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十三章

书名:窈窕珍馐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缘何故 更新时间:2019-09-16 23:52:17

  简文被踢得好一会儿才缓过来,爬起来后气得差点发疯,但一转身,见沈启明高了他将近半个头,面无表情地站在两个女孩旁边,他又不敢轻举妄动,只好捂着被踢得直不起来的后腰威胁说自己要报警控告人身伤害。

  沈启明根本就不带给眼神的,金窈窕忙着安慰露娜,更加懒得搭理他。

  简文还真的掏手机作势要打电话,店里的其他顾客看不下去了,纷纷出言嘲讽——

  “这男的怎么回事啊,自己先跟女朋友动手被打了还好意思报警。”
  “真恶心,我刚才就听到了,他跟他女朋友借钱没借到才发的火。”
  “搞半天还是个吃软饭的,软饭硬吃啊!”
  “他敢叫警察来,我就敢留下作证。真是,好好出来约个会都能碰到渣男,晦气死了。”

  周围的人七嘴八舌,不时投来鄙夷的眼光,简文听清内容后,气得脑子一昏,拿着手机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餐厅的服务人员此时找来了商场保安围住了他:“先生,请您现在立刻离开,不要影响我们的正常营业。”

  奇耻大辱!奇耻大辱!

  简文嘴唇都哆嗦了起来:“明明是他们动手打人!”

  服务员嫌恶地看着他。

  金窈窕在几步开外嗤笑了一声:“那你报警啊?等我帮你吗?”

  简文牙齿咬得咯咯直响,他是个自尊心比天高的人,这种被千夫所指的境况比杀了他还让他难受。僵持了一会儿,他终于没能待下去,扶着腰一瘸一拐地离开了。

  *

  露娜吓得不轻,再加上伤心,哭得路上直打嗝:“窈窕,简文怎么会这样对我,他明明是个脾气很好的人……”

  这些年来简文对她简直千依百顺,以至于露娜一直觉得,男友没钱也没关系,只要对她足够好就可以了。

  金窈窕搂着她摇头:“别想了。”

  露娜头脑一团乱麻:“我该怎么办?”

  金窈窕摸摸她的头:“我不会让你被欺负的,把你爸电话给我。”

  露娜本来不想把这件事情告诉父亲的,害怕被骂,但闺蜜坚持要这么做,她最终还是妥协了。

  露娜的父亲一听女儿受了欺负,直接从公司赶回家里,见女儿没事,才终于松了口气。

  金窈窕把前因后果说明清楚,最后劝道:“叔叔,您别责怪她,她因为善良被欺负不是她的错。”

  露娜的父亲愠色褪去,叹着气朝她道谢:“窈窕啊,多亏了你,我们露娜真的,要不是有你这么个朋友,骨头都能被人吞干净。叔叔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谢你。”

  金窈窕笑道:“这有什么,她对我也很好,那笔钱之前就是借给了我。不过我最后没用上,过几天就能转回来。”

  露娜的父亲正色道:“别说这些借啊还啊的外道话了,窈窕啊,叔叔没什么可说的,将来但凡有需要帮助的事情你尽管开口,叔叔绝没有二话。”

  金窈窕让露娜的母亲送她回房间休息,临走的时候才单独跟这位叔叔提示:“叔叔,简文突然开口要那么多钱,虽然说是想创业让您刮目相看,我还是觉得挺可疑的,您最好提防一些,别让他以后找机会纠缠露娜。”

  对方听到这个名字就脸色难看,冷哼一声:“你放心,他就在我公司里上班,以前是露娜喜欢他,我才念着情分没给他难堪,现在……哼。他要还能占到便宜,叔叔这几十年就白活了。”

  金窈窕听完后只有一声长叹,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

  她离开后,露娜的父母相携站在门口目送,冷风里摇头感叹——

  “好孩子啊,咱家闺女那脑子,能有这么个愿意护她的朋友,算咱俩这些年积德了。”
  “也是个能办大事的人,露娜但凡有她三分聪明……算了,上午你不是收到了程家的请柬?就他家沐合公馆宴会那事儿?听说就是跟这闺女家里打擂台。推了吧,咱别去了。”

  *

  金窈窕上车前余光一扫,发现了什么,把包丢进车里,自己朝后走了几步:“你还没回去?”

  沈启明从停在后面的车里出来,手插在外套兜里,低头看着她,长长的睫毛覆下一片阴影:“嗯,你朋友没事?”

  “没事。”金窈窕发现自己忘了道谢,“今天谢谢你了,沈总。”

  沈启明低头看着她,俩人之间安静了片刻,他才出声:“窈窕,你为什么……要跟我退婚?”

  金窈窕听得有点百味杂陈,她以为沈启明是不会问这种问题的,沈启明这样的人,即便是被分手,也绝不至于对此耿耿于怀的。

  不过现在的气氛还不错,比前些天在咖啡馆里要好得多,他俩刚刚同仇敌忾地打倒了另一个敌人,虽然名义上是前任,立场却也能称之为战友。

  金窈窕笑了笑:“我提的有点突然,那天的态度也不太好,是该跟你道个歉的。不过,我那天也没骗你,其实就是累了,沈总,你可能不知道,每天等待一个人也是很辛苦的。”

  尤其在那个人还并不懂得体贴的时候。

  沈启明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金窈窕摇头:“没有指责你的意思,那是我自己选的。沈总,你今天愿意帮我,真的很谢谢,虽然不能在一起,但我希望我们以后也不要互相怨恨。”

  沈启明看着她缓慢地摇头:“我没有怨恨你。”

  终于说开了,金窈窕伸出一只右手:“那就好,希望以后还能做朋友。”

  当然,别有太多来往就更好了。

  沈启明过了几秒钟才从兜里抽出手,握了上去,金窈窕手很小,也很凉,很轻松就能被他的手掌包裹住。

  他低头看着,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她原来这么怕冷的吗?

  司机见金窈窕打开门后不上车,下来朝这边张望,金窈窕抽出手摆了摆:“黄叔在催我了,沈总也快回去吧,慢点开车,还有,今天谢谢你,以前……也谢谢你。祝你生意兴隆。”

  *

  金窈窕钻进车里,黄叔跟她说:“窈窕,刚才你包里的手机响了。”

  她打开包一看,才发现原来是寻香宴打来的,拨回去后接电话的是屠师父的小徒弟汪盛,汪盛说:“金主管,我打电话是想跟你说让你先别回来,师父在后厨发脾气呢。”

  金窈窕一愣:“谁又惹他生气了?你们把八宝山珍做砸了?”

  “没有!”汪盛道,“是有个姓李的客人,给师父看了张请柬,好像是沐合公馆送的,师父看完就生气了。”

  沐合公馆?程家?

  金窈窕对这个名字可太有印象了,程家是从外地来的,起先还名不见经传,后来忽然就起来了,一路做到了现在能跟金家分庭抗礼的地步。

  她索性拿手机搜索了一下,结果跳出来的新闻令她眉头直接挑起半边。

  沐合公馆搞活动?哟,日期还跟寻香宴周年同一天?

  网络上铺天盖地的通稿,说沐合公馆研究出了一套分子料理宴席,高端精致程度国内罕见,有望成为店内的未来主推。为此他们专门搞了个店庆,邀请大批社会名流参与,届时更有某某美食评论家专程从海外飞回来品尝。

  网上不少人都在讨论这个。沐合公馆的知名度一直不低,虽然这个品牌线做的是面向少数人的高端餐饮,但这些年程家从不吝啬在营销上花钱。他家营销很有一套,旗下的中端餐厅云鼎就是临江非常受欢迎的网红店,其实味道跟其他餐厅区别也不大,只是样式精致,又有宣传加持,一些网红小明星什么的就都爱去打卡,仿佛在那吃饭要显得格外有品质些。

  跟风成潮,云鼎每家店门口排队的顾客都相当可观,金家的铭德大院与之相比,无疑要略逊一筹,金父也正是因此,才组织了另一个想与之对垒的品牌线,也就是金窈窕如今所在的项目组“隐宴”。

  程家现在声势很猛,如果非要说还有什么地方拼不过的金家的,那无疑只有业内地位了。

  临江市的餐饮市场近些年竞争激烈,寻香宴虽然势衰了,可毕竟是老品牌,底蕴在那里,如同老王那样的老饕就很吃这一套。前几年沐合公馆做不起来,程家就没少买宣传拉踩,靠打败本地老牌来设立自己“餐厅中的奢侈品”称谓,如今本地年轻食客们提起寻香宴总觉得门庭冷落的印象,程家功不可没。

  这次程家搞那么大的阵仗,感情是想彻底坐实这个“奢侈品”的地位啊。

  寻香宴的周年,外头却只能听到沐合公馆的名字,是挺可笑的。

  金窈窕给父亲打了个电话,问起这事儿,金父沉默了一会儿,让她不用操心,明显早就知道了,却不打算告诉她,只自己忍着被挑衅到头却无法还击的苦闷。

  金窈窕以前根本不插手家里的生意,因此还真不知道有过这茬纠纷,但现在回忆起来,她回国以后,寻香宴确实是没再开了。

  她叹了口气:“爸,你应该告诉我的。”

  金父还是那副装出来的不在意:“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告诉你干嘛,除了让你心烦。”

  “我心烦什么?”金窈窕这会儿才是真气定神闲。

  *

  她回到寻香宴,屠师父果然在骂徒弟,扒拉着案板上的蓑衣黄瓜来回挑剔。

  金窈窕洗干净手后把那遭人嫌的黄瓜拎着丢掉,示意快哭的徒弟们哪儿安全躲哪儿去,小徒弟们一哄而散,屠师父泡菜似的老脸黑漆漆的:“嘿!”

  金窈窕也不理他,打开还在用小火慢炖着的大汤锅,隔着蒸汽闻味道就知道肉炖好了,取了个大钩子从里头捞出块牛排骨来。

  香味冲得满屋子都是,牛排骨已经炖到酥烂,在钩子上颤颤巍巍的,骨头随手一抽,就整根取了出来。金窈窕挑了把刀,三两下将肉切好,递给屠师父:“尝尝。”

  屠师父气得够呛,也想不搭理她,可肉香钻进鼻腔,他终究没忍住夹了一筷。

  炖肉的卤料是金窈窕精心调配的,上好的牛排骨,被浸煮成丰盈的棕黄色,瘦肉纤维松散,肥肉剔透晶莹,包着骨头的筋膜软糯可人,一口咬下,混着卤汤的浓郁,肉质丰盈,既不过软也不干柴,美味到简直无可挑剔。

  金窈窕问:“怎么样?”

  好吃,从没吃过比这更好吃的牛肉了。

  屠师父一边嚼一边气消了:“哼!”

  金窈窕抱臂看着他:“叔叔,我不是在跟您过不去,您骂他们也解决不了问题,力气留着怼程家不好么。”

  屠师父眉头一竖:“我倒是想怼呢!我上哪儿怼去!他们家搞事情阴招一套套的,谁搞得过他们!”

  金窈窕笑了一声,抬手打了个电话:“喂,爸,你通知一下,店庆那天铭德大院所有分店都准备好足够的炖锅,除了优惠酬宾以外,我们现场卤牛排赠送顾客,以寻香宴周年庆子品牌庆祝的名义。”
  “还有。”她问,“我记着有一家铭德大院开在沐合公馆他们家附近是吗?”

  得到肯定的回复,金窈窕越发满意:“很好,就那家店,阵仗搞得再大一点,反正铭德大院是平价品牌线,就做个户外烹饪区,您找人跟管理部门打好招呼,做好安保,能吸引多少人就吸引多少人。”

  她挂断电话,看向屠师父:“这招够阴吗?”

  屠师父已然听呆了。

  金窈窕挑了块牛肉,慢条斯理地夹进嘴里:“姓程这一家暴发户,也不看看寻香宴现在是谁在管。坏我的事情,找不自在呢。”

  

10449 3605635 MjAxOS8wOS8xNi8jIyMxMDQ0OQ== https://m.clewx.com/book/201909/16/10449_36056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