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456章 疑问

书名:掌欢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冬天的柳叶 更新时间:2020-02-13 17:42:51

  “王叔。”长乐公主主动打着招呼。

  卫晗视线往柜台处扫了扫,没见到那道熟悉身影,往这边走过来。

  “骆姑娘呢?”

  长乐公主以手撑桌,随口道:“阿笙去给我做糯米豆沙卷了。”

  卫晗定定看了她一眼。

  长乐公主端起茶壶倒了一杯茶,推到卫晗面前:“王叔喝茶。”

  卫晗坐下来。

  “王叔,我想打听一件事。”

  “嗯。”

  长乐公主算是习惯了这位王叔的冷淡,浑不在意问道:“王叔听说过阿笙看中苏曜的事吗?”

  卫晗面无表情看着她。

  长乐公主眨眨眼:“那是没听说过了?”

  “你打听这个干什么?”卫晗沉声问。

  长乐公主笑笑:“就是好奇。我还挺中意苏曜的,若是阿笙喜欢——”

  卫晗冷了脸,淡淡道:“她不喜欢。”

  长乐公主笑意一收,狐疑看着卫晗:“阿笙还说是个人都知道,原来王叔不知道啊。”

  卫晗:“……”

  “也难怪阿笙从我这里要走了飞阳。”长乐公主打量着卫晗神色,越发觉得可疑。

  她只是打听一下阿笙的过往,开阳王冷着脸干什么?

  “王爷这么早。”骆笙走过来,把一盘糯米豆沙卷放在桌上。

  “酒肆的菜更合胃口。”卫晗说着,拿起一块豆沙卷送入口中。

  长乐公主眼神直了直。

  这是阿笙给她做的糯米豆沙卷!

  正愣着,卫晗已经拿起第二块。

  长乐公主咬牙切齿:“王叔,男人也喜欢吃甜食吗?”

  卫晗拿手帕擦拭了一下嘴角,淡淡道:“吃食只分好不好吃,不分咸甜。”

  骆笙深深看了卫晗一眼。

  之前说吃不惯甜食的难不成是别人?

  只抢到一块糯米豆沙卷的长乐公主起身:“阿笙,我改日再来找你。”

  她不是个委屈自己的人,可偏偏每次遇到开阳王都不顺气,还是躲远点好了。

  也不知道父皇为何对开阳王如此看重。

  见长乐公主拂袖而去,骆笙亦觉轻松。

  跟这么一位随心所欲、无法无天的公主在一起,总要打起十足精神来。

  “王爷离开镇南王府时我父亲还在那里吗?”

  “大都督与我一起离开的,带着令弟回府了。”

  “那王爷喝茶歇歇,我先回府一趟。”

  卫晗默了默。

  那次骆姑娘这么说,他等到天黑……

  “我送骆姑娘回府吧。”他干脆起身。

  二人并肩走出酒肆,往大都督府的方向走着。

  街上人流如织,熙熙攘攘。

  热闹的地方,热闹事就多。

  一个小贼从骆笙身边经过,手伸向她系在腰间的荷包。

  那是骆大都督才给骆笙的一袋金叶子。

  卫晗察觉异样正要阻止,就见小贼的手被拍开。

  “不要想不开。”骆笙淡淡警告。

  小贼愣了一瞬,飞快跑了。

  骆笙摘下荷包,拎在手里笑了笑:“难怪说财不露白,这么快就有人惦记上了。”

  卫晗尴尬摸了摸鼻子。

  总觉得骆姑娘太能干,没他什么事的样子。

  二人默默走着,偶尔聊上两句,似乎连时间都过得快起来。

  前方便是颇气派的大都督府,门人惊见二人,飞快把信儿传进去。

  “大都督,开阳王与姑娘一起来了!”

  正坐着喝闷茶的骆大都督闻言从椅子上弹起来:“当真?”而后惊觉太迫不及待,矜持坐下:“知道了,出去吧。人若到了便请进来。”

  等报信的下人出去,骆大都督背着手,来回踱步琢磨着。

  以往开阳王也送笙儿回家过,不过都是大晚上,今日这么早肯定不是送笙儿回来这么简单。

  莫非是听出了今日在镇南王府喝酒时他的话中之意,提亲来了?

  骆大都督忙把这个猜测打消。

  不能高兴太早,说不定只是来试探他的意思。

  那他必须要拒绝一下,不能让对方觉得太容易了。

  这么一想,骆大都督又有些犹豫:万一拒绝太狠了,把人吓跑了怎么办?

  嗯,要拒绝中留出希望,这个度必须拿捏好。

  骆大都督又转了个圈。

  可那小子胆量不行啊,拖了这么久才上门,要是稍一拒绝就跑了呢?

  骆大都督苦恼挠头。

  这方面实在没经验啊,愁人。

  大都督府外,骆笙停下来:“王爷留步吧,到了。”

  卫晗看一眼气派的绿油门,问道:“骆姑娘晚上还去酒肆吗?”

  “今日就不去了。”

  “那明晚见。”

  骆笙莞尔:“明晚见。”

  卫晗注视着骆笙走进大门,转身离开。

  门人完全没有关门的意思:“姑娘,王,王爷不进来啊?”

  骆笙淡淡扫了门人一眼。

  门人不敢再说,茫然关上了门。

  “大都督,姑娘来了。”

  骆大都督坐直身子,轻咳一声:“请进来。”

  片刻后骆笙走进来,骆大都督往后看了看。

  没人……

  “笙儿啊,听说开阳王和你一起来的,他人呢?”

  骆笙随口道:“回去了。”

  “没进来?”骆大都督脱口问。

  骆笙诧异看着老父亲:“这里又不是开阳王府,他进来干什么?”

  骆大都督被问住,在心里大骂。

  挨千刀的小子,亏他纠结了这么久,结果人都没进门。

  真是气死他了,这小子不行,配不上他闺女!

  骆笙打量骆大都督神色,问道:“父亲在镇南王府遇到不愉快了?”

  骆大都督忙否定:“没有。”

  可不能让笙儿看出他发愁女儿们嫁不出去的心思。

  “笙儿没去酒肆吗,怎么这么早回来了?”骆大都督不着痕迹转移话题。

  “今日见到镇南王,女儿有些疑惑。”

  “疑惑什么?”

  骆笙盯着骆大都督的眼睛:“父亲觉不觉得镇南王很像女儿之前的那个面首司楠?”

  “咳咳咳——”骆大都督剧烈咳嗽起来。

  骆笙静静等他咳嗽完,笑问:“是不是挺像的?”

  骆大都督抬手落在骆笙肩头,语重心长:“笙儿啊,就算你觉得镇南王与你的面首像,也不能乱来啊!”

  骆笙笑了:“父亲,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觉得太巧合了点儿,会不会新任镇南王身份有问题啊——”

  骆大都督不由变了脸色。

10247 3643337 MjAxOS8wNS8xOC8jIyMxMDI0Nw== https://m.clewx.com/book/201905/18/10247_36433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