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十二章

书名:窈窕珍馐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缘何故 更新时间:2019-09-25 22:32:22

  烤箱里,烘焙碗内的舒芙蕾在高温的炙烤下飞速生长, 很快冒出了碗沿, 像一朵在雨季里破土而出的蘑菇, 焦黄柔软的顶端蓬松地舒展开。

  甜蜜的香气开始在周围飘散,嗅得人心情都跟着变好。

  露娜立时将前男友抛诸脑后, 捧着糯米团子眼巴巴朝里看:“窈窕,这舒芙蕾跟我以前吃的不一样啊, 那些网红店都是拿锅煎的, 你怎么还倒在碗里?”

  金窈窕反应了一下才明白她的意思, 带上隔热手套:“你说的那是舒芙蕾松饼, 这是传统做法, 对火候控制比要求比较高, 成品味道稍微有些不一样。”

  露娜似懂非懂地点头, 退开几步, 让她上前, 想了想又问:“对了, 沈启明怎么回事,你俩不分手了吗?他怎么还跟以前似的黏一块?”

  金窈窕挑眉:“我什么时候跟他黏一块了?”

  露娜忍了半天没忍住, 又低头咬了口浓滑的糯米团, 声音含含糊糊的:“你俩一直粘一块啊,从上学的时候就是, 反正我每次看到他的时候, 他都跟你在一起嘛。”
金窈窕开烤箱门的动作顿了顿,嗤笑:“你记忆出问题了吧?”

  露娜迷茫了一下, 有吗?

  不过她能碰到沈启明的时候本来就不多,一般都是非工作场合。她也没纠结闺蜜对自己头脑的质疑,只笑嘻嘻地说:“随便叭。不过沈启明真的是一点没变哦,刚才我都不敢跟他打招呼。讲真我跟你认识了那么多年,每次看到他都还有点不敢说话,我在我爱豆面前都没那么胆小的,所以以前就贼佩服你,竟然每次都敢主动去跟他聊天。”

  金窈窕没把这话过脑子,随口问:“他有什么好怕的?”

  沈启明确实话不多,但也不至于到让人害怕的程度,就说上学的时候他俩还没在一起那会儿,沈启明还是个少年人,气势却已然有了今日八成,但纵然孤傲,有次被她直接拦下询问大学要报考什么学校,他也只是看了她一会儿就面无表情地据实相告了。

  怎么看也不至于到令人生畏的地步吧?

  露娜想起这些年自己听到的,那些试图搭讪却被沈启明的不搭理节节击败的名媛圈的谈资,对闺蜜明显不似作伪的问题,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反驳,只能恍惚摇头:“算,算了。”

  转念一想,她又窃喜道:“不过胡晚月她们要是知道自己的男神居然被你这么毫不留情地甩掉,肯定气得假体都要歪掉!”

  正说着,她手机忽的一响,拿出一看,胡晚月打来的,顿时瞪大双眼。

  “我这开了光的破嘴……”

  “亲爱的!”那头的胡晚月一副十分焦急的口吻,“我听说窈窕她爸爸出问题了,哎呀,你知不知道情况呀,她还好吧?”

  幸灾乐祸的意味简直要冲出屏幕。

  白痴美人顿时神情一变,大眼睛睁得溜圆,像一只尾巴炸了毛的布偶猫,斗志勃勃地开了口:“哎呀,亲爱的,谢谢你关心,金叔叔就是生了点小病,外面传得也太夸张了,窈窕好得很呢,现在就在我旁边给我做舒芙蕾吃! ”

  刚在网上看到一条铭德董事长可能突发急症过世的猜测的胡晚月:“……”

  露娜娇滴滴地扭来扭去:“宝贝,你不在这里好可惜哦,窈窕做的舒芙蕾好香,要是你也能一起吃到就好了~”

  “哼!”露娜挂断电话后才对着屏幕大骂,“大碧池,去死叭!活该你开眼角失败!打水光针都过敏长闭口!”

  金窈窕:“……”

  厨房里的年轻男孩子已然看呆,连屠师父都被震慑住了,停下手上的工作,露出难以消化的神情。

  这……这就是女人的真面目吗?

  金窈窕咳嗽一声,把舒芙蕾从烤箱里端出来,露娜闻到香味哼唧一声,又变成了那个甜甜蜜蜜的小乖乖。

  金窈窕招呼屠师父和其他人:“一起尝尝。”

  屠师父看着恢复乖巧的露娜,磨磨蹭蹭地过来,舒芙蕾入口之后,他才将那种莫名生出的害怕抛开。

  相比较奶香浓郁的糯米团子,这道甜品的口味明显更加细腻精致,热腾腾的糕体带着并不过分的甜味,融化在舌尖的口感让人宛若置身云端。

  露娜亦是震惊:“……比我那次预约了三天才吃到的还夸张啊!我以为那已经是最好吃的舒芙蕾了!”

  说罢又呜呜呜重复:“我要减肥了……我要减肥了……”

  屠师父困惑得像颗刚从地里□□的生姜。

  一口气吃了三大颗拳头似的糯米团子,现在还往里塞第二碗舒芙蕾,看这阵势可能第三碗也不在话下。

  现在的年轻女孩都这样减肥的吗?

  ****

  胡晚月刷新了下朋友圈,腾地刷出露娜刚发的动态,照片里烤得焦黄的舒芙蕾胖嘟嘟地歪斜着露出碗沿的头,几乎隔着画面都能感受到它有多么柔软。

  lunanana:“呜呜呜太好吃了!我闺蜜是不是神仙下凡啊!”

  胡晚月咬牙回复:“亲爱的,那么晚还吃甜品小心发胖哦!”
一分钟不到,露娜的回复来了。

  lunananan:“嘻嘻,甜品好吃到这个程度,对我来说就是零卡~”

  胡晚月盯着那条回复和照片看了五秒钟,哭着起床给自己找了盒泡面,就着照片,越吃越想哭。

  呜呜呜,我怎么那么惨。

  ****

  与此同时,一段视频开始在网络上疯传。

  金窈窕知道的时候,这条视频已经热度斐然了,视频是站在人群里偷拍的角度,地点就在铭德大堂,画面里的她从黑色的车里下来,表情很冷,速度很快地穿过人群走向电梯,铭德的股东们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后,噤若寒蝉。

  抖动的画面里有人压低声音在惊叹:“殿下召集股东来开会了……天啊!”

  评论里有人震惊地表示――

  “这谁?马上要上的偶像剧拍摄现场吗?总裁文高光场面为什么让漂亮小姐姐来演!?”

  底下有人回复――

  “谁跟你说是拍戏的,这是铭德老板的独生女好吗。”

  “卧槽,这就是铭德那位传说中的娇小姐?我踏马看到的明明是个alpha!”

  “高糊都挡不住的美貌……穆勒,有钱有颜又有气场,我愿意被这位解解标记。”

  “前几天还听到知乎有人说铭德董事长马上要过世,留下的女儿孤军奋战,什么股东大战,元老夺权,闹得跟公司马上就要易主了似的,我当时还信以为真……尼玛,结果他女儿溜股东像遛狗。”

  “知乎你也信?铭德董事长也没过世啊,刚还有新闻说他只是去做个小手术而已。”

  “艹,被装逼犯骗了,真是知乎,分享你新编的故事。”

  小徒弟汪盛看着那条评论越来越多的视频,有点担心,问金窈窕:“金……总监,没关系吗?要不要联系人去删除啊?”

  金窈窕略作思索,摇摇头:“随他去。”

  她正要搞事情呢,有人自发给自家公司做广告,不要钱的热度,有什么不好。

  ****

  晶茂,顶层,蒋森咋舌地看完视频,去办公室给沈启明报信。
沈启明目光在他展示出来的手机画面上停顿了一会儿,等那短暂的视频放完,才淡淡说:“我之前看过了。”

  蒋森问:“要不要联系人删除?评论里好多人花痴你家窈窕哦!”

  沈启明摇头:“不用。”

  蒋森震惊地指着评论:“这你都不介意?”

  沈启明抿着唇,目光落在好几条被顶到顶端“我可以!”“解解娶我!”的评论上,眼神明显变深了很多,几秒后才沉声回答:“我问过她,她说留着有用。”

  “哇,换成是我,我可不同意我老婆这么抛头露面。”蒋森说,“割割你真的没有心惹!”

  沈启明皱着眉头把助理整理好的营销号合作者名单发给金窈窕的邮箱,说:“她说她现在想工作。”

  蒋森莫名道:“割割你又不是养不起老婆,老婆当然要养在家里了,干什么还让她工作。”

  沈启明没有理会,眼前却腾地浮现出那天在医院时金窈窕告诉她自己只想好好工作时的画面。

  又遥遥回到很久之前。

  那天是金窈窕的毕业典礼,他也在现场。

  金窈窕穿着学士服,在人潮人海中费力地挤到自己面前,瘦瘦的,小小的,低着头,声若蚊呐地问――

  “沈启明,我们结婚好不好。”

  他那时垂眸看着,只能看到她帽檐垂下的黑穗。

  他说:“好。”

  不管是想结婚,还是想工作。

  你想做什么,我都好。

  ****

  铭德大楼。

  餐饮研发部宽广的厨房里,金窈窕接到电话,说蹲守在金老三家门口的人跟踪到了对方去程家,金老三在股东大会后病了一场,此番去程家时看起来怒气冲冲,显然是去找人算账。

  金窈窕嗤笑一声,她就猜到这件事情背后少不了程家的手笔,因此根本没等到最终结果出来,就已经展开了报复。

  *

  程家,程琛脸色也十分难看,金老三跑来跟他大吵了一架,话里话外的说是被他阴了,不光如此,还当场打电话闹到了父亲那里。

  程家跟他的合作由来已久,金老三走后,程琛就接到了父亲的电话,斥骂他太过激进,坑惨了盟友不说,还彻底惹怒金家,引来了金家的反击。

  原本预备延迟上线的炖牛排提早送上了铭德大院的餐桌,当然,那么多分店在短时间内同时推出重磅菜色,人手必然不够,最先享受到这一福利的,是铭德大院分店里唯二毗邻程家“云鼎餐厅”的两家。

  托金窈窕那个视频的热度,两家分店推出重磅菜的消息在很短时间内就传遍了临江。

  毕竟是前不久才掀起相当大新闻热度的炖牛排,许多原本还在可惜寻香宴周年宴当天没能吃到这道菜的食客们听到这一消息都十分心动,纷纷涌向两家分店,因为这个,那两家倒霉的云鼎餐厅分店这些天客流量受到很大影响。

  “金家这明显是在报复你。”程老先生觉得这是个糟糕的信号,对儿子的办事不利感到失望,“你才开始管理公司,就捅出这么大的篓子,大家都很不满,我很怀疑你到底能不能胜任现在的职位。”

  程琛挂断电话后差点气炸,父亲口中的大家,说的明显是他的兄弟们,几乎已经把“干不了换人”的意思砸在了他脑门上。

  他好说歹说,才用金老三手中的铭德股权劝住了父亲,挂点电话后死都想不明白金家的运气为什么能那么好。

  肺癌初期就被检查出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为什么那么小的概率都能被他的对手碰上?!

  但再怎么费解,他依然只能按捺下怒火打电话给金窈窕求和。

  “金小姐,最近还好吗?”

  研发部的厨房里塞满了来进修的各分店主厨,寻香宴屠师父的几个徒弟也来帮手,小徒弟汪盛紧跟在一旁帮忙,金窈窕慢条斯理地煮一锅鸡汤。

  鸡汤的鲜甜飘荡在这处空荡的厨房,混合着卤牛排十分具有冲击力的浓香,一旁已经大致掌握了炖煮步骤的其余分店主厨拿着自己的作品来请她评价。

  卤料都是她自己配的,各分店主厨后续也只需要控制这道菜的火候,操作难度不大,金窈窕面对程琛的试探,边尝边回答:“很好,好得不能再好了,程总最近呢?能睡得好吗?”

  程琛的声音隔了几秒才传来:“金小姐,我觉得我们之间有些误会,需要解除一下。”

  “程总说的误会,是我三叔吗?”金窈窕问。

  程琛也没多做辩解,只是笑道:“金小姐,之前是我得罪了,我在这里跟你道歉,好不好?”

  哇,真不是一般的不要脸。

  金窈窕都给听乐了:“程总还真是能屈能伸,我太佩服您了。”

  程琛被她讽刺得眼前发黑,干笑着说:“冤家宜解不宜结。”

  金窈窕:“程总,覆水难收听过没有?”

  程琛沉默了一阵,才回答:“何必呢,金小姐,金叔叔现在也很后悔,大家何必闹得两败俱伤呢?以后未必不能合作。”

  “我已经录音了。”金窈窕笑道,“你的金叔叔,靠着你这句话,以后会更后悔的。”

  “你录音?!”

  “我很卑鄙的。”金窈窕笑着回答,随即转头点了点自己尝过味道的其中一盘,“其他可以,这一盘火候不够。”

  被毙掉的那位主厨也不敢争辩,立即嘤嘤嘤回到位置上继续钻研,他们基本都是屠师父带出来的徒弟,第一天被选来进修的时候,做惯了发号施令的领导,其实还对金窈窕这么个年纪轻轻的小女孩给自己教学感到不自在,结果跟着学了几天后,就慢慢心服口服了。

  厨师这个行当,全凭手艺说话,谁牛谁就是爸爸。

  程琛见她跟自己说话的时候居然还在干别的事情,颇有种被当面羞辱的愤怒,咬咬牙说:“金小姐,你何必把话说死呢?其实我来跟你道歉,是出于真心的,您用铭德大院来对付云鼎,也只能泄愤一时,两家分店而已,对我们而言不算什么。更何况云鼎餐厅又不是平价餐厅,跟铭德大院面对的客户群都不同,你不可能抢走我们的全部生意,大家化干戈为玉帛,才是双赢的结局。这么冲动,闹到最后,小心您脸上也不好看。”

  金窈窕指导一位主厨将解冻后的鹅肝去除油脂,对对方的这番威胁付之一笑,“程总啊,那不如我们打个赌吧。”

  程琛怔了怔:“赌什么?”

  金窈窕融化一块牛油,在滋滋作响的香气里笑着说:“赌我能不能抢走云鼎的全部生意。”

  程琛听到这话,默然许久:“金小姐,好像有点不自量力。”

  “对。”金窈窕全盘接受,“您说的太有道理了。”

  程琛气绝。

  这女人到底什么路数!这样心平气和的语气,都能把他气得恨不能厥过去。

  ****

  牛油的香气在厨房里飘散,金窈窕挂断电话,一旁安静干活儿的汪盛才凑过来问:“金总监,您这是要做什么啊?”

  他刚才被吩咐揉面,烫面的同时加入少许鸡汤,反复揉按到表面光滑,这会儿放置的空档,金窈窕又指挥他将切好的鹅肝拿去煎。

  金窈窕说:“做鹅肝酱。”

  “那这个呢?”他指着在醒的面团。

  金窈窕:“葱油饼。”

  葱油饼配鹅肝酱?好奇怪的搭配,汪盛算了算工价,怎么都觉得这道菜很难在铭德大院这种评价餐厅推广开,不由有些担心:“金总监,您不会真的要用贵价菜让铭德大院去跟云鼎餐厅打吧?”

  云鼎餐厅最有名的菜色就是香煎鹅肝,金窈窕这么做让他瞬间就感觉到了火・药味。

  可铭德大院走的是平价路线,客户群不同,这样搞明显是两败俱伤。

  鹅肝的香气很快在周围飘散开来,金窈窕听到他的疑问,将煎好的鹅肝和牛油并香料一起放进料理机打碎:“怎么会。”

  汪盛一愣:“那这个菜是……?”

  放在寻香宴也不合适啊,寻香宴的竞争对手是沐合公馆,逼格虽高,却也有弊端,那就是客流量再大,也终究是小众,绝对没法跟云鼎相提并论,更别提抢走对方的生意了。

  “你忘了?”金窈窕道,“咱们的新项目组隐宴的第一家店,已经在筹划开业了,刚好,跟云鼎面向的是同一群顾客。”

  她将醒好的面揉进葱碎,考虑到有些人不爱吃葱,另做了一部分不带葱的,卷成形状后,压扁,放入煎锅。

  混合了鸡汁和油的面皮几乎在接触到锅底的一瞬间就开始散发起了香气,滋滋的煎烤声音里,柔软的面皮一点点膨胀起来,变得焦黄,分层,酥脆。

  面饼很小,每个只大约有手心大小,滚烫地被盛出来,放在吸油纸上过滤。

  汪盛小心翼翼地拿筷子夹了一片,发现果然酥得一碰就能掉渣,他皱了皱鼻子,也顾不上烫,率先咬下一口。

  这块小饼其貌不扬,口感却丰富极了,外层焦脆,内里竟是软弹的嚼劲,煎烤过后的面皮散发着浓郁的葱香,半点都不油腻。

  另一块不带葱的,则散发着类似奶油的甜香,也不知加了什么,口感也完全不同,是完全蓬松柔软的那种。

  金窈窕敲敲桌子:“别光吃饼啊?饼该被你一个人吃完了。”

  他这才想起一旁被晾着的鹅肝酱,内心犹豫了一下,他其实不太喜欢吃鹅肝,怕腥,且觉得这样的搭配可能会有些油腻。

  然而当鹅肝酱抹到饼皮上,一同入口的瞬间,他就发现自己果然还是太年轻。

  现做的鹅肝酱,跟罐头鹅肝酱是完全天壤之别的口感,半点没有腥味不说,融化在舌尖时那种细腻的鲜味儿,他想破脑袋,都想不出有任何食材可以与之媲美。

  金窈窕擦了擦手,示意其他人:“做多了,你们把饼煎好,送到我在的项目组去吧,让大家也跟着尝尝,给点意见。”

  汪盛捧着烫手的葱油饼,此刻看着金窈窕,脑子里只闪过一个念头――

  殿下你不是我女神了。

  你是我爸爸。

  ****

  浓郁的香气伴随着敞开的厨房门,一路朝金窈窕所在的两处项目组飘去。

  项目组内欢天喜地,任谁隔着门都能猜到,他们又被太子殿下投喂了。

  其他部门的员工们隔着大门,嗅着那浓厚到挥之不去香气,不禁落下柠檬泪水。

  殿下的御前近臣,果然了不起。

  

10449 3607813 MjAxOS8wOS8xNi8jIyMxMDQ0OQ== https://m.clewx.com/book/201909/16/10449_36078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