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441章黄雀在后晚晚为帅

书名:盛世女侯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温晓 更新时间:2020-10-18 19:11:12

  该怎么办!该怎办!

  眼下这情况,要寻一个暂执帅印的人选,除了擎王世子之外,第一人选可不就只能是这金州城守张铁海了么?

  可这厮虽未必忠于世子爷,但也绝不是个从太后娘娘的!

  “擎王世子!”心中虽这么想,于大人此时却也还是只得一咬牙,伸出手里的解药瓶来只好胁迫起了岑隐最后一次:“世子爷处理好此事,我便将此药给你!”

  同时,手中的帅印再次一抛,又朝着岑隐丢了去。

  岑隐眼中的杀气已几乎接近临近点了。一手接过帅印之时,于大人几乎觉得自己下一刻就要脑袋落地。可他还暂存着一缕希望,就是……世子爷不会拿慧安县主冒险……

  “于大人,你可真是条忠狗!”岑隐掌心摩挲着那枚帅印,那细细的动作让于大人差一点以为他下一刻就要将帅印捏碎。然而,岑隐对慧安县主的态度果然使得于大人创造了奇迹,如此一而再再而三的威胁之下,岑隐最后一口气竟还是忍了下去,手中帅印一扬,终于丢出了一句:“张将军,本帅将此印授予你,临时执帅!”

  岑隐哪会不知于大人将这帅印丢过来之意。

  此不是归还,而是于大人还需要他做最后一件事:便是授印!

  之前那镇南将军也好,武国公也好,都是顶着万岁爷的名头,因此,帅印到手其实直接就已是帅,相当于万岁爷所授。

  而现在,于大人便是捏着帅印,他也无权授帅。

  但今夜,于大人已经明白也不得不接受:便是再不愿也必须授帅先选一个暂替者来!

  所以,他还需要岑隐,帅可传帅,授帅的任务,他还需要岑隐来完成!所以方才才将帅印又给了岑隐。

  不过……岑隐之下,金州军中,张铁海既为将军,似乎已是确定的可暂执此帅令的人选。

  然而,于大人其实,并不想定张铁海……

  “元帅,末……”于大人正要打断岑隐的授帅仪式,却是见得那张铁海扑通一声猛地跪在了岑隐面前。张将军哪会不知眼下正进行着什么,只他脸上却只有惶恐,“末……末……末将不敢接!”

  此言,倒不是执意非要求岑隐执帅,包括此时金州军中,也没有呼吁一定要岑隐执帅。不是不想,而是,他们确实心底也不是不清楚:岑隐执帅,朝廷必想派兵来剿!

  他们,确也有着矛盾不大愿意被朝廷判为真正的逆臣!

  同时,也不忍心连累世子爷彻底触怒朝廷而被断了全部后路!

  因此,张铁海此一声“不敢接”,不是为了逼迫岑隐非执此印,而是——

  他是真的不敢接!

  便只是暂替,临时为帅,他也真的不敢接啊!

  京都离此太远了,而金州即将面临失城之危。想到洛州还有北蛮子那么多兵马,被两面围攻,张铁海其实几乎已经在心底断定了金州的败局:很快,此城会失!

  金州可是有泠江能直通楚南的城池啊!他敢接这印,金州一失,这么大的责任,他如何敢担啊!他没有守城之策,他眼前看到的只有失城的前景,此印,此几天,担有万斤,他,接不起!

  “本帅说你能接你便能!”岑隐似乎相当不耐烦了,厉声道。

  “元帅,末将无能!”张铁海磕了个头,双眼含泪。

  于大人本就不愿张铁海暂执,见此立马插嘴道:“擎王世子,将军不敢,军中还有副将!”

  “副将出!”岑隐似急需解决眼下之事,哪还需他提醒已是高声喊了句。

  他出声,无人敢不应。金州军中立马走出了四个人来。于大人的目光立马在四名副将身上一一扫过,视线落过一人时眼神定了定。

  “金副将,本帅授你此印!”岑隐却完全不等于大人开口便已锁定了其中一名副将。

  “元帅,末将不敢……”金副将扑通磕得比张铁海还快。他正将都不是,这么大的担子如何敢担之,如何担得起……

  “元帅,末将也不敢!”金副将此举过后,岑隐还没再出第二声,又见另一名副将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于大人立马看到,剩下未跪的二人,一位是那今日他还谈过话的军中新秀石狗子,而另一人,则是近几日才被提上来的副将,那是岑隐自己的人。

  岑隐的人也不可用!

  而剩余的那位……

  于大人想起,方才刺客刺杀擎王世子的乱斗之中,那位石狗子动过手,他来到这人群里时扫到过几眼,在她手里,岑隐还死了好几名暗卫。

  她不可能是岑隐的人!

  同时,今夜那次谈话,他也瞧得出她谈及万岁爷时那眼底刻意隐藏着却还是被他发现了的怨恨!

  她也不是万岁爷的人!

  而且,她是太后娘娘刻意提上来的受过娘娘的好处!

  虽说也算不得是娘娘的人,但今后她……似乎很有可能被娘娘收服!

  “世子爷,本官觉得……”于大人眼底燃起了一线希望,想着岑隐肯定会定他自己提上来的那人了,立马便急着要出声。

  然而,比他出声更快的,却是金州军里忽然响起了一声高嚷:

  “元帅,石副将可暂担此任!”

  那是一声举荐。此声过后,立马便沸腾起了人声,许多人忙驳斥道:“怎地可能,搞笑吧,石副将才十七!”

  “可石副将两次挫过呼延炅……”

  “可他才十七,过往从未领过军……”

  “可他……”

  “反正他才十七,半年兵不到!”

  金州军中,喧哗声起,立马站出了两个阵营来,吵得不可开交。

  “世子爷,授石狗子,此药便立马给你!”于大人这时完全懒得理会众军言论,已是急着说道。

  岑隐阴鸷的目光往他身上落了眼,似早猜出了他心中所想,此时一手其实早已朝着那被点名的人儿伸出:“你可敢接此印!”

  此一声授令下,军中争吵之声立马止了。毕竟,便是再怎么吵,元帅眼下将目光锁定了那人儿的事已正在进行着。

  而更让他们吃惊的是:石副将,没有如先前那两位一样扑通一声跪地直言不敢接!

  她就那么静静地立着,背脊挺得笔直,目光直视着岑隐手里的帅印,也不知在想着什么。

  她似失神了,可眼底无慌,从容而立的模样,便是年纪小,也让人瞧出了名副其实的不凡来——

  她就是石狗子!如今整个楚北名气最大的新秀!两战成名,区区数月直接从步兵晋至一城副将,已算得上是一奇迹。跟过她不多日的一些金州兵都瞧见过她,其他的金州兵也都听说过她,好奇过她。而现在,他们都清清晰晰的看到了她——

  那一双清霜似的眼,似乎,真有将范!

  她敢接吗?可她……毕竟才十七啊……

  这个疑问,在所有人心底生出后,却是未过多久,他们便等来了一个答案——

  只见得那黑衣“少年”缓过神来时,抬手,那枚帅印竟便已落至了她的手中。

  全场忽然寂静!

  便只是暂执,只是临时,也倏地静得有些可怕……

  然而,便连意外的眼神也未落在她身上一眼,擎王世子的心理此刻只挂念着慧安县主。此事过后他一双毒眼只再次扫向了于大人。

  于大人琢磨着岑隐之前那番说辞估算着世子爷大抵真因为那皇令决定不抢帅了,身子便立马软趴趴的倒在了地上,同时,那药瓶子再也不敢再握手中。

  嗖一声,瓶子落出,岑隐一手接至手里,忙便交给军医检查起了解药来。

  于大人见擎王世子这会儿急得甚至都忘了自己,一双目光立马扫向了群众里:很好!今晚的结果似乎还算好!

  虽然变故很多,但这个石狗子不是万岁爷也不是世子爷的人,还得过娘娘提携又杀过岑隐的暗卫,帅印在今夜之局下由她暂执,于自己而言似乎已是最好的结果了!

  往后京中娘娘再来人,这楚北兵权,娘娘一定便能抓住机会了!就很容易可以直接从她手里接走了!

  眼下他已只担心最后一个问题,便是——金州军们,可会服此帅?

  便是临时执帅,那也得金州军们服从才可调军……

  “末将——”然,于大人很快就发现,他的忧,其实不用那么多。寂静被打破时,那本就跪在地上的张铁海,竟在愣神瞬间后,忽然面向了那黑衣人儿:

  “末将,拜见石帅!”

  单膝跪地,不怕出丑的,张铁海忽然行了一个隆重的军礼。此时本不应该有这样的军礼,他这举动,分明是为了向众军表达自己的态度:他是金州军将军,他若服,若臣,则金州半数以上的人都只能跟着服跟着臣!

  而他,为何而服?为何而臣?

  不过一个十七岁的少年,纵再怎样夺目,如此大的胆子如此高的地位,她那么丝毫的经验放在这,都是难让他一个将军服的。

  然而:此责,此担,是他自己无勇怯懦才交给了他!

  张铁海心中有愧,同时,也感谢这少年使得今日的僵局稍稳了下来,而且擎王世子不掌帅军中也的确无任何合适的掌帅人选了。因此,事已至此,此礼,他行,此态,他表!

10076 3723041 MjAxOS8wMy8yMi8jIyMxMDA3Ng== https://m.clewx.com/book/201903/22/10076_37230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