

  这是她刻意在引导的局面。拥有铭德以后,她在事业上的定位自然也跟以往有了不同,想要管理好一家企业,事事都冲锋陷阵也不符合应有的管理效率。那么多的餐厅,她一家家坐镇,那完全是劈成十份都不可能兼顾得过来的。她要做的,是把一个个得用的人手安排到适合他们的位置上帮助自己。

  就像现在这样。

  叶白情的电话打来,她出去接人,看到对方挺起的肚子和明显红润了许多的脸色,笑着打招呼:“你看起来很好。”

  对方如同以前那样依赖地牵着她的手,也寒暄几句,金窈窕这才看向对方带来的客人。

  中间那个黑衣黑帽黑口罩黑墨镜的神秘人士轻轻摘下脸上的保护措施,浅金色的头发瀑布般滑下,轻声对她打了句招呼。

  看清楚那张脸的时候,金窈窕下意识愣住。

  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是――这个人不是已经去世了吗?

  *******
她随即才反应过来――那是不久之后才会发生的事情。

  黛比在欧美是很大牌的明星,她的去世,曾掀起过一阵强烈而经久不息的浪潮。金窈窕选择出国的时候,她已经去世很久了,然而依然有无数热爱她的粉丝年复一年地在怀念和祭奠她。以至于叫金窈窕这个不怎么关注娱乐圈的人,都听说了许多关于对方的事迹。

  如果没记错的话,对方应该是在今年新专辑的发布之前离开的,在她位于纽约的豪宅里。

  死讯公布的时候,正在期待新专的粉丝们近乎崩溃,那之后,无数与对方有关的过往和新闻被源源不断挖掘出来。

  包括对方一些不为人知的往事。

  比如她已经持续了很多很多年的,因减肥而导致的厌食症,她身边的知情人透露说是为了工作才患上的。

  但很久之后,又有新的真相被揭露,金窈窕才知道对方患上厌食症,最大的压力原来是来自于唱片公司的老板男友。

  她虽然红,所在的唱片公司却不大,是早年还没有出名的时候就签约的公司,规模小,资源当然也就有限,在这样的公司里还能走红,她出众的创作能力功不可没。

  她的粉丝之前也一直奇怪她为什么始终留在这家小公司,直到她去世后,才知道她和高层持续多年的恋情。
比较糟糕的是,这位男友并没有跟她结婚的打算,跟她恋爱的同时,还在追求一位富商政客的女儿,试图得到更多的资源。但与此同时,又与她分分合合,始终不放手这颗摇钱树。也是为了让摇钱树更加受欢迎,这位男友多年来贯彻对她外形的严格要求,甚至在她去世前不久,还曾试图说服她去做个能让她看起来更美的整容手术。

  个中种种,无须赘述,总之内情曝光以后,莫说粉丝,连她的朋友们都错愕不已,毕竟生活中的黛比看起来自信极了,每天都在毫无破绽地微笑。

  直到她死,她的痛苦才为人知晓。

  ******

  叶白情眼含期冀地对金窈窕说出自己的请求,黛比自己没多少表示,她来只是因为想要让叶白情这个关心她的人得偿所愿才来的,面对金窈窕这个陌生人,她也明显有点戒备,脸上礼貌又疏离地挂着微笑。

  “厌食症……”金窈窕重复了一遍这个她已有印象的名词,无奈地说,“这不是靠饮食能治好的,我又不是医生,我的菜也不是灵丹妙药。”
叶白情听到这话,露出难过的表情。

  其实她也知道这个道理,只是总觉得,铭德是个让她重获新生的地方,金窈窕和她做的菜,也都能给她强烈的温暖和依赖感。

  一旁的医生见金窈窕推辞,态度倒是变好了些,觉得叶白情虽没见识,这个被她推崇的人倒还有几分自知之明,他转向得到金窈窕的回答后也没表现出什么失望情绪的黛比:“回纽约吧,纽约有更好的餐厅,也有更好的医疗,你的情况是可以控制的,只要我们继续好好治疗,我相信你很快就能回到公司了。”

  黛比不置可否,金窈窕此时却看了那个医生一眼。

  对方这样自然地提到公司,明显是不知道黛比在公司的境遇,黛比的心结,竟然对心理医生都不愿透露么?

  众人马上要走,金窈窕迟疑了一会儿,还是开口叫住:“等等。”

  她想起自己看到的新闻,想到叶白情的那篇文章,看着眼前活生生的黛比,忽然有点担心。

  对方看起来什么帮助似乎都没得到,连心理医生都不肯相信,就这么走了,她会不会仍旧踏上那个不乐观的结局?

  黛比看金窈窕盯着自己,笑了笑,虚弱而礼貌地询问:“您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一个活生生的人站在自己面前,有温度的。

  金窈窕沉默片刻,还是决定不管有没有用,都尽自己所能地拉上对方一把:“来都来了,来者是客,在我们国家就入乡随俗,试着吃顿饭再走吧。”

  ********

  医生坐在窗边,神情有些不悦:“她不是说自己不是医生,她的饭菜也不是灵丹妙药么,为什么忽然又改变主意。以黛比现在的身体状况和精神情况,她根本帮不上忙,只会浪费时间。”

  叶白情也不知道金窈窕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但心头却有隐隐的开心,望着后厨的方向,并不搭理那位医生。

  医生看了她一眼,得不到回应,只能喝了口桌上的竹蔗水,随即挑眉看了看杯子。

  放了什么东西?香气扑鼻,温温热热,可以说是相当的好喝。

  他看着这杯疑似华夏特产的玩意儿,因为之前的情绪,一时也说不出夸奖的话,只能转开话题:“还有,她改变主意就改变主意,邀请黛比进厨房干什么?”

  

10449 3613757 MjAxOS8wOS8xNi8jIyMxMDQ0OQ== https://m.clewx.com/book/201909/16/10449_36137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