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35 章

书名:假装不知道你在装穷[重生]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公子于歌 更新时间:2019-07-14 09:17:38

  
傅林还是被刺激到了。

  因为他知道这是真的。

  六千多万,他不吃不喝, 一辈子不休息, 也赚不了那么多钱。
六千多万, 够他还清家里所有的债, 够给傅莹续命, 够他一辈子花的了。

  但对于季寒柏来说,只是一套房子而已。

  有钱人和凡人的差距啊。

  他嘴唇动了动,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季寒柏就把车子停到了路边。

  既然要坦白, 他就打算一次说清楚, 毫无保留地都说出来, 也会显得他更坦诚。

  “我家是做生意的, 季风集团, 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 季风集团的董事长季明,就是我爸。”季寒柏说:“希望你不要怪我骗你。”

  傅林就说:“能理解。”

  季寒柏看向他。

  傅林说:“如果只是一般有钱,可能还会觉得你不坦诚,不过这么有钱……我能理解。”

  季寒柏说:“有钱没钱, 我都还是我, 没有变。”

  傅林觉得这真是天真至极的说法了。

  他笑了笑,点点头,有些尴尬,心跳也有些快, 车窗涌进来的凉风都吹不散他满身的的燥热感。

  “你今天打电话问我楼层的事,就是买这个房子?”

  季寒柏“嗯”了一声, 说:“等重新装好了,我带你去看。”

  傅林觉得自己这时候应该再更震惊一点,但是他不想说话了,感觉自己说再多,都是谎言,在季寒柏面前,他宁肯沉默,也不想再说谎。

  看来他道行还是不够深。

  季寒柏见他不说话,就自己说:“咱们俩还是跟以前一样,什么都没有变,我家里虽然有钱,但那钱也不都是我的,我还是开了个汽修店的季寒柏。”

  傅林闻言就笑了出来。

  季寒柏不再在他面前装穷,那他以后就可以跟着季寒柏过有钱人的生活了吧?

  这是好事,他应该高兴。

  季寒柏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说真的,假装这件事,不管是装穷还是装有钱,对他这种性格的人来说都有点难。如今既然说开了,季寒柏就放开了手脚。

  “晚上下班我来接你。”他把傅林送到酒吧门口说。

  他要开始做他的季大少爷了,季大少爷谈恋爱,当然和汽修店老板谈恋爱是不一样的。

  “我在酒吧跳舞,你有意见么?”傅林下车之前问。

  季寒柏说:“你高兴就行。现在咱们俩才开始谈,我如果说以后我养你,你肯定也不放心,那你就先在酒吧干着,以后工作不工作,做什么工作,这些都随你。”

  傅林就说:“我明天白天开始找找其他工作,找到合适的,我就把酒吧的工作给辞了。”

  季寒柏说了一句:“我相信你。”

  “为什么?”傅林解开安全带,笑着问说:“因为我长了一张不会骗人的脸么?”

  季寒柏说:“因为我能感觉出来。是不是处男我不知道,但肯定不是老司机。”

  三句话就往那方面拐过去了,想套他的话!

  傅林就下了车,季寒柏笑着对他说:“下班我来接你啊。”

  季寒柏其实晚上也没什么事,本来可以在酒吧等傅林下班的,但他没有进去,自从知道傅林在酒吧跳舞以后,他就很少进酒吧了,他自我感觉,如果他看到傅林在舞台上跳辣舞给别人看,会吃醋,不爽。

  但他现在还需要压制一下自己的独占欲。他虽然没谈过恋爱,但也知道独占欲强了会给对方压迫感,不是好事。他和傅林感情还不稳固,还没到他“原形毕露”的时候。

  还好傅林很懂事,他都没开口,傅林就自己主动换工作了。

  你看看,多值得疼,不疼他疼谁!

  傅林直接去了后台,楚小浩一见他过来,就立即告诉他说:“上次给你送花那个帅哥,又来了,你看到他了么?”

  傅林愣了一下,说:“没有。”

  “我一进门就看见他了,店里还没什么人,他坐在那很显眼。”

  上台表演的时候,傅林果然看见了李衡,坐在最不起眼的角落里。

  他在店里守了一晚上,一直守到傅林下班。傅林从酒吧出来,李衡就跟了出来。

  傅林就在门口停了下来,回头看向他。

  李衡脸上没什么表情,只神色略有些畏惧,抿着嘴唇看他。

  傅林就问说:“来找我的么?”

  “我不相信你是那样的人。”李衡说。

  傅林闻言就笑了,问说:“那你觉得我是什么样的人?”

  李衡没有回答他,只说:“等我毕业了,我肯定努力工作,不会一直没钱的。”

  傅林点点头:“我相信啊,好好努力,将来你多好的人都能遇得到。”

  他对李衡说:“以后这种地方少来,偶尔过来开心一下还可以,不要经常来。”

  “那个男人,”李衡说:“开宝马的那个,就是你喜欢的么?”

  傅林就说:“那是我男朋友。”

  李衡愣了一下,嘴唇动了动,说:“我不知道你已经有对象了。”

  傅林又笑了笑,夜色里看着眉目温柔艳丽:“现在你知道啦。”

  “傅林。”

  身后忽然有人叫他。傅林回过身来,就看见季寒柏朝他们走了过来。

  李衡看到季寒柏,就愣了一下。

  上次他只看到了一辆宝马车,里头的人他却没看清。傅林说他爱钱,他还以为对方是一个腆着大肚子的中年大叔。

  可是朝他们走过来的这个男人,个头极高,身材匀称健壮,长的帅,气质也很好,一看就是成功人士,还很年轻。

  自己跟他一比,顿时相形见绌。

  季寒柏走到傅林身边,一只胳膊带着强烈的占有欲,直接揽上了傅林的腰身,眼睛看向李衡,嘴角还带着淡淡的笑容,又优雅,又从容。

  “你朋友?”他问傅林。

  傅林说:“一位客人。”

  李衡脸色都涨红了。

  他只感到屈辱,自惭形秽,好像他再多争取一下,都是自如其辱。

  季寒柏见他这样,心里那点嫉妒一点都没有了。

  这种毛头小伙子,哪里是他的对手。

  他就低头对傅林说:“饿不饿,吃点东西去?”

  傅林点点头,看了李衡一眼。

  季寒柏问李衡:“小伙子还有别的事么?”

  小伙子……

  傅林心想,季寒柏嘴巴也是蛮厉害。

  李衡红着脸,终究还是鼓足勇气说:“没了,我就跟他说一声,我很喜欢他。”

  他说完这句话,扭头就走了。

  以后应该不会再来找傅林。

  季寒柏说:“好像还没我帅。”

  傅林被他搂着腰,上一次见到李衡的那种感慨和伤感,这一次竟然了无踪影。

  上一世就没什么故事,这一世更不会有任何交集。

  “你最帅了。”他对季寒柏说。

  季寒柏改为搂着他的肩膀,迫不及待要炫他的新车。

  他是个车迷,买了新车恨不能所有认识的朋友都炫一遍,傅林是他的恋人,他就更根迫不及待要给他看,就像是小孩子迫不及待要炫耀自己心爱的玩具。他带着傅林走到路口,那边停着一辆红色的兰博基尼,大概因为是豪华超跑,有几个男人正拿了手机在拍。

  傅林有点激动。
新的篇章要开始了。

  他们走到那辆超跑跟前的时候,跑车的门像是翅膀一样伸展开,映着路灯的光,在夜色里真是又奢华又装逼,最显眼的是后车座,放满了红色的玫瑰花。

  我靠。

  这有点太高调啊。傅林想。

  路人纷纷都拿出手机来拍,有羡慕的,有单纯看热闹的。傅林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但面上镇定。季寒柏问:“喜欢么?”

  完全是富二代一掷千金的气派。

  “喜欢。”傅林说。

  “上车。”季寒柏说。

  傅林就坐了上去,周围有好几个人都在拿着手机拍他们,傅林低下头,有一点抗拒他们的镜头。

  他这个钱奴,竟然更喜欢从前一副贫穷相的季寒柏。也可能他这个穷鬼穷惯了,一时适应不了这样的富豪做派,他还受不了旁人的围观,坐在跑车里的自己,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金丝雀。

  跑车轰轰地响,车身合上,将外头的声音和目光都遮挡住了,傅林回头看了一眼半车的玫瑰花,说:“你怎么买这么多。”

  “本来要给你买百合的,但是我想着第一次给你买花,还是买玫瑰。”

  “这么多,我家里都没地方放。”傅林觉得自己这话一副穷逼相。

  “放不下就扔了,下次再给你买新的。你要喜欢,我天天给你送花。”

  “那太浪费了。”傅林抽了一支,拿起来闻了闻,淡淡的花香,让他心情都舒展开了。跑车很稳,坐起来跟其他车都不一样。

  这还是他头一次坐跑车。
“以后给我买花,买一小捧就行了。”傅林说:“我放床头,看着睡觉。”

  季寒柏说:“好。”

  他将车子开到了江边,那边是个公园,因为位置比较偏,没什么人。他将车子停在路边,傅林拈着玫瑰花,问说:“不是要去吃饭?”

  “你饿了?”季寒柏问。

  傅林拿着花笑,又有点紧张。

  季寒柏笑了笑,解开安全带,凑身过来说:“那以后我每天都给你买一束花,好不好?”

  傅林说:“一周买一次就行,插在水里,能开好多天都不会凋谢。”

  季寒柏听了就笑,是那种几乎没有声音的轻笑,眼睛却一直注视着他。

  傅林知道他想干什么。

  他微微张开嘴唇,咬了一瓣玫瑰花,喉咙动了动,噙着花问说:“你知道花瓣是什么味道么?”

  季寒柏就倾过身来,张嘴迎上他手里的玫瑰花,轻声说:“我尝尝。”

  他的嘴唇快要触碰到傅林手里的玫瑰花的时候,傅林轻轻挪开去,那支花抵到了车窗上,花瓣洒了水,是有些湿润的,在车窗上也留下一道湿痕。

  傅林就用舌头顶着嘴里那瓣花,朝季寒柏挑了挑下巴。

  季寒柏饿狼扑食就啃上来了。

10291 3587965 MjAxOS8wNi8xMS8jIyMxMDI5MQ== https://m.clewx.com/book/201906/11/10291_35879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