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十六章

书名:窈窕珍馐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缘何故 更新时间:2019-09-19 23:00:12

  临江市铭德大院二店所在的商场,一对小情侣正在逛街, 快到饭点的时候, 那男孩看着商场里悬挂的铭德周年庆铭德大院折扣酬宾的横幅, 有些心动:“中午吃铭德大院怎么样?”

  “铭德大院有什么好吃的。”那女孩撒娇道,“我们去吃云鼎吧, 好不好。”

  那男生有些迟疑:“云鼎太多人排队了,更何况我觉得云鼎也没什么好吃的啊, 除了装修漂亮点, 味道跟铭德大院没什么区别嘛。”

  女孩不依:“云鼎的菜拍出来比较好看, 我要发朋友圈的。”

  男孩无语了一阵, 拗不过女朋友, 只好同意, 结果一到六楼, 电梯门打开, 就瞧见大片黑压压的人在排队。

  “妈呀!”这少说得有几百个人吧?闹着要吃云鼎的女朋友也被吓住了, “云鼎今天怎么这么多人排队?这比平常还要吓人啊。”

  结果再定睛一看, 队伍聚集的地方竟然不是电梯左手边的云鼎餐厅,她这下好奇心起来了, 拽着男友过去一看――

  “铭德大院?!”

  铭德大院什么时候能耐到可以吸引几百个人排队等桌了?!难不成周年庆吃饭不要钱了?!

  这些等位的人表现还很不一样, 其他诸如云鼎之类的餐厅,大家取号之后都大致知道自己得过多久才能吃上, 一般拿完号都会继续去逛商场消磨等待的时间, 但今天这些顾客却齐刷刷聚在铭德大院门口,等位的同时还各个朝餐厅大门方向探头, 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远处隐约传来顾客和大门口服务员的对话――

  “店里没座儿,那我打包行不行?打包也送你们的那个炖肉吗?”
“当然,不过打包您也需要稍等片刻,前面目前还有二十五桌正在等待打包的顾客。”
“这是托儿吧……”那女孩听得难以置信,铭德大院还能有生意那么好的时候?

  后头不知道谁推了她一把,她一个趔趄挤进了人群内围。

  “谁啊这是!”她站稳后气得回头就想骂人,结果还不等开口,就忽然嗅到了铭德大院店内传出的浓浓香气,猛地一怔。

  这香气她刚才出电梯的时候就闻到了,但当时离得太远,气味不太真切,她还以为是自己肚子太饿出现的幻觉,现在骤然靠近,竟被冲击得说不出话来。

  此时后方忽然传来了一波骚动――

  “来了来了!”

  “终于炖好了!”

  她定睛一看,餐厅里一阵车轮滚地的声响,一个白袍厨师并两位服务生推着个小推车出现,推车上硕大的不锈钢炖锅足有半人高,锅盖附近蒸汽袅袅,明显刚从灶台上下来。

  伴随着这口锅的出现,原本就十分浓郁的香味顿时更加明显,那厨师把推车停在餐厅大门右边的一个被玻璃挡着的空桌台后,带着手套掀开锅盖,拿起个铁钩子朝锅里一勾。

  硕大一块牛排骨被他从汤里勾了出来,蒸汽带着香味轰然炸开,人群骚动得更热闹了。

  牛排肉被炖得色泽丰盈,汤汁不要钱似的蔓延在砧板上,小厨师抽出骨头,手起刀落,几下就将一块肥瘦相间带着筋膜的牛肉切成了大小合适的块状。那肉在他的刀尖颤颤巍巍,几乎用肉眼就能推测出口感会有多么软糯,连着油润的汁水一起被码进了旁边等候的打包盒里。

  “036号!”一旁的服务生默契地将盒子盖好,然后连着其他菜品一起递给了门口某位望眼欲穿的顾客,“久等了,这是您打包的菜,这是我们周年庆赠送的炖牛排,祝您用餐愉快。”

  那边交接的同时,白衣厨师已经开始切起了下一块牛排,刀光闪动,如同黑洞一般吸走等位顾客们的视线。

  女孩肚子咕噜一声,盯着那被铁钩一块接着一块从炖锅里勾出来的热腾腾的牛排,腿顿时迈不开了。她口水泛滥地分泌起来,终于意识到这群取到号码的客人们为什么聚集在铭德大院门口不走了。

  “靠……”身后传来男友失神的感叹,“铭德大院……这是开挂了吗?以前没见菜单上有这道菜啊。”

  “这不是我们铭德大院自己的菜。”听到他感叹的取号员笑眯眯地解释,“是我们铭德公司高端线餐厅寻香宴才有的招牌菜之一,今天因为公司周年庆,老板为了感谢各位一直以来的支持,才特意放在铭德大院赠送顾客的。不过老板说了,后期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可能会考虑在铭德大院菜单上加进这道菜。毕竟寻香宴是我们铭德历史最悠久的老牌餐厅,虽然出于价格原因,不可能将全线菜品都大众化,但老板也希望能通过自己的让利,尽量让更多人品尝到它的魅力。”

  “寻香宴?”
这对许多年轻人来说是个相当陌生的名字。

  但这一刻,看着眼前厨师手里颤颤巍巍的多汁牛排,嗅着那光只闻到就能让人饥肠辘辘的浑厚香味,在场的所有人都下意识对这个名字充满了憧憬。

  这样香的味道,竟然只是招牌菜之一……吗?

  那寻香宴的其他招牌菜,又该是什么叫人难以想象的味道?

  男孩醒过神来,扯了扯女友,小声道:“走吧,我们去云鼎,再晚今天该吃不上了。”

  却见女友直勾勾看着厨师正在料理的牛排,眼珠子也不挪地开口:“云鼎也就拍照片好看,有什么可吃的,你愣着干嘛,赶紧取号啊!一会儿牛排送完了怎么办!”

  男友:“????”

  我刚才就说来铭德大院,是你说要去云鼎拍照的好吗?

  我好难啊。

  *

  类似的场面在数家铭德大院分店上演着。

  六店,户外烹饪区。

  汪盛从来没有过这么忙碌的时候。

  临江的初冬冷得刺骨,他却一丝寒意都没能感受到,前方的灶台内烈火轰鸣,环绕排开的大炖锅蒸汽缭绕,烹饪区保安镇守的围栏之外,里三层外三层地挤满了人。

  有专程来江滨旅游的游客,也有居住在附近路过的本地人,他们被香味吸引着聚集在烹饪区外,拍照的拍照录像的录像,当然有好事者纯粹围观,但相当一部分都顺手领了张等位的号码牌。

  反正都要吃饭,去哪儿吃不是吃,干嘛不吃这家味道最香的呢。

  汪盛掐着火候带人取肉,六店十几个厨师手起刀落,一刻都不得闲,牛排滚烫的香气让寒风都变得炽热,六店包括店长在内的所有人,此时都已经不再有精力去关注沐合公馆的活动了。

  他们忙到走路都像在飞。

  一辆采访车绕过街角,车内的记者检查着手上的设备,头也不抬地跟摄影师闲聊――

  “咱们领导真是,铭德周年庆有什么可采访的,大冷天给咱们派这么个任务。”

  摄影师笑道:“领导直接发话,肯定是铭德那边打点过了呗,反正都是工作,拍什么不一样。”

  “关键这新闻一点亮点都没有,拍出去谁看啊,到时候关注度不够还得咱们来背锅。”记者叹了口气,“铭德这公司真的太不擅长宣传了,看看人家沐合公馆,又封路又请著名美食家,阵仗一个比一个大,噱头足才吸引人啊。”

  正说着,旁边几辆警车鸣笛而过,他探头看了一眼:“嚯,出什么大事儿了。”

  紧接着车头一拐,他目光不待转开,就被出现在前方黑压压的人群惊得目瞪口呆。

  那几辆警车停下,十来位警员匆匆下车,正在维持铭德大院门口围观群众秩序的保安队长就上前迎接:“辛苦同志们了,人太多,还麻烦你们过来帮忙。”

  “这有什么。”警员们先是被店门口比他们预想更多的人潮吓了一跳,听到他的话,赶忙摆摆手,“人群太密集容易导致踩踏事故,为了群众的安全,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铭德之前对这次的活动备过案,警员因此也没有驱赶人群,只是迅速投身维序工作,以避免出现意外。

  踏出采访车的记者拿着话筒呆呆地看着前方水泄不通的人潮,片刻之后,才如梦初醒地拍了发呆的摄像师一把:“别愣着了,快开机器啊,我的天,这场面咱们好好拍,估计跟去沐合公馆的三组抢下头条都不成问题。”

  *

  临江市机场,一架飞机在轰鸣声中落地,舱门打开,提前等候在停机坪的程琛助理急忙迎了上去。

  他天刚亮就从市区出发,已经在机场外等了足足五个小时,此时巴巴地看着舱门方向,眼珠子都不敢乱挪。

  等了不知道多久,他骤然一喜,开口喊道:“蒙老先生!”

  舱门上,一位有些肥硕的老人缓缓踱步出现,被身边一对年轻男女搀扶着,不紧不慢走下悬梯。

  助理连忙想上去搭手,那对男女却没有给他近身的机会,他只好亦步亦趋地跟在蒙老先生附近,指引对方走向来接人的专车:“老先生您可算来了,我们程总久仰您的大名,叮嘱我一定要好好把您接上车,您一路飞得累了吧?”

  蒙老先生的脾气果然如同传说中那样高傲,只清嗓子一般应了声,搀着他右手的年轻男孩笑着应付助理道:“温哥华来这的路程有点远,爷爷在飞机上睡了一道,现在刚醒,就等着程先生准备的分子料理宴了。”

  助理连忙点头:“您二位就是蒙老先生的家人吧?快请上车。我们沐合公馆对这场宴会诚意十足,一定会让各位尽兴而归的。”

  车上,助理将做成精美杂志状的宴会菜单送上,蒙老先生这才来了兴趣,接过翻看起来,还跟他闲聊:“我在美食界那么多年,吃了不少高端料理,现在生活在国外,最想念的还是国内几位大厨的中餐。敢打出国内第一高端料理的名号,你们老板看来野心不小啊。”

  他之所以专程回国一趟,就是被这充满自信的“第一”给吸引来的。

  但翻开菜单仔细一看,他眉头不禁微微挑了起来:“松露黄金炖海参,白琼鱼子酱捞鱼翅,鹅肝金箔神户牛……这材料……”

  简直是什么贵就在往上堆什么,明晃晃奢侈二字顶在了脑门上。

  只是在他看来,有些材料实在没有必要,好比金箔这东西,就是除了可使菜品售价更高外对口味不会有任何提升作用的装饰品。

  助理没察觉到他的迟疑,还为此颇为自傲,滔滔不绝地介绍道:“是的,您没看错,今天的宴会上每一道菜我们都诚意满满,比如这道松露黄金炖海参,每一盅上面都会覆盖整整一大片的金箔。我敢说除了我们沐合公馆,国内没有任何一家高端餐厅能有这么大的手笔……”

  蒙老先生叹了口气,将菜单合拢,看向了车外。

  这位助理的话他听懂了,沐合公馆的老板明显是把他认为的无必要的装饰品们当做了主要的卖点。

  这么多珍惜食材组合的菜品,想做的不好吃都难。

  只是这种无需技术,单用钱就能堆集出的美味,未免太不出所料,叫他这个见多识广的老美食家长度跋涉了一路的期待感顿时黯淡了下来。

  蒙老先生摇摇头,降下窗外,吹着风感慨了一下日渐浮躁的餐饮业,结果余光一瞥,忽然看到远处一片黑压压的人影,热闹得仿佛跨年现场一般。

  这是……?

  他还没来得及浮起这些人是干什么的念头,紧接着就嗅到了扑面而来的风。

  车拐上了一条已经被封的路,路两边摆放了无数精美花篮,刚才热闹的人群转瞬就看不到了。

  沐合公馆门口有不少记者在等待采访蒙老先生,助理想起老板的叮嘱,不敢让蒙老先生提前知道,只好让司机把车停在了一段距离开外,然后下车去找保镖来护送蒙老先生。

  等带着保安再回来的时候。

  助理脚步一顿,人呢?

  *

  沐合公馆,程琛西装革履地迎接赴宴宾客,发现几位下车的贵客正不断回头张望不知名的方向,同时窃窃私语。

  他笑着上前寒暄:“各位在聊什么呢?”

  几位临江本地有名的美食从业者立刻停下了对刚才路过时看到的壮观人潮的讨论,各自交换了一下饱含深意的眼神,笑着朝他说:“没什么没什么,还要恭喜程总啊,亲手促成了这么盛大的活动,连蒙老先生也被您请出山了。”

  不得不说,程琛能出其不意地搬出蒙老先生来对付寻香宴,这一招真的够狠够毒。

  他们这些业内人士之所以推掉寻香宴来沐合公馆,基本都是为了来跟这位蒙老先生见一面。其实不少人之前跟金家交情也算不错,但眼看能搭上蒙老先生这块金字招牌,谁还顾得上交情呢?

  程琛眼中的得色一闪而过,微笑道:“这不算什么。”

  临江美食协会的会长今天是奔着跟蒙老先生约访谈来的,他手下经营着一本美食杂志《朝食》,近期正跟对手《香满人间》竞争,急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嘉宾造势,态度就显得有些急切,甚至到了有些不体面的地步,吹捧程琛道:“怎么会不算什么,程总就不要谦虚了,今天这场宴会,我们《朝食》打算用一整个版面来介绍呢,程总,蒙老先生那边,还需要您帮忙引荐了。”
“好说。”程琛点头,“我的助理已经接到了蒙老先生,估计快到了。”

  其他几人听到他这样肯定,内心顿时安定下来,相携落座。

  程琛安置好他们,倒退到门口,眯眼欣赏着沐合公馆门口严阵以待的媒体团队。

  他当然没有告诉蒙老先生对方此番需要接受采访和应付这些闻风而来的投机者,毕竟以对方的倔脾气,知道有这些麻烦事,肯定是不会来的。

  但他也并不需要蒙老先生多么配合自己,只要对方露面,能被拍下照片,他想要的目的就可以达到了。

  今天之后,轰炸性的新闻会铺遍社交媒体,寻香宴将悄无声息地被他踩在脚下,这场宴会如流水一般天价的花费,他数个月来昼夜不安的殚精竭虑,终于到了收获回报的时候。

  程琛气定神闲地整理了一下西装纽扣,站直身体,助手忽然出现:“程总,您的手机响了。”

  程琛看了一眼,发现是自己派出去接人的助理的电话,迅速接听:“你们到了?”

  “程,程总……”电话那头的助理慌得几乎要哭出来,“蒙老先生不见了!”

  **

  户外烹饪区,两个警员无奈地拦住三个人,苦口婆心地劝那位胖墩墩的老先生:“老人家,您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还能朝中间挤,万一受伤了怎么办?”

  那胖老头挺着肚子,双眼一瞪,圆溜溜的:“我身体好着呢。”

  他身边的一男一女颇有些不好意思地对警员道歉:“对不起啊,我爷爷是个美食家,对美食一向比较感兴趣,所以想进去看看里面做的是什么,给你们添麻烦了。”

  美食家啊……

  那警员想了想,看中间这胖老头倔得跟驴似的,只好妥协道:“那行吧,你们一定要注意安全,照顾好老人家,千万不要受伤。”

  汪盛正要指挥一个六店厨师关火,忽然听到旁边瓮声瓮气的问话:“这排骨是你炖的?”

  他魂都差点吓飞,回头一看,才发现一个胖墩墩的老人正目光如炬地盯着自己,错愕道:“您您您您怎么进来了?”

  老人上下打量他,开口:“该关火了。”

  “哦哦哦!”汪盛回过神来,赶忙关火,那老头也不走,看着他起锅捞肉,审视了一下他捞出来的牛排,朝自己身边的年轻人开口点评,“料放得讲究,炖得也可以,色和香是足了,就是食材太普通,不知道味道如何。”

  “嘿你这人……”旁边有个小厨师不高兴了,上前想说几句,汪盛赶忙拦住,“周年庆那么好的日子,又是个老人家,你别计较。”

  汪盛拦下小厨师,想了想金窈窕的嘱咐,分出半扇牛排骨切片端给这位看起来很不好说话的老人,温声劝道:“老人家,今天我们周年庆,请您吃的,您别嫌弃。外头人多,烹饪区也危险,您不能在这多呆,我让保安保护您出去。”

  蒙老先生向来走哪都前呼后拥,何时被人这样打发过?他眉头一皱,但看到盘子里颤颤巍巍的牛肉,还是拿手捻了一片塞进嘴里。

  软糯的牛肉肥瘦相间,带着浓郁的汁水铺遍口腔,他紧皱的眉心顿时一跳。

  少顷,他凝视着汪盛稚嫩的面孔:“年轻人,这道菜是你研究的?”

  “哪能呢?”汪盛叫来保安,闻言一笑,推着他往外走,“我哪有那么大本事啊,料都是我们铭德的小老板金主管亲自调的,她这会儿在忙寻香宴的周年宴,才让我替她来铭德大院六店看火候。您老注意安全,王哥,帮忙照顾一下,出去的时候别让人挤着他了。”

  *

  蒙老先生端着盘子被护送出来,搀扶着他的孙子小声问:“爷爷,我们回沐合公馆吗?”

  “你们尝尝这个。”他把盘子递给孙子孙女,俩人依言吃了一口,目露惊色地对视一眼。

  蒙老先生若有所思地重复着刚才小厨师说的话:“金主管……寻香宴……”

  此时孙子的手机忽然响起,接起一听,那边传来程琛的声音:“蒙先生,你们去哪儿了?”

  孙子看了爷爷一眼,了然地开口:“程先生,我爷爷暂时有点别的事情,可能要晚点才到了。试吃会您可以先开着,我们忙完就过去。”

  “这!这怎么行!”程琛声音顿时拔高了两分,“我们这边都已经准备好了!”

  孙子眉头微皱:“什么东西准备好了?”

  程琛看向满场宾客和外头的记者们,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但蒙老先生的孙子依然瞬间明白过来:“程先生,您是不是请了记者?”

  程琛哑然,蒙老先生听到孙子的话,摇了摇头,摆手示意孙子挂断电话。

  这些年想用类似的手段利用他的人太多,他已经见怪不怪了。

  *

  程琛看着自己被挂断的手机,瞠目结舌,万万没想到自己千防万防,竟然会在临门一脚时出现变故。

  外头的记者们在寒风里等了好几个小时,已经有些着急了,开始有人上前询问他蒙老先生到底什么时候到。屋里的宾客们也表现得心不在焉,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看着是在聊天,但除了少部分真正为吃而来的嘉宾外,大多数人目光都时不时扫向门口。

  那些暗含期盼的眼神,不用说都能明白是在等待什么。

  程琛脑子一昏,竟不知该作何对策。

  *

  寻香宴,金窈窕示意屠师父的几个徒弟把刚出炉的叫花鸡从烤箱里端出来。

  金父往常就是负责寻香宴的那个人,今天自然也在现场,看着手持请柬登门的众多宾客,内心颇有些安慰。

  他这些年的人情终究没白交,程家费了那么大的劲儿,依然还是有不少人选择了来自己这边。

  《香满人间》的刘主编带着摄影师到场,看见他后乐呵呵地打了个招呼:“金总,来给您贺喜了。”

  “您能来就是大喜事。”金父笑着迎他入座,路上对方小声朝他道:“沐合公馆那边,声势不小啊。”

  金父说了几句后,转身回到后厨,就见女儿正专注地翻搅着一口锅,她像是丝毫不受周围忙碌人群的影响,专心致志着指尖的食材,那冷静的模样让他有些焦躁的内心也跟着平静下来。

  身后忽然有人问:“请问金主管在哪里?”

  金父汗毛一竖,回头看去,见是个胖墩墩的老头,被一男一女俩人搀着,视线在自己身上停留了两秒,然后扫向后厨,落在了正在做饭的金窈窕身上。

  “您是……?”金父觉得对方似乎有些眼熟,但一时想不起来究竟是谁,本能地笑着招呼,“您是来参加周年宴的吧?”

  “你们没有请我。”那胖老头说,“我自己来的。”

  金父:“……”

  这什么奇葩。

  他一时又想不起这位眼熟的究竟是谁,屋里金窈窕朝他道:“爸,你去忙吧,这里交给我就好。”

  打发走父亲,她又朝那老人道:“我就是金主管,您找我有事?”

  那老人听到这话,目光一下锐利了不少,上下扫视她几眼,最终目光落在了她正在炖的那口锅上。

  老头背着手问:“你在做泡饭?”

  金窈窕挑眉,看出对方来意不太寻常,大概不是父亲邀请来的客人。

  不过不速之客也是客,对方那么大年纪,虽然不太礼貌吧,也不到叫她生气的地步。

  她不太在意地笑了笑,问:“您是饿了吗?”

  老头被她这么一问,微微愣住,金窈窕索性给对方盛了一碗泡饭,还不忘撒上一小把细碎的葱末,递上前道:“这是我煮来自己吃的,宴会食材剩了不少龙虾头,丢掉可惜,就拿来做了泡饭。”

  剩……剩下的食材……

  老头身边那位年轻男孩听到这句话,似乎有些欲言又止,那胖老头却不太在意,接过就吃。

  一入口他就吃出了门道。

  龙虾头显然是处理过的,半点腥味没有,虾脑醇厚的鲜味和鸡汤各自为政,又相辅相成,配上恰到好处的小葱末,浓郁中略带些许清爽,简简单单的一口泡饭,竟也炖出了不弱于荟萃珍稀食材的美味。

  金窈窕看那老头吃了口泡饭后直发呆,觉得大喜的日子,总不好把人赶出门,想到金父这次请来的客人似乎有许多没能赴约,索性叫人来领这老头出去:“肚子饿的话,您就留下吃点吧,我让人给安排个位置,您乖乖坐在外头吃饭,不要随便跑到厨房来了,好不好?”

  她此言一出,那老头身边的两个年轻人瞬间站直了。

  同时小心翼翼看向自己搀扶着的老人。

  牛逼。

  蒙老先生的孙子心想。

  但出乎他预料,爷爷并没有生气,反倒端着碗愣愣地看着那说话的漂亮姑娘,然后点了点头:“好。”

  金窈窕见他听话,满意地点了点头,顺手给对方取了个烤酥饼,送对方出来:“您先吃着,等会儿就能开饭了。”

  *

  外头,落座的客人们正在闲谈。

  《香满人间》的主编环顾会场一圈,朝一旁认识的人摇头道:“《朝食》的陈会长果然没来,还有几个美食协会的,这孙子,真是翻脸就不认人啊。”

  “唉,说实在的,我要不是要脸,我都想去那边。”

  “金总以前对咱们挺厚道的。”《香满人间》的主编叹息,“这种关头,我也做不出那种事。”

  对方认同地点点头,但依旧有些惋惜:“可叫我说,铭德这次怕是得栽,那边请来的可是蒙老先生,程家那新上位的年轻人这回下死力气了。”

  主编:“你说的也对,那可是蒙老先生,我有个朋友早年采访过他,听说脾气坏得不得了,问的问题让他不满意,他当场就要骂人的。”

  俩人说着,忽然见旁边的空位坐下个人,那人块头还格外肥硕,硬是让他本能地朝另一边避开半寸。

  哪儿来的胖子。主编无意识地抬头扫了一眼,随即陷入漫长的沉默。

  坏脾气的蒙老先生正仔细地吃着一块酥饼,显然听见了他们刚才的讨论,坐在那一边咀嚼,一边目光静静地看着他。

  主编:“?????”

  主编:“!!!!!”

  *

  沐合公馆,宴会时间已经到了,众人翘首以盼的嘉宾久等不来,终于有人按捺不住,上前质问程琛:“程总,您不是说蒙老先生已经快到了么?怎么到现在还不来?”

  程琛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尽量拖延:“快了,快了,估计在路上耽搁了一会儿。”

  他一边说着,一边示意助理赶紧给蒙老先生的孙子为记者的事情发信息道歉,那边却迟迟没有给出回应。

  妈的!明明一切都计划得完美无缺,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他死活都没法想明白到底是哪个环节出现的问题。

  好在来询问的客人相信了他的托词,被他敷衍地重新坐了回去,程琛一转身,眼神阴鸷得吓人,正焦头烂额,忽然听身后响起几道惊呼。

  “程总!”他听到有人叫自己,回头一看,原来是《朝食》的陈会长,努力调整了一下表情:“有什么事吗?”

  陈会长拿着手机:“您确定您请蒙老先生来了吗?”

  程琛面不改色地笑道:“当然。”

  从入场开始就不停吹捧他的陈会长听到回答,眼神竟变得有些咄咄逼人,他亮出手机:“那您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旁边的人闻言赶忙凑上去看,顿时大惊。

  “蒙老先生在寻香宴?!”

  此话落地,满场哗然,奔着蒙老先生而来的一群投机者全都不知所措地站起身来。

  程琛用了好几秒钟才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缓慢上前,陈会长的手机屏幕,赫然是《香满人间》的主编跟蒙老先生在寻香宴的合影。

  这怎么可能?!

  陈会长死死地盯着他,没能等来他的回答,神色阴沉地站起身来:“程总,耍我们好玩吗?”

  程琛头重脚轻地看着那张照片,脸都是绿色的。

  但有句话说的好,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被闹腾着要说法的客人们弄得不敢上前的助理躲在角落里一脸的欲言又止。

  好一会儿后,才有个胆子大的小心翼翼上前提示:“程,程总,您要不要,看一下这个。”

  程琛觉得到了这会儿,情况已经坏到不能更坏了,但接到对方递来的手机,还是眼前一黑。

  手机上放着的是某新闻频道的现场直播,主持人被人群挤得东倒西歪,仍在努力朝镜头陈述:“……铭德公司餐厅的周年庆典,现场的人实在太多了!甚至动用了警力来维持秩序……”

  他像触电似的关掉了直播画面,目光如同爆发的火焰,手指却控制不住地发起抖来。

  

10449 3606407 MjAxOS8wOS8xNi8jIyMxMDQ0OQ== https://m.clewx.com/book/201909/16/10449_36064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