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三十四章

书名:窈窕珍馐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缘何故 更新时间:2019-10-08 09:45:29

  晶茂,两批律师气氛凝重, 隔桌而坐, 颇有划江而治之势。

  双方当事人一个鬓白威肃, 一个柔婉瘦弱,威肃的那个一双厉目眼神压抑着怒火, 柔婉的那个则撇开头望着窗外,并不与他对视。

  会议室里只有双方律师冷静的陈述, 主要话题集中在各种现金股份基金不动产的分割上。

  几十年的夫妻做下来, 各自的财产边界早已模糊得不分你我, 离婚又是突然提出的, 托律师找得快的福, 连转移财产的时间都没给当事人们留下。长篇大论以后, 沈父终于从律师的话里听到了一个比自己预想中还要庞大的数字。

  他要为这场婚姻的解除付出自己的半数身家。

  什么叫损失惨重。

  这就是了。

  他眼中的怒火几乎要酝做岩浆, 然而顾忌着脸面和此前儿子的警告, 又无法发作。

  单单凭借妻子一个人, 或许不能伤害到他什么, 可换做如今掌控晶茂总部的儿子出手,却绝对可叫他顷刻间威严扫地。否则他这样要脸面的一个人, 怎么能忍受自己的家丑变成谈资, 被传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

  *

  会议结束, 律师代表笑着对自己温婉貌美的当事人说:“许女士, 恭喜您,以您现在的身家, 足可以登上女性财富榜了。”

  听到这话,许晚只是勾起嘴角,她从没体会过缺钱的滋味,离婚也不是为了钱而离。

  只是看到从来高高在上,冷淡得好似世间的一切都不必入眼的丈夫……不,前夫,因为律师的反馈怒目圆睁的模样,她才忍不住真正笑了起来。

  上一次对方的这个表现,出现在被儿子出其不意地夺走权利,不得不退居二线离开国门的时候。抢走他的钱和权利,就跟要他的命差不多,原来自己也有让他元气大伤的能力啊。

  她再次意识到冲动的美妙了。

  许晚谢过律师,当着前夫的面给对方团队许了个厚厚的红包,在律师们的叠声感谢中拎着包离开会议室。

  路过儿子的办公室,她犹豫片刻,还是让助理通报了一声,敲门后进去,儿子正在工作。

  办公桌上的三台显示器里两台正播放着目前在开的股市,键盘的敲击声时而响起,这里风平浪静。

  儿子抬起头来,他冷静得好像在隔壁闹离婚的不是自己的亲爹和亲妈,只问:“有什么事?”

  许晚眼神复杂地站在门边看着这一幕,片刻后露出笑容:“没什么,财产分割已经谈妥了,妈过来跟你说一声。”

  沈启明:“我知道了。”

  许晚想了想,说:“不管怎么样,启明,妈妈要谢谢你的支持。”

  沈启明没说话,后方传来前夫压抑着怒气的冷笑:“是啊,你是该谢谢他,越来越懂事,都能帮爹妈打离婚官司了。”

  许晚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走,沈父一拳打在棉花上,怒气越发无处纾解,只能找儿子的麻烦:“这下你满意了?”
沈启明:“跟我没有关系。”

  沈父:“消息万一传出去,丢的是整个沈家和晶茂的人,你说跟你没关系?”

  沈启明看着显示屏上的大盘:“是你跟老婆离婚,关晶茂什么事。”

  沈父听到这话,一个倒仰,鬓角白头发都多冒出来几根,气得直冒烟:“我老婆跑了,你老婆也跑了!说得你比我强似的!”

  沈启明敲键盘的手指一顿:“……”

  只要他们家人在一块就不敢上前凑的蒋森躲在自己的办公室门缝后头啧啧摇头。

  厉害厉害,没听说还有比这个的,那你俩确实不分伯仲,实力相当。
这叫什么,一门双豪杰,父子俩光棍么?

  晶茂员工的私人群在长久的寂静后又一次热闹了起来――

  【震撼我妈!!沈总被沈夫人甩了!!!!】
【啥??啥情况?我穿越了吗?这消息我听过啊?怎么那么耳熟?】
【这不是错觉,沈总好早之前就被夫人甩了啊,怎么又开始讨起这个老话题了?】
【不是啊!这个被甩的沈总不是上次那个被甩的沈总啊!是沈总他爹!老沈总啊!】
【???】
【???】
【你等等你让我捋一捋。】
【黑人问号脸。】

  ******

  那天在铭德食堂的意外话题,金家人原本都以为许晚是开玩笑,谁知道这位新晋女富豪恢复自由身以后还真的来铭德报道了。

  还搞得挺正式,投了个规规矩矩的简历。

  金窈窕看着那张工作经验一栏坦诚填上了0的简历,才知道许晚是来真的,这尊大佛,金窈窕怎么敢瞎收,第一时间当然是拒绝:“许阿姨,您又不缺钱,来铭德上什么班呢。”

  许晚笑道:“我就是觉得你们的企业文化很吸引我。”

  铭德……的企业文化?

  金窈窕第一时间想到了食堂开饭时的员工丧尸群,许晚笑了笑,其实她羡慕的是这家小公司里员工们随处可见的笑脸。

  同样是忙碌,晶茂忙碌得克制而压抑,铭德的职工们却好像每天都充满了盼头。这里的高管能在食堂和普通员工们打成一片,讨论中午食堂供应的菜品里最好吃的到底是锅贴还是油爆虾,在她的认知里素来讲究自矜体面君子之交的精英们,也可以端着餐盘挤在小桌亲密分享自认口味惊艳的菜品。

  是上行下效吗?

  这个跟金家如出一辙温暖的公司。

  她想多接触一些这个对她充满了吸引力的圈子,但以家人的身份嘛……现在看有点悬,那就来这里当员工吧,反正她暂时也没有什么想要做的事情。

  金窈窕看着她简历上漂亮的毕业院系,难得发愁,这位沈阿姨学历毋庸置疑的高,但她是学艺术的,又没有工作经验:“阿姨,可是公司里好像没有对口你专业的职位。”

  以这位大佛的背景和资历,放在哪家公司都至少要给个中层以上管理的位置吧,谁敢怠慢啊。

  许晚顶着被岁月优待的面孔说:“前台需要什么对口专业?”

  金窈窕:“……”

  这张脸做前台确实是绰绰有余,但……你是认真的吗?

  许晚不是爱开玩笑的人。

  于是,半小时后,铭德行政部,迎来了一位新前台。

  ****

  铭德确实缺前台,却不是给临江招的,金父搞定了深城那边的手续以后,铭德深城分公司很快就投入筹备,最开始当然需要一部分临江的老员工跟去开疆拓土。

  深城不远,车程三个多小时的样子,金窈窕踏出车门,呼了口深城的空气,目光所及 ,尽是远胜于临江的现代和繁华。

  临江是如今发展最快的新一线城市之一,但相比较真正的老牌一线深城,无疑还有非常大的差距。深城不仅仅接轨国际,经济发达,就连城区面积都是临江的数倍有余。这里上千万常驻城市人口,数千万流动城市人口,餐饮市场之广阔,可以说是一望无际。

  铭德在临江发展多年,已经称得上是小有姓名的企业了,社交圈里提出来大家基本都听过,可放在这座城市,根本就不够看的。也就是晶茂那种完全超脱了地域限制的集团,才能在这里得到特殊的礼遇。

  因此金家人来得很低调,除了自己,只带来了三车总部员工,当然,其中相当部分是铭德的厨师。

  有为新店准备的,也有为公司准备的,老员工来新公司建设,总得保证他们跟本部相当的待遇嘛。

  深城地价很贵,铭德正是发展期,资金比较紧张,因此公司选址不可能在特别优越的位置。金父挑的是个交通便利但相对便宜的办公点,附近办公的也是差不多规模的小公司,金父笑着道:“隐宴的新店投资比较大,所以分公司大家就艰苦一下吧。以后规模起来了,再给大家换新环境。”

  员工们来前就了解这一点,既然都愿意来,此时自然不会惊讶,都笑着道:“办公环境不重要,一日三餐才重要,金总,咱们什么时候能安顿好开饭啊?”

  众人都笑起来,金窈窕看了办公区的环境一眼,前台的设备也比较朴素,她问许晚道:“许阿姨,您能适应吗?”

  以这位的富豪身份,站在此地实可谓格格不入,她手腕上那块镶钻的手表估计就够在深城买房子了。

  许晚听着耳畔的笑声,忍不住也跟着露出笑容:“我觉得这里挺好啊。”

  金窈窕又想到另一茬:“对了,我们提供的员工宿舍……”

  她考虑到深城的房价和房租,索性给跟来的员工们都提供了宿舍,但再大方,也毕竟是宿舍,这位……

  许晚摆摆手不在意地说:“没关系,晶茂在深城有园区,以前跟启明他爸偶尔要过来露面,我买过几套房子,官司打完以后都归我名下了,我问问在哪,到时候选一处。宿舍要是不够住,我可以……”

  “……这倒不用。”

  金窈窕转开头,前台自带房还多到可以腾几套给同事住,行吧。

  这位没问题,金窈窕又计划起了别的,她探头看了眼外面空荡的保安亭:“爸,保安保洁请到了吗?”

  金父道:“还没。”

  金窈窕点头:“那我一会儿让人事部发招聘,直接在本地招人。”

  这些职员确实没必要千里迢迢从临江找。

  许晚此时出声:“还要找保安吗?”

  金窈窕道:“虽然不一定能用到,但总得先找好。”

  许晚似乎想帮忙:“要什么条件的?我认识深市本地的一些保全公司,人员都经过专业训练……”

  金窈窕想到铭德的资金状况,笑着打断她不食人间烟火的话:“许阿姨,铭德平常又没什么大事,哪里需要这种人才。就是看看门打扫一下卫生这样的工作,本地招一些退休老人就够了。”

  许晚若有所思:“退休老人,年纪有要求吗?”

  金窈窕:“身体好腿脚好就可以。”

  许晚点头。

  金窈窕以为她只是好奇,结果没想到不多久竟真的带了几个老人来公司。

  当中一位老爷子头发都已经花白了,看着却十分精神,站得笔直,宛若松鹤,一双眼也是炯炯有神,就是看起来有点凶。

  许晚介绍完其他人,又介绍这位老爷子:“孟叔,这是我跟你说的窈窕,窈窕,你叫他孟爷爷就好。”

  金窈窕对老人家向来尊敬,叫完人,看了下资料,有点惊讶:“孟爷爷,您居然已经七十了?我还以为您五十出头呢。”

  孟爷爷背着手,此时才露出个几不可见的浅笑:“这小丫头,怪会说话的。”

  其他几位老人跟他差不多,年纪虽大,却都眼神清澈面色红润,许晚说:“这是我娘家那边的认识的一些亲朋长辈,退休以后都在深城生活,刚好退休之后没什么事做,就带他们来铭德转转。”

  果然是退休老人,也很符合铭德的招聘条件,这么快就能找到人,金窈窕觉得顺利的同时也有点不好意思:“没关系吗?铭德这边给的工资不太高的。”

  孟爷爷没说话,其中一个姓刘的爷爷笑道:“我们都有退休金,不靠那点工资吃饭,小晚说你们这氛围特别好,热闹,我们才说过来看一看的。”

  金窈窕有点不太懂他说的那个氛围好,不过许晚带他们赶的恰好是吃饭的点钟。铭德小小的新公司肯定没临江那么大的食堂,但也开辟出了一块餐饮区,新店目前没开业,跟来的厨师们没事干,趁着得闲,就都聚在一起帮忙。

  员工们准备了一段,这几日也都陆续进入工作状态,午休时间,办公区里没什么人,餐饮区可能是打开了门,很快就有香味钻了过来。

  那位孟爷爷探头朝外头看了眼,问:“什么味道这是。”

  金窈窕一闻就知道,笑道:“一起去尝尝吗?”

  孟爷爷无可不可地点头,其他老人家也没有拒绝的意思,员工们果然都聚集在餐饮区域,里头传来热热闹闹的笑声,刚进门就看到靠近门口的橱窗里放着个大石锅,里头还咕嘟嘟冒着泡泡。

  姓刘的老爷子探头一看:“哟,鱼汤泡饭,我年轻的时候在部队就爱这一口,哈哈哈。不过当时哪有那么多米吃,上战场的时候没有米,偶尔抓条鱼拿头盔炖着喝,盐都不用,也香的很。”

  原来还是位退伍军人,金窈窕肃然起敬,主动给他要来一碗泡饭,又招呼其他老人家:“各位先坐下吧,要吃什么跟我说一声,我叫人给你们送过去。”

  孟爷爷眉头一拧,却不同意:“该排队就得排队!这是纪律!”

  前后排队的铭德年轻员工们却不听他的话,附近几个瞧他们年纪大,还不等金窈窕发话就过来了,听到这话都笑:“叔叔,您退休之前是军人吧?”

  “也不用时时刻刻都讲纪律啦,来来来这边有空位您先过来坐,盘子我帮您拿,阿花,帮我排下队哈。”

  孟爷爷被拉到空位坐下,虎着脸:“不要搞这种特殊身份待遇!”

  “哈哈哈。”那帮他拿盘子的铭德小年轻一点也不怕他,“什么身份不身份的,尊老爱幼还讲上身份了,您可真有意思。”

  孟爷爷听得愣了一下,看着面前那个一点也不怕自己的年轻人。

  小年轻在他跟前也是站没站相,还回头朝橱窗瞅,一边跟他说:“叔叔,您是咱们公司新招的保安吧?估计不太了解咱们食堂的菜,跟您说今天最好吃的菜绝对是梅干菜扣肉,要不我给您打份那个?”

  后头伸过来个脑袋,又是个坐姿特别不像话的年轻人:“叔叔,您别听他的,吃肉饼蒸蛋,一定要吃肉饼蒸蛋,您不信您尝一口,这咸肉饼太下饭了。”

  说着还把自己的托盘举了过来。

  孟爷爷呆了呆:“不用了。”
桌子前面的年轻人不停回头看队列,急性子地踱起步来:“您要吃哪个?不然您先看墙上的菜单,决定好了再喊我,我得去排队了。”

  孟爷爷听着自己少有能听到的带着催促的话,眼神微动,不苟言笑道:“就肉饼蒸蛋。”

  “嗨!”那推荐梅干菜扣肉的年轻人一跺脚,走之前撒娇似的抱怨了他一句,“叔叔,说了梅干菜扣肉好吃,您怎么不相信我。”

  被推过来落座的几个老人也是差不多的待遇,等自告奋勇打餐年轻人都跑去排队后,相互对视了一眼,孟爷爷居然第一个笑出声来。

  许晚端着托盘过来,见这位几老爷子脸上十分明显的笑意,有些惊讶:“孟叔,刘叔,什么事情那么开心啊。”

  她跟这些长辈认识了那么久,平常总见他们一本正经,什么时候那么外向地乐呵过。

  那姓刘的老爷子没说话,先低头喝了口鱼汤泡饭,鱼汤是鱼头炖的,鱼骨滤干净之后,汤奶白奶白,还飘着柔软的豆花,里头炖的米饭也好,粒粒软糯晶莹,吸饱鱼汤之后,嚼起来半点不费劲,还很鲜甜。

  浓厚的汤香在口中荡开,灌得鼻子里都一股鲜味,叫人胃口大开。

  鱼汤的热气打在脸上,刘爷爷连吃了好几口才放下碗,看着汤不住点头:“好啊,炖得真好,比我年轻时在战场上喝的好了不知道多少,生活越来越好了啊。”

  许晚笑道:“那当然,不然您当初枪林弹雨图什么呢。”

  刘老爷子高兴地指着汤:“图大家都能吃上鱼呗。”

  说话间打菜的几个年轻人都端着托盘折了回来,孟爷爷面前撂下一个托盘,里头果然盛了厚厚的肉饼蒸蛋,那年轻人却还不死心:“叔叔我跟您说,梅干菜扣肉真的好吃。”

  孟爷爷逗他:“我就要吃肉饼蒸蛋。”

  后头推荐肉饼蒸蛋的年轻人噗嗤地笑了,打饭那员工卖不出安利,气得转身就走,一边走还一边说:“叔叔您跟我有代沟,这同事没法做了。”

  孟爷爷也不生气,还看着对方的背影笑。

  低头吃了口肉饼蒸蛋,他眉头不禁挑了下,铭德食堂的出品十分用心,肉饼里竟带着些微熏制的香气,厚厚地团在一起,竟半点不硬,咬下后酥松柔软,饱满又多汁,带着恰到好处的咸鲜味。

  汁水充斥肉末的每一根纤维,随着咀嚼迫不及待地绽放在舌尖上,让他立刻就有了配饭吃的冲动。

  许晚看他低头吃饭,心里还有些不确定,毕竟她带这群长辈来,只是来看看自己喜欢的铭德而已,也不知道他们愿不愿意留下,饭桌上就问了一声:“这里怎么样?”

  老人们皆是微笑颔首,确实是个有人情味的地方。

  刘老爷子道:“在这呆着,感觉人都年轻了,反正平常闲着也是闲着。”

  “您怎么说?”许晚看着里头最难搞的孟爷爷,这位老爷子是真过来看热闹的,路上还批评过许晚好端端跑去做前台是在胡闹。刚才金窈窕跟别的老爷子聊工作,他也始终不开腔,摆明了不愿意跟其他老战友一起折腾。这会儿吃完肉饼蒸蛋,抹了抹嘴,出口却是――

  “你上次说铭德还缺保洁是吗。”

  许晚:“是啊。”

  孟爷爷:“疗养院里那几个没事干的老家伙,成天唉声叹气,说心情闷,伤口不舒服,我看就是动得太少,把他们也一起叫过来锻炼锻炼得了。”

  *****

  这一下,铭德的保洁也招满了。

  而且来的老人家们各个都挺有素质的,还都不嫌公司待遇差,提起来都说自己不靠工资过活,来工作只是想让生活充实一点而已。

  金窈窕一听心里就有了数,这都是家里不差钱的。

  过后请人给即将坐镇保安亭的孟爷爷换上新空调的时候,她还顺嘴问了一句对方和其他老人平常来上班方不方便。

  孟爷爷当时背着手看技工装空调,脊背挺得笔直,不当回事地说:“有什么不方便的,我跟他们都住在一个地方,平常一趟车过来,几十分钟就到了。”

  金窈窕便点头,原来是住在一起的,孟爷爷一群老人足有六七个,能坐同一趟车过来,估计都是住在深城地铁沿线的市中心了。

  像深城这样的一线城市,什么千奇百怪的乱象都有,年轻人们苦逼讨生活是一回事,家境殷实的老年人也尤其多,新闻屡有报道,比如某推车摊主每天赚摊煎饼的钱实际上家里五百套房子正在收租,看得多,她也见怪不怪了。

  前台能莫名其妙招来许阿姨这种足够位列富豪榜的女富豪已然是世上最奇葩的事情之一。

  能愿意来铭德分公司这种小地方做保安保洁,还不在意工资,估计都是手头富裕的拆迁户吧。

  能在深城住上地铁沿线的房子,这群老人绝对是人生赢家啊。

10449 3610686 MjAxOS8wOS8xNi8jIyMxMDQ0OQ== https://m.clewx.com/book/201909/16/10449_36106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