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23章 给他母爱

书名:农家兽医小媳妇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蓝珏儿 更新时间:2020-06-30 19:49:43

  从小溪中爬出来,蓝致锦又悲催的发现,刚刚那一下,他的左脚好像崴了,痛得根本不敢落地。

  安小居很快就发现了蓝致锦的窘状,尽管他忍着一声不吭,安小居的目光还是落向了他的脚腕,关切问道,“崴了脚了?”

  “没有。”蓝致锦否认,不知为何,他一点也不想在这个小丫头片子面前示弱。

  可在安小居看来,蓝致锦如此扭捏的样子,不过是一个自尊心太强的小孩子在闹脾气。

  安小居蹲下来,不由分说地挽起他的裤脚,果然见到他左脚脚踝处已经肉眼可见的肿了起来。

  蓝致锦又气又恼,伸手推了安小居一把,“你干什么?!”

  这个小丫头片子,是不是有病?不知道男女有别吗?竟然脱他的鞋,还摸他的脚!

  推开安小居,蓝致锦放下裤脚,重新将鞋子穿上,忍着脚腕传过来的剧痛,努力不让自己一瘸一拐的往山下走。

  安小居怔了一下,她知道蓝致锦这个熊孩子对她有意见,虽然不知道他那么强大的敌意是从何而来,可看着他小小的身影,因疼痛而煞白的小脸,还是令她于心不忍。

  安小居快跑两步追上去,拉住蓝致锦的胳膊,“我背你回去吧。”

  蓝致锦瞪着一双眼睛望向安小居,好像没听懂她的话。

  安小居又说了一遍,并且弯下腰来,“你脚崴了,我背你回去,要不然你这么走回去,这条腿怕是不能要了。”

  蓝致锦的脸色更黑了,心中暗想,自己一个堂堂七尺男儿,怎么可能要一个小丫头片子来背?

  他不屑地哼了一声,“不过一点小伤,没什么大不了的。”

  说完,从安小居的身旁擦肩而过。

  安小居就想不明白了,一个小屁孩怎么就能这么犟?

  安小居突然就跟他杠上了,他越是不要她背,她还就偏要背!

  她两步冲到蓝致锦身旁,一手抓起他的胳膊,弯腰,另外一手勾住他的大腿,起身便直接将蓝致锦背了起来。

  安小居这具小身体虽然长得瘦,可在安家时候几乎什么重活累活都干过,而且她又比蓝致锦大上几岁,高了一头,此刻背起蓝致锦,竟也不觉吃力。

  当双脚离地的那一瞬间,蓝致锦感觉自己的脑子嗡的一声,一瞬间空白一片。

  他活了两辈子,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女人给背起来,而且还是一个他几次想弄死的小丫头片子。

  蓝致锦的内心接受不了了,他挣扎着怒吼着,“你放我下来!”

  “你别动,再动我也摔了!”

  安小居话音刚落,就因蓝致锦在她背上不安分而导致她一个重心不稳,两个人都朝一旁栽了下去。

  这一摔,安小居的胳膊和手都破了皮,蓝致锦的脑门杵地更是留下了一道血痕。

  安小居从地上站起来,伸手指着蓝致锦,气得不行,“蓝致锦,你这个熊孩子平时熊也就算了,可你看看现在天都要黑了,你还崴了脚,不让我背你回去,靠你自己走什么时候能到家?你就不怕你爹担心你吗?对了,我想起来了,你这个熊孩子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担心!因为你根本就没有心!”

  安小居看着手上冒出来的血珠,越想越气,“上次你爹喉咙都快喊破了,你还躲着不肯出来,你就看不出来你爹当时很害怕、很担心你吗?这次也是,你是不是又想偷偷躲起来,让我也漫山遍野的喊你?你是不是觉得这样很好玩?!”

  安小居的声音越来越凌厉,当她看见蓝致锦摔在水中的时候,先是担心,很快就想到刚刚自己喊了好几声他都不应,肯定又是像上一次一样,玩起了躲猫猫的游戏,可躲猫猫是这么玩得吗?安小居觉得蓝致锦这孩子,简直就是欠收拾、欠教育!

  被安小居噼里啪啦骂了一顿,蓝致锦的心底却莫名升起一种从未有过的暖意,有多久没有人这么骂过他了?

  他从地上爬起来,望着安小居。

  “看什么?”安小居语气不善。

  “扶我回去。”蓝致锦话不多说。

  安小居深吸一口气,嘟囔一声,“果然是欠骂!”这不,被她骂一顿就老实了。

  蓝致锦将手臂搭在安小居的身上,借着她的力一路小心翼翼地下山,果然有人扶着能减轻脚上的受力,蓝致锦的目光悄然转向身旁的安小居,她既然认为自己是在不分场合的跟她玩躲猫猫这种幼稚的游戏,那就让她这么以为好了。

  他是不会告诉她,其实他真正的想法是想将她一个人都在山上,给她一个教训让她知难而退的。

  这一次的计划虽然失败了,不过……将这个变数从自己生命中赶出去的目标,绝对不会因此动摇。

  二人相互搀扶着回到镇子上,此时家家户户的烟筒上都已冒起徐徐炊烟,是到了该吃晚饭的时候了。

  “师父应该已经回来了吧。”安小居此时额头上已经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她抬头望向蓝家那两间十分耀眼的大瓦房,感觉胜利就在眼前。

  “嗯。”蓝致锦淡淡地应了一声。

  路边突然冲上来七八个小孩子,拦在了安小居和蓝致锦的面前。

  其中一个冒着鼻涕泡小孩子手中拿着一根柳树枝,在安小居的眼前挥了挥,质问道,“你是谁家的孩子,为什么要跟野孩子在一起玩?”

  野孩子?

  旁边的几个小孩子也突然起哄道,“没有娘的野孩子瘸了一只脚,变成了瘸脚野孩子!”

  “瘸脚野孩子!”

  “瘸脚野孩子!”

  一群小孩子围着蓝致锦的身边蹦蹦跳跳、欢快的叫喊着。

  “打他打他!”

  突然人群中,也不知是哪一个孩子先开了口,刚刚那个拿着柳枝的孩子就扬着手打了过来。

  蓝致锦眼眸一凛,突然一把抓住了柳枝,用力一扯,便将柳枝从那孩子的手中扯了下来,蓝致锦冷冷地扫过去一眼,将柳枝往地上一丢,一言不发地继续往前走。

  被扫了一眼的孩子似乎吓到了,愣在原地半晌,才突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身后依旧是其他几个孩子一声声的“野孩子”、“瘸脚野孩子”,可蓝致锦却头也不会,一路往家走去。

  安小居的心猛然被戳了一下,她望向蓝致锦的目光,突然就多了几分可怜与理解。

  她好像忽然有点明白蓝致锦为什么会变成这么一个性格怪异的熊孩子了。

  蓝大夫已年约四十,可蓝致锦却才刚刚七岁,听闻他娘在他刚出生的时候就死了,都说,蓝大夫老来得子的他是个宝贝,可他从小到大,都不曾有过娘亲,不曾感受过母爱,性格发生一些扭曲的变化,也是人之常情。

  安小居心中暗暗决定,从今以后,她要好好关爱蓝致锦,虽然他没有母亲,可她安小居怎么说也是一位二十一世纪受过高等教育的女士,在她的教育之下,虽不能保证蓝致锦一定能出人头地,但至少,不能让他误入歧途。

  这一瞬间,安小居觉得自己突然伟大起来。

  只是现实是蓝致锦根本不需要她的关爱,一点也不需要。

10856 3686383 MjAyMC8wNi8yMC8jIyMxMDg1Ng== http://m.clewx.com/book/202006/20/10856_36863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