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十七章

书名:渡佛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大白牙牙牙 更新时间:2020-06-30 13:14:12

  衡玉正要介绍范长平的事情,了悟突然出声:“了念与你同行,他可知晓凶手的事情?”
  了念没想到师兄会提及自己,连忙应道:“回师兄,知晓。”
  “那就由你来讲述此事吧。”

  衡玉乐得清闲,端起茶杯慢酌起来。

  了念语速很快,把来龙去脉全部讲清楚。

  等了念说完,城主道:“我即刻安排人去将范长平捉拿回来。”
  在这城主府里,城主是筑基中期修为,侍卫长是筑基初期修为。
  城主觉得凭借他们两人合力,胜那范长平着实容易。

  青云寺主持想了想:“被邪魔之气侵蚀后,修士的实力会得到大幅度增强。未免出现什么意外,贫僧也跟着城主一道去吧。”
  了悟说:“那我、师弟还有洛主三人就留在府中查看当年的卷宗。”

  “了悟大师,可需要我安排人手帮忙?”城主问道。

  了悟摇头:“卷宗数量不多,不必如此麻烦。”

  他们已经知道范长平的爹是在哪一年犯事的,只需要在那一年的卷宗里翻找就好。
  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做好安排,两批人分开行动。

  -

  城主府修建得很威严,卷宗被陈列在前院一栋大房子里,依照年份分门别类放置好。
  仆人上前推开门后,往旁边退开两步,把路让出来。

  衡玉迈过门槛,走进房子里。
  按照那对面摊老夫妻的说法,范长平他爹的案子是在十五年前发生的。现在是龙渊历六百一十七年,往前推就是……
  衡玉环视一圈,直接走到左手边最尽头处:“龙渊历六百零二年到零三年的卷宗都陈放在这里。”

  了悟跟着她走进来,直接弯下腰开始翻看卷宗。

  衡玉随手抄起一份卷宗,解开绳子仔细瞧上面的字。
  这里光线太暗了,衡玉看得有些勉强吃力。
  她合上这份卷宗,侧头去看了悟,发现他手捧卷宗神情专注,一旦确认这份卷宗不是自己要找的后,就重新把它合上放回原处,似乎一点儿也没受到光线的影响。

  “不知变通。”衡玉低语。

  偌大的房子里只有翻动书页的声音,她声音放得很轻,但这声音在静谧的室内也显得突兀。

  了悟翻页的动作略停顿了下,也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她的低语。

  衡玉从储物戒指里取出硕大的太阳石。
  太阳石一出来,整个室内都明亮起来。

  这个宝物价值昂贵,但唯一的用途就是拿来做照明工具。
  也就是游云这种元婴后期修士,才舍得随手送给自己的亲传弟子使用。

  衡玉左右瞧瞧,用灵力把太阳石悬在空中,借着这明亮的光线翻找阅读起来。

  找了有小半刻钟,了念挥了挥手上那份卷宗:“我找到了。”
  衡玉和了悟都循声望去。
  “直接把上面的内容念出来吧。”衡玉提醒他。

  大概是经常念经的原因,了念开口时语调很平稳。

  听着听着,衡玉神色逐渐凝重起来。

  了悟轻叹口气,双手合十:“阿弥陀佛。依照卷宗来看,当年的事的确毫无隐情,现在就看看那位范施主会说些什么了。”

  衡玉点头:“已经找到卷宗了,我们离开这里吧。”

  三人拿着找到的卷宗离开房子,重新回到大厅等待。

  大概过了一盏茶的功夫,门外突然传来喧闹错乱的脚步声。
  没过多久,城主负手走进大厅,形色有些狼狈。在他之后走进来的是一身袈裟的主持,主持右手还缠绕着一根金绳。

  这根金绳是一个中品法器,将范长平捆得严严实实,彻底限制住范长平的行动。

  范长平还算俊秀的脸上挂了彩,身上的道袍毁了一小半,梳好的道髻也微微散乱开。
  他迈过门槛走进来时,将大厅环视了一圈。
  目光在衡玉身上停顿片刻,范长平先是愣住,随后恍然。

  他冷冷一笑,浓浓戾气铺面而来:“难怪我会被抓住,原来是遇到你时露出了破绽。”

  话刚说完,坐在主位的城主打了道灵气到范长平的膝盖。
  城主拍案怒道:“到了我城主府,已经成为这瓮中之鳖,谁允许你如此嚣张的!”

  范长平被限制住行动,完全躲闪不及,生生跪在了地上。
  膝盖磕到坚硬的白玉石地板时,发出沉重的撞击声,范长平没忍住狠狠痛呼出声。

  范长平眯起眼,努力忽略掉身体四周传来的疼痛感。
  他神色逐渐漠然:“你实在是高看了这城主府的威仪。我连前任城主都敢杀,如果不是你有帮手,你以为区区筑基中期我会放在眼里吗!”

  城主还要再次动手伤人,但他的攻击没落到范长平身上,就被衡玉拂袖化解了。

  “城主勿恼,我想先问范长平几个问题。”衡玉看向城主,等把城主安抚下来,她才移开视线看向范长平,“你杀了赵城主后居然还敢如此大摇大摆留在城中,当真是狂妄又嚣张。”

  范长平嗤笑:“反正我早已吞纳邪魔之气入体,过不了多久心智就会被彻底吞噬掉,就算留在这里被你们抓住又如何?”

  “原来如此。”衡玉眉梢微挑。
  她直接把卷宗甩到范长平面前:“那我们来说说十五年前的事情吧。”

  “你爹是个猎户,当年他上山打猎,发现有对衣着华丽的母子在爬山时与下人走失。那个母亲穿金戴银,小孩子更是气度非凡,腰间一块玉佩价值连城。当时荒郊野岭,的确是杀人劫财的好地方,所以你爹痛下杀手。”
  “但他不知道的是那个小孩子与佛门有缘,当时云游天下的空寂大师决定收他为徒,那枚玉佩就是空寂大师留给他的信物。空寂大师得知这一惨案后特地赶来华城调查此事,最后凭借着他留在玉佩上的气息找到杀人凶手。这件事证据确凿,赵城主也是依照龙渊国律法将你爹捉拿归案……”

  衡玉微微眯起眼:“按理来说,你爹犯案时你已有十一二岁,当时已经记事,难道这么多年下来,你连这其中的是非因果都没理清楚吗?”

  范长平垂下眼,扫了扫卷宗,盯着那上面的白纸黑字。
  但很快,他又收回目光。

  他看向衡玉,目光里流露出几分挑衅:“你知道什么!像你们这种出身富裕的人是不会理解我们家的痛苦。”
  “我家境贫寒,当时我娘亲常年卧病在床,明明她的病是可以治好的,就因为家里没钱,生生拖了好几年,病情也变得越来越严重,到后来她只能靠人搀扶着才能走路。我爹杀人,只是想救我娘,只是想改善家境!谁都可以觉得他是错的,我不能!”
  “他因为赵城主和空寂而死,我身为人子,自然该为他报仇雪恨!所以我这些年日日勤奋,不敢偷懒懈怠半分,就是为了早日踏入筑基初期回来华城杀赵弘化!”

  偏执,疯狂,是非不分。
  只从自己的角度看待问题。

  这样的人,即使没有被邪魔之气侵蚀,也早已入了魔。

  衡玉轻抚腰间长剑:“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范长平说:“修真界讲究弱肉强食,我没有空寂强,所以我没敢对空寂动手;但我比赵弘化强,所以我直接偷袭杀了他。这样的逻辑并没有错吧。”

  “逻辑没错。”衡玉右手紧握住剑柄,把长剑从剑鞘里缓缓抽出。
  她横举着长剑,从椅子上站起身:“强者凌驾于弱者之上,那你现在弱于我,看来你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

  看着那散发着寒芒的剑柄,即使是狂妄若范长平,这一刻还是无法克制地、从心底升起几分对死亡的恐惧来。

  “洛主。”了悟突然起身,抬手拦在她身前,“不要动怒伤人。”

  范长平咬了咬牙:“你可知道我师尊是谁,我身上留有魂符,若我身死,他肯定会知晓是谁杀了我。”

  衡玉被拦住去路,她也不急着往前走,就低下头把玩剑柄:“你师尊是谁。”

  “虚空盟逍遥子。”

  “逍遥子不过结丹初期实力,这道号倒是取得有够猖狂的。”衡玉嗤笑,“可你知不知道,我这人最讨厌被人威胁了。”
  她对挡在她身前的了悟道:“让开。”

  “阿弥陀佛。”了悟双手合十,“此人已经成为邪魔,洛主不必为这样一个人沾染血腥,这并不值得。”

  衡玉认真看向他:“你修为高于我,如果你硬是要拦在我面前,我的确杀不了他。”
  了悟哑然,他沉默一瞬,还是解释道:“贫僧并无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衡玉笑问。
  她上前凑近了些,甚至抬起手扯住了悟的袖子:“无定宗教导弟子,应该说的只是不要妄造杀孽吧。这个人早已入魔,他难道不该死吗?”

  了悟想退后一步扯回自己的袖子。
  但他退,她也跟着退。
  了悟无奈,只好任由她抓着,把心思专注在回复她的问题上:“此人该死。”

  “你是不是从未杀过人?连妖兽都没杀过吧?”

  “……并无。”

  衡玉眉眼含笑:“金刚亦有怒目时,你这样不好。”
  她抬起手中长剑:“你我各退一步,我不杀他,但他这身修为也别想要了。你看如何?”

  没等了悟回答,衡玉已经松开那被她拽紧的袖子,越过了悟走到范长平面前。
  对上范长平那有些惊惧的视线,衡玉一剑刺在范长平的肩膀上。

  她刺得用力。
  当长剑没入血肉时,汹涌的灵力全部从剑身注入范长平的身体里。
  这种疼痛让范长平忍不住痛呼出声,额上冷汗直冒。

  衡玉平静转动长剑,让剑气在他体内炸开。

  拔出长剑时,鲜血向四周飞溅开来。
  星星血迹溅落到了悟右手手背上。

  血迹还带着淡淡的温热。

  在范长平的惨叫声中,了悟轻轻合上眼睑。

  片刻,了悟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他缓缓睁开眼睛,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一张干净的帕子。
  他抬步走到衡玉面前,这才瞧清楚她此时的模样——果然,她距离范长平太近了,拔出长剑时从手腕到衣袍再到那张艳丽的脸庞上都沾染了血迹。

  了悟把手帕递给她。

  衡玉伸手接过,忍不住嘟哝一声:“刚刚居然忘了支起防护罩。”
  用帕子胡乱在脸颊上涂抹,反而把血迹弄得整张脸都是,更显得狼狈几分。

  了悟轻叹口气。

  他再次取出一张帕子,掐了个水诀把帕子润湿。
  衡玉伸手,要重新接过帕子。
  了悟却避开了她的手:“你看不到,还是贫僧来吧。”

  带着湿意的帕子落在衡玉的脸颊上,她甚至能感受到隔着帕子了悟手指上传来的温度。

  这种温度太暖后了,衡玉忍不住松了松长剑。

  她默默在心底反思起来:金刚亦有怒目时没错,但她明知道了悟这些年待在无定宗里,从未手染过血腥,可能也从未见过这种血腥场面,她突然就在他面前伤人,这样的做法是不是太激进了些。

  擦干净脸,了悟往旁边退开:“洛主若是觉得还不够,就再举剑吧,只是这回记得用防护罩护住自己。”

  衡玉右手用力一抖,把剑身上的血迹全部抖落下来。
  她手腕一转,却是直接把长剑收回剑鞘里:“就这样吧。”

  她是厌恶范长平,想要直接解决掉范长平。
  但比起这个……
  现在她更不想此人为难。

10852 3686309 MjAyMC8wNi8xNS8jIyMxMDg1Mg== http://m.clewx.com/book/202006/15/10852_3686309.html