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四十八章

书名:明明是攻略王却过分直男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别寒 更新时间:2020-08-01 22:53:53

  苏瑜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稀里糊涂就答应的, 等到真的躺下闭眼准备睡觉的时候。

  身旁躺着的人手却不安分,总是不自觉往她身上乱摸。

  很轻像羽毛, 又很暧昧,宛若挑逗。
这让本就被阿尔诺斯影响,还处于一种莫名依赖期的苏瑜很是烦躁。

  “别乱摸。”

  苏瑜实在忍无可忍,皱着眉压低了声音这么沉声警告着。
她的手抓着身后之人伸过来的手,力道有些大,不让他再胡乱动弹。

  阿尔诺斯也没做什么,和苏瑜一样,他也在神魂融合阶段的那个依赖期里。
想要和苏瑜更亲近一些。

  只是和苏瑜的克制不一样, 阿尔诺斯对自己的欲望是处于完全放纵的状态。
他想要亲近便会行动,不过还是顾及着苏瑜的感受, 只敢这么一点一点试探着。

  但是这种循序渐进的试探, 对于苏瑜来说更加让她难以忍耐。
她面上倒是没什么情绪变化 ,只是被褥之下的手不自觉攥紧成拳头。
压制着心里那呼之欲出的欲望。

  在感觉到阿尔诺斯指尖微动,反客为主地握住自己的手的时候。
苏瑜深吸了一口气, 然后干脆的将他的手拍开了。

  “阿尔诺斯, 我之所以答应留下来陪你不为别的, 只是你我本是一体。我担心你半夜又出什么状况我不在身边, 免得你又在心里可怜兮兮地唤我, 扰我清梦。”

  “阿瑜,你知道人在紧张或者心虚的时候话会不自觉变多吗?”

  “……闭嘴。”

  阿尔诺斯是听话的闭嘴了,只是被褥之下他的动作反而更得寸进尺了些。
刚才只是手伸了过去, 这一次竟然直接将腿压在了苏瑜的小腿上。

  “女孩子的身体都像你这么软吗?”

  他说着又低头嗅了嗅苏瑜的颈窝,而后又蹭了下埋在了她的发间。
“唔, 还很香。”

  此时本来就很容易受到撩拨的苏瑜磨了磨后槽牙,直接一个手肘重重地砸在了身后人的胸膛之上。
阿尔诺斯疼得一声闷哼, 却并没有松手。

  “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你要是再乱摸乱蹭我就把你扔出去。”

  一向被众人顶礼膜拜,奉为信仰的阿尔诺斯还从没有受到过这样粗暴的对待。
他被这么来了一肘子,疼痛刚刚褪了些,便听到苏瑜冷声警告的话语。

  显然,阿尔诺斯有些没反应过来。
他倒是不生气,也没多在意。只是在真正感知到了苏瑜的怒气后也不敢乱来了。

  只这么放松了些从后面抱着,轻轻将下巴放在了苏瑜的肩膀上。

  这样一来苏瑜情绪这才稳定了下,闭着眼睛试图酝酿着睡意。

  她当时跟着柏西过来神殿的时候便托了风精灵捎带消息回去,说有事要回学院一趟。
不然苏瑜这个时候是不会这么安心躺在床上的。

  阿尔诺斯精神很好,神明是不需要睡觉的。他就这么乖乖不动,低头不着痕迹地吻了吻苏瑜的头发。

  而苏瑜是人族,再加上渡了神魂后累极了。基本上闭上眼就能够立刻进入梦乡。
然而这一次她进入的并不是一个好梦。

  苏瑜刚睡着没多久,闭眼意识混沌的时候便生了梦魇。
她觉得自己在做梦,又或者更像是以上帝视角窥探着阿尔诺斯的记忆。

  这梦魇之中和她平日对神族圣洁纯白的印象完全不同,入目是浓郁的黑和艳丽的红。
这个世界好像一切都笼罩在黑夜之中,她稍微走几步,便淌进了一片血泊河流。

  她感知到了什么,抬眸看过去便瞧见了手执神剑,黑发披散于银白盔甲之上的阿尔诺斯。
他的脸上染了血迹,那双黄金瞳成了唯一的光亮。

  梦里的阿尔诺斯没有注意到苏瑜的存在,他眯着眼睛,满身戾气地看向深渊混沌之中。

  苏瑜也顺着他的视野看去,结果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一把玄色的长剑萦绕着魔气直直刺进了阿尔诺斯的后背。

  阿尔诺斯疼得脸色煞白,他咬着嘴唇,手握着神剑毫不犹豫地跳进了深渊之中。

  里面岩浆翻滚,火焰滔天,他踩在火海凝成的巨龙之上。

  从万丈高处直直往下跃去,手中的神剑色泽一如他的眼眸,映照着火海的光。
猛地刺进了另一个黑发男人的胸膛。

  两人势均力敌,次次都下的重手。
你刺我一剑,我还你一刀。竟然从晚上硬生生打到了黎明破晓时分。

  因为挨到了白昼,那黑发男人的力量没有之前那般强劲,削弱了许多。
最后阿尔诺斯赢了。

  苏瑜看着他咧了咧嘴角,面上冷漠到让人脊背生寒。

  这么一剑刺穿了那人的心脏还不够,阿尔诺斯将剑在他体内辗转。
直到对方的魔气在白昼里散尽,维持不了人形,变成了一只黑猫。

  [还真是只畜生。]

  阿尔诺斯似乎是第一次将对方打回了原形,他蹲下用剑拨了下那只黑猫。
黑猫快没了气息,但是那双眼眸殷红如血,冷冷地注视着阿尔诺斯。

  在黑猫支撑不住即将合上眼睛的时候,他敏锐地感知到了什么,努力睁开眼往苏瑜所在方向看了过来。

  苏瑜心头一悸,还没有来得及反应,黑猫的声音微弱却清晰地传到了她的耳边。

  [主人。]
它这么唤道。

  不知道是因为这声[主人]还是发现了那只黑猫是阿莱瑞,苏瑜猛得从睡梦之中惊醒。

  “怎么了?做噩梦了?”

  见苏瑜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阿尔诺斯轻轻抚摸着她的背脊。
“你和我神魂刚融合,你可能是梦到了我的一部分记忆。”

  “我……脾气不好。素来和人结怨得多,你估计是梦到我和他们交手的时候了。”

  阿尔诺斯有些心虚地摸了摸鼻子,他都没有询问苏瑜梦到的是哪一次交手的记忆。
因为他每一次交手都只重不轻,从不留情。基本上都很血腥暴力,没什么太大差别。

  他见苏瑜额头沁了一层薄汗出来,伸手准备帮她擦拭的时候。
在如今神魂交融影响的期间,苏瑜少有的避开了。

  “……我记得你还有间偏殿。”

  阿尔诺斯手上动作一顿,垂眸看向苏瑜。
“是因为会被我影响做噩梦,所以你不想和我待在一起吗?”

  “不。”
“我只是突然对你感到反感。”

  苏瑜一向有话直说,如今两个人的意识感知算是相通的。
只要他想知道便能够知道,她也没必要对阿尔诺斯隐瞒自己的想法。

  苏瑜见阿尔诺斯愣住了,显然没想到自己会是这么个回答。

  “是,是因为我下手太重了吗?那我以后不再找人打架了,就算要交手我也尽量不下重手了。”

  青年喉结微滚,在试着探知了下苏瑜的情绪后发现对方的确对自己产生了抵触和反感。
他有些慌了,没有最开始知道被在意被偏爱时候那般有恃无恐。

  “阿瑜,你别讨厌我好吗?”

  正是因为不知道苏瑜为什么会突然讨厌自己,阿尔诺斯的态度才更小心翼翼。生怕她更反感自己。
他放低了姿态,学着柏西平日安抚自己暴躁的情绪时候一样,温柔地安抚着苏瑜。

  “和这个没关系。”

  苏瑜脑子里下意识想起了那只躺在血泊之中,用尽最后一丝气力呼唤自己的黑猫。
而把他伤成那样的人此时就在自己的旁边。

  她觉得自己很矛盾。

  明明阿莱瑞应该和自己没关系的,但是一想到阿尔诺斯一剑刺穿了他的心脏。
她就如同自家爱宠被人欺.凌一般难受。

  可要是阿莱瑞伤到了阿尔诺斯,因为是互为半身,苏瑜同样也不能释然。
她现在就像是被两股敌对的情绪夹在中间,没办法平复下来。

  苏瑜越想越烦躁,抓了抓头发直接穿着鞋子下了床往主殿外面走去。
“你伤得重好好躺着休息吧,我去隔壁偏殿睡。”

  “阿瑜!”

  阿尔诺斯一见苏瑜离开连忙也跟了过来,然而苏瑜并没有为他有过片刻的停留,而是摔门直接离开了。

  柏西和伽尔一直在外面守着,见苏瑜从里面出来后眼睛一亮。

  “苏瑜,神主他怎么样……”
金发的天使走上前话刚说了一半,稍一垂眸便留意到了苏瑜的变化。
他一怔,在瞧见了苏瑜微敞的领口之下胸口若隐若现的白皙后,耳根红得慌忙别开了视线。

  “你,你快把衣服穿好!”

  苏瑜眨了眨眼,低头看了下,看到了自己胸前的蜜桃。
她有些意外,抬起手隔着衣料摸了摸自己的胸。

  “……是真的。”
禁术不知道怎么突然就解开了。

  “什么是真的啊?”

  不远处的伽尔听到了苏瑜的话后,好奇得往这边飞来。
脚刚落地便被柏西拽到了身后。

  “闭眼,不许看。”

  伽尔虽然觉得莫名其妙,但是听着柏西少有紧张着急的样子,也听话地闭上了眼睛。
金发的天使也抬起手用手背遮掩住了自己的视线,长长的睫毛颤得厉害。

  “苏瑜,你……”

  “对了柏西。你带我去偏殿吧,我浑身出了汗想洗个澡。”

  柏西薄唇微抿,在苏瑜将领口拢上后这才将手放了下来。
却还是低着头不敢直视对方。

  “伽尔,你去主殿照顾神主。”

  他这么说着,低垂着眉眼将苏瑜往旁边偏殿带去。
“……你跟我来。”

  伽尔也很想要和苏瑜说说话,不过想着神主伤得很重,也不敢大意。
扇动着羽翼径直往主殿那边飞去。

  他刚过去,主殿的门便打开了。
阿尔诺斯脸色沉得厉害,却克制着没有发怒。

  “神主,您身体好些了吗?还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我明天去请药神大人过来。”

  “……没什么大问题了。休养一段时间就好。”
他盯着苏瑜离开的身影半晌,在看到她完全进入了偏殿后这才继续说道。

  “伽尔,你去把安魂香拿来点上。”

  银发的天使愣住了,显然没明白阿尔诺斯的意思。
“神主,您受伤了请的应该是药神才对,您又不需要睡觉,怎么还请梦神啊?”

  “啧,叫你去点上就点上,哪儿那么多废话。”

  哪怕是变成了成年时期,阿尔诺斯的脾气也不怎么好。
准确来说,他除了在苏瑜面前克制之外,对待旁人其实前后没什么差别。

  伽尔已经习惯了,也没多在意。
他将安魂香拿去主殿点上,又将梦魇镜立在了神座旁边。

  “你去外面守着,没我的允许不许进来。”

  “……哦。”

  伽尔前脚刚进来,后脚便被阿尔诺斯给轰了出去。
他不满地鼓了鼓腮帮,却也敢怒不敢言,只得瘪了瘪嘴出去带门出去了。

  阿尔诺斯坐在神座之上,将安魂香往梦魇镜里引。
梦神嗅到了安魂香的气息,渐渐在梦魇镜上显露出了模糊的轮廓。
看不见脸,只能隐约瞧见银白色的长发 ,还有身上穿着的月白色衣袍。
“找我解梦还是造梦?”

  里面传来的是一个低沉的男人的声音。
他和阿尔诺斯千百年来也没什么交集,今夜突然被这安魂香请来,他也有些意外。

  “先说好,解梦五十万金币,造梦一百万。”

  “……都不是。”
“我想看一个人的梦。”

  阿尔诺斯的话让正在镜子里把玩着自己头发的梦神一怔。
“看谁的?要是是战神或者是什么邪神的就算了,我不想惹麻烦。”

  “我的半身。”
“苏瑜.阿尔莱德。”

  “我只是不明白她究竟是梦到了什么这般排斥我,我想知道。”

  他能够感知到苏瑜的情绪和心声,或者在想些什么。
但是这一切都得基于苏瑜允许他探知的前提下。

  就在刚才,好不容易有一点接受自己的苏瑜又开始抗拒他了。

  阿尔诺斯很不安,他下意识又想起了第一次苏瑜拒绝信仰自己时候决绝离开的背影。
和刚才她离开的样子近乎重合了。

  梦神沉默了一瞬,发现自己可能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这可能有点冒险。”
“我虽然能够探知万物生灵的梦境,但是你既然说她是你的半身,我要是贸然让你进入她的梦的话你可能会被反噬。”

  “不过我可以帮你进去看一眼。我是梦神,我能自由出入任何梦境。”

  阿尔诺斯想了下,觉得他进去看和对方进去看并没有什么两样。
所有的梦境都归梦神管,一念美梦一念梦魇,只要他想,他都能自如的控制。

  “可以。”
阿尔诺斯说到这里一顿,又补充了一句。
“要是你进去梦魇的时候她本人有一丝一毫的抗拒。你就直接退出,不用再看了。”

  “对待[自己]你倒是少有的温柔。”

  这里说的“自己”指的是苏瑜,阿尔诺斯并没有在意对方调侃的语气,只是皱着眉不耐烦地催促着。

  “真是个急性子。”
“我先去三千梦里找找,毕竟夜长梦多,得花点时间。”

  梦神的身影消散进了梦魇镜里,不知过了好一会儿,镜面这才出现了水纹一样的波动。

  “她又做了个梦,要先去现在这个梦里看看吗?”

  “……还是噩梦吗?”

  “不是,是个美梦。”
梦神还没进去光是看着那梦的颜色如阳光般温暖,便知道是个好梦。

  阿尔诺斯松了口气,同时心下又有些好奇。
他喉结微滚,指尖不自觉摩挲了下冰凉的神座。

  “那你帮我看看……”
“她的梦里有我吗?”

  梦神随手拨动着那团浅金色的梦境,垂眸随意扫了一眼。

  在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后,他眯着眼睛仔细看了下。

  梦里春风柔软,花叶茂盛。
阳光从树叶之间缓缓落下,光斑点点,全然落在了穿着白色长裙的少女身上。

  她怀里抱着一只黑猫,餍足地朝着她的脖颈处蹭了蹭,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
美好似画卷一般。

  “她梦里没你。”
“不过有你死对头。”

  

10882 3696802 MjAyMC8wNy8wOC8jIyMxMDg4Mg== http://m.clewx.com/book/202007/08/10882_36968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