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069章:考核

书名:背靠王爷好敛财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楠奚 更新时间:2020-08-01 23:01:45

  翌日,临近中午时分

  叶歆恬打了个哈欠,看了看周围的人,单手支下巴盯着门口,希望召集这么多人的主人早点出现。

  她昨晚计算开店需要的资金,算了一晚上还有些欠缺,今早天边泛着鱼肚白,她才睡去,结果还没睡几个时辰,就被春珂叫醒,说易思瑾有事宣布,叫所有人去大厅集合。

  程韵、苏宝儿、陈楚楚都到了,倒是白薇薇一脸不悦随后到,她们都站着,唯独叶歆恬淡定坐在凳子上,看着全府上下的奴仆都到齐。

  叶歆恬大概猜到易思瑾要宣布什么事,因此并不想出现,可没办法啊,她必须到场,见证易思瑾口中所谓的公正。

  “王妃姐姐,你知道王妃叫我们来干什么吗?”苏宝儿靠近叶歆恬,娇滴滴询问。

  叶歆恬挑眉,苏宝儿的嗓音是真的不错,听说弹古筝唱歌都十分惹人怜爱。不过在她看来,苏宝儿见风使舵的本事,比其他两位都要厉害。

  程韵喜怒一眼便能看出来,藏不住心事,藏不住怒火的人,说得好听是爱憎分明,说得难听是不懂得掩饰。

  叶歆恬觉得,陈楚楚才是最该防范的人,她看似平静的脸,眼底藏着不为人知的危险,往往这种心思深藏的人,才是最可怕的。因为她一旦出手,所有人都猝不及防。

  叶歆恬接过方旗递过来的热茶,凑近唇边,轻轻吹动茶表面,荡起一圈圈的涟漪,但茶只能被困在一方杯子中,她说:“不知道,等便是。”

  就算她猜到,她也不会说出去,反客为主这件事,做得好得到欣赏,做不好会成为别人的眼中钉,她没那么傻。

  白薇薇看到程韵她们三个人和叶歆恬坐在一张桌子上,看到她到来,也没有要让位的意思,她只好冷哼了声,表示自己不满,站在一旁等待。

  易思瑾叫齐了王府上下的人,唯独没有叫她白薇薇,她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要不是云儿及时提醒,她怕是要错过这么重要的场合。

  “王爷到!”门口有人喊道,奴仆们纷纷跪下,叶歆恬和三位美人则稍稍福身就行。

  易思瑾大步走进大厅,看到叶歆恬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有些不高兴,视线转到白薇薇身上的时候,双眉已经紧蹙。

  他走到众人面前,开始宣布此次召集的目的,“半个月后,王府举行女主人考核,分为文试和测试,文试本王请礼部严大人出题,测试当天再宣布内容,将由本王给分,谁的得分高,就由谁掌管王府大小事务,请王妃和三位美人好好准备。”

  “是,遵命。”三位美人嘴角含笑,微微福身回应。

  叶歆恬则眨了眨眼,表示知道了,她感受到来自易思瑾的不悦,但是他私自帮她安排好一切,没问过她意见,她现在肯出席,已经很给面子了。

  白薇薇听完后,脸都白了,垂在身侧双手攥紧,忍着没有第一时间没有发作。

  凭什么?家宴是她一手操办的,也获得了辰后的称赞,为什么易思瑾却把她排除在王府女主人候选人之外?是因为她名不正言不顺吗?那为什么家宴要交给她?这不是给了她希望,然后又用水狠狠浇灭吗?

  “没什么事的话,大家回去准备吧。”易思瑾挥手示意奴仆们离去,他们既是见证,也是宣布,表示以后王府是有女主人的,他们的造次也该改改了,他话说完,他们就可以离开了。

  “王妃姐姐,我回去准备了。”苏宝儿微笑福身,然后离去。

  程韵看了苏宝儿一眼,生怕自己比别人时间少,接着说:“姐姐,我也回去了。”

  陈楚楚起身,福了福身,笑笑转身离去。

  叶歆恬看向白薇薇,什么话也说,只是摇了摇头。

  但白薇薇看在眼里,叶歆恬的举动就是取笑,她气得转身,盯着易思瑾的背影快步追了上去。

  春珂见自己的主子,没有起身的意思,依旧品着茶,于是提醒道:“王妃,我们要回去准备吗?”

  “不急,等我喝完这杯茶,我们看戏去。”叶歆恬从茶杯中抬头,满脸笑容说。

  春珂不解看着叶歆恬,大厅里一个人都没有,都急着回去准备考核,只有她的主子,淡定地喝着茶,也不知道这茶到底有啥好喝的。

  另一边,白薇薇追上易思瑾,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臂,不让他继续往前,然后绕到他面前,挡住他的去路。

  易思瑾停下脚步,蹙眉看着伸出双臂,将他去路堵住的白薇薇,说:“本王还急着去处理公务。”

  “为什么不让我参加女主人考核?”白薇薇看出来他有点生气,放下手臂说。

  她不懂啊,为什么这么优秀的她要被排除在外,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微微,你不合适。”易思瑾委婉道。

  “我家宴办得这么好,为什么说我不合适?”

  “因为……”易思瑾话说到一半就没再往下说下去,看着双眼已经蓄满泪水的白薇薇,他将出口的话,重新咽回肚子里。

  白薇薇见他欲言又止,觉得自己还有机会,于是上前抱住他的手臂,故意摇晃在身体上蹭了蹭,说:“瑾哥哥,你就让我参加考核嘛。”

  易思瑾抽出自己的手臂,与白薇薇保持了一定的距离,说:“微微,事情有点急,晚上再说。”

  易思瑾说完就转身,白薇薇伸手想抓住,结果连他衣角都没碰到,下一秒他已经快步走远了。

  “为什么啊?”白薇薇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望着自己悬在半空中的手,湿润很快爬上双眸。

  “要不要我告诉你原因啊?”就在这时,传来一道令她生厌的声音。

  叶歆恬带着春珂,慢悠悠走到白薇薇面前,笑眯眯说:“我很乐意替他解答你的问题。”

  白薇薇收回手臂,双臂环胸,斜睨着她说:“那你倒是说说看!”

  她就不信,瑾哥哥不过跟叶歆恬是一晚的夫妻,叶歆恬就懂瑾哥哥心里在想什么了。

  “因为表妹妄想成为凤凰。”叶歆恬清了清嗓子说道。

  “你!”白薇薇愤怒看着叶歆恬,手臂不自觉举起,想着朝叶歆恬那张脸打下去,最好有五个巴掌印。

  叶歆恬站在原地没有动,全程微笑睨着白薇薇,因为她知道,这巴掌不会落到自己脸上。

  春珂一直警惕着白薇薇的一举一动,在白薇薇挥手的瞬间,她已经做出了反应,半空中扣住了白薇薇纤细的手腕。

  白薇薇的神情先是惊讶,最后瞪大了眼睛,疼痛地嘶了声,说:“放开我,你不过是个下人,竟然敢对主子不敬!”

  叶歆恬只觉得有阵风从脸上拂过,还没感受到它的凉意,就已经被春珂抓住,她说:“你是主子,不过不是她的主子,她只听命于我。”

  “你让她放开我!”白薇薇感受到,春珂在慢慢地使劲,将她手腕勒紧。

  “放开她吧。”叶歆恬故意说得很慢,想多欣赏一下白薇薇苍白的脸色。

  白薇薇拿回自己的手,用另一只手握住手腕处,掌心的温热让疼痛减缓,她狠狠瞪着春珂。

  叶歆恬往右边迈了一小步,完美将春珂挡在自己身后,阻断了白薇薇的视线,然后说:“白姑娘,报仇要找对人,别对无辜的人出手,要是再发生跟小谢一样的事,你的瑾哥哥未必保得了你。”

  白薇薇收回眼神,恨得咬牙切齿,她冷哼了声,将头瞥向另一边,不让自己的狼狈收入别人眼底。

  叶歆恬故意凑近白薇薇身边,说:“我的话,你最好刻在心里,下次被我抓到小辫子,就不是三巴掌的事了。”

  白薇薇看着叶歆恬的眼睛,发现叶歆恬眼底有着危险,一脸说到做到的表情,脸色瞬间苍白。

  叶歆恬见白薇薇这么害怕,觉得自己的威胁起到了效果,于是拍了拍白薇薇肩膀,云淡风轻说:“放心吧,我这人很公平,人不放我不犯人,但你要是得罪我了,那后果会很严重啊。”

  她说完就越过白薇薇,带着春珂离去,嘴角含笑,心情极好。

  易思瑾不是给她造势了么,既然他都认定她是王府的女主人了,那她嚣张一点又何妨,关键是白薇薇这人处处跟她作对,总得给白薇薇一点教训,不然白薇薇还以为她好欺负。

  叶歆恬走后,屋顶一道黑色身影掠过,以极快的速度飞向藏书阁,叩叩叩的敲门声随即响起。

  易思瑾和陈深一起站在窗户边,前者目不转睛盯着窗外的云卷云舒,后者则把自己看到的,如实禀告。

  “哈哈哈哈。”易思瑾听完后,不但没有生气,反倒笑了起来。

  陈深不解看着自己的主子,问:“爷笑什么?”

  爷不是一向疼爱白薇薇吗,怎么听到叶歆恬威胁恐吓白薇薇,一点生气都没有?还笑了?

  易思瑾甩袖转身,留下一句:“她倒是聪明。”

  “此话何解?”陈深忍不住问。

  “她懂得审时度势。”易思瑾的答案依旧很神秘。

10896 3696809 MjAyMC8wNy8xOC8jIyMxMDg5Ng== http://m.clewx.com/book/202007/18/10896_36968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