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KISSx27

书名:初吻日记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鹿灵 更新时间:2019-07-30 10:40:58

  躲过了媒体挖坑的采访, 回去之后纪宁收拾了一下行李,和诺诺坐上前往G市的飞机。
中途诺诺还给她看了几张截图,是某个工作人员的群,好多人都在讨论纪宁那个“哭不起”的回答, 清一色地夸她聪明还真实。

  纪宁在整理帽子里的头发,随意回:“饭随爱豆嘛。”

  诺诺瞳孔放大:“你还有爱豆?”

  意识到说漏嘴, 纪宁眼珠子转了转, 信口胡诌:“爱因斯坦啊,你不知道吗?”

  喜欢纪时衍按理来说不该是什么守口如瓶的秘密, 但她此刻被泼了一身脏水,多少也害怕粉丝身份被戳穿影响到他。虽然这种可能微小,但也存在。
为了暂时不传播, 她只能尽全力保密,毕竟知道的人越多越不安全,哪怕是朋友也可能喝多了无意间透露出来,她还是自我把控一下较好。

  “你爱豆是爱因斯坦??”诺诺脑子里浮现那个在物理书里吐着舌头的男人, 神情复杂了一瞬,“你好特别一女的。”

  为了伪装是爱因斯坦的粉丝,纪宁下载好纪录片在飞机上装模作样地看了起来。
事实证明除了纪时衍,没有男性能让她眼神停留屏幕超过一小时。
十分钟后, 她陷入熟睡。

  飞机飞了十个小时才降落,纪宁虽在飞机上睡了觉, 但睡得不算安稳,下飞机的时候头还有点晕。
专车很快把她接到现场, 中途化妆师顺便给她画了个简单的妆。

  纪宁拿起镜子,发现眼下黑眼圈怎么没化到,自己又拿出遮瑕补了补。
没想到节目组还给她准备了服装,一条还算是眼熟的裙子,她以为是哪个设计师的知名款,就直接穿上了。

  中途司机开的有点慢,诺诺眼看要迟到生气地提了两句,车这才加速。
下了车,纪宁发现自己是最后一个到的。

  这期《未知旅行》除了她还有三个嘉宾,昨晚纪宁特地看了一下他们的资料,结果今天一来,还多出一个昨天没在表上看到的。
多出来的那个是姜遥,挺透明的一个小演员,要不是之前演过纪宁的同学,纪宁也不会知道她的名字。

  节目没有台本,很快开录。
三个固定MC,加纪宁在内五个嘉宾,一共八个人,分成两组,在海边进行比赛。

  纪宁那组有一个固定MC,两个嘉宾。
第一个比赛是大家在头上戴好水杯帽子,接了一杯水之后要上独木桥和各种关卡,最后累积水最多的队伍获胜。
比赛分四个环节,每个环节一个人负责,负责最后一个的最有压力也最困难,毕竟要顶着最后一点水遭受各种折磨,是整个队的期望,也很容易扑街。

  除了纪宁其他三个都有腰伤,不适合太激烈的运动,所以最后一项交给了纪宁。
工作人员给她戴好帽子,游戏开始。

  第一人往第二人杯子里泼水,水到一定量后,第二人和第三人背对背交换,第三人再把得到的水传给纪宁。
纪宁虽然要面对指压板和独木桥,但好歹没拖后腿,完成得还不错。不过因为刚开始一二棒配合不好,所以他们组落后。

  最后一局关键局,纪宁打起精神准备过关,结果独木桥中间打开一条小缝,里头伸出挥舞的羽毛,是给赤足的她挠痒。
纪宁真的很怕痒,控制不住反应,笑着从桥上跳过,忽然觉得耳环有点要掉了,加上她紧张的时候喜欢摸耳朵,于是下意识抬手,却正好听到嘣的一声,她的手正巧抓住了什么。

  纪宁喊停:“导演,我帽子的扣带断掉了。”

  工作人员一愣,赶紧从一边拿起新的帽子上前,把她的水转移出来,再给她扣好。
比赛继续。

  纪宁也算是争气,大半杯水只泼了一点点,最后她带组奇迹般逆转了局势,这局赢了。

  对面MC放狠话:“后面你们可就没这么好赢了。”

  第二个比赛有点广告植入的味道,某旅拍公司赞助了节目,所以嘉宾们需要和明星摄影师合作完成拍摄,然后出来的拍立得照片现场和路人们换身上的东西,最后哪一组的最重,哪一组赢。

  拍立得一组十张照片,前面有两个女艺人重拍过,纪宁又是最后一个,所以她只有一次的拍摄机会。

  “我们早点拍完你早点去做任务吧,找一个最合适保险的姿势,免得成片不好看。”摄影师道。

  纪宁点了头,正准备摆姿势的时候,听到摄影师说:“你坐在那个凳子上,用那个泡泡机吹泡泡好了。”

  她下意识想说好,可反应过来,又收了声。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孙荷曾经有过一组拍得还算不错小出圈的照片,姿势就和摄影师描述的差不多,背景还是泳池。
这年头连机场穿搭copy别人都会被骂,这摄影师还让她上节目直接复制一张孙荷代表照,衣服还这么像――她是嫌自己活得太清闲,想给控评组找点事做吗?

  孙荷这名字敏.感,纪宁朦胧道:“我可以自由发挥吗?”

  摄影师一脸这可是为了凸显我和品牌的软广:“还是按我的来吧。”

  纪宁看他表情有点僵硬,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摄影师看她坐上了椅子当她默认了,心下一喜,赶紧开始:“好,三二一――”

  最后一秒,纪宁迅速起身改了姿势,半跪在椅子上,眼微眯,手背挡在眼前,留下一个漂亮的侧面。

  摄影师急喇喇开凶,“怎么回事?!”

  纪宁揉了揉眼睛,一脸不知情:“我也不知道……刚刚忽然有风把沙子吹到我眼睛里了。”
她忽然说吹风的事,搞得摄影师也登时没了兴师问罪的气场,只是到底还是忍不住道:“怎么就有风了?!”

  纪宁耸耸肩,无辜又愤懑的模样,居然跟他一起指责起来了:“就是,好端端怎么突然吹风啊!”
摄影师感觉哪里不太对,皱着眉自己摇了头,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对。

  拍立得在说话间出照成像,纪宁抽出来瞧了眼,笑道:“您真会拍,这样都能拍得这么好看,我肯定能换到最好的东西来。”

  他那句“重拿相纸再拍”哽在喉咙里,看着少女跑走的背影,眉头皱得更深。
这种情况……他该怎么往上交代?

  纪宁沿着繁华的街逛了逛,听人说这里有卖复古小物件的,感觉店内顾客应该会有买很重小玩意的,于是打算去看看。

  正路过一家热闹店铺的时候,她停下两秒看了眼,忽然就被冲出来的人吓了一跳。
那人上来就凶道:“有事吗?”

  纪宁心道我也没找你啊。
但她还是礼貌回答:“我这里有照片,您有重的东西想和我交换吗?”

  “没有,”面前女人脸很臭,“去,别在这妨碍我生意!这么多人挡在这里我还做不做事了?”

  她启了启唇正想说我是路过,又被女人一吼:“我再说一遍没有要换的,别缠着我啊。”

  从始至终离店铺两百米、没有主动说一句话的纪宁脑子里冒出了一堆问号。
这是谁缠着谁啊……

  都有摄像机在拍着了,这女人看起来不过大她几岁,怎么还是恶.意满满,纪宁想说什么,结果不经意间看到女人衣领间别着个麦。
麦克风用来收声,只有节目组安排的人才会有麦。

  纪宁顿时明白了什么。
这时候如果反被激怒结果会很可怕,很可能又有魔鬼剪辑把她说成自私又没教养的烦人精,所以她只是勾起了一个史上最甜的笑容:“那我告辞了,祝阿姨生意兴隆,阿姨再见!!”

  二十五岁的“阿姨本姨”差点气吐血:????

  最终纪宁找到一个铁制工艺品带了回去,但他们同组的东西都比较轻,对面有人拿了三个秤砣,这局是对面赢了,双方平局。

  ///

  因为上午拍摄太累,考虑到成员们都是坐飞机来的,节目中间有个午休,大家可以在休息室里休息四十分钟,一点半集合。

  纪宁刚在休息室坐下,门被敲响,工作人员让她交手机。
“防止你们与外界联络,手机交了吗?”

  “刚刚不是在那边收过一次了吗,”纪宁说,“我交了。”

  工作人员点头,退场。

  纪宁重新靠回沙发里,心道收手机干什么,难道休息室里还有线索不成?
一冒出这个念头她就开始找,连沙发缝都不放过,结果就是什么都没找到,整个休息室内空空如也。

  纪宁拿出手机看时间。
她没有交手机,因为这个房间没有钟,虽然节目组说到时候会安排人叫她们,但她老觉得今天哪里不对,所以多留了个心眼,之前只是把手机壳扔到了袋子里,假装自己交了手机。

  一点二十的时候她隐约开始听到声音,本想等有人叫自己了自己再出发,可快一点半了外面还是没动静,纪宁走到门口看,发现门口已经没人了。

  外面传来嘉宾的交谈声,纪宁思索了一会,决定从消防通道出去。
从前门绕要太久了,会迟到的,幸好她有看消防通道的习惯。

  快走出去时,听到MC在挨个喊名字,顿了顿,到她。
“纪宁?”

  纪宁加快脚步。

  想卖所有人都为她这个懒精浪费时间的人设?
不可能。

  “来了!”少女声音明快,马尾辫在身后一晃一晃。

  正好一点半,没有迟到。

  不知为什么,上午出现过一会的姜遥下午不见了,她听工作人员的意思是说,姜遥因为受不了节目拍摄所以中途退出了。
她对此存疑。
像她这种提前一天确定行程的已经算很晚了,姜遥的确定肯定比她早,那为什么通告单上有她的名字却没有姜遥的?难道姜遥本来就不属于这期综艺?可姜遥又确实到场了啊。
难道是姜遥本身就只签了半天,所以他们就懒得把她的名字打出来了?可那为什么要告诉自己她是受不了退出的?

  越想越想不明白,仿佛进入了一个死胡同。

  沙滩足球和撞撞球的比赛很快开始,纪宁在思考中稍有走神,被前来干扰的人员扫了一个趔趄。
她晃晃脑袋,认真投入游戏。

  一天都是耗体力的游戏,双方打了个平局,坐飞机回去的时候,纪宁直觉全身上下说不出的疲惫。

  今天飞机稍有延误,纪宁切大号漫无目的地刷着首页,不小心滑到自己的主页,发现自己一分钟前点了个赞。

  ……
她头晕着,有点恍惚地想自己刚刚并没有点赞啊,难道是手滑?

  飞机即将起飞,手机被迫开到飞行模式,这趟航班没有WiFi。

  关掉手机之后,纪宁脑海里出现了些零碎的画面。
第一个比赛最后一个环节,好像只有她的独木桥上有羽毛。
之后她一说扣带断掉,工作人员下意识就摸出了一个新帽子,就像是早有准备。

  这时候,好不容易买到她旁边座位的诺诺拿出空调毯,理了理递给她:“我才知道这节目我们公司有投资的,而且老板是以孙荷的名义投的,你能活着回来我真的觉得……”

  那些堵塞的地方好像一瞬间清晰了起来――
如果镜头不给羽毛特写,帽子断掉,是不是可以说是她不认真比赛全程笑场,所以帽子被笑断,她影响了整个组?
如果她被那个莫名其妙的人惹怒,节目组会给她什么样的剪辑?
如果不是她觉得奇怪留了个心眼,看不到时间睡过了头,会让大家等多久?
姜遥的消失又是否特意暗示她,如果觉得累随时可以走,但节目会给她一个怎样的人设,便不能保证了。

  像是虎口脱险后才意识到自己背后有多少明枪暗刺,纪宁猛地一震,问诺诺:“公司知道我的微博密码吗?”

  “知道啊,你很早就在公司有备份吧,然后你一直没改过密码。”

  那刚才的赞……很有可能是公司点的。
他们登她微博干什么?

  长途飞行中,纪宁浑然不知,她的账号发送了一条视频分享,然后秒删――
【纪时衍竟当众说合作过最漂亮的女演员是纪宁,这对“综艺期情侣”像极了爱情的样子!】

  半小时热搜登顶,纪宁置顶微博一片血雨腥风。
就连真实恋爱的CP都不敢公然发视频,一是容易被骂炒作,二是分分合合难免留下黑历史,较为尴尬。
今天并非《初吻日记》宣传期,纪宁的微博里却出现这种“拉CP”视频且秒删,视频解说词还如此夸张尴尬,在大众的眼里就是小号装路人结果忘了切号。
没有人喜欢蹭热度的女星,更何况蹭的还是圈内路人粉最多的纪时衍。
况且她和纪时衍炒CP多少人羡慕又嫉妒,找准时机当然要好好发泄一番――

  【第一个亲自下场碰瓷顶流的女星,吃相真难看。】
【泞泞删博的样子很狼狈,但是你碰瓷的样子,很美。】
【呸,亏我以前还说过你不炒CP,原来是以前流量小看不上啊,这次好不容易碰到顶流就开始抱着吸血不肯撒手了啊?】
【害,我们心机小公举终于露出真面目了,之前说她与世无争的出来挨打。】

  粉丝当然倾巢出动辟谣,说那时候纪宁正录完综艺坐飞机回来,根本做不到发微博。但只是如同石子落入湖水,表面泛起微弱涟漪,来不及更深,已经被风吹平。
有些路人根本不是想知道真相,只是想证明自己以为的是真相。
娱乐至死的时代,谣言注定比真相跑得更快。

  纪宁下飞机的时候她还挂在热搜上,话题发酵了一晚,今早还仍稳稳当当地“爆”在热搜第一,是真的热度很高了。点进去已经看不到粉丝的澄清,清一色都是抨击和打压。

  就算是几个月前替孙荷背锅的那件事,媒体也并没有拍到正脸,大家只是捕风捉影地以为女主就是她,后面的黑料更是没有一个实锤。
这下好了,从她微博里出来的东西实得不能再实,资本操控水军一运作,舆论清一色侧倒,还有人直接艾特此间有星辰剧组请求让她辞演。

  还有中立的吃瓜群众不嫌事儿大:【还有没有反转啊?好久没吃过小花这么劲爆的瓜了,昨晚微博都差点瘫痪,渣浪程序员是不是熬夜赶工了哈哈哈好辛苦!】
【能站到这个位置果然是有原因的,看来纪宁是暗中炒作的一把好手,只可惜这次当面翻车了。有没有网友能扒出她之前的料的,感觉会很刺激。】
【表面装白莲实则吸血无数,换成小说反派的话还有点带感。】

  纪宁找诺诺要了机票,来不及出去,就在机场拍了张照准备发微博,结果发现《未知旅行》节目组十分钟前也发了条微博:
【前天已经完成第五季第七期的录制,网传名单略有出入,请以实际为准。】

  ……前天?!

  “这节目组神经病吧!”诺诺也惊了,“不是昨天录的?我失忆了?怎么又是前天了?!”

  纪宁稍稍思索后道:“为了不让我辟谣吧。”

  之前的几个小时估计是和别家艺人联络去了,让艺人不要说串。节目在国外录制没多少粉丝跟去,一般粉丝为了自己的爱豆都不会过度发声,也不会纠结于到底是什么时候录制的这个问题。
在这个节骨眼上特意说明前天完成录制,唯一影响的只是纪宁,让她粉丝几个小时的辟谣努力变成了笑话。
果然啊,有投资就是不一样,孙大小姐已经可以操控节目组来锤实她的黑料了。

  果然有人开始留言:
【纪宁粉丝洗啊,接着洗啊,不是说你家主子那时候录完未知旅行坐飞机回来不能发博吗?纪晓岚也没你们会说,你们干脆随你们戏精主子姓叫纪晓岚吧,以她之姓冠你们之名,夺浪漫呐。】
【官方打脸最为致命哈哈哈我表演一个笑晕。】
【旅行节目组:我们也看不下去柠檬妹妹胡说八道了。】

  诺诺气得把托运单捏皱:“这节目组可真有意思,胡闹呢?!”

  “胡闹的是孙荷,大家只是在配合她,”纪宁说,“黄淼助理通知我的时候我听到她那边有人说话了,那时候没听出来是谁,刚才翻了孙荷的采访,是她的声音。”
“她在说服黄淼让我走黎羽佳的拉郎配路线,就算被黑也是流量,有流量综艺邀请钱就多,而我适合走这个路线的原因是――玫瑰播出前营销号很多都在黑我,可是越黑玫瑰成绩越好。”
只要稍微动点脑子,她已经可以脑补出她们的对话。

  “玫瑰好不好和那些营销号唱衰有个屁的关系,那是剧本好看啊,无论怎么样都会爆的。”诺诺无语。

  纪宁道:“可黄淼被她说服了。”
又或者黄淼本身也没有拒绝的权利。
大小姐脾气多大,之前还闹过她爸不同意她就自杀的戏码,全公司上下谁还敢惹她,生怕沾上一点血腥。
至于节目组那边,如果说派纪宁过去本身就是孙荷打点的安排,那后面会配合她更是不足为奇。

  纪宁想着想着,忽然就笑了。
太荒谬了,这种荒唐到近乎于指鹿为马的事儿还有这么多人在信,让人觉得讽刺。

  机场门口堵着一大堆娱记,他们早就打探好了纪宁上飞机前的着装,抱着不搞到重点新闻不罢休的念头。

  诺诺也是没办法了,说:“我先找点保镖把我们弄走吧。”

  见纪宁不说话,她推了推纪宁:“怎么了?怎么不说话?”

  纪宁咬了咬下唇:“我好像有点头绪了。”

  要证明那天发博的不是自己,首先就要戳穿节目组的谎言。
节目组说自己是前天录的,更巧的是,前天确实有综艺在这里录制――不过昨天她听到有人抱怨说,前天的综艺节目组垃圾乱扔。

  那么如果能找到前天某节目组乱扔垃圾的证据,大家是不是就会默认是《未知旅行》节目组干的?《未知旅行》是国民综艺,这样非常影响观众缘,想必他们不会愿意拿以后的收视去赌,总会有人出面澄清。
届时大众就会对《未知旅行》节目组撒谎的原因产生好奇,她也可以借此讲出实情。

  虽然成功率很低,但目前也只能试试这个办法了。

  幸好纪宁英语好,她联络到昨天拍摄的公园,并了解到公园确实有监控,前天的那个节目组留下的联络电话和地址都是假的,公园联系不上,只是拍到了某个工作人员手机壳上节目的LOGO。
纪宁说明自己的身份,公园那边有印象,信了她。她翻墙和他们用ins交流,说自己可以帮他们弄清乱丢垃圾的是谁,公园也给了她扔垃圾的那一段的监控视频。

  接下来就是传播出去了。
纪宁深吸一口气,她手上没有什么大V娱乐账号,那只能……

  她给纪时衍打了个电话。

  响了四声,那边接起:“纪宁?下飞机了?”

  他怎么知道她在飞机上,那件事他也知道了吗?
纪宁捏捏眉心,算了,那么大的事,谁能不知道。

  “嗯,刚下没多久,就是那个我想问问你……你们手上有经常合作的大V账号吗?我想发点东西,可以给我一下联系方式吗?马上就要发,贵点也没关系。”
“你要发什么?”他问。

  看样子是有了,纪宁一颗心放了下来:“前天有节目在那个录制地扔垃圾,我想借此找出那个节目组,也证明《未知旅行》确实是昨天录的。”

  “好,你把要发的东西给我,我交给江胜。等会微信联络。”

  她“嗯”了声:“谢谢。”

  “不用。”

  每个艺人团队多少都和粉丝多的娱乐账号有合作,方便宣传,偶尔也方便辟谣。
纪宁知道黄淼也会有,但他们此刻都和孙荷一个战线在她对立面,她只能求助艺人朋友。

  问完纪时衍之后,她一拍脑袋,又想起盛千夜和林洛桑还有卓贡,给他们都发了消息。

  纪时衍这边和二十个账号有合作,卓贡八个,盛千夜十二个,林洛桑也有十个。

  江胜工作效率非常快,润色了一下纪宁发来的稿子,那二十来个账号就开始陆陆续续进行发送。
盛千夜和林洛桑也在十几分钟后安排上,卓贡又去找了自己的朋友,联系了十几个号一起发。

  《未知旅行》国民度高,“跑出国外乱丢垃圾”这种事确实很丢国人的脸,热度一下子就上来了,网上声讨一片:
【节目一期比一期难看也就算了,这么大两袋垃圾直接扔在水池旁边?这是人干的事吗?】
【不看了不看了。】
【看得我尴尬癌犯了,虽然应该是某几个人的锅吧,但是丢的是节目组和中国人的脸啊,不会最基本的礼仪就别乱跑了行吗?】
【所以刚刚说前天完成了录制是给我们打了个“垃圾热搜”的预防针吗?真是谜一样的节目组。】
【瓜太多了,我快撑死了。】

  很快,某个非常有威信的官方账号也发布了一条关于近日垃圾分类的微博,更是重点提醒无论国内外都要注重垃圾的危害,像是对热搜上的垃圾事件进行警告。
这个官方账号非常牛,惹到他们反正是没什么好果子吃的。
于是网友又开始倒戈――
【爸爸来了哈哈哈哈哈@未知旅行,滚出来道歉!】
【赶紧道个歉吧,不然下一步就是点名批评了,还可能被封节目。】
【做错了事要认,挨打要立正,未旅别装死了!】

  热搜一个接一个地上,《未知旅行》一看这么大的锅自己可不能再背了,冒着风险也得辟谣,毕竟和糊到地心比起来,孙荷那边的投资也没那么重要――
【值班小编内容编辑错误,节目是昨日录制,且垃圾全部打包好。】配了张手机相册里整理垃圾的图,时间显示是昨天。
于是大家一深挖,发现是前天拍摄的是《未知旅行》的死对头节目《奇妙航程》。

  二者渊源颇深,《奇妙航程》简直是一比一复刻《未知旅行》,不过粗制滥造做的不好,所以不红,但《未知旅行》也和其正面撕过几次,这下有人不明白了――
【《未知旅行》以前从来不发什么录制结束的微博,今天莫名奇妙发了个,结果最后被发现帮《奇妙航程》背了锅?不是死对头吗怎么忽然搞得这么缠绵,黑到深处自然爱吗?】
【@迷惑行为大赏】
【我太难了!到底是为什么要发个这种微博给自己找不痛快,有人解释一下吗?】

  很快,纪宁粉丝这边终于得以发声――
【好奇为什么从不发微博的《未知旅行》突然发博,冒着被批评乱扔垃圾的风险也要胡说八道是前天录制吗?答案很简单,搭配今天的热搜第一和我主页的辟谣就能收获回答。】
【我说明白点吧,就是有人要搞纪宁,那条CP微博的时候她在飞机上,微博根本不是她发的。为了按头说是她发的,有人联通节目组说是前天录,这样纪宁昨晚就不是在坐飞机回国了,就能说是纪宁亲自下场炒CP 了。怎么讲,骚还是对家骚。】
【可怜我宁啥也不知道被骂了十几个小时。】

  有某互联网大V也查到了纪宁那条CP微博的IP,显示的是某公馆发送,更是锤实了并非纪宁本人。
吃瓜群众一看真相是这样的,自发把辟谣顶了上去。
【我靠她是得罪了谁,最近被联动黑得好严重。】
【刚骂纪宁拉郎女王的自觉跪下好吧。】
【我就说纪宁真的不搞这种炒作,给她安这种人设的是何居心。】
【再蠢的女明星也不至于用自己的号下场,何况纪宁那么聪明。】

  此时正好过去一个半小时,也不知道事情能不能算作是圆满解决――但好歹解决了。
纪宁在机场免税店里逛了一圈,看到了一个小锅,想想就买了下来。

  诺诺一脸蒙:“你买这个干嘛啊?”

  纪宁双手把锅举过头顶,偏了偏头:“帮我拍张照片吧。”

  诺诺给她拍好,纪宁火速传上微博:【下飞机没多久,脑子还有点晕,不知道该干什么,那就为大家表演一个背锅吧。[图片]】

  底下还有粉丝给她产出了个背锅侠的表情包:【纪宁今日背锅打卡1/1】

  ……

  纪宁背锅的事是解决了,但所有人都知道纪时衍曾经在采访里夸她漂亮了。

  纪时衍这边刚结束一个访谈,下一个采访节目组鱼贯而入,主持人第一个问题就紧跟热点。
“你之前在《时秋》访谈不是夸过纪宁漂亮吗,当时是为什么会那样子讲呢?”

  男人面上无甚波澜:“因为她本来就漂亮。”
但顿了顿,又道:“但和其它优点比起来,漂亮只是她最不足为道的一项。”

10000 3592257 MjAxOS8wMi8yMC8jIyMxMDAwMA== https://m.clewx.com/book/201902/20/10000_35922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