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爱他

书名:逆徒,我是你师父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城南花开 更新时间:2019-10-05 06:13:34

  第四十五章

  祁恒这样闹过了以后,直接影响便是董莉莉,她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眼神里没有趾高气扬,甚至不再像以前那样有事没事恨她一眼。

  云桑其实觉得祁恒这事做得有点狠,她自己的观点里无论多大的恨,都不应该在孩子面前把父母的尊严打落在地,但是她并没有责备祁恒的意思。

  云桑自己都没有发现,自从她开始从祁恒的话里推测出祁恒已经生死相继了数万次以后,她对他的态度便不太一样了。

  两个人相处真的像长辈和小辈了,唯一的问题是长辈偶尔有点傻。
  云桑套他的话都不需要拐弯抹角——

  “师父,师父,我想听你讲讲那个特殊人类的故事。”晚上云桑抱着电话,跟电话另一头的祁恒撒娇道:“师父快给我讲睡前故事。”
  这种话,云桑是绝对不可能当面说的,也就是为了获得更多消息才能逼着自己说,可是一旦说出口了就像打开了新世界大门。

  另一头的祁恒:“多大了还要听睡前故事?”

  “再大也是师父的徒弟,师父,给我讲讲吧,徒弟爱你哦。”

  那边咳嗽了两下,似乎呛到了,紧接着就听到祁恒的声音——

  “那个特殊的人类事情很多,你想听什么?”
  “他活了那么多遍岂不是对这个世界都了如指掌?”

  祁恒:“算是吧。”
  “那以后我和他认识吗?”

  那边没说话了。

  “师父,那我和他认识呀。”
  “师父,你这么安静,我是不是跟他关系很好呀?”

  “等他出现,你一定要离他远一点,你好奇可以偷偷看一下,但是一定要远离他。”
  云桑愣住了,在被子里翻了一下身,觉得不对劲,祁恒应该就是那个特殊的人类,可是祁恒为什么总是强调远离那个特殊的人类?

  “为什么呢?师父,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一定要把原因说的清清楚楚,一点细节都不要漏掉。”

  “师父,你不说清楚的话,万一我见到他不知道后果严重性,到时候不小心就跟他关系很好了怎么办?”

  祁恒果不其然又被忽悠道了,云桑也明白不是他好忽悠,而是因为关心则乱。

  祁恒说道:“你每次都会爱上他。”

  “等等,我不是爱谢明洵吗?”云桑错愕极了。
  “谢明洵背叛你,你对他也不是爱。”祁恒叹了一口气。

  云桑想了想,说道:“那……师父不让我接触他,是因为他不爱我吗?”
  “是,他不爱你。”

  “师父,你骗人对不对?我这个性格,我不可能会在对方不爱我的情况爱上对方。”她有自己的防御机制,心理医生都说过她潜意识的防御意识极其强,生怕自己再次受伤。
  “师父?”

  “别问了,该睡觉了。”

  云桑哪里睡得着,她没有想到自己居然疑似和祁恒谈过恋爱。
  不科学,不科学。

  祁恒明明从一出现就跟长辈似的,如果他是那个人,在他们注定要谈恋爱的情况下,精神错乱也应该是把她认成女朋友吧?怎么就是徒弟了?

  云桑打了打哈欠,躺在床上,思索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睡去。
  今天晚上她做了一个梦,她能够感觉到是梦,因为祁恒在她梦里,他身上穿着西装,眼神温柔的看着她,站在白茫茫的世界里,他仿佛站在一片虚无之中,周围什么都没有,只是不停地叫她名字——

  “云桑——”
  “云桑——”

  突然之间,他的头顶出现了闪电乌云,他的脚下出现了万丈深渊,而他周围都是拿着刀的人们……

  下一秒,云桑就被吓醒了,只觉得喉咙干涩,额头还有汗。
  云桑起身去倒水喝,回来的时候拿过手机,想看看什么时间,结果就看到祁恒发来的信息——

  “那个人类是疯子,为师不会让他伤害你,不愿意告诉你你和他之前的事情也是为师想保护你。”

  “徒儿,师父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好。”

  云桑看到这话,愣住了,回复道:“师父,那……我们不研究反观测物质了,这样一来那个疯子就不会出现了,我跟师父就可以很快乐的过一辈子了。”

  “现在还不行。”祁恒的短信又重复了一遍,回复道:“现在还不行。”

  “为什么,师父,那个反观测物质对我们有什么很重要的作用吗?”

  过了好一会儿,那边才回复:“徒儿快睡觉。”
  云桑不太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

  第二天早上,云桑见到祁恒的时候就发现祁恒精神不太好,一看就知道昨天没睡好。

  中午的时候,云桑一边写作业,一边看旁边的祁恒:“你要不要补一会儿觉?”

  祁恒摸了摸她的头,接着又从课桌下拿出了一个橘子,准备投喂云桑:“为师不困。”

  云桑自己并没有发现她以前不爱跟人亲密接触,现在却喜欢被祁恒拉着手穿梭在学校人群中,喜欢祁恒有事没事摸摸她的头,也喜欢祁恒给她喂吃的。
  祁恒白净修长的手指剥开了橘子的皮,递着多汁香甜的橘子瓣送到了云桑嘴边,云桑低下头正在写作业,头都没有抬,条件反射地吃了下去。

  祁恒一边投喂,一边说道:“长老出院了,他想要请我去他家吃饭。。”

  云桑心里咯噔了一下,转过头看向祁恒:“你答应了吗?”

  这事梦不答应?那可是祁恒的爷爷,他刚出院,祁恒不回家吃饭就很奇怪了。
  可是问题是回去的话,到时候祁恒就得面对他所有的家人。

  “还没有答应。”
  “答应吧。”云桑有气无力地说道:“我能跟你一起去吗?”
  她跟去了有两个好处,一方面可以引开一部分注意力,另一方面可以随时随地地注意着祁恒的情况,以免出现问题。

  “那行,我带你去。”
  于是下午云桑给妈妈发了信息,晚上可能回家有点晚。

  这一次云桑学乖了,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着的校服,为了避免到时候自己这一身太显眼,说道:“去之前,我先去买一套新衣服。”

  

10446 3610002 MjAxOS8wOS8xNC8jIyMxMDQ0Ng== https://m.clewx.com/book/201909/14/10446_36100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