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八百零四章 暴露

书名:万神祖师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青衣 更新时间:2020-02-14 14:30:00

  此刻,看着金麒麟上的苏牧,道人眼神之中多了一抹郑重。

  能够面不改色的接下自己的阳神通,自己面前的家伙,恐怖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小辈!

  “在下长生道,张念清。”

  道人粗犷的面孔带着一丝郑重,他那情感上的变化和气势上的收缩,在苏牧的心法和神识之下,被其全部察觉。

  他误会了。

  苏牧眼神微微一颤。

  自己可以装一个高人来诓骗他!

  但是下一刻,苏牧却是幽幽一叹。

  他坐在金麒麟上抱拳,缓缓道:“前辈误会了,在下并非什么前辈,只是潜入记忆之人。”

  诓骗,也不是不行。

  但是风险太大了。

  记忆之中的人是难以察觉异常的。

  哪怕是之前的青山神,也是在第一次自己进入的时候,从自己和于儿神老者的对话之中,才明白自己是虚幻的存在。

  而那于儿神老者,本身也丝毫没有察觉。

  是因为自己第一次进入记忆空间,突然惊醒导致了空间波动,才让那于儿神老者察觉到了问题,意识到了自己等人是被拘灵而来。

  也就是说,哪怕是青山神和于儿神老者,这两个自己在记忆空间之中遇到的最强者,都没有自己察觉到问题。

  但是面前这个道士察觉到了。

  他不仅仅察觉到,而且非常笃定!

  直接第一时间就找到了自己!

  面对这样的存在,苏牧不认为自己能在他面前伪装,

  之前仅仅三言两句,从自己的一个拱手和一个“我”字中,便立刻确定了自己的异常。

  自己就算是伪装,也极有可能被识破,到时候更难收场!

  “哦?”

  而此刻,听了苏牧的话,张念清眉头一动,道:“记忆?”

  “没错。”

  苏牧缓缓道:“之前,有人袭击了我。师尊在我身上找到了一滴杀手留下的血液,通过这一滴血液,师尊让我潜入了血液主人的记忆之中,探查身份。”

  苏牧虽然没有伪装前辈,但是说的也不是实话。

  因为他明白,自己之前面对他的阳神通没事,完全是心法的作用。

  若是真的对自己动手,那自己恐怕是眨眼就被捏死。

  所以自己必须让对方有所忌惮。

  “这……”

  听了苏牧的话,张念清果然瞳孔收缩,满目震撼!

  通过一滴血潜入记忆,这是何等手段!

  自己闻所未闻!

  “你说的可是实话?”

  张念清深深凝视着苏牧。

  配合他那粗犷的面孔,幽深的双眼,哪里有道士的模样?

  压根就是一个蓄势待发的屠户!

  而自己,正如那毫无抵抗力的牛羊。

  此刻,苏牧的眼中神图缓缓点亮,道:“那是我师尊的变异神通。”

  “神师……”

  张念清恍然,在听到变异神通之后,他仿佛明白了什么。

  “你师傅,是中州心殿,甲字辈或者乙字辈的长老吧。”

  苏牧沉默不语。

  “果然。”

  张念清缓缓道:“这般实力,应该是甲字长老。”

  苏牧依然没有开口。

  他心里暗暗嘟囔着:这可都是你说的,我可什么都没说。

  他压根就不知道张念清说的是什么。

  张念清缓缓抬头,道:“所以,这里是记忆?”

  “嗯。”

  苏牧缓缓点头。

  “我们都是假的?”

  “没错。”

  张念清点了点头,道:“你跑吧。”

  苏牧:“?”

  “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

  张念清淡淡道:“因为我相信我的卜天之术。”

  说着,张念清自信道:“这个世界虚幻但是却充满了活着的气息。”

  “他不是虚假的幻境,而是有根基的幻象。”

  “记忆正好符合这个特点。”

  “但是其他人也不是吃醋的。”

  “都是三重天之上参悟了一层因果的人,你以为其他两人没有察觉吗?”

  说着,张念清突然甩出一本书籍,道:“回去之后,还请将这个交给家师。就说中州心殿丁字长老张念清,欲以此道晋级丙字长老,还请尊师指点。”

  看着苏牧,张念清道:“小友若是送到,道人自有重谢。”

  苏牧点了点头。

  但是此刻,一道声音突然传来。

  “张道友,怎么留了个假身,自己来我澹台家闲逛?”

  突然,在不远处的天空之上,长袍招展的澹台御竟然缓缓走来!

  “快走。”

  张念清面色一凝,缓缓道:“幻象之中,道人我作为神师可以通过卜天看透一二。但是对于记忆之中的其他人则不然。”

  “他们会将这里当做现实,现实当做虚假。”

  “被擒拿,你将永远无法离开。”

  苏牧心头一震,当即点头,直接骑着金麒麟,朝着自己来时的湖泊冲去!

  金麒麟打了一个气儿,直接快速奔驰而起!

  在那地面之上,竟然隐隐浮现出了云雾!

  速度简直就如风驰电逝一般!

  “张道友,你这是做什么。”

  “只是和小辈聊聊天而已。”

  ……

  凶悍的魂力波动扩散。

  苏牧明白,是那张念清在给自己抵挡了追击!

  苏牧面露苦笑。

  自己还是小瞧了天下修士。

  这澹台家,显然是自己无法想象的恐怖势力。

  那么其家主,自然也不是常人。

  他们或许没有和张念清一般看透,但是很显然也发现了自己的异样。

  一边想着,苏牧手中河罗剑浮现而出。

  金麒麟奔驰而去,一路无人敢拦。

  金麟首席地位彰显无遗。

  此刻,苏牧也不再去管什么好处了。

  能顺利离开再说!

  这记忆空间……

  自己是真的不能这样莽撞进入了。

  下一次再来,一定要调查清楚记忆中的大概情况才行!

  此刻,苏牧甚至怀疑,若是在这里爆发战斗,自己真的释放出七尾河罗……能不能跑得掉!

  上次对青山神,他虽然是祂境,但是仅仅只有一个并且没有任何外力。

  但是此刻,自己是在澹台家的天上府邸!

  配合上阵法和各种限制,在澹台家强者出手之下,苏牧怀疑七尾河罗都够呛能突围!

  金麒麟奔驰,自己已经看到了那湖泊。

  穿过湖泊,进入闺房回到床榻之上的入口,自己就能离开!

  但是此刻,一阵咯咯的娇笑声,让苏牧的心猛然一沉。

  “小妹妹,怎么走的这么急呢?”

  一个身穿绫罗的丰盈妇人,仿佛熟透的春桃一般,轻轻站在湖泊之上。

  那原本驮人过湖的白蛇,颤巍巍浮在她身边,乖巧无比。

  “我看呢,妹妹你这个身段,来我飞花楼蛮适合的。”

  说着,花商柔直接走上来岸,伸出那白玉般精致的葱白手指,捏住了苏牧的下巴。

  两人鼻尖几乎碰在一起,清甜的气息吹拂在苏牧的面孔之上。

  金麒麟微微颤抖,不敢动弹。

  少女美人五官相对,金麒麟垂首不语。

  在雾蒙蒙的湖畔,竟然有几分暧昧的温和。

  但是美妇的话,却让苏牧死死的握住了剑柄!

  “可是为何我等因果线,全部系在了妹妹身上?”

  “奴家真是,好生好奇呢。”

9972 3643571 MjAxOS8wMi8wMi8jIyM5OTcy https://m.clewx.com/book/201902/02/9972_36435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