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33 章

书名:假装不知道你在装穷[重生]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公子于歌 更新时间:2019-07-12 09:49:38

  季寒柏就笑了,说:“我耍流氓, 你是不是都很慌?”

  傅林就说:“你整天就知道那个。”

  “我就嘴上占点便宜, 真要跟你怎么着, 也得经过你同意啊。”

  季寒柏的语气很值得玩味, 更像是在委婉地示意。

  傅林就说:“你都是假装征询我同意, 我不同意的时候你不也照样亲。”

  “我想做的,可不就只是亲嘴而已。”季寒柏说:“不过不着急,咱们慢慢来, 来日方长。”

  傅林就说:“对啊, 一辈子呢。”

  季寒柏愣了一下, 被他这句话打动了心, 心就软了, 问说:“你生日是哪天?”

  “八月六。”

  “那还不到一个月。”季寒柏说。

  问他这个, 是要送他礼物么?

  “你呢,生日是哪天?”

  “我的早过了,是四月份。”季寒柏说。

  他把傅林送到酒吧门口,傅林下车之前说:“今天晚上你不要来接我了, 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 都那么晚了,你早点休息。”

  季寒柏说:“都快习惯每天接你上下班了。我家傅林太辛苦了,我要是一个人早早地睡了,心里过意不去。”

  傅林就笑着凑过身来, 亲了一下季寒柏的脸颊:“你的心意我知道就行了。我怕被你接送成习惯,心里就不知道感激了, 你偶尔来接我一次,我就很高兴了。本来就已经天天见了,我要保留点新鲜感。走了。”

  傅林说着便下了车,隔着车窗朝他挥了挥手。

  可巧碰到了楚小浩,季寒柏就将车窗打开,跟楚小浩打了个招呼。

  楚小浩挥了挥手,和傅林一起进了酒吧,说:“他怎么才开个宝马啊,也太低调了。”

  季成伟要结婚了,打算提前几天办个单身派对。

  季寒柏觉得可以当做带傅林见家长的预热,顺便先见见自己的朋友,都是同龄人,傅林应该不至于太紧张。

  季寒柏回到家,就见客厅里有很多人。

  原来是季成伟来了。

  季成伟单独坐在一边,腰背挺的很直,西装革履,见他回来,还特地站了起来:“寒柏回来了。”

  季寒柏对他一向客气,喊了声“大哥”。

  季明,孙淼和季老太太都在客厅里坐着,他便坐到了季成伟那一边。季成伟一身正装,精英派头十足,季寒柏正好反过来,穿的相当随意,两厢一对比,季老太太对季成伟就更没有好脸色。

  简直就是鸠占鹊巢。

  季成伟站着说:“时候不早了,那我就先回去了。改天我带王雪一起来。”

  季老太太没说话,孙淼很热情地站起来,说:“下次再来直接来就行了,都是一家人,不用每次来都带那么多东西,家里什么都不缺。”

  季寒柏也站了起来,说:“我送大哥出去。”

  兄弟俩从家里出来,季寒柏说:“奶奶就这样,年纪越大越像个小孩子,你别往心里去。”

  “不会,”季成伟说:“我都能理解。”

  他说着停了下来,看向季寒柏:“我听刚子他们说,你谈恋爱了?”

  “嗯。”季寒柏说:“等你办单身派对的时候,我带他来给你见见。”

  “是个小伙子?”

  季寒柏又“嗯”了一声。

  “奶奶怎么说,没意见吧?”

  “没有。”季寒柏说。

  季成伟就笑了笑,从兜里掏出烟来,让了一支给季寒柏,自己也抽了一支,说:“到底她还是最疼你。”

  “你今天来家里是什么事?”

  季成伟一边给他点烟一边说:“还是婚礼的事,老太太还是没松口。”

  季寒柏知道这个事。

  季成伟要结婚了,季明最近一直在游说季老太太,希望她到时候能出席季成伟的婚礼,但老太太一直没松口,没拒绝,可也没答应。

  季老太太一直都不大喜欢苏红和季成伟母子,她这是要给他们母子脸色看。季成伟的未婚妻王家也算是豪门世家,对于季成伟私生子的身份一直不大满意,季老太太如果再不出席他们的婚礼,王家肯定有意见。

  送季成伟走了以后,季寒柏才回到家里来,季明还在劝老太太,老太太说:“他结婚不是还有几天的么,你让我再考虑考虑。”

  “爸,你不用劝了,奶奶肯定会去的。”季寒柏说。

  老太太说:“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啊,什么都知道。”

  “您这样不松口,不就是想让大哥他们娘俩着急几天,您这么要面子的人,长孙的婚礼,您怎么可能不去。”季寒柏说着就在她身边坐了下来:“我爸他们其实也知道,之所以还在苦口婆心地劝您,就是为了配合您而已,您老别当真了。”

  季明笑着说:“你这小子。你大哥都要结婚了,孩子都有了,你呢,影儿都还没有。”

  “王雪怀孕啦?”孙淼很吃惊地问。

  “不怀孕王家那边也不会这么快松口啊。我还以为你们都知道了。”季明说。

  孙淼说:“还真不知道,这个成伟,还挺有手段的。”

  “跟他妈学的呗,”老太太说:“当年他妈怀子逼婚没成功,儿子再接再厉,终于算是成功了。”

  季明有点尴尬,就站了起来,孙淼陪着他一块上了楼。

  季老太太对季寒柏说:“以后你别一口一个长孙地叫季成伟,谁是长孙,你才是我的长孙呢。”

  “您就不要在口头上计较这些小事了,他都姓季了,逢年过节也来拜祖宗,大家都心知肚明且默认了的事,嘴上不认有什么用,真要跟他计较,难看的还是整个季家,也让别人看笑话。”

  老太太说:“就你看的开,名分不争,公司也不争,有你后悔的时候。”
季寒柏笑了笑,说:“我是早八百年就看开了。”

  小时候也对苏红母子有过敌意,后来就没了,见了苏红,也能心平气和地叫一声苏姨,和季成伟兄弟关系也不错,朋友圈都有一半是共通的。

  季明虽然不大喜欢季成伟,但对他的教育和投资和对季寒柏是一样的。他是那种典型的花心但对子女都很负责的那种男人。

  没有了怨恨不满,整个人都轻松了很多。季寒柏对家里这些乱七八糟的关系慢慢地越看越开,他以后会有自己的小家,小家温馨,有人疼他体贴他就够了,至于大家庭,客客气气的就很好。

  反正以后和傅林在一块以后,他是要搬出去的。

  他和傅林的小家。

  想一想季寒柏就有点兴奋,大半夜的不睡觉,看了看房子。

  他有朋友就是搞房地产的,就发了个信息过去,不一会对方就回了:“还真有一套不错的房子,我朋友的,风水环境都是一流的,新装修的,住都没住过,因为我这哥们手头紧,所以才出手,可是他这房子太贵了,一般人买不起,一直都没找到买家,你要有心买,我就帮你联系联系,买了直接就能搬。”

  季寒柏说:“那我明天过去看看。”

  对方说:“可过亿了啊。”

  季寒柏回:“看了房子再说。”

  真要特别好,过亿也没问题,买得起。

  最重要的是要买到他喜欢的。

  季寒柏也感觉自己有点心急,心急和傅林在一起,也心急想啪啪啪,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做梦都会梦见傅林,且全都是春日美梦。

  早晨起来硬邦邦。

  他先给傅林打了个电话:“今天我有事,不开店,给你放半天假,下午再去上班。”

  傅林说:“你不早说,我都起来了。”

  “那你再去睡会?”

  傅林“嗯”了一声,说:“今天可能要下雨,你出门记得带伞。”

  傅莹把早餐端上来,问:“季寒柏打的?”

  傅林点点头,吃了口面包,问:“傅伟还没起?”

  “早起来了,去找工作了。”

  “他腿好了?”

  “我说了,他不听,说先去人才市场看看,一瘸一拐地就出门了。”傅莹说:“估计是他儿子给的一包零食刺激到他了……其实他本性也不坏。”

  傅林说:“光不坏有什么用,男人不能窝囊。”

  “也怪我,不然他小日子可能也过的好好的。”傅莹说。

  “我今天上午不用上班,在家里搞搞卫生,你房间需要我打扫么?”

  傅莹说:“不用。”

  他们俩在家打扫卫生的时候,都要这么问一声,尊重彼此的隐私。

  傅莹仔细看了看傅林的脸:“疤痕好像都没有了。还好你体质不容易留疤,不然白璧微瑕,真是可惜了。”

  傅林说:“我感觉我脸上留点疤,季寒柏也不会嫌弃。”

  傅莹闻言抬头看他,见傅林嘴角眼梢似乎都带着一点笑意。他是清冷的人,这点笑意点缀上去,就有一种很感染人的欣喜。傅莹就笑了,说:“你确定?”

  傅林点头,喝了口粥:“我感觉他还蛮喜欢我的。”

  傅莹说:“戒骄戒躁,继续加油。”

  季寒柏吃了早饭就开着他的迈巴赫出门看房子去了。

  那别墅区坐落在东阳山,紧挨着公园和东阳湖,环山抱水,因为风水特别好,就成了新的富人区,房子早卖光了,房价高的离谱。不过环境确实好,一里之内大型购物广场就有两个,区政府就坐落在湖对面,交通生活都非常便利。

  沿着公园往北走,几里之外就是长江。

  季寒柏没看中朋友推荐的那栋别墅,反倒看中了旁边的东阳一号大厦。

  这个大厦往西能看到东阳湖,往北能看到长江,视野开阔,是新区的标志性建筑。

  “这栋楼也不错,40层,一层一户或者两户,最小面积的房子也有四五百平,虽然是公寓,但都是按照别墅的规格建造的,是国内单价最高的豪宅群之一。”陪同他一块来的房产经理说:“不过价格也有相配套的服务和设施,除了地段好,视野一流,还有私人管家服务,安保也非常严格。大楼内的私家会所里有符合国家宴会标准的餐厅,硬件配套特别好。”

  “有房源么?”

  “有的有的。”经理非常兴奋地领着他去看。

  这边的房子都太贵了,能在这里买房的都是极其有钱的人,但成交量极低,房源少是一方面,有价无市也是一方面,属于很少有人卖也很少有人能买得起的楼盘。

  这仅有的两套房源,一套在三十六层,一套在九层,面积和格局大同小异,主要就是楼层的区别。

  季寒柏站在落地窗前,觉得这就是自己想要的房子。

  “这房子单价都在六千万以上。”经理小心翼翼地说。

  然后他就见面前的这位气度不凡的大老板拿出手机来,打了个电话过去。

  电话应该是给他的对象打的,因为听那腔调就听出来了。

  “你喜欢高楼层还是低楼层?”

  傅林正在拖地,把电话放了免提,一边拖一面问:“什么?”

  “如果让你选房子,三十六层的和九层的,你要哪个?”

  傅林愣了一下,立马停下了手里的活。

  天哪天哪,季寒柏突然打电话给问他这个做什么?

  难道要给偷偷给他买房,给他惊喜?!

  傅林按捺住内心激动,说:“我有点恐高,九吧……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没什么,在看房子。”季寒柏说:“你在干什么?”
“我在拖地呢。”傅林拿起桌子上的湿纸巾,擦了一下额头。
真是截然不同的人生啊,一个在看豪宅,一个却窝在破败的筒子楼里汗流浃背地拖地。

  季寒柏挂了电话,对经理说:“要九层那套吧。下午我找人过来办手续。”

  他还需要找人重新装修一下,按照自己喜欢的风格来装。

  他要造一个他梦想中的家园,他和傅林的家。

  傅林握着手机,往椅子上一坐。

  心跳还是快的,即便觉得季寒柏给他买房的可能性还不到百分之一,只是自己想多了。

  快要下雨了,天气有些闷热,他干了一上午的活,脸色潮红,出了很多汗。

  他一旦打扫卫生,就要把犄角旮旯都要打扫干净才行。

  心里突然生出一种淡淡的欣喜,继而那欣喜蔓延开来,越来越浓,然后整个包裹住了他。

  和季寒柏接触了那么久,可能季寒柏一直装穷的缘故,他最大的感触来源于和另一个男人的亲密接触,感情上的接触,身体上的接触,这些带给他从未有过的体验,但不包括金钱。

  他因为金钱接近季寒柏,但是从却来没有在季寒柏身上,感受到过金钱的力量。

  如今他仿佛突然感受到了,好像有一扇门正在打开,门后是他完全陌生的,豪门世界。

  负罪感和陌生感夹杂在一起,突然升级,他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他在钓金龟这件事,似乎是兴奋的,又是羞愧的,忐忑又自卑。

  他坐在椅子上,朝房间周围打量了一圈。

  这栋房子是他和傅莹去年才租的,里头的电器,家具,全都是房东的,很老旧,沙发套是他买的,但沙发是旧的,坐上去以后就会塌陷,很久都复原不过来。墙上的中国结和山水画,朱红色的窗户,桌子,都是老一代的审美,地板是大理石的,好几处都裂开了,脏东西渗进去以后,趴在地上用毛巾擦很久还是会有黑色的印痕。

  外头突然响起了一声沉闷的雷,风吹的窗户晃荡了一下,窗帘都跟着飘了起来。他起身,过去关窗户,才刚把窗口上的多肉端进来,哗哗啦啦的雨点就密集地落了下来,鼻息间都是泥土的腥味,是热的。透过杂乱的电线杆,他看到大雨滂沱落下来,在破败小区的极远处,能看到一栋极高的大夏,仿佛你只要爬上去,就能触摸到另一个世界。

10291 3587400 MjAxOS8wNi8xMS8jIyMxMDI5MQ== https://m.clewx.com/book/201906/11/10291_35874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