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甚合我意

书名:偏执暴君今天病更重了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青花燃 更新时间:2020-08-01 22:43:50

  梅雪衣正在死去。

  意识变得十分轻盈。

  随着躯体和元神的分崩离析,那些伴她走过漫长岁月的疼痛也一点点化为虚无。

  她从前修的是天魔血解大术,从皮肉至脏腑再到元神,每一处都在不断地分解又融合,只要她活着一天,剧痛就如附骨之疽,永远折磨着她。

  常人无法想象的痛楚,换来的是至高无上的修为。

  她有个尊号,唤作血衣天魔。

  一是因为她的仇敌实在是太多,他们总是像飞蛾扑火一样前来送死,不停地为她的衣裳增添艳色。二是因为她的身体随时都在崩裂,无论穿什么颜色的衣裳,最终都会被渗出的魔血染红。

  值得吗?

  濒临死亡,意识变得不那么清明。她有些忘记了,自己当初怎么会走上这么一条前无古人的狠绝之路。

  为什么呢?

  不记得了。

  她只记得自己一身魔功天下无敌,纵横仙域四洲,令那些所谓的正道名门闻风丧胆。

  每一天,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诅咒她去死。

  然而最终是她击败仙域四大圣主,也是她灭杀生死守界人,踏上通天之路。

  只不过在手摘登天道果,差一步破碎虚空成神的时候,出了一点状况……

  也许是天道不容邪魔,又或者是她的残躯大限已至,总之,她没能飞升成功,而是身神俱灭。

  她只记得自己把手放在那团蕴藏着无尽威能的道果上面,默许了什么心愿,再后来,眼前只剩下一片白光。

  她死了,一点一点解体,复归天地。她不觉得有什么遗憾可惜,唯一的不适,就是心里好像空落落的缺了一大块,有一点钝疼,仔细去琢磨却什么也没有。

  她不怕下地狱,那些传说之中的炼狱之苦,对于她来说什么也不是。

  意识飘飘荡荡,摇摇晃晃。

  她渐渐感觉到热,还有一点撕裂般的疼痛。

  ‘刀山火海吗?不过如此。’

  和她每日每夜都在承受的剧痛比起来,此刻的‘刑罚’就像是初春之日洒落在身上的细雨。

  意识稍微凝聚了一些,她隐隐感觉到有点不太对劲。

  心里空了很大一块,缺失了什么,同时又有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充实感正在强势地侵袭她的神经。一股清幽特殊的味道席卷着她,铺天盖地,无孔不入。陌生又熟悉。

  她尝试着睁开眼睛。

  眼前若是什么尸山血海妖鬼恶狱,那她一点也不会觉得奇怪,然而眼前的一切,却让她的瞳孔猛烈收缩,头顶仿佛落了一道惊雷!

  她寒毛倒竖、浑身发麻、心跳停滞。

  本该身神俱灭的她,此刻竟然躺在松软舒适的床榻中,一个非常年轻的男人伏在她的身上,狭长眼睛一错不错地注视着她,目光狂热偏执,占有欲凝固在深不见底的幽黑瞳眸中,浓烈如墨。

  寒凉的月色印着他的轮廓,精致的唇角勾着一缕若有似无的笑意,双颊微陷,脸上有股阴森的病气。

  他的容貌生得好极了,就连被称为仙域第一美男子的东圣主,都要逊他三分颜色。

  她没有见过这张脸,但因为过分俊美,让她有一种曾在梦里邂逅的错觉。

  和病弱外表极不相衬的是他此刻的动作。

  他把她紧紧扣在怀里,肌肤相触,姿态强势。

  伴着他身体的起伏,更加浓郁的幽异香气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令人呼吸困难,心惊肉跳。

  他的温度感染着她,他掌控一切,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梅雪衣倒吸了一口凉气,及时摁住了险些脱口而出的嘤咛。

  血衣天魔,何曾受过这般……侵犯!

  她暗暗运功,发现周身沉沉,四肢无力,体内感应不到任何魔息。内视只有一片昏黑,不见识海灵台,元神浑噩无明,被肉-身牢牢束缚。魔血不再沸腾,从无间断的剧痛也不复存在。

  她尝试着很有技巧地挣了一下,发现完全无法挣脱他的钳制。

  身上没有半点力气,姿势也对她完全不利。

  他停下动作,居高临下盯着她,唇角勾起了堪称恶劣的笑容,慢条斯理地说:“怎么,孤没伺候好王后么。”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是那种久咳咳坏了的嗓音,但是底子非常好,很有质感的低沉音色配上这病嗓,竟然出离勾人。

  梅雪衣:“……”

  她不动声色,瞥了一眼自己的手。

  肌肤幼嫩白皙,骨似软玉,指甲圆润光滑。手腕纤细,仿佛一折即断,腕骨小巧漂亮,一看就知道从未经受过任何磨炼。

  这不是她的手。这具弱唧唧的身体不是她的。

  她,血衣天魔梅雪衣,借尸还魂了,而且这个还魂的时机有点一言难尽。

  她缓了下神,迅速判断面前的形势。

  对方称孤道寡,叫她王后,所以这是个人间帝王,是她这个身份的夫君。此刻魔功尽散,前路未明,必须蛰伏隐藏,不能让人看出破绽。

  虽然对男女情爱毫无经验,但堂堂血衣天魔,什么场面没见过?

  梅雪衣定下神,眸光一晃,不胜娇羞地开口:“大王你好坏。”

  这副嗓子娇软甜糯,此刻吐息不稳,上气不接下气,活脱脱就是一个祸国妖后。梅雪衣自己听着这声音,也觉得头皮发酥。

  他的黑眸中闪过一抹错愕。

  气氛凝滞片刻,他忽地轻笑出声,哑着嗓道:“都说梅侍郎之女端方淑雅,不曾想,床笫之间别有风情,甚合我意。”

  说罢,把她狠狠往怀里一扣,肆意妄为。

  这一回他更是彻底放开了手脚,顷刻就害得她气息破碎。

  梅雪衣浑浑噩噩地想:‘这个男人看着病弱消瘦,不曾想力气竟是这般惊人……待我恢复实力之后,是将他收入后宫呢,还是干脆制成血傀儡呢?无论如何,今日之事决计不能叫那些仙域老贼知晓,否则不知该如何笑话我!’

  他的呼吸声沉沉落在她的耳际,他好似不知疲倦一样,眼底闪动着她看不懂的暗火,好像要把她揉进骨血里面。

  她的心跳越来越疾,脏腑肌体中没有了剧痛折磨,对周遭的一切感知更加清晰敏锐了千百倍,他的炽热温度,他的清幽气息,他肆无忌惮的宠爱……真是十分要命。

  哪怕她对他毫无感情,身体还是非常诚实地给予他回应。

  怪异的感觉令她感到心惊。

  她试着推拒他。

  他覆在她的耳畔,低沉吐气:“叫我名字……就饶过你。”

  她的心跳微微一滞。

  鬼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幸好他没有继续坚持,薄唇划过她的脸颊,他微偏着头,准备吻她。

  她下意识地转头避开。

  一吻落空,他停顿片刻,冷笑着狠狠扣住了她。

  死而复生的梅雪衣反复死去活来。

  不知浮沉了多久,他终于放过了她。

  他翻身起来,披上一件月白的宽袍,随手把她往缎被中一裹,打横抱起来,大步走向殿外。

  她像一朵被风雨摧残过的小花,柔弱地偎依在他怀里,双眼半睁半闭,不动声色地打量周遭。

  寝殿乍看平平无奇,但仔细一看,会发现地上铺的是白玉砖,殿壁是青玉墙,灯是琉璃灯,纱是鲛纱帐。殿顶嵌的是大粒圆润的明珠,将殿中烛火的光芒均匀柔和地散射到每一个角落。原来她刚才看见的不是月光,而是珠光。

  落地木窗是一整面雕花紫金檀。

  梅雪衣暗道:‘昏君、有钱。’

  出了大殿,发现外头飘着雪。她裹在缎被里,倒是不冷。他的衣襟没有拉拢,胸膛微敞,一片雪花飘到锁骨下,激得咳嗽两声,惨白的脸颊泛起潮红。

  梅雪衣暗暗加了一句:‘造作。’

  殿下两株树,不是真树,而是晶莹剔透的玉树,一瓣瓣寒梅都是纯玉雕刻的,一眼望去,低调又炫丽的玉色令人目眩神迷。

  君王微微俯身,沙哑的嗓音贴着她的耳廓响起:“今朝之梅永不凋谢,就如你我,岁岁年年。”

  对面檐角挂着一轮巨大的圆月,清冷月色衬着雪景,胜似仙境。

  梅雪衣动了动嘴唇,发现自己真没什么说话的力气,于是软软地倚着他,媚眼如丝,继续扮演娇羞宠后。

  她想:‘或许我该送他入九幽黄泉,与他真正的爱妻岁岁年年。’

  顺着殿下的长廊,他抱着她走向左边的偏殿。

  左右两旁的宫人齐齐垂下头,不敢直视。

  来到廊下,他的脚步忽然一顿,下巴冲着庭院角落扬了两下,示意她看。

  梅雪衣偏头看去,只见一个雪人跪在雪地里,看不清是死是活。

  他温柔地笑道:“你带入宫中的贴身婢子。”

  梅雪衣随口问他:“犯了什么事?”

  他垂下头,眸光幽暗难测:“替人牵线搭桥,意图秽乱宫闱。”

  “哦……”听起来好像很严重的样子。

  梅雪衣收回了视线,阖上眼睛,继续假寐休养。

  他的语气多了几分怪异:“不为她求情么。”

  “为何要求情?”她没睁眼睛,慵懒绵软地问。

  “因为她是替你给那个男人传信啊。”他的声音无比温柔,却听得她一阵窒息。

  梅雪衣:“……”

  

10912 3696795 MjAyMC8wOC8wMS8jIyMxMDkxMg== http://m.clewx.com/book/202008/01/10912_36967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