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三十三章

书名:窈窕珍馐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缘何故 更新时间:2019-10-06 23:07:31

  许晚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说出来之后, 看到丈夫错愕又可怖的脸色, 内心竟然生出报复的快慰来。

  她知道自己很冲动, 这一生她从未如此冲动行事过,放在往常, 即便是前一天过得再不堪,第二天有公开活动, 她仍会把自己收拾停当, 挽起丈夫的胳膊, 面对媒体的镜头, 尽职尽责地扮演□□无缝的神仙眷侣。

  她的孩子、她的人生、她的家庭, 一切都须得排在人前的风光之后。

  多少人羡慕她啊, 像那些即便她久不回临江, 踏足此地的瞬间仍能如同至交好友般贴过来奉承她的贵妇们一样。

  可她就是忍不住一遍遍地去想, 去想和丈夫性格如出一辙的冷漠, 却仍旧本能隔开自己挡在金窈窕前头的儿子。去想金家, 想金父跟金母关起门来习惯成自然地拌嘴的模样。屋子里没有那么多的外人瞩目,没有机器拍摄, 金父那样威严的人, 如此自然地去给妻子提包做饭,他们一家人挤在厨房里, 热热闹闹。

  原来有些人, 同样到了这个年纪,每天竟也能过上这样的生活。

  偶尔冲动一次。

  感觉真好。

  *****

  老沈总疑似婚变的消息很透出了点风声, 金母回家跟丈夫说起,很是不可思议:“怎么可能?他俩感情那么好,去年才在国外办过结婚纪念日呢,当时还邀请了我们,不过你那会儿没空,我自己一个人才没去的。那次他们那个在的那个州的州长都出席参加了,这才多久?”

  金父一听这事儿就头大,当时金母跟他哀哀怨怨地唠叨了好久,导致他连续半个月脑子里都塞满了“别人家的老公”。

  他知道老妻是想要浪漫的,他过结婚纪念日的方式比较朴素,就是当天给妻子下厨做一大桌子她喜欢吃的东西,费时费力,但确实老土了点。然而他真搞不来那些,当着镜头和那么多外人的面搂啊抱什么的。

  不过金父也没怀疑过人家的感情不好,此时怕话题扯远,只能干笑:“肯定是瞎说,外面那些人借题发挥的水平你又不是不知道。”

  金窈窕对此认同。

  全世界的夫妻离婚了也轮不到这俩啊。

  不过她也不太打算多关注,那天的巧遇只是突如其来的插曲,过去之后,双方本来就没有产生交集的必要。

  结果这天去铭德上班,却见沈母等在公司大堂,见到她后,眉眼温柔地对她笑。

  “窈窕。”许晚递出自己手里拎着的东西,“那天才知道你爸爸之前做了手术,这是我托人找来的野山参,有点年头,手术后恢复期身体虚弱,最适合吃它。对不起啊,过了那么久我才发现,当时人在国外,也没能帮上你们什么。”

  金窈窕低头看了眼,她手里那盒参硕大一只,根部茂密得跟胡须似的。金母这段时间为了丈夫的身体,托了不知多少门路找补药,钱也没少花,但找到的参都不如这只好。

  有些东西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

  她退了一步:“许阿姨,无功不受禄,这礼物太贵重了,您的心意我领了。更何况我和沈总……”

  更何况沈启明的母亲如今跟她之间的关系,其实也就是个一起吃过晚饭的陌路人而已。

  许晚摇摇头:“你别误会,我不是为启明来的,启明说过,不让我为了婚事骚扰你。”

  骚扰?

  母子之间怎么会用这个词语?

  还有沈启明那种闷棍子居然也会专门叮嘱父母不打搅自己吗?

  可真是神了。

  她面上不动声色,许晚见她态度坚持,笑容变得有些无奈:“这是我自己想送给你们的,不止给你,也给你的爸妈,作为感谢。”

  金窈窕思索了两秒:“我们……好像没帮到您什么?”

  “不。”许晚温柔而坚定地摇头,“你们帮了我很大的忙,因为有了你们的存在,我才敢鼓起勇气提出离婚。”

  金窈窕:“……”

  金窈窕:“???”

  什么情况?

  沈启明爸妈真离婚了?

  什么叫因为有了我们的存在?

  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啊,我跟沈总分手得很理智的可没有想过让他家破人亡什么的。

  但许晚明显不是在瞎说,金窈窕跟她对视半分钟,终于忍不住低头看了自己一眼――

  “百分百离婚加分手”的buff挂在哪儿呢?

  一个自己,一个露娜,再加上沈启明他妈,三个了。

  *****

  许晚其实,也很想找个人来倾诉。

  她挺直腰杆风光了那么多年,为了维持被人艳羡的自尊,背地里的辛酸不敢给任何人看见。

  交浅言深不是她的性格。

  金家她以前来往得也不多,但不知怎么的,那顿饭后,这家人在她心里的位置就变得有点不同起来。

  寻香宴不到饭点,店里清净,桌上盛了几杯金窈窕正在推广的甘蔗药茶,幽幽的香气在鼻尖飘荡。

  金母本来就是个软和的个性,听完她用轻描淡写的语气出口的过去,眼泪淌得简直停不下来,拍着她的手直哭:“太不容易了,我真的没想到你背地里过的是这样的日子。你说你,何苦呢,小沈那么大了,你自己又不是条件不好,怎么能让自己受那些罪。”

  许晚听她提起儿子,怅然一笑:“启明……我对不起他,为了跟着他爸到处露面,我基本没怎么带过他。偶尔碰面,还让他从小看到那些……”

  许晚说着,竟也有些想落泪,摇摇头:“他跟我和他爸不亲,是好事。”

  金母问:“那你以后怎么办?”

  许晚:“先找律师吧,离婚也不是那么简单能离掉的,擅长打这方面官司的律师也得好好找,我在国内的人脉有限,娘家人也退休了,不想打扰到他们,所以还在打听。”

  正说着,她的生活助理打来电话:“太太,您是不是在寻香宴?听说先生听到消息找您去了!”

  许晚刚才站起,就听到门口传来刹车的声音,紧接着就是一阵纷杂的脚步,转瞬间沈父已经带着一群人赶到了。

  他鬓角已有白发,气质却依旧轩昂,跟沈启明十分相似的那张面孔上一点表情也没有,整个人不说话就带着强大的气场。

  不愧是蜚声国际的业界龙头,金家人都被压得惊了下,金窈窕刚才一直在旁边听得不说话,此时却下意识上前和母亲一起拦在了沈母面前,金父没参与女人的八卦,刚才躲后厨去了,现在听到动静赶紧出来劝:“沈总,咱们可不能这样。”

  沈父碍着有外人在,压了压怒火,看向被金窈窕和金母挡在身后的妻子,问:“消息是你放出去的?”

  他严令禁止过知情人朝外泄密,唯一不受控制的儿子也不会是传话的性子,但外头如今依然传开了他疑似婚变的消息。

  许晚抿着嘴,脸色发白,但依旧坚定地说:“对。”

  沈父深吸了口气:“你想干什么?丢光我的脸吗!你知不知道我在会议闭幕式都被人问到脸上了!”

  许晚惨笑一声:“我手里底牌太少,想不被你拿捏住,总得都利用起来。”

  沈父眼神阴沉许多:“我不会同意离婚的,我没有理由唱这出戏给人看,你想用这种小手段拿捏我实在是有点不自量力。”

  许晚表情绝望了一瞬:“你想干什么?”

  沈父:“你觉得晶茂现在到了启明的手里,我就拿你没有办法了?该不会还以为启明会陪你一起胡闹吧?”

  许晚自然是不敢想这个的,儿子连那天现场听到她提离婚都没有给出表示,仿佛这件事情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她内心知晓,孩子对她和对丈夫都没有感情,用没有感情形容或许都太轻。换成是她,不提相互寥寥无几的相处时间,单只有这样一个人前虚伪人后冰冷的家庭,就已经足够心生厌恶了。

  沈父见妻子果然不说话,脸色稍缓,伸出手道:“好了,既然说开,就快点过来,晚上陪我一起见媒体,把谣言澄清。”

  后方搭在肩头的手颤抖了一下,传来的呼吸声也变得急促,金窈窕难以置信地看着前方理所当然伸出手等待妻子上前的沈父。

  她原本是不想插手的,毕竟沈家跟她已经没有关系了,现在却又犹豫了起来,有点想为身后无可依靠的女人撑腰。
金窈窕抓住她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感觉手心触到的温度在迅速降低,她咬了咬牙,不料,前方的沈父却在她下定决心的同时忽然发出了怒不可遏的声音:“谁?”

  她立刻转头看去,着实吃惊了一把。

  沈启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赶到,正冷着脸拽着父亲衣服的后领朝外拖。

  沈父个头高大,却仍旧比他要矮一些,刚才看着气势磅礴的样子,现在被他拽住拖行却毫无抵抗之力。

  挣扎中回头看到儿子,他明显错愕又生气:“启明!你是不是疯了!居然敢对我动手!”

  沈启明脸色沉得吓人,抓着他衣服的骨节都泛起白色,迈开的脚步连顿都没顿一下,径直把他拽出门甩进车里。

  旁边那群跟着沈父来的人看到他动手,甚至连拦都没敢拦一下,明知道他要做什么,刚才站在车旁的司机依然下意识打开了门。

  沈父在后座挣扎坐起,正要怒视儿子,却听砰地一声,沈启明已经撑着车门边框俯身下来,眉眼一片晦暗的阴影:“现在就走,别逼我动手揍你。”

  沈父整理衣领的动作一顿:“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你要揍谁?”

  沈启明垂着眼:“你以为我不敢吗?”

  父子俩对视五秒,沈父露出忌惮的表情,沈启明盯着他冷笑一声,起身甩上车门,看了司机一眼。

  司机后背一板,脚下飞快,钻进驾驶室一溜烟把车开走了。

  沈启明看着他们离开,好久之后,才听到身后传来母亲的声音:“……启明。”

  沈启明回头,看着被金窈窕搀扶出来的母亲,目光跟金窈窕对视片刻,转开,这次倒没像上次那样上前隔开她们了。

  许晚看着前方高大的儿子,万万没想到对方会出现在这里为自己出头,一时神情似悲似喜,恍若梦境:“启明,我跟你爸……”

  她后知后觉地想到,离婚这件事,她提出之前并没有跟儿子商量过。

  亦或者他们母子之间,本来就没有沟通的传统。这无疑是她这个母亲的错。

  沈启明打断她,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律师我会让人去找好,你不用说那么多,也不用跟他见面,等消息就行。”

  许晚憋了那么久的眼泪一下就下来了:“谢谢,还有,对不起。”

  沈启明看到她哭,抿了抿嘴,没有更多的表示。金窈窕让父母把许晚送走后,他才终于再次出声:“对不起。”

  金窈窕收回目送的视线,看向他:“什么?”

  沈启明垂眸看着她:“吓到你了对吗,是我没约束好他们。”
她这才想起许晚说的沈启明禁止父母骚扰自己的事,摇摇头:“不至于,我哪有那么脆弱。”

  又情绪复杂:“沈总,你以前,好像从来没有跟我说过这些。”

  结合眼下的真相,她发现自己以前问的好多问题,已经可以称得上是没眼色了。

  对方一下变得安静,金窈窕没等到回答,忍不住投去问询的目光。

  视线所及,对方站得笔直,垂头看着自己,眉骨鼻梁一片流畅的光影。

  沈启明凝视着她,片刻后才转开头,扯了扯嘴角――

  “如果可以的话,我一辈子都不想让你看到这些脏东西。”

  ****

  距离寻香宴不远的铭德,许晚擦干眼泪,眼睛还红着,却已经恢复美貌端庄,拉着金母的手说:“谢谢你们。”

  金母这次做主把她送来的野山参收下了,笑着道:“谢什么谢,搞得那么客气,沈夫……”

  她卡了一下,这会儿叫沈夫人明显不太好了。

  许晚笑道:“别叫得那么生疏了,金夫人,我们好像同龄,但我比你小几个月,你叫我一声小许就行。”

  金窈窕生得晚,俩人孩子年纪差了一大截,岁数倒差不多大。

  全临江,就金母所知,社交圈里没哪个人敢这样称呼对方的,毕竟许晚自己也是名门出身,娘家那边早年很有些地位。但刚才一起扛过事儿,俩人算得上朋友了,她也不拿乔,利索地说:“那行,小许,你可以叫我张姐。”

  金母本名姓张,张若茹。

  二人牵着手捏捏,转瞬都笑了,感情尽在不言中,金母觉得怪有缘的。许晚在社交圈里比较超然,虽然为人礼貌,但外头不少人都觉得她是个不好接近的人。她听得多了,以前老觉得不是一个世界的,现在俩孩子退了婚,没想到反而还亲密了起来。

  她有意安慰许晚:“我俩要是这样当着外人互相称呼,她们眼珠子非得掉下来不可。”

  许晚道:“张姐,别这么说,我特别佩服你,家庭幸福孩子又贴心,不像我,一辈子过得一塌糊涂。”

  金母摸了下她乌黑油亮的头发,安慰道:“怎么就一辈子了,你还年轻着呢。你看看你,保养那么好,长得又漂亮,出去跟不认识的人说你三十岁,谁会怀疑啊。”

  许晚听得露出笑。

  金母看女儿跟来,招呼道:“窈窕,妈没说错吧,你许阿姨那么漂亮,你叫声姐姐都不为过。”
金窈窕看了许晚一眼,脸上也终于露出笑:“确实,要不我以后就叫您姐姐?”

  许晚:“……”

  因为许晚在铭德而被金父一起叫来的沈启明:“……”

  金父:“……”

  金母一拍手:“哈哈,我说的没错吧!小许啊你还年轻呢,以后就让窈窕叫你姐了!”

  沈启明:“……”

  许晚张了张嘴,看了眼后面跟着的儿子,声音发干:“不,不至于,哪里就到了这个地步。”

  金母:“怎么不至于,你保养特别好。”

  许晚:“不好不好。”

  金母:“好!”

  许晚:“真的不好。”

  金母:“?”

  金父看不下去地把老婆拉起来:“咳咳,可以了,小许刚刚受了刺激,你也让人家休息休息。”

  金母哦了一声:“对。”

  又问:“对了小许,你接下去干点什么?就打官司吗?打完官司以后呢?”

  许晚刚才被搞得一脑袋浆糊,现在聊起正事,也有点茫然:“还没想到,我……我这些年,就是跟着他各种开会社交和见媒体,没有出来正式工作过。”

  更何况她从小家境优渥,年轻时娘家有权,结婚后丈夫有财有势,也没什么工作能请得动她出马。

  正思索间,外头忽然热闹了起来,许晚下意识朝大门看了眼,金窈窕打开门朝外一看,反应过来:“没事,到饭点了而已。”

  短短一段时间,铭德的企业文化已经奠定,最著名的一点,就是饭点时各大部门涌出的丧尸群。

  许晚却不了解这个,金窈窕看了下时间,提议道:“要不我们也去吃饭吧?大家好像都还没吃。”

  金父金母都点头,许晚和沈启明却都有点不适应,这个意思是要带他们到食堂吃饭吗?

  说实在的,这母子俩都没在公司食堂吃过饭。

  沈启明是因为不喜欢人多。

  许晚则是生活圈子的原因,本能地不会接触到食堂这种场合。

  但铭德是餐饮企业,包括金窈窕在内的一家人都不觉得吃食堂是奇怪的事情,尤其在金窈窕整改过食堂,得到了员工们颇多良好反馈以后,铭德食堂更是三五不时地会开始上一些研发部琢磨的新菜品。

  算是员工试菜了,得到的好评特别多的话,基本上就可以着手上线各项目餐厅。

  自打有了这出,铭德的食堂一天比一天热闹,现在连公司里的各大高管都不愿意去外头吃饭和单独点外卖了,外卖哪有自家的食堂好吃。

  许晚一出门,就感觉到了这里跟自己所熟悉的公司更加明显的区别。

  员工们脸上都带着笑,虽然看到金窈窕和金父之后都本能地会紧张一下,可问好过后,依然掩饰不住的情绪高昂。

  进电梯之前,她听到后头有几个员工的讨论――

  “今天有三杯鸡哦,还有芹菜牛肉锅贴。”

  “妈呀这我还能不知道?芹菜牛肉锅贴我从上周菜单出来就开始惦记了,月初的时候食堂就做过锅贴吧?不过是早餐,我为了这一口,每天不到六点起床跑公司来上班,那还是素菜馅儿的呢,今天这牛肉该得有多好吃。”

  “谁说不是呢,自从公司开始提供早餐,我每天上班打卡比下班打卡还带劲。以后要是能有加班餐,我每天下班自愿加班俩小时不要工资,不到八点绝不走。”

  许晚:“???”

  沈启明作为一个老板,听到这种话也不免有点疑惑,电梯门关闭之前特意看了那几个员工一眼。

  他坐镇偌大的晶茂,手下员工多如过江之鲫,自认对员工管理学研究明确,但还是第一次听说有自愿加班不要工资的员工。

  晶茂确实也有自愿加班的人,可那都是为了赶项目拿比工资更多的回报,天下熙熙,皆为利来。

  金窈窕也听到了这番讨论,却明显不觉得哪里不对,还若有所思地跟父亲道:“我觉得可行,加班可以加快铭德各部门的工作进度,挺好的,爸,你说呢?”

  “你拿主意就好。”金父最近已经不再干涉女儿的决策了,不过想了想又道,“但加班的人数不能太多,每个部门控制一下名额吧,不然整个公司都留下来加班也不太好。”

  许晚:“???”

  沈启明:“……”

  电梯门打开的瞬间,外头的喧闹和香味就涌了过来。

  到处都是说笑声,杂七杂八的,涌入耳朵,金窈窕一行人出现在这里并不突兀,因为食堂大门附近明显还徘徊了几个层次不低的高管,他们穿着质地昂贵的挺括西装,手里拿着托盘,正在排队。

  看到金父和金窈窕,他们开口打招呼,因为职位比较高,比一般员工要显得亲近些:“金总,小金总,夫人,今天怎么都在公司啊?这几位是……沈,沈总?沈老夫人?”

  高管嘛,见识要多些,认出沈启明和许晚的面孔都惊住了。

  许晚这些年配合退居二线的沈父出席各大媒体镜头,露面场合很多,加上晶茂规模大,总部却设在临江,临江市政喜欢沾边宣传,尤其海外分公司的相关媒体新闻,总是第一时间要搬运回本地,视作国内企业之光。

  长此以往,导致如今认识许晚的人可能比认识沈启明的还要多,毕竟沈启明平常几乎不爱在外露面。

  金父笑着含糊过去:“刚好碰到他们,一起来吃饭。”

  说着学那几个高管的样子,拿了几个托盘,分送给两个客人。

  托盘洗得干净,许晚接到手里,低头看了两眼,感觉很陌生。

  沈启明比她还生疏,窗口的阿姨挥着铁勺问他要吃什么的时候,他竟然看着那个大圆勺愣了下。

  窗口里集市般陈列着菜品,许多都能看出大锅乱炖的痕迹,卖相比高端餐厅当然要差得多,更别提精致的摆盘什么的,可是香味却丝毫不逊色。

  金窈窕看了一眼那些菜,道:“油爆虾炸的不错,挺受欢迎吧?”

  这才开饭多久,盘子都快打空了。

  “哎哟,是金总监啊?”阿姨们一看到金窈窕,立马隔着口罩打起招呼来:“那可不,您亲自教出来的师傅,都是个顶个的好。今天这油爆虾做得可下功夫了,外酥里嫩,要不要来一勺?”

  金窈窕:“麻烦您了。”

  “这有什么麻烦的,金总监您也太客气了。”阿姨给她盛了满满一大勺金黄色的油爆大虾,光是拨动时咔呲咔呲的声音,就能听出这虾的外壳有多酥脆,裹着外头的椒盐颗粒油汪汪地弓缩起,漂亮极了。

  阿姨送走金窈窕,又问排在后面的沈启明:“小伙子,你吃什么?”

  沈启明看着她手里的勺,不太适应这个场面,沉默了两秒:“跟她一样。”

  阿姨:“哎哟,油爆虾不够了啊,就剩这么几只了啊,没关系吗?”

  沈启明:“没关系。”

  双方对视两秒,原本因为这个面生年轻人的长相还挺和颜悦色的阿姨一敲盘子:“那你还愣着干嘛?倒是把托盘递给我啊!”

  这是哪个部门新来的傻孩子。

  沈启明:“?”

  他这是被食堂阿姨骂了吗?

  许晚也跟他差不多的慢半拍,被提醒后才拿盘子去接菜,后头是铭德员工让阿姨多给铲几个锅贴的请求,她看了眼自己托盘里刚拿的锅贴。

  锅贴细细长长地紧挨在一处,刚出锅的,还冒着热气,底部结了一层焦脆的皮,顶部像饺子似的紧拢着,皮儿很薄,熟了以后近乎半透明。

  香气升腾起来,带着肉馅若隐若现的鲜味。

  食堂人多,金父以前不来吃饭,也不存在什么专属座位,跟其他高管一样随便找了个空桌,招呼两个客人:“坐、坐。”

  旁边路过的员工很多,沈启明不太适应这种热闹的场合,忍不住就想躲避接触,结果他托盘拿得也不怎么熟练,落座的时候身子一歪,盘子里那稀稀拉拉的五颗油爆虾滑出来四颗。

  剩下一颗,还是缺了半拉身体的,就顶着个尖尖的大脑袋。

  另一份儿跟金窈窕同样的三杯鸡,也不知怎么的这么巧,鸡块跟着洒出来,只剩下半盘大蒜瓣儿。

  沈启明:“……”

  虾和鸡块倒是也没掉地上,只是从盘子里滑到托盘上,但……

  不过他个儿高,拿盘子的海拔也高,谁都没能看到这一茬。坐下之后,盘子里的大蒜瓣被三杯鸡酱汁酱成一个颜色,乍一看跟鸡块也没什么区别。

  金父一路闻香下来,早就饿得慌了,落座后立马朝嘴里塞了一口鸡块,一边嚼一边点头:“不错不错,食堂这些师傅们手艺拿去店里都可以了。”

  三杯鸡只用鸡中翅和鸡腿肉做,不是什么奢侈的材料,但都很嫩滑,加上酱汁调得好,裹着鸡肉,又咸又香。

  “本来就是给店里培养的,研发部的新菜都叫他们在食堂上一遍,练出来了以后就可以直接派到新店。”金窈窕不紧不慢地吃了一只油爆虾,果然和看起来炸得一样好。虾已经去过虾线,被炸得后背的切口朝两边卷开,炸完后又特意经过再一轮的调料翻炒,连虾肉里都渗进了滋味,蛋白质油炸后特有的香气散发出来,挑不出半点毛病。

  可以。

  金窈窕颔首,道:“妈,你吃一口这个。”

  说着夹了一只给金母。

  对面的沈启明拿着筷子看着餐盘,实在吃不下大蒜瓣儿,只能夹起那只缺胳膊少腿的无身虾,盯着它健全的尖脑袋。

  另一边,许晚掰出一片锅贴,携着热气送到口中,轻轻咬下。

  锅贴的皮果然很薄,内里的馅料也跟平常吃的团在一起的水饺馅料不同,比较分散,大概是因此,吃起来十分水润,底部煎到焦脆的面皮咔嚓一声发出脆响的同时,牛肉末和芹菜粒就混着汤汁一股脑地冒了出来。

  她被烫了下舌头,随即败给了舌尖的美味。

  许晚回头,整个铭德食堂坐得满满当当,所有人都在无比幸福地进餐中。

  他们看起来充实极了,坐在餐位上谈天说笑,脸上一点看不出来工作和生活带来的压抑,跟她所接触过的任何公司的员工,都很不一样。

  许晚忽然问金母:“张姐,你们公司的饭太好吃了。”

  金母:“是吧。”

  许晚:“其实我本科是学艺术的,伯克利毕业,就是年纪有点大了,不知道该做点什么。”

  金母以为她在在跟自己交流职业规划,开玩笑似的说:“这有什么,我也没工作经验,当全职太太那么久,读的那些书早忘了,还跟社会脱节,好多新知识都不懂。我家老金之前还埋汰我,说我做饭不好吃,干脆来铭德行政部当前台哈哈哈哈哈……”

  许晚:“好啊。”

  金母:“???”

  金父:“???”

  金窈窕:“???”

  还在看虾头的沈启明:“?”

  后头不远的一张桌子,几个耳尖的铭德高管直接惊得嘴里的虾头都掉了出来。

  他们看着桌上的虾头,互相对视,忍不住珍惜地捡起吹吹。

  我的妈,晶茂总部总裁的亲娘,跺一跺脚国内都要震两下的人物,因为一餐饭,要来铭德当前台?!

  他们何德何能吃到这神仙虾头,可不敢浪费,可不敢浪费。

  

10449 3610397 MjAxOS8wOS8xNi8jIyMxMDQ0OQ== https://m.clewx.com/book/201909/16/10449_36103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