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三章

书名:师兄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辰冰 更新时间:2020-06-30 14:48:12

  听到是北天君的大弟子,缘杏睁圆了杏眼。

  她现在已经知晓了,她与北天君有师徒之缘。
  在她出生时,北天君就已登过门,与她父母约定,待她年满七岁,就要只身前往北天宫城,拜北天君为师,随他修习仙法。

  这么说来,北天君如今的大弟子,日后就会是她的师兄。

  现在距离缘杏拜师的日子,还有一年。

  缘杏问:“可是既然被称作公子羽,北天君的那位大弟子,年纪应当比哥哥要大吧?”

  小仙娥回答:“是要大一点,可也大不了几岁。更何况,少君拜入东天女君门下的时间,其实是比北天君的大弟子要早的。少君素来努力,从未想过会被人击败,这一回受到的打击,可是重了。”

  缘杏听得心神不宁。
  如今她与兄长关系不如以前亲密,但她心里依然是关心着兄长的,得知哥哥受挫,她也不好受。

  同时,她对北天君的大弟子、那位她未来的大师兄,内心生出了三分好奇。

  善琴。
  不知怎么的,小缘杏记起了万年树花开那日,她在小庐里听到的琴声。

  不过她年纪尚小,先前病怏怏,记忆难免浑浑噩噩,现在过去了这么长时间,她并不确定自己看得、记得是不是真切。
  或许果真如小仙娥说的,只是她的错觉而已。

  眼下,还是兄长来得要紧。

  缘杏想了想,便道:“那我去看看哥哥吧。”

  她现在身体好了六七分,虽然还在服药,可也不像以前那样,只能孱弱地留在床上,被动等待其他人的探望,她能够自由走动了。

  缘杏已经好久没有与兄长见面,更不要说交谈,上一次碰面时,两人那样一言不发,也让缘杏与兄长之间的氛围,有些古怪。

  缘杏在小仙娥的陪同下,往兄长居住的院落走,一边走,她一边在脑海中构思着等见到哥哥,要说些什么。

  她心里还抱着期望,想兴许上回只是哥哥他心情偶然不好,等这回见了面,他们就没事了,能回到从前那样。

  光是这样想着,她脚下步子就不由快了许多。

  缘杏没多久就走到兄长房间门口,她抬手想要敲门。

  可是,就在这时,里面就传来兄长随身仙侍的声音——

  “……男君与女君大人也真是,明明少君你与公主是同胎出生,前后相差不到一刻钟,男君与女君大人,却这样忽视少君你!”

  这句话激烈的语气,成功让想要敲门的缘杏,顿住了举在门前的手。

  只听仙侍打抱不平道:“少君你也是棋心伴生,从小到大不知做了多少努力,可两位狐君大人眼中,竟只有画心伴生的公主!
  “小公主不过是生了病,两位狐君大人便都将整颗心放在小公主身上,为她到处奔波,却对有不少成绩的少君你不闻不问、少有关怀。少君才过四岁生日,便被送去东天女君那里修炼,而小公主却还是狐君大人们怀里的小宝贝、小可怜。
  “少君你这般刻苦,在东天境,每日卯时起、丑时睡,几乎没怎么休息过。明明付出得更多的,得到的关注却反而不如病怏怏的小公主。
  “身体健康,这又不是少君的错,难不成少君只是比小公主大一刻钟,又是健康的男孩子,就不想要父母陪伴和爱护了吗?狐君大人们这两颗心,未免也偏得太厉害了!”

  小缘杏原本是想去看看兄长的,可这番话死死地将她堵在木门外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跟在她身后的小仙娥也是一个个堵住嘴呆若木鸡,半点声响也不敢发出。

  缘杏的眼神黯淡下来,她静悄悄地退下台阶。

  她将手指举到唇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让所有人都不要出声,然后带着捂紧嘴巴的小仙娥们,小心翼翼地退出了院子。

  小女孩的脚步又软又轻,半点声响也不会发出,及时离开,就像没有来过一样。

  听到这么一番话,要说缘杏心里完全不难过,那当然不可能。

  她从来不知道,原来因为自己的缘故,哥哥也受了那么多委屈。

  难怪兄长不喜欢她,两人会在她养病不知道的时候有了嫌隙……只盼望日后,他们关系不要更加恶劣才好。

  缘杏的神态难掩失落,带着小仙娥们离去。

  然而,待缘杏走远,少君屋里的仙侍也都埋怨完了。

  这时,就听屋里传来少君不高兴的声音:“胡说八道!”

  小少君名为缘正,向来少言寡语,平日里除了随师父、先生修习,就是看看妹妹,极少有生气的时候。

  只听他说:“我与公子羽竞争,输了便是输了,是我技不如人、自视过高,怎么能怪到妹妹头上。
  “她先天不足,自小不能下床,她也不想的,我作为哥哥,当然应该多加照顾。
  “再者……她生得这么孱弱,或许也是因为我们两个同胞双生,是我……夺走了本该让她健康长大的营养和灵气。”

  说到这里,小缘正的脸上也蒙上内疚的神情。

  在他印象中,妹妹总是卧在病榻之上,她与自己长得有几分相似,还是画心伴生,自己活动自如,在外总是被人夸赞天资异禀,受到众星拱月的待遇,妹妹却只能卧床修养,一年到头连几个生人都见不到。

  妹妹文秀乖巧,总是坐在床上画画,可又因生病,坐不直,画几笔就要咳嗽,有时候甚至要吐血。

  但饶是如此,妹妹仍然体贴温柔,从不给他们添麻烦,有时候疼得厉害,也是自己缩在被子里捂着憋着,他要上去查看,打开被子才能发现。

  想到她苍白的小脸,小少君便觉得难受,觉得有自己的一份错。

  少时懵懂无知也就罢了,现在越是长大知事,看着被困在家中的妹妹,就越是愧疚,总觉得自己平日里享受的那些自由和喝彩,至少也应该分给妹妹一半。

  明明两人是双生兄妹,他出入自如,拥有甚多,妹妹却要吃这么许多苦。

  越是这样想着,就越不知该如何面对妹妹。
  因为不知道该对她说什么好,便拖着不去见她。

  其实他们之前见面,也就是他在一旁钻研棋谱,妹妹在床上画画,他们两人都爱安静,虽是兄妹,却少有交谈。
  他这般沉默少言,缘正心里也不笃定,妹妹与他相处,到底有几分开心。
  他知道自己性情有些冷淡,所以也不想让妹妹在病榻中,还要看自己这张不太懂得温柔体贴的木讷脸。

  上回他们见面,妹妹看他的眼神,仿佛也有些疏远了……

  ……

  小缘杏从兄长住的独院回来,便没精打采。

  倒是小仙娥们气得要命。

  小仙娥们为她义愤填膺道:“小少君实在太过分了!公主生病,明明公主自己也不想的,他们哪里知道公主一个人的时候吃了多少苦头!
  “公主每天都要喝那么多汤药!看那么多次先生!身体就没有哪一刻是舒服的!
  “说是两位狐君大人偏疼公主,实际上狐君大人们平日里公事繁忙,一会儿上这个天庭,一会儿上那个天庭,又能有多少时间陪伴公主?我们公主住在万年树边的时候,一样几个月也见不着狐君大人几次!
  “公主每天都盼着有人能来看她,结果呢,盼来盼去都是汤药,和窗外晃来晃去的树影!”

  其他小仙娥也都在气头上,看有一人开口,纷纷跟着附和,恼得跺脚。

  缘杏看着她们气鼓鼓的样子,仿佛都被气胖了,一个个全像是气球吹的胖仙娥,倒有些好笑。

  但笑过之后,又是难受。

  缘杏以前从不晓得哥哥原来是那样想的,情绪低落。

  如今回忆,她觉得自己,的确是太过依恋兄长了。
  其实哥哥只比她年长一刻钟,实在没必要让她、照顾她。
  过去,她整天等着哥哥过来看她,像是麻烦的粘人精,或许无形之中也增添了哥哥的负担,加剧了哥哥对她的厌恶。

  想到她与兄长的关系恐怕再难回到从前,小缘杏便觉得胸口闷闷的。

  当日黄昏时,男君与女君从百忙之中,抽出空来看她。

  缘杏的气色看起来已经比过去好很多了,可是毕竟还要每日服药,且她身体虚弱,特别容易感染风寒之类的小病,十分惹人担心,狐君们如果不是亲自看过,着实放心不下。

  缘杏在父母面前转圈,示意自己安好,还给他们看自己最近作的画,展示她精神不错。

  看缘杏还算康健的样子,狐君夫妇脸上总算有了笑意。

  不过,等到狐君夫妇看完她的情况,缘杏顿了顿,道:“爹爹,娘亲,我现在身体已经好多了,况且医仙每日都来复诊,还有仙娥们照顾,你们不用总是过来看我。
  “如果还有时间的话,不如平时先去看看哥哥吧,他现在拜师东天女君,不是时常都能在家里,出门在外,功课又繁忙,难得回家,哥哥他一定也很思念爹爹和娘亲。”

10865 3686318 MjAyMC8wNi8yOC8jIyMxMDg2NQ== http://m.clewx.com/book/202006/28/10865_36863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